•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二章 真凶是谁?

    第十二章 真凶是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黑衣老九惨叫如泣,捂着肚子的左手疯狂出击,但楚阳脸色沉静,目光冷酷,毫不放松的跟上,追击!

        剑光依然恒定无情;甫一接触,就又是一片血肉横飞!

        黑衣老九的身子依然在退,但剑光却更快!如同跗骨之蛆,急速赶上。

        噗!

        九劫剑猛地冲进、贯进黑衣老九的胸膛!

        第一次斩杀皇级强者,九劫剑剑尖,剑锋,剑刃同时发出一种狂暴的杀气,似乎这强者的血液,勾起了它们隐藏了一万年的凶性!

        强横的剑气立即凶戾的在他的五脏之中爆发,轰的一声,无数道剑气突破肉体冲出体外!五脏六脏,在这一刻尽数变成了粉末!

        黑衣老九的身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了下来!

        但他的脖颈依然直立着,眼中光芒甚至还没有从惊慌之中转变过来,他无力的佝偻着站着,看着狠狠插进自己胸膛的闪光长剑,突然吃力地抬起头,看着楚阳,一字一字的困难问道:“你是九……九……九劫?!?,主?”

        楚阳心中一震,澄澈冰寒的眼睛看着他,淡淡道:“你怎么知道?”对方已经失去了一切生机,楚阳并不害怕。反倒有些好奇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嗬啊”,”黑衣老九惨笑一声:“屠尽天下……,又何妨……,想不到,九劫……,剑主……,竟然……,竟然让我……开了利市……?!?br />
        楚阳冷哼一声,心中却是一震:夜家,不愧为九重天第一主宰家族!竟然记得九劫剑招式的名字!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自己还是不要将这些招式喊出来了。妈的,前世养成的习惯,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隐患!

        黑衣老九眼中神光突然猛地一亮,张嘴大呼:“他是…”

        楚阳大吼一声,剑光刷的一声从下到上,将他劈成两半!一个头颅,从中间分开,两片尸体,缓缓倒下。

        一代刀皇,在这中三天,在刚刚崛起成长的九劫剑主手下,丧命!

        楚阳冷冷一哼,这混蛋,临死居然还想叫出我的身份!手掌一挥,黑衣老九的两截断刀被他收进九劫空间。

        若是剩下凡个到来看到这两截断刀,必然会提防自己的神兵利器。这一节,却是不能让他们看到的!

        一声长啸远远传来,紧接着就见到半空中一道青碧色的光芒流星般飞来!在青碧色光芒身后,还有八道光芒摇曳而来!

        楚飞凌猛地落下,叫道:“小兄弟,你无恙吧?”突然看到了黑衣老九惨不堪言的尸体,突然一声惊呼,张大了嘴倒退两步:“你……,你杀的?!”

        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意!

        楚飞凌一生之中也没有这样惊诧的时候,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天啊,谁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一个兵品的刀皇追杀一个二品的剑王,居然放个屁的功夫就死了?

        我我……,我不是在做梦呢吧?

        “嗯……”楚阳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楚飞凌直接石化了!

        刷刷刷,夜染墨等人落了下来,扭头东张西望:“怎么只有这个小畜生在这里?老九呢?跑哪里去了?”

        突然间一声惊叫,黑衣老八抖抖索索的指着地下,尖叫一声:“老九?!”

        另外几人这才发现,地下一片血肉模糊之中,那活生生的被分了尸的尸体,竟然就是自己的九弟!

        不由的同时一阵惊呼,夜染墨暴跳如雷:“是谁杀了我的九弟!有种的站出来!”

        另外七个人同时拔刀四顾,眼神凛冽而悲愤!

        四周空荡荡,连回音都没有。一阵风吹过来,黄沙漫卷。

        八个人打破头也不敢相信,自己的九弟是面前这个小小的虾米一样的二品王座少年杀的;因为那绝不可能!

        三品皇座,怎么可能死在二品王级手里?就算是蠢如猪,也不会向这方面联想啊…。

        那么,既然不是他杀的,楚飞凌是自己等人看看来到的,那就必定另有其人!

        此人是谁?

        夜染墨仰天狂啸,破口大骂:“***奶!敢杀人不敢承认吗?你出来!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卓鄙之徒!你这个趁人之危的无耻小人!你这个千刀万剐的……?!?br />
        另外七人也是破口大骂,睚眦欲裂,情绪激动。

        楚飞凌张着嘴看着这八个激动地失控的家伙,然后看看就站在自己面前,一脸的无辜加惶恐的真凶,突然间就从心底感到了无语…。

        真是擦!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啊…,杀人真凶就在你们面前好不好?一个个瞪着眼睛找神马?

        良久,八个人骂得几乎累了,才停了下来,一个个嘴里面仍然在唧唧咕咕的咒骂,楚阳充耳不闻,摆出一个害怕的表情,躲在楚飞凌身后,神情天真纯洁,就像一个从没有见过死尸的良好少年!

        只看他的表情,这个少年绝对是心性纯良敦厚,善良无邪,绝对是温室之中成长的花朵??!

        夜染墨突然转过头,恶狠狠地看着楚阳:兀小畜生!我九弟是怎么死的?你看到了什么?从实招来!”

        其余七个人也顿时醒悟:这里还有一个目击证人在此!

        顿时恶狠狠地都看着楚阳,神情之狰狞,宛若要将楚阳一口吞下肚去!

        “我我…”我我我哦…”不关我的事?!背坪趿教跬榷枷湃砹?,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如实说来!”夜染墨大吼一声:“只要你说实话,我饶你不死!”

        一边的楚飞凌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怪异了,有些扭曲的趋势。

        “我我我”…我本来我”…”楚阳颤抖着:“……我好害怕……”

        “不要害怕!”夜染墨气的一佛出世二佛涅柴,却为了查出杀害九弟的真凶,不得不放缓了声调,强压住火气和杀意,压低了声音,安慰道:“不要怕,只要你如实的说出来,我不仅不杀你,还要给你奖赏……”,

        “奖赏?”楚阳目光一亮,有些贪婪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对!”夜染墨很是和蔼可亲的,居然笑了笑。

        “啥奖赏?”楚御座怯生生地问道。

        “这个!”夜染墨几乎气爆了肚皮,但楚飞凌就在一边虎视眈眈,想要逼问恐怕不可能!而这可恶的小畜生,居然趁着这个罐头趁火打劫?

        无奈之下,只得伸手入怀,掏出来一块紫晶:“看到了吗?只要你告诉我,这块紫晶,就是你的!”

        夜染墨掏出来的这块紫晶足有拳头大,通体泛着紫光,晶莹之极??雌鹄炊ㄈ皇羌壑挡环?。

        楚飞凌居然也在一边敲边鼓:“小兄弟,夜兄很有诚意,你就告诉他吧。至于我们之间的账,不妨稍后再算?!?br />
        夜染墨直起身,有些百味交集的看着楚飞凌,沉声道:“楚兄果然是君子。夜某佩服!”

        楚飞凌几乎笑出声来,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无限的畅快,含笑道:“无妨,一码归一码,现在查找真凶要紧。楚某来迟了一步,也是很惭愧没有看到真凶?!?br />
        一个诚心诚意的要给,一个紧锣密鼓的帮腔;而楚阳又是一门心思的想要……

        楚御座伸出手,很是迟疑的将那块紫晶拿了过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眼睛有些害怕的四处看了看:“我怕他还在这附近…”,

        夜染墨闻弦歌而知雅意,转头道:“你们拉开警戒线!四处好好地监视,莫要让凶手伤害了这位小兄弟!”

        有求于人之下“小畜生,也变成了‘小兄弟,!

        七个人一声答应,分散而出。

        夜染墨脸上挂着假笑,凑近了楚阳,两人相隔只有几步距离了,和颜悦色道:“小兄弟,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毙牡滥阋桓嫠呶?,我反手就将你小子拍成肉酱,然后将东西抢过来。

        楚阳抖抖索索的点了点头,眼中发出恐惧的神色,道:“刚才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正在逃命,突然天上飞过来那个穿黑衣服的,…。一下子就落了下来?!?br />
        “嗯?”夜染墨眼中精光一闪。

        “然后他就骂我,我就跑,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从那边传来一个声音说”楚阳脸上露出极端恐惧的神色,似乎连小冇脸儿也吓白了。

        “说什么?”夜染墨顿时提起了注意力,斜着眼看了看楚阳手指的方向。嗯,那边似乎有几堆乱石头。

        难道凶手当时就是藏在哪里?

        “当时他说……”楚阳的声音更低了。

        “到底说的什么?!”夜染墨有些不耐烦了,一边分神注意着那几堆乱石头,一边将耳朵海了过来,有些急躁的催促。

        “他说,”,…”楚阳嗫嚅着,突然间就是一声大吼:“他说***奶!”

        这一声大喝犹如舌绽春雷,震得夜染墨也是脑海中也是乱哄哄的一片,而楚阳更是一点也不迟疑,在大喝的同时,九劫剑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手中,对着近在咫尺的这个歪着头等答冇案的脑袋疯狂进攻!

        楚阳的手脚的速度如同在这一刻痉挛了……。

        一点寒光万丈芒

        屠尽天下又何妨

        深埋不改凌锐志

        一聚风云便是皇

        煊赫千古一剑锋

        纵横风云各西东

        日月为身雷作将

        劈山断岳天血红

        一刃横天万世秋

        此路黄泉通九幽

        斩断红尘多情客

        锋芒到处一切休

        掌心尸骨如山高

        剑下血泊浪翻涛

        红尘本是无情道

        斩尽天下不收刀……。

        连续的十六招威力冠绝古今的剑法,被楚阳疯狂了一般在这一瞬间全部倾泄到了夜染墨这一颗侧着头等待答冇案的脑袋上”…

        山呼海啸一般的剑光,刹那间就弥漫了整个方圆三丈,一点都没浪费…”

        他奶奶的!这距离实在是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