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五章 拙劣嫁祸!

    第五章 拙劣嫁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知道么?那位纪墨公寻曾经当场放出囊言.与宇轩昂的说道.人生难得一知己.尤其是红颜一知己;更难得的是,这位红颜知己还能产生了爱情!我.纪墨.已经找到了我的春天.我的恋人.我的爱人!我要为我的爱.奋战到底!哪怕高升是恶魔,我也要从恶魔手中拯救我的公主?。?br />
        那位仁兄抑扬顿挫的.用一和钦佩的口气.说出乘纪墨的爱情宣言.楚阳当场崩溃。

        因为说话的这货有点儿公鸭嗓子.学着纪墨说话多少有些偏差,楚阳直接听成了.人生难得一只鸡.尤其红颜一只鸡

        半晌才明白过来.不由得呛了一口。

        这是多么多姿多彩的生活啊了楚阳都有些羡慕了:

        对兄弟几个的成就.顾独行和董无伤能够突披王座.楚阳一点也不感到诧异,但罗克敌和纪墨这俩货居然也突破了.那就真的令他诧异了。

        但有两个最想听到的消息,他没有听到:一个是莫轻舞的消息.一个是孟超然和谈昙的消息!

        等到这些消息收集完毕.已经是华灯初上。庞大的信息流量,让楚阳的脑袋暂时处于一和被突然充满的状态。一时间竟然有些拿不定主意从什么地方下手。

        无论做什么,都是觉得有些冒失。几个兄弟现在没有自己的协助.也是一个个风生水起。自己找上去用九劫剑的资源强行提升他们.对他们的未来反而不美工而且只要有自己在.他们几个人就无形中会有一和依赖性心理这对于长远发展根本不利!

        这积依赖心理甚至包括了顾独行。那个孤独的人.或者他自己也发现了他对楚阳的依赖,所以毅然决然的回到了中三天,更选择直面抛出顾氏兄弟的恩仇.来让自己的心继续孤独下去。

        至于莫轻舞....莫氏家族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有什么打算?什么想法?这都是需要楚阳慢慢的调查的。

        贸贸然就一头撞进去.楚阳敢保证自己能被莫氏家族的老狐狸们吃的一点都不剩。莫氏家族是在莫天机掌权之后.大清洗了一遍.才扭转了局面.在此之前那些人的贪婪和狡猾.楚阳是很有印象的。

        尤其莫轻舞再怎么说也还是人家莫家的人.这一点.要好好的策刮才是。

        中三天一片乱局自己该从哪一方面下手?

        楚阳一边吃着酒菜.一边凝神思索;他要在这一团乱麻之中,理出自己的一条路。吃过了饭.他特意的多买了不少的干粮牛肉.找个不被注意的机会放进了九劫空间里.然后就施施然下了楼往外走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若是找住宿之处,这里有的是.而且安全:但楚阳却不想住在这里。

        他选择了山林!

        山林之中每到晚上.才是灵气最充足的时庶.适合修炼。在客栈之中就稍显嘈杂.而且那酒色财气也让空气浑浊的多...

        楚阳不想浪费自己每一份修炼的时间。

        刚刚走出去,就发现了有人跟踪。楚阳撇撇嘴.冷笑一声.大摇大摆的从街口走了出去.很是招摇的顺着大路前行。

        嗖嗖嗖.衣袂掠空的声音响起,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响了起来:”前面那位财神,留步!请留步嘿嘿嘿“、

        楚阳停住了脚步.刹那间.身前身后已经围上了七八个人。为首的两个,正是被自己赶走的那两个人。

        “,小子.金子挺多?。餐Π缘赖陌??!蹦鞘葑右跎目醋懦簦骸本谷桓叶晕颐切值芟率郑畹貌荒头沉耍。?br />
        楚阳冷淡的看他叫昆:”少废话.想要什么就说。少爷我时间宝贵得很,没兴趣陪你们罗嗦?!?br />
        人群一分.一个大汉走了出来:“少爷?嘿嘿.中三天是哪一家的少爷敢在我黑魔面前这么横蛮?”

        楚阳眼神一缩.慢慢的道:“王座高手?”

        那大汉冷哼一声.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气势,喝道:”怎么?害怕了?小子.交出你身上的东西,然后自己抹了脖子.老子为你留一个全尸!”

        身子一震.一股子凌厉阴森的气息弥漫而出.在他头顶的高空中.气息氤氲凝聚.缓缓聚成一顶王冠。

        “你要杀我.对不对?”楚阳很谦虚的问道?!蹦训溃慊瓜牖钭??、,黑魔的这位王座分明有二品修为,有些戏谗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在他心中,对方已经在自己的手中.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了”很好。..楚阳淡淡的一笑:“我正愁着...没有理由下杀手?!彼鹜罚骸比耍际歉干秆ふ饷创蟛蝗菀?。所以我每在杀人之前,都需要一个.必杀的理由!恭喜你.因为你符合了我杀人的理由。..

        那大汉看着楚阳平静的眼神

        ,心中竟然不由自圭的冒出来一股寒意.羊次感到有蚊后悔.这家攸邪门的紧.不像是一只单纯的肥羊???

        实在是应该调查消楚再下手的。

        但他已经来不及懊悔,因为楚阳已经动了手。

        动手就是杀招!

        “一点寒…”楚阳曼声长吟.长刮锵的一声出鞘,眼神瞬间变得比剑光更锐利:”…万丈芒!”

        剑光砰地一声扩散.带着凌厉的杀机,在这灰暗的夜空之中,爆开了一团烟花一样的绚烂。

        一和专属于刮客的凌厉气息.猛然弥漫!

        那位王座高手大吃一惊.眼珠子都几于鼓了出来:“剑王!”

        顿时魂飞天外.亡命的拔刀抵挡,一边飞速的往后退去。他很明白,对方是刮王,那怕只是剑王一品.也绝不是自己这等普通王座二品可以对付的!

        现在他连后悔都忘了,只有恐惧.脑海中只剩下.逃命,两个宇!

        剑光一闪即逝.但那位王座高手却感觉到一片森寒,在他的面前.一柄长刮雪亮.照亮了他的惊慌的脸。

        他惶恐地抬头.看到的就是楚阳那一画平淡漠然的脸。似乎几条人命.根本不能让这张脸庞变色。

        “阁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贝蠛憾钔飞厦白呕贫拱愦蟮睦浜?,看着自己面前毒蛇一般的长刮,声音颤求。

        这时.砰砰的声音响起,那些在剑光一起就呆若木鸡的七个人,现在才一个个的扑倒下去,一个个咽喉之中激烈的喷出血光。

        却是在洲才的一瞬间,已经被楚阳刺破了咽喉!楚阳下手,毫不留情!

        一剑,七人死.一人被制!

        “黑魔家族的人,是不是?”楚阳淡淡的问道,冷淡的声音中.似乎蕴含着无上的权威。

        “是……”大汉只觉的手脚都几乎麻木,手上虽有刀,但却死活不敢抬起来。这位刮王的修为,竟然如此骇人!同属王级,自己竟然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就被长刮指住了咽喉!

        “嗯,你叫什么名宇?”楚阳眼神有些和缓。

        “,小人……,小人李文德...“李文德眼中闪出一丝希望,看样子……暂时死不了?

        “李文…不错的名字;二品王座……就是胆量脓包了一些?!背舻愕阃?。

        脓包了一些?妈的.老子不脓包行么?咳嗽声大一点喉咙就一个血洞……李文德有些想哭。

        听手下人说有一个超级肥羊.出手就是几十链黄金,而且正好与自己的两个住手有冲突,正好是合情合理的前乘寻仇.顺便想发一笔?。啤薄南氲骄尤徽腥橇苏饷匆桓錾毙??

        真是我的亲娘??!七个人一个正面就没了……

        “其实我是一个仁慈的人!“楚阳惘怅的叹了口气。

        李文德连连点头.如鸡啄米;心中怒骂:一剑就杀七个人.眼睛都不眨的.你还仁慈?那老子简直就是九世善人了……

        “可是你们黑魔的人与我结仇太深!“楚阳叹息一声。

        “结仇?”李文德两条腿一软:“敢问公子是”.…”

        “可还记得莫家么?”楚阳冰冷一笑:“你们对莫家做过的事情心里应该有数吧?”

        李文德顿时脸色煞白:这人竟然是莫家的人?顿时心中一片冰凉。黑魔家族仇人遍地,但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家族,无疑就是莫家!

        正在这时.突然“?!钡囊簧?,楚阳一声冷喝:“谁?”随即剑光闪动.向着面前的李文德一剑刺来。

        李文德拼了命得一仰身,从下巴道前额深深地被刮了一道,紧接着又是.铮.的一声.李文德只觉得胸前连续剧痛.然后就听见面前的这杀星大怒喝道:“有和不要走!”

        刮光嗖的一声腾起,又是铮铮的细微响声,这位杀星走远了……

        “祖宗保估哇……“李文德满脸的血肉模糊,感激涕零,几乎哭了出来。竟然在这等关键时竟,这个家伙被人引走了”.…

        在被引走的时候.明显还想杀自己灭口...”.

        李文德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的脸上,被刮了一剑.深可见骨。胸口中了三剑,都是血肉翻卷.但有一点是肯走的:胸口的这三刮似乎被什么阻挠了一下.所以本应刺进心脏的,却都诡异的出现了一个往上挑的伤口……

        但”.…是谁救了自己呢?

        算了,不想这个了.还是快走吧。老子这一次回到家族.非得养上几年不可.外面太危险了,”…

        球月票?。砩媳槐恕甙?。兄弟姐妹们….”乃们不能见死不救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