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章 楚阳哥哥,你快来啊……

    第三章 楚阳哥哥,你快来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星梦轻舞刀的主人?”大长老莫无心沉吟着,眼皮翻了翻:“那丫头真是这么说的?”

        “是?!蹦浅蕉俗谝巫由?,揉圌着眉头。

        “呵呵……这位星梦轻舞刀的主人,也不知道是何神圣;竟然将如此珍贵的一把刀,送给了小丫头做玩物……”

        莫无心踱了两步,阴沉沉的笑道:“不过,天机曾经说过,说那位星梦轻舞刀的主人正在为小丫头调治能够治疗三阴脉被毁的神药……好像是说……早则一年,迟则三年?”

        “确有此事?!蹦浅窖劬σ涣?,想起当日莫天机和莫轻舞回到家族的时候,莫天机曾经说过的话。

        “若是小舞的三阴脉能够恢复,那我莫家就多了一个前途无量的高手,甚至,比天机和天云更加有把握晋级皇级,甚至更高?!蹦扌某烈髯牛骸罢庋星巴镜呐?,给梦落去当小妾,的确是可惜了……不过……”

        “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位星梦轻舞刀的主人到底对于救治三阴脉有没有把握。若是没有把握,反而错过了梦家这一个强大盟友……”莫星辰深深叹了口气。

        “那就再等一年?”莫无心似乎在问自己,随即道:“就以年龄幼小推脱一下,而一般世家女子定亲,只要不是自幼定下的亲事,怎么地也要过了十二岁。相信梦家不会有什么异圌议……不过,这段时间里,也要以准亲家的形式,确定联圌盟?!?br />
        “如此……也好?!?br />
        “一年之后,若是小舞的三阴脉有救,那就再做打算。毕竟,梦落也不是要求一个国色天香的侍妾,而是要一个有力的盟友而已……”莫无心呵呵一笑。

        “大长老说的是?!?br />
        “此外,我最好奇的,还是那位星梦轻舞刀的主人……就算他不能医治好小舞的三阴脉,但此人定然不属凡俗之辈,这是肯定的事情。若是能为我所用……”莫无心眼睛闪了闪,道:“不过此事实属后话了,只等他来到再说?!?br />
        “但若是一年之内不来?”

        “若是一年之内不来,那么轻舞就是梦家的人!我们莫家看在星梦轻舞刀的份上,能为他拖一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莫无心冷冷地道。

        似乎,他自己莫氏家族的子女的婚事拖一年,居然还是给了外人的天大面子……

        “此事就这样定了吧?!蹦扌牡氐?。

        看着莫星辰急匆匆的出去,莫无心的脸上露圌出一丝微笑,喃喃自语的道:“那人能够随手就送出星梦轻舞刀,手上岂能没有更强大的宝贝?只要他来到了莫家,就算他有天大本事,又能翻腾到哪里去?若是获得了他手上的强大资源,更控圌制了本人……莫家就会立即强大起来,这样的天大好处,又岂是梦家一个盟友所能比?星辰这个家主,毕竟还是心眼少了些……”

        …………

        “推迟一年?”莫轻舞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

        “不错,等一等那位送你星梦轻舞刀的人?!蹦浅降溃骸安还?,若是一年之后还没有消息……哎?!?br />
        “我明白了?!蹦嵛璞揪褪潜┐厦?,而且自幼在这等大世家中成长,听了这句话,哪里还有不明白?

        正如皇室子弟,七八岁就知道勾圌心圌斗圌角互相陷害争夺那皇位,世家弟圌子,也是从小就开始灌输家族利益观念。若是换做一般百圌姓家庭的孩子,恐怕到二十岁还不一定有这样的觉圌悟……这就是区别了。

        现在的莫轻舞岂能不明白自己的家族看上了星梦轻舞刀的主人这件事?而且,是在左右逢源。要么,得到星梦轻舞刀的主人的资源;或者直接得到这个人才。要么,就将自己出卖,成为梦家的盟友,获得梦家的支持。

        但归根到底关键人物只有一个,就是自己这个本来已经没有了利圌用价值但却突然间又有了价值的废人!

        这一刻,莫轻舞突然万念俱灰!

        “我知道了?!蹦嵛枨崆嶙砣?,不看自己的父亲。

        “小舞……我们是一个家族……”莫星辰无奈的叹息着。

        “我知道,父亲,您回去吧?!蹦嵛枥淅涞氐?,说完,突然间想起了楚阳说过的一句话,忍不住又转过身,漠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低低的道:“家族是家族,不过……没有了人情味、只有利益的家族,也不会久远。到了覆圌灭的时候,就算有一百个女儿都牺牲掉嫁出去,但该覆圌灭还是要覆圌灭的?!?br />
        “用自己的骨肉当工具的家族……”莫轻舞咬着嘴唇,慢慢的道:“有不如无!”

        莫星辰脸上肌肉一阵扭曲,突然暴喝一声:“孽障!你在胡说些什么?”扬起手来,就要打她一巴掌。

        莫轻舞倔强的扬起脸,看着自己的父亲,目光清澈而悲伤。

        莫星辰终于还是放下了手,看着女儿清澈的眼神,突然间心中一阵惭愧,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只留下一句话。

        “有一年的缓冲,希望你好好的想清楚!是莫家的女儿,到了该为家族的牺牲的时候,就要为家族贡献自己!要不然,家族养你何用?”

        “家族养我何用?”莫轻舞无力的站着,突然在心中大喊:难道父母养育儿女,就是为了有用的么?家族养育儿女,就是为了利益么?

        就连普通人家,也没有这样的无情地吧?

        这样的家族,我不想要!我不想要!

        楚阳哥圌哥,你快来啊……我真的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我真的好想好想离开这里……

        莫轻舞颤圌抖着小手,抱紧了刀鞘,蜷缩着坐在地上。

        现在正值盛夏炎热,但她却感觉到自己的心和自己的身圌体都是一片冰凉,触圌摸不到半点温暖……

        …………

        这是一个三岔路口,却变成了一个小城镇,或者说,是小市场。

        原本在这里,只有一家孤零零的酒楼,虽然孤单,但却是为来往的行人提圌供了一个歇脚的地方。

        尤其在这沧澜战区的入口处,更是人来人往不断。而且只要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也到不了这里来,所以个个都是大款说不上,但没一个都多少有些家底……

        自从有了酒楼,也就慢慢的有了客栈,随即就有了赌馆,然后就有了妓院……

        慢慢的这里竟然五花八门的生意做了起来,逐渐的发展成了一个市场。这里,只要你能想得到的,这里都有。你想不到的,这里还是有!

        在这里你可以买卖,可以交易,也可以典当,更可以采取各种方式放松……

        在这些各行各业的门口,无一例外的都有各自的标志,标示着,这些所谓的‘买卖人’来自何方。隶属于何方势力。

        比如某个客栈,就直接的打出:黑魔客栈……这样的四个字?;褂惺裁炊骄乒?,顾氏酒楼,等等等等。

        当然,大多数的地方,都是在门前栽种着两排青脆欲滴的竹子。而这些地方,往往也是生意最火爆的地方,无他,安全??!

        谁不知道中三天竹子乃是最大的黑社圌会?

        这样的市场,在沧澜战区有好多处,但每一处,都是生意兴隆。

        比如这家最大最高最豪华的酒楼,门前就是两排翠竹。

        楚阳黑袍飘动,漫步走进了酒楼?;褂幸桓鍪背讲攀浅苑沟牡?,但酒楼之中已经是人头涌涌了。

        大多数人都是守着香茗,在高谈阔论;茶楼酒肆,本就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

        楚阳一走上去,楼门众人就顿时感觉到,一股阴寒的气息突然出现,而且是逐渐的弥漫着,笼罩过来。

        有高手出现了?

        这些人都是沧澜战区的???,哪一个不是目光雪亮?顿时心中一凛,转头看来。

        只见一个黑衣少年,脸色冷漠,一身黑袍,出现在楼梯口,随即就一步迈进来,游目四顾,阴鸷的眼神,似乎在找座位。

        一个伙计立即迎上来:“客官,您请进,请问是喝圌茶还是吃饭?”

        “酒,菜?!背衾淅涞氐?,随手塞出一锭黄金,道:“要中间的位置?!敝屑涞奈恢?,就是整个茶楼最中心的那一张桌子,坐在这里,基本上不需要运功,就能听到四方面的所有动静,乃是搜集情报打听消息的绝佳好座位。

        一般要求在这个位置的,都是很需要信息量的人,或者是一些包打听之类的人物。这也是中三天的惯例。

        楚阳以提出这个要求,伙计就立即明白了。

        “这……”伙计手里捏着黄金,有些为难的转了转头,看着中间那一桌,已经有两个人占据,脸上露圌出难色。

        “无妨,你去拿酒菜,我来搞定!”楚阳淡淡道?;锛泼偷阃?,露圌出‘原来是老熟客’这样的神色,很轻圌松的去了。

        这也是惯例,这酒楼是竹子的酒楼,楚阳提出了要求,拿出了黄金,就已经给了竹子面子。也等于是用一锭黄金买到了一个通行证:只要我不过分,竹子收了黄金,就不能干涉。

        楚阳身圌子飘过,带着强烈的阴寒气息,站到了那张桌子旁边,淡淡道:“两位,吃饱喝足了吧?”

        强烈的阴寒气息就如是找到了目标一般,山洪爆发一般向这两个人压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