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她叫小甜甜

    第四百三十四章 她叫小甜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一步一步的老上山巅,一身黑袍在夜风中呼呼的飘着,脚步很沉重,也有些犹豫。他的心,也如这黑袍一般在风中凌乱。

        乌倩倩看着楚阳身上,自己亲手缝制的黑袍,眼中露出一丝柔情。

        “楚御座今日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怎么还不休息,反而有如此雅兴上来逛逛?”铁补天微笑道。

        “在下今日此刻前来,乃是心中有一件事情,实在不解,特地来向陛下求教?!背裟坏?。

        “呵呵,这天下……还有什么楚御座百思不得其解的么?”铁补天清朗的一笑。

        楚阳沉默,良久,才慢慢的道:“倩倩,你先退下吧,我跟陛下谈点事情?!?br />
        乌倩倩应了一声,担心的看了看两人,就要转身。

        铁补天哼了哼,却紧接着道:“倩倩又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乌倩倩顿时夹在了两人中间,进退不能。

        “此乃私事,倩倩在一边,多有不便?!背舻氐?。

        “私事公事,在朕的面前,都是一样,都是天下事!”铁补天轻轻道:“朕身为天下之主,这天下之事,皆有主掌之权。倩倩,你留下?!?br />
        楚阳讶然看着铁补天,慢慢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想不到今天的铁补天竟然如此强势,为何?

        “陛下这是何意?”楚阳淡淡的问道。

        他却不知道,铁补天之所以非要留下乌倩倩,实在是心中有些心虚,还有些害怕。所以特意将乌倩倩留下来壮胆。

        “楚御座,到底是什么事?”铁补天问道。

        楚阳脸色一阵阴沉,压抑的怒火几乎要爆发,强行压了下去,道:“既然陛下这么说了,我就直说了。嗯必今日陛下也看到了,景梦魂和他的两万五千金马骑士,统统毒发身亡……这种毒,名为春毒!”

        说着,他的眼睛死死的钉在铁补天脸上。

        “春毒!”铁补天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

        “这种春毒,除了男女交媾之外,无药可解!”楚阳沉沉的道:“而这种春毒,我也中过,就在陛下救了我的那一天,但我却是安然无恙?!?br />
        铁补天目光有些躲闪了起来。

        楚阳上前逼进一步,眼睛依然盯着铁补天,缓缓道:“我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救我的那个女人,是谁?”

        铁补天神情慌乱起来,张着嘴,有些无措的看着楚阳。一边,乌倩倩紧张的看着她。

        “我只想知道她是谁!”楚阳轻声地道。

        “呵吼…想不到楚御座终于还是知道了真相?!碧固炷抗馍了?,有些不安的一笑:“这可真是天意?!?br />
        “天意?”楚阳目光一闪。

        “不错……”铁补天的目光有些悠远,道:“既然楚御座问起来了,我也就说一说当初那件事?!?br />
        “愿闻其详?!背舻氐?。

        “那一天,我率领大军赶到的时候,楚御座已经陷入昏迷。是两位影子叔叔,拼死从金马骑士堂的包围之中,将你救了出来?!碧固炻牡?。

        “这个我知道,后来呢?”

        “然后我们却发现,楚御座中了无药可解的剧毒!而且,是上古异兽媾蛟的春毒,除了男女交合之外,无药可救?!碧固旎夯旱?。

        “嗯?”楚阳知道说到了重点,凝神听着。

        “但其时乃是荒山野岭,却到哪里去找女人?”铁补天叹息一声。

        “哦?”

        “但,幸亏是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带着楚御座一路寻找,却竟然在一个山坳之中,发现了一个进山来砍柴的农家少女………”铁补天目光闪了闪,轻声说道。

        一边的乌倩倩“啊,的一声惊叫。

        听铁补天的口气,似乎是要说出真相的样子,却想不到铁补天竟然是扯出来这么一个弥天大谎!

        “农家少女?”楚阳眉头一皱。

        “她的家就在山中,但一场大火,却烧的全部殒命,而她砍柴的山谷,有一眼泉水,她竟然活了下来?!碧固旒枘训慕彩?。

        这是她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谎言,为的就是应付楚阳可能的逼问。

        “继续说?!背舻目谄懿豢推?,眼神也很危险。

        “当时我们救了她,然后请妯…………请她……”救你?!碧固焯玖丝谄?,道:“她答应了……”

        楚阳的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她的人呢?”楚阳想到竟然有一个少女为了自己付出了自己的贞洁,自己竞然完全不知道,忍不住心中就是一阵压抑。

        他并没有感觉到羞辱,在那种情况下,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难道还要求什么国色天香?不管人家什么样子,人家毕竟都是用最珍贵的的东西救了自己!

        这是一份大恩!对于男人来说,也是一份重大的责任!

        “被我杀了!”铁补天淡淡地道:“那个少女……虽然是完璧之身,不过,我想禁御座并不需要这样的一个累赘,而且楚御座心有所属,想必也不愿意背负这样的责任,所以,在确定楚御座没事之后,我就将她杀了?!?br />
        说到这里,铁补天眼底闪过一道剧烈的疼痛,杀了,是,被我杀了!

        “杀了?”楚阳有些失魂落魄,喃喃地道:“杀了?”

        一个纯洁的少女,付出了自己的尊严,付出了自己的贞洁,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救了自己,铁补天却将她杀了???!

        “为什么?”楚阳的身躯有些颤抖。眼中怒火熊熊,即将喷薄而出??吹教固煅壑械幕怕液湍诰?,以及还有些歉疚的神色,楚阳直觉的认为:铁补天说的,必然不是假话!

        “不为什么!”铁补天淡淡地道:“楚御座,我是为你好?!?br />
        我是为你好!我真的是为你好……不希望你痛苦……

        楚阳暴怒:“为我好?杀了我的救命恩人!杀了如此可怜的一个女子!”

        楚阳突然猛地上前一步,暴怒之下,再也不顾忌什么,一手伸出,狠狠的掐住了铁补天的脖子,眼睛凶狠的逼了上去:“你……你如此狠心?!你可知道不管我情愿还是不情愿,不管她是美是丑,那都是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是你可以随便杀的么?”楚阳大怒问道。

        铁补天被他掐住了脖子,喘息困难两眼直翻白,难受之极但心中却是油然升起一股甜蜜之意,楚阳刚才的话,深深地楔进了她的心:那是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是你可以随便杀的么?

        但这个坚强的女人,却死死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一双眼睛漠然的看着楚阳。

        “楚阳!不要!”乌倩倩惊惶地冲上来,去掰楚阳的手:“你干什么?快放下陛下!快放下……她……她还……”

        她本想说6她还怀着你的孩子,;但终于没敢说冉来。

        楚阳手上力量稍稍放松,让铁补天两脚着地,能够喘息。但却依然保持着掐着她的脖子的姿势,冷冷问道:“给我一个解释!”

        铁补天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却是冷漠的看着楚阳,缓缓道:“若是我不杀她,你会娶她为妻么?”

        楚阳脸色一白,不由后退了一步右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

        但铁补天却逼上前来一步,沉沉问道:“楚御座,若是我不杀她,你准备怎么处置她?如何安排她?”

        “若是我不杀她,你会不会与她厮守一生?”铁补天眼睛如同钢针一般的刺进楚阳眼睛里:“你会么?你会么?”

        她的脖颈上,清晰地五道瘀痕,那是被楚阳掐出来的痕迹。

        楚阳狼狈的一步步后退。

        若是那个女人还在,还活着你会娶她为妻吗?

        是啊我能娶她吗?

        楚阳突然想起来了莫轻舞,突然心中就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我会么?我会么?我若是娶她,轻舞怎么办?那我重生这一世,又有什么意义?但……,不娶人家却已经为你付出了一切!

        难道你就如此的绝情?

        铁补天问起这个问题,竟然问的楚阳一阵茫然!

        铁补天捂着脖子一阵痛苦的咳嗽,喘息着,艰难道:“所以,我让她结束在我手里,就让这一切都在我手中结束………这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难道不好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中一阵刀割般的疼痛:终止在我手中?结束在我手里?!

        楚阳木然而立,突然眼睛有些湿润。

        为了那个不认识自己,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但却为了自己付出了一切乃至生命的可怜少女。

        他很杀伐决断,杀戮无情!但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相反,楚阳很看重责任!

        在战场上,敌对时,杀一万人,眼睛不会眨一下;但,杀一个无辜的人……却会让他内疚。

        这件事,更是让他心中沉沉压抑。心中无限酸涩了起来。

        良久,楚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嘶哑着声音道:“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

        铁补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觉得眼中有些湿润,低沉地道:“我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她叫甜甜;她说,她的父亲很宠爱她,一直叫她……小甜甜……”

        “甜甜?小甜甜?”楚阳的声音很低沉,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在他胸中激荡。

        听着楚阳口中叫出这个名字,铁补天突然心中一酸,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堵塞,她急忙将头转过一边去,感觉着,自己的眼中,似乎有眼泪在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