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究竟是谁把俺那啥了?

    第四百二十八章 究竟是谁把俺那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战局更加的混乱!

        随着余涵的军队冲进去,随即就被毒烟迷倒了一部分,这些人本就是悲愤到了极点,这一下子更加的狂暴……

        战局之中,似乎数百万人都丧失了理智一般,猛冲猛杀!

        铁补天在一开始,也跟着影子和部队冲了进去,到发现不对劲,毒烟四起的时候,突然间觉得不妙,两个影子拼死将铁补天救了出去。

        浓烟飘来,不断的有人丧失了神智,冲进了战场,但,铁补天和两个影子却是安然无恙。

        每一次浓烟飘过来,铁补天的胸前就会朦胧的闪出一阵光辉,将她的身子笼罩在光辉里,影子也是一样。三人都觉得诧异,到后来才发现,是楚阳所送的玄阳玉起了作用。

        这块玄阳玉,竟然还有这样的功能。

        等到退了出去,基本就没事情了。但那种冲天而起的血腥气,还是让铁补天一阵不舒服,脸色苍白,胸口烦恶欲呕。干呕了好几次,又走远了一些,才终于平复下来。

        影子看着铁补天的目光,多了几分怪异和担心。

        现在,只有数万人跟在铁补天的身边护卫;战场就在不远之处,快马奔驰只需要不长时间就能够冲过来;但铁补天这个最重要的人物就在这里,触目所及数百万的大赵军队,竟然没有人向着这边看一眼。

        铁补天定了定神,凝目看着战场,看着周围的地势,突然间恍然大悟,脸上升起一阵浓浓的担忧和不忍:“原和…第五轻柔将自己的阵营,结合这背后的高山作为龙脊,竟然是布下了一座七杀大阵!这第五轻柔好狠毒!”

        “七杀大阵?”影子不解。

        “七杀阵,顾名思义,乃是杀伐最烈的一个阵法,需要用生灵之力来催动在这阵中,死去的人越多,阵法的威力也就越大;而第五轻柔又安排了这么多得mihun药在里面,更加让人欲退不能……最后只能全军覆没…………”

        铁补天说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影子你立即入阵,让王叔立即撤出来!其他的兵将能撤出多少,就撤出多少,此阵已成,再呆在里每,只能是丢工性命!”

        影子答应一声,纵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冲进军阵之中。

        铁补天担忧的看着,突然一声浩叹:“八百万人的性命啊……第五轻柔,你究竟要做什么?为何要走出如此丧心病狂的决定?”

        现在的铁补天自然不知道此刻的第五轻柔,已经离开了这里,那曾经震慑了整个下三天的一袭青袍,此刻已经在遥远的地方飘飘荡荡……

        良久之后影子浑身浴血的背着一个人从里面闪电一般的冲了出来,正是铁龙城,这位杀伐果决的一代名将,此刻已经是昏迷了过去。

        “怎么了?”铁补天大惊。

        “是我把他打晕了………”影子干干的一笑:“他也被迷了……”

        “那就好?!碧固斐隽艘豢谄?。目光转向另一个方向:“怎么楚御座的兵马,到现在也没有看到?”

        “楚御座聪明绝顶,深谋远虑;恐怕是预算到了这里的情况,所以才按兵不动。不过,我们铁云目前最为精锐的兵力……恐怕就只剩下了楚御座的三十万兵马了……”

        影子一声唏嘘。

        铁补天眼中闪过一道安慰和自豪淡淡地道:“楚御座做事情总是能够让人放心?!?br />
        影子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就在这时,马蹄声响,一队骑兵旋风一般冲过来为首之人大喝道:“我们是楚御座魔下,敢问陛下可安好?”

        “陛下安好!楚御座那边形势如何?”影子大声回答。

        “御座正在与金马骑士堂对峙;御座说将与金马骑士堂尽力周旋;只要陛下安好,此战已经胜了!”那人大声道。

        “清楚御座小心保重!”铁补天大声道。

        “是!属下记住了?!崩慈嗣偷囊焕章?,健马长嘶着就这么突然转了个方向,转头向着来路泼刺刺的冲刺回去。

        “楚御座果然是有心人?!庇白右馕渡畛さ牡?。

        铁补天的眼中露出一丝甜蜜,但心中却是明白:楚阳必然是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所以才关心自己的安全。

        正如他所说:所有人都在七杀大阵里面,就算最后还能有残余活下来,也绝对不多。而铁云这边,只要自己还在,就算是胜了!

        因为自己手中,还有楚阳的三十万大军,而第五轻柔那边,已经全部投入了进去。

        而这时,楚阳摆下的铁桶阵,正与金马骑士堂的骑士对峙。在铁补天的消息没有传回来之前,楚阳绝不会贸然展开决战。

        这让景梦魂憋屈的够呛。

        “楚阎王!”景梦魂大吼一声:“来与我决一死战!”

        楚阳只是不理。

        终于,传讯的士兵快马赶回,带回来了楚阳渴望知道的消息:“陛下无恙!”

        楚阳顿时放心!

        既然铁补天无恙,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解决金马骑士堂!只要将面前的金马骑士堂解决掉,相信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力量。

        “准备好了吗?”楚阳问道。

        “准备好了!”武狂云激动地满脸通红,终于可以纵横沙场了。这段时间光看却不能亲自上场,早就憋坏了他。

        “不是问的你!”楚阳的目光看着陈雨桐等人。

        “准备好了!”

        成子昂大声道。

        “我呢?”武狂云一愣,焦急的问道。

        “你带着大军,前去助陛下一臂之力;那里更需要你,至于金马骑士堂,就交给我了?!背羲档健氨菹?这两个字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对付金马骑士堂,楚阳自然有定计,但也正因为他的定计,他才知道了一些自己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楚阳定下的计策是:下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此,他还专门研究了附近的地形,最终将目标定在了三百五十里之外的一个小湖。

        以楚阳的意思,是将整个湖变成毒水,引着金马骑士堂到那里,怎么着也能损失景梦魂不少的战力,然后一路上这样的手段层出不穷,无论您如何,也能将景梦魂拖垮!

        至于正面交战,楚阳根本没有想过。

        楚阳和他率领的人马,只是一个诱饵。

        正如铁龙城对第五轻柔充满了怨念,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打败第五轻柔一样,景梦魂也是对楚冉王充满子怨念!

        而且是不共戴天之仇!只要有机会,景梦魂是不顾一切也要杀死楚阳的!

        所以,第五轻柔专门将景梦魂安排给了楚阳。他给景梦魂的任务就是:杀死楚阎王之上穷长天下黄泉,无论如何,别的你都不要管,你只要率领着金马骑士堂把楚阎王杀掉就可以了!

        这样的命令,正中景梦魂下怀!

        但也正中了楚阳的心思。

        在下毒选择毒药的时候,楚阳自然而然的想用毒龙蛟的毒;但剑灵坚决的制止了;因为若使用了毒龙蛟的毒,这片水恐怕从此之后无数年都是毒水,那样,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而且,景梦魂已经有不少的手下丧命在毒龙蛟的毒下;未必及没有防备。

        所以,剑灵给楚阳推荐了另一种毒:“你可以用媾蛟的毒啊。那可比毒龙蛟的毒好使多了……”

        “媾蛟?”楚阳茫然问道:“什么是媾蛟?”

        这句话,让剑灵也为之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你自己都中过了媾蛟的春毒,居然还说不知道?那你怎么解的?”

        “我中过春毒?”楚阳更茫然了。

        “你可还记得,你在逃亡的最后阶段,遇到景梦魂的时候,曾经先遇到两条大蛇?其中一条还对你猛吹了一口粉红色的烟雾?”剑灵无奈了:这家伙怎么会、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他这么一说,楚阳顿时想了起来:“不错,是有这么一回事?!?br />
        “那就是媾蛟!”剑灵道,说着,将媾蛟的特性一点点的解释了出来,他越是解释,楚阳的嘴巴就越张越大,到了最后,已经是呆若木鸡。

        “你是心…我已经中了毒?”楚阳呆怔怔的问。

        “是!”剑灵无比肯定。

        “你是说………那种春毒除了男女媾和之外,再也没有第二种办法?五个是趁机会全身溃烂而死?”楚阳结结巴巴地问。

        “正是如此!”剑灵再次肯定。

        “可……我为什么没死?”楚阳目光呆滞,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那我怎么知道?那时候我也昏迷了?!苯A椴宦氐?。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楚阳有些想哭:那岂不是说,我这纯洁无暇的、一尘不染的胴休……额,已经没了贞洁?咳咳咳……可问题如…谁给俺开的苞?

        “就算是我清醒着,也是毫无办法;最多压制一下春毒,延长一些时间,但最终还是要通过这个渠道来解决的………”剑灵无奈道。

        楚阳一屁股坐下,面无人色。

        剑灵提醒:“所以,一定是有一个女人跟你天地交泰了……”

        楚阳捂住了脸:“可……那是谁?”

        想起那一路,铁补天是男的,两个影子之中……额,难道是影子?想起女影子那死板板的脸,楚阳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随即就断定不是:若是真的那样子,怎么也能看出一点丶痕?!?br />
        更何况人家的老公就在身边跟着………更加不可能了!

        但,这位把俺那啥的女人……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