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百零一章 你什么意思?

    第四百零一章 你什么意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但武狂云这番话说出去之后,对方非但没蝶退兵,反而戒备更加森严,进攻次数更加密集了。

        龙傲策马出阵大骂武狂云:“***的,你以为你还有什么信誉吗?还你老子的老子,早他妈变成了一堆骨灰,居然还拿来发誓,你骗鬼呢你……你以为都跟你们武家人一样的傻大黑粗啊……”

        武狂云大怒,骂道:“老子是你老子,老子的老子就是你老子的老子,你敢骂老子的老子,你就是忤逆不孝,你这是十恶不赦,你这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龙傲,你这个***的杂碎黑鳖生的王八?!?br />
        这一场劝说,发展到最后变成了两军对骂!

        两人对骂不过瘾,到后来几个人各自纠集自己手下的士兵排成队,喊着号子一起骂;武狂云也不甘示弱,将守城军分为几拨,一波波的轮番上阵,自己亲自打着赤膊光着膀子喊号子。

        那气氛,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骂的天昏地暗,骂的日月无光!这些军人一个个都是粗豪汉子,每一个人都是骂人的好手,到最后各种低俗各种方言国骂统统出炉……”

        城上城平百十万人,骂到后来每一个人的女性直系亲属追溯到祖宗十七八代都遭了教……

        而这时候,楚阳正和铁补天等人绕路向着这边赶。

        铁补天和影子都不知道,还有别的路通往天裂关。但楚御座带路,一路之上非但弯弯曲曲的找到了一条羊肠小道,而且,楚御座还有时间从这条路两侧找到了一株罕见的野山参和一株数百年的赤灵芝。至于黄精首乌等东西,居然收了一堆……

        这种本事,让两位见多识广的影子为之瞠目结舌!

        这货,是怎么发现的?

        往往正走着走着,楚阳就“咦”的一声,然后鼻子嗅嗅,蹲下来看看,然后一路扒着草过去,就是一株草药。而且,每一株还都能算得上是精品……

        这本事真是逆天??!有这本事,就算资质再差,也能够将修为提上去啊…两位影子心中暗暗想道。

        这是一条路,名副其实的羊肠小路,最狭窄的地方,一个瘦子侧着身勉强能够挤过去;而且这种狭窄的地方还不少,幸亏四个人都不胖,勉强能过去。

        这一路上,楚御座发现,其他人过这种地方的时候,一般都很好过,但惟独瘦瘦小小的铁补天在过这种地方的时候,胸口居然被挤住了好几次……

        这让楚御座很是大惑不解:看上去这丫的胸口平平的,这么瘦;胸肌也不发达啊。为啥他就会挤???这事情真是怪哉……

        山路越来越难走,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一条小路了,到现在已经基本没有路,荆棘密布,这绝峰爬了不到一半,就到了几乎寸步难行的地步。

        若不是四个人修为都不低,还真的很难过来。

        到后来铁补天的气力不济,有其中一个影子背着他。楚阳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个影子看起来鸡皮鹤发的已经是老头了,别累出个好歹来,自己年轻力壮,而且还是王座,便提出自己背一段。

        没有想到这句话刚刚说出口来,就遭到了两个影子和铁补天的强烈反对!

        三个人反映的激烈程度,让楚阳顿时吓了一跳。没法,只好继续让老头儿背着铁补天,心中暗暗腹诽:擦!你们难道怕我将这皇帝扔到悬崖底下去不成?

        于是有些郁闷。

        同时也有些奇怪:铁补天要影子背着这没错,但为何只要其中一个背着?另一个居然也不知道提出来换换手……看着自己的兄弟就这么累的直吐白气……

        铁补天也是无奈口玉佩的幻化效果只能欺骗人的视线,但却不能欺骗人的感觉。这要是被楚阳背着,他定然会发觉异样的……

        至于自己只要这一个背着……因为,因为这俩影子,自己虽然一直叫两位叔叔,但实际上……这是一对夫妻呀。

        翻过一道又一道绝崖,终于到了山顶!山顶凛冽的风声呼啸吹过,四个人都需要运功才能站得住,虽是盛夏,但山顶却也是寒冷得紧。

        “再过一个山头,从那一面下去,就是天裂关了。不过想要进入天裂关的话,还有一段凹进去的悬崖无法下落,那一段足有七八十丈高?!背羯焓忠恢?,说道:“这里这一道凸出的悬崖的下面,就是斜谷!”

        铁补天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

        “陛下不必担心,我们走来的这一路,乃是一条隐秘到极点的小路,错非是武尊以上修为,根本攀不上来。若是让大军从这里经过,更加的是无稽之谈?!?br />
        铁补天淡淡笑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是听你刚才说,这下面就是斜谷,那么,武狂云既然据守关隘,那么斜谷之中,就定然是大鞭的军队。如何能够摧毁他们……或者我们落篙临下,有什么办法呢?”

        “未必这样凑巧吧?”影子在一边说道:“要知道那可是必须有一个合适的地势……”

        “不看看,怎么知道会不会凑巧?”铁补天皱了皱眉,道:“再说,好不容易上来一次,若是什么都不做,就这么下去,未免心中不甘?!?br />
        他却没有注意,自从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楚阳就开始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然后道:“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们跟我来?!?br />
        然后他就顺着原路往下走去口铁补天三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好跟着走。

        下面那气势雄浑的叫骂声,隐约可闻。山虽然高,但四个人之中有三个王座均是听力超人如何能听不见。

        “真牛!”楚阳由衷的道:“打仗能够打到武狂云这等水平,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看这骂的多起劲啊?!?br />
        铁补天几乎扑哧笑了起来,道:“看来武将军也挺着急的?!?br />
        “他能不急?他把你这位里帝陛下撇下了自己跑了回去,虽然这是你命令的,但若是万一出了事,他就是跳到九重天河里也说不清楚了;现在这家伙的心理肯定是百爪挠心一般的。偏偏还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楚阳嘿嘿一笑,道:“这位武大将军现在心里的感觉定然是爽得很?!?br />
        铁补天终于忍不住笑了,道:“是啊等到你见到他,问问他就会知道他有多么爽了……”说到这里,突然间脸上红了一红,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不用问我都知道他能说什么……”楚阳撇撇嘴。

        “他能说什么?”铁补天好奇地问。

        “若是他见到你回去了,而我又去问他陛下不在的时候你心里的感觉如何?爽到什么地步?……”楚阳随即就道:“他心中一宽,定然就会这么说一一”

        “想?”铁补天好奇问道。

        楚阳突然学着武狂云的那种破锣嗓子粗豪声音,捂着胸**荡的叫了起来:气…嗷呜……好爽啊…人家好爽啊啊啊……嗷……”

        一边叫一边加上肢体动作,动作之轻柔曼妙,声音之缠绵徘恻简直能够令人想入非非面红耳热……

        铁补天一个踉跄几乎从山上滚了下去,一脚踢在楚阳屁股上面红耳赤的道:“胡说八道!哪有这等事!”

        两个影子均是一个踉跄,险些栽了跟头,站定身体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楚御座,瞪着眼睛瞪了他半晌实在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

        “不过你学他的声音倒是挺像的?!碧固於硕ㄉ裎⑿Φ溃骸疤的忝腔故撬厥??”

        “是啊,素识,感情好得很啊?!背粢⊥诽酒骸八写潭攀狼榈氖焙?,被我抓住,曾经当了我十几天的俘虏,那几天里,他天天的叫骂,声音想不熟都不行。不过到后来他惹恼了我,让我一句话,他顿时就老实了……”

        “额?你说的什么这么管用?”铁补天更好奇了。以武狂云的性格,有时候对着铁龙城还敢大喊大叫,楚阳那时候还是和他处在敌对的地位,究竟说什么能让他立即就老实下来?

        “我说…只要你再骂我一句,我就立即将所有的战马喂春药,然后将他脱光了衣服摆好了姿势放进战马棚子里去……”楚阳眯着眼睛,乐滋滋的道。

        “你……”铁补天直觉的脑中一阵激荡,差点被这句话刺激的跳起来直接跳下悬崖去。

        不是为了武狂云,而是为了自己。

        喂春药,然后摆好姿势……

        这岂不是跟前天晚上楚阳中了春药昏迷不醒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一样?

        难道他是说的我?难道他那时候还有意识不成?

        铁补天顿时羞不可抑!

        大怒,恶狠狠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两往影子也是面面相觑:这位御座,难过……

        “???”楚御座吓了一跳,非常无辜的看着他,挠了挠头,道:“咋了?”

        “哼!”铁补天顿时知道自己误会了,看这家伙的表情,猝不及防之下哪里来得及如此伪装?肯定是真的对武狂云如此威胁过。但想起来依然是怒气冲冲,背着手冰着脸气鼓鼓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