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误会!

    第三百九十五章 刻意的误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铁补天转过脸,看着四周依然在燃烧的火光,慢慢的道:“我一生之中……,襁褓之中,或许曾经承受过欢乐。但我,却没有记忆。自从父皇受伤,千钧重担压在身上,从未得到过半点快乐,也从来就没有过,任何一个朋友。也从来没有过喜欢的人,更加不会有什么山盟海誓不顾一切……那种深爱的人,那种深爱的感觉?!?br />
        “自从出生,我就是孤独的。别的女孩子,还可以赏花种草悲春伤耿,作为闺阁之乐。而我,却连这方面的想法都不能有。伴随我的,自始至终就是铁血无情,就是帝王之路。身为父皇唯一的骨血,这是我的责任,我无法推卸,但,谁曾经想过,就算君临天下,可我……依然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也有我的梦,可别人的梦有实现的机会,但我的,却从来没有。压根不可能。压力大的时候,我也想有一个肩膀让我靠一靠,有一个怀抱能让我流泪??晌抑荒芡ψ?,还要用一种无所畏惧的姿态,来面对所有的残酷和冰冷!是,这是我的责任!可是……

        铁补天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可是……把这一切都加诸在我的身上,让我一个弱女子去面对风霜,去死死控制着这一个秘密,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尽头的秘密,面对着未来的绝无希望的局面,把自己的青春韶华,统统的隐藏在一张面具之后,直到老去谓零……你们不觉得……这太残忍了吗?”

        “你们不觉得,这太残忍了吗?!”

        铁补天嘶声说道。

        两个影子黯然叹息,相对无言。

        “但今天,我想救他。哪怕为了救他,竹出我的所有,一切!而且在付出这一切之后,得不到任何的回报,一切春梦了无痕,我也愿意?!?br />
        “我只任性这一次……就任性这一次吧!”铁补天喃喃地道:‘,我只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跟他说!永远都不能让他知道!”

        “所以这是我一个人的事?!?br />
        火光映照下,他的脸上,清晰地桂下了两道泪痕。

        “只是可惜那即将再进一步的冰心彻玉骨神功啊……”影子仰天长叹:“那可是你师父说过的…………她来接你的界限啊……”

        “呵呵……或许她来时……铁补天有些迷惘的看着这暗夜之中的满山火光,道:“……已经是沧海桑田了吧……”

        然后他就笑了:“这满山的火光,岂不胜过了天下最美的烛火?”他的眼中,闪出了一丝羞涩,闪过了一丝甜蜜……

        或许这一麾,他想到的是他永远都不会得到的,美丽的洞房花烛夜那一对红烛。这一竟,他的眼神凄迷,惘然,却又充满了一种幻想的甘甜……

        楚阳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他呻吟一声,就要坐起身来。

        用尽了全身力量,才半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在晃动着,似乎……在一辆行驶的马车上?

        是铁云的马车,还是大赵的马车?

        楚阳心中疑惑着,看了看自己身下软软的被褥,身上盖着的柔软棉被,就知道,若是大赵人抓到了自己,恐怕不会给自己这般优待的。

        “你醒了?”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淡漠而威严。

        随即,车帘一掀,铁补天就飘了进来。

        常人一迈步就能上来的马车,铁补天这位有一定武功底子的帝王,居然施展轻功飘了上来。

        在我的面前,你还卖弄什么。楚阳忍不住有些想要笑,虚弱的道:“你怎么在这里?”

        铁补天的脸色有些发黄,身体也似乎是很疲倦的样子,在楚阳对面坐下,却轻轻的皱了皱眉,眉宇间露出一丝痛楚,淡淡地道:“你别管联为何在这里,联只问你,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身体感觉如何?”

        楚阳顿时一怔。

        这口气,竟然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而且,声音里自然而然的有一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不由心中一震,抬头看去,讶然问道:“你怎么了?”

        “联这些日子,压力很大?!碧固煊胨允右换?,目中没有任何表情;然后就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道:“烽火已经燃起,大赵重兵压境,幸亏你在此时归来,或可为联分忧?!?br />
        楚阳锐利的目光看着铁补天,他分明的感到,今天的铁补天有些不对劲。

        他似乎在庶意的拉远双方之间的距离。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楚阳心中在想着,淡淡地道:“只是在下能力有限,恐怕未必能帮得上多大的忙。,,自己九死一生,全是为了铁云,如今,这位铁云的皇帝陛下居然对自己如此冷淡了起来!楚阳口气之中,就有些冷淡。

        “楚御座……”铁补天的眼睛游离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挪开,道:“但楚御座还是会帮我的,是不是?”

        楚阳突然感觉有些憋气,呵呵一笑,道:“那是自然,楚某人说过的事,就必定要做到的?!?br />
        说完,楚阳就闭上了眼睛,摆明了不想再跟他说下去。

        跟一个颐指气使的帝王能说什么?铁补天不可能跟自己低头,但自己更加不可能对他低头的。

        楚阳的傲气很少展现出来,但骨子里的骄傲,却是这世上恐怕任何人也难以企及的。铁补天既然冷淡,那他就绝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那就好。,,铁补天领首,微笑了一下。锐利的目光在楚阳脸上绕了一圈,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没有说,冷漠地道:“你好好养伤?!?br />
        说着,突然控制不住的咳嗽了几声,两道眉毛皱得更紧了,脸上的痛楚的表情也越来越明显,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但楚阳闭着眼睛,却没有看见。

        然后铁补天就下了马车,旁边掀起车帘的声音响起,接着铁补天就上了另一辆马车。

        原来有两辆马车。

        楚阳心中哼了一声,这位皇帝陛下的架子倒真是越来越大了。自己明明见到千军万马而来营救自己,他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居然还坐着马车来……

        还真是会舒服哇。

        果然,人做了皇帝之后,性情习惯都是会变的。之前的补天太子的勤勉,或者就一去不复返了吧?

        楚阳这么一想,突然觉得百无聊赖。

        若不是为了逆转命运,拯救轻舞,他真想就这样拂袖而去。

        等到大战结束,第五轻柔兵败,我楚阳,决不会再在这里停留一天!

        马车缓缓前行,路途似乎越来越难走。楚阳慢慢的觉得,这周围有些寂静得过了分!除了旁边的铁补天的马车,竟然似乎就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

        楚阳运气调息着,心中想起那惊天动地的最后一击,兀自心有余悸!自己竟然从那样的攻击之下还能活着……,连自己都是觉得不可思议。

        呼叫了几声剑灵,但这一次却出现了怪事。无论他怎么叫,刮灵都是毫无反应。

        他却不知道,就在那最后一击之中,虽然楚阳也是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一举杀了将近三百人,但对方却也是明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几乎人人都在拼命。里三层外三层的天上地下各个方位再千多人同时用自己的最大力气向着中垩央的楚阳发出了攻击。

        这样的攻击,却又岂能是楚阳一个人能够扛得下来的?这可是硬碰硬的攻击,全无半点取巧的余地。

        在最后的关头,楚阳的身体几乎就要被打成一团肉糜的时候,剑灵终于控制不住的冲了出来,接管了楚阳的身体,用自己的全部灵体的力量,替楚阳抗下了这惊天动地的必死的一击!

        但那之后,到灵也耗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陷入了沉睡。而那时候楚阳已经陷入昏迷,刮灵甚至都来不及跟他说一声。

        虽然刮灵知道楚阳的身体里还有一个急需解决的隐忧,但他已经无能为力。更何况,就算是它清醒着,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后来,楚阳和他一起昏迷,一切的事情,就都只能听天由命。

        查看着自己体垩内百脉几乎尽废的样子,楚阳苦笑一声,召唤了一声九劫刻。取出了一颗不完全版的九重丹,服用了下去。

        这颗九重丹虽然并不是那种加了玄冰玉膏的完整版九重丹,但却也是人世间一等一的疗伤圣药。楚阳的伤势,看起来虽然严重,却是还在这治疗范围之内。

        服下九重丹,不过半个时辰,楚阳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慢慢的有了力气,体垩内的伤势,也在缓慢的持续好转之中。

        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感觉可以行动,坐起身来,吐纳了几次,就觉得浑身轻松起来,而且,似乎某一种困扰着束缚着自己的某一道枷锁突然断去的那和感觉,激身飘飘欲飞。

        试着提了提气,楚阳突然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自己的灵力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突破了瓶颈,成了王级一品。

        剑王一品!

        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受了伤还能突破的?

        难道是铁补天又给自己服食了什么天材地宝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