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浑身是宝

    第三百九十一章 浑身是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其中一条蛇突然一拱身子,往前猛地一蹿,一甩头,口中的蛇信刷的一声飞出,居然一下子飞出十四五丈,啪的一下粘在一位武宗的身上,刹那间卷了一圈,又一摆头,那位高手惊恐欲绝的大叫一声,两脚离地,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出去!

        落进蛇。!

        另一条蛇也猛的一蹿一甩头,但它的目标明显选错了。这家伙居然是对着景梦魂来的!

        景梦魂大吼一声,身子跳起,手中掣着一把闪亮的长剑,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的劈落!

        刷的一声,腥臭鸟黑还有些发绿的血液四溅,那长长的蛇信竟然被他一??陈湟唤?,断掉的蛇信落在地上,竟然如同活物E般的扭曲翻滚,转眼间就满是尘土。

        那条蛇遭遇沉重打击,突然口中发出一声痛极的‘嘶嘶’的声音,硕大的身子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另一条蛇口中嘶嘶怪响,张开大嘴,突然喷出来一股粉红色的烟雾,喷进那条蛇的。中,慢慢的,竟然停止了流血,那条蛇也不再翻滚,虽然精神有些萎靡,但却是明显的恢复了不少。

        “这不是蛇,这是上古灵兽媾蛟!”景梦魂一看到那粉红色的烟雾,再见到这奇异的疗伤方式,看看这两条蛇头上的银色独角,终于明白这是两个什么怪物,突然猛地捂住了鼻子闪电一般后退,同时大叫:“赶紧后退,千万不要闻到那粉红色的烟雾!”

        众人哪里敢怠慢,立即全速后退数百丈。

        “王座,媾蛟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位宝马骑士问道。

        “媾蛟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种奇特的生物?!本懊位昃褚徽?,看得出来,在知道这种东西就是个媾蛟之后,他明显的放心了不少。

        “这种媾蛟,看起来虽然吓人,但却并不难对付。因为它们并不具备什么攻击力!除了常见的吞噬缠绕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攻击手段了,而且速度也不是很快。就是防御吓人,一身鳞甲比铁还要硬得多。

        注意,它们的弱点,就是头颅下面脖子靠上的位置,那一个碗口大小的白斑。只要将那里破损了,就必死无疑?;褂芯褪撬飞系亩澜侵?,也有相同的这样一块白斑,同样也是致命之处!”

        “一般的蛇,都是七寸一处要害。但这种媾蛟,却是两处要害?!本懊位攴煽斓厮档溃骸按蠹抑灰⌒囊恍?,将这两条媾蛟杀掉,那我们可就发了。媾蛟死去之后,外皮会接着腐烂,并不值钱,值钱的是血液,还有他们体内的毒囊,还有一个春囊,一颗内丹,一颗晶核。媾蛟的眼睛,乃是罕见的明珠:它的血液,更可入药!可以说浑身是宝!”

        景梦魂越说眼睛越亮,似乎这一对媾蛟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那……那粉红色烟雾,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人问道。

        “这种媾蛟,乃是天地之间至淫之物!那种粉红色的烟雾,就是从它体内的春囊之中分泌出来的东西,带着强烈的春龘药效果,就算是万毒不侵之躯,对这种春龘药,也是无可奈何!”

        景梦魂警告道:“各位,千万要注意,中了媾蛟的淫毒,五个时辰之内若是不找女子媾和,那么,就要立即会身溃烂而死。而且,除了媾和这一条路,无药可解!各位兄弟,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凉所在,可是要找一个村姑都难的,万万不要吸进了肚子里……”

        众人都是倒抽一口气。这东西竟然如此霸道。

        “其实它的血液,也可以制作春龘药:还能够疗治这个……男人的难言之隐。嗯,不举。一口即见效?!本懊位瓯静幌胨档恼饷疵靼?,但他一说这件事,居然有好几个人立即眼睛都亮了起来,脸上也变得通红,顿时就知道,这几位仁兄恐怕就是有那个……男人的难言之隐了。

        “而且,就算没有毛病的,服用了这种血液之后,也会更加威猛,最少提高那啥一倍。想想看,这样大的两条蛇,该有多少血液?”景梦魂盅感道。

        众人眼睛都亮了!

        男人嘛,谁不希望自己更加的……威猛?

        “它的内丹,春囊,晶核,毒囊……”景梦魂道:“实际上都可以做这个,只是,功效不同,咳咳……就连它的一对明珠眼睛,浸泡在酒里一个时辰之后,那杯酒也变成了超浓度春龘药……”

        众人眼神都怪异起来??蠢?,这两条蛇,哦不,媾蛟;浑身上下所有的东西都是春龘药。简直就是两个春龘药库,除此之外,也没啥别的用处。

        “没啥别的用处?这才是最大的用处!”景梦魂怒道:“相比较与增长功力啥的事情来说,这种事,对男人来说才更加的重要!可以这么说,你只要拥有其中这么一头,就算你手无缚鸡之力,但就算到了上三天,那也是绝对的抢手货!想想吧兄弟们,九重天大陆这么多人,平均一百个人里面就有一个这样的,这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金山??!”

        说着,他若有所恩的着了看周围一群人,露出一叮)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笑容:“就比如说,我们这三千人之中,就有七八十个这样的

        顿时好多人带着戏谑的表情砍向自己的同伴,目中含义都是很那啥的样子,嗯,很是莫侧高深,带着探询……

        顿时好多人面红过耳,心中怒骂……就算你是王座,这话也不能随便说。这他妈的这种事,能是随随便便那啥的吗?

        “兄弟们,你们要知道,我们若是走了,这两条媾蛟肯定也走了。但,楚阎王也能过去了。那我们所有的努力可就付诸东流,倒不如先发了这一笔财,然后在原处等候楚阎王,再立一个大功,岂不快哉?”

        景梦魂一挥手,道:“就这么定了!准备屠蛟!”

        “哇呀呀!”……”

        两条媾蛟正在嘶嘶的赶来,这两个家伙明显的还没有吃饱。它们轻而易举的吞了五叮)人,自觉眼前这些奇怪的生物很好对付,虽然其中一条损失了半截蛇信,但……那是小伤,用不了几天就恢复过来了。

        于是两条媾蛟气势腾腾的窜了来。

        哪里想到,原本在自己面前还像一群小绵羊似地这些奇怪的生物,这次过来居然遭遇了他们疯狂而密集的打击!

        他们一个个就如同吃了春龘药一般的向自己的身体攻击过来,而且一个个上蹿下跳,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媾蛟虽然也算得上是灵活,但与这些人相比,无疑还是要差得远的。

        在很勉强的又吞了七八个人之后,一条媾蛟终于迎来了一次致命打击:被景梦魂将一柄长剑连柄一起,旋转着带着王者元气送进了下颌的白斑之中!

        王级元气在这头媾蛟要害之处猛然爆炸开来。鲜血喷泉一般流出来。

        这头媾蛟一声嘶嘶大吼,痛苦的整个身体直立起来,十几丈高,然后就啪的倒下,轰隆轰隆的翻滚起来,所到之处,一些正在燃烧的大树居然被连根拔起,山石四下里乱飞,真可说是乱石穿云惊涛拍岸。

        另一头媾蛟也顾不得再吃人,只顾着上下防备着自己的要害已经是焦头烂额。但防备来防备去,两个要害也已经鲜血淋漓……

        突然,那头濒死的媾蛟一掉头,嘶嘶的张着大嘴巴,飞快的一边翻滚着一边往后逃。另一头媾蛟嘶嘶大叫着断后,也紧随而去。竟然逃走了……

        风紧,扯呼!

        景梦魂等人好不容易才打死一条,眼看成果就要到手,怎么能放弃?一个个飞身赶上,毫不放松,痛打落水狗。

        那头媾蛟一声愤怒的嘶嘶,转过头猛的喷出一大团浓郁的粉红色雾气。景梦魂和金马骑士堂的众高手急忙屏住呼吸,忙不迭的闪身后过……

        反正你们也跑步了。就这两头媾蛟的速度,景梦魂信心满满,今天,这两头媾蛟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跑不了了!

        媾蛟继续回过头,嗖嗖的逃走。

        在它们的前方,就是一片燃烧的正剧烈地山林,林木被烧的噼噼啪啪怪响,风声呼呼,火苗儿呼呼,完全盖过了这里的打斗声音。

        两头媾蛟到了烈火并,竟然毫不犹豫的就住火里钻。

        他们虽然害怕火,但钻进火里起码不会立刻就死,只要快一些从火里穿过去,就没事了。现在,在它们心里,外面的奇怪生物比这大火要可怕得多了……

        就在两头媾蛟钻进火里的同时,楚御座一身黑衣正凌空而来,逼开了火焰,闪电般穿行,正与这两头正在狼狈逃窜的媾蛟来了一叮,面对面,六目相对!

        两头媾蛟四只眼睛都如同西瓜大,愣愣地看着这个从火海之中猛然冲出来的奇怪生物,大脑几乎石化,若是它们会说话,定然会一声惊叹:我龘操啊,这个奇怪的生物怎么不怕火?

        很显然,从里面来的这个跟外面的那些都是同一种生物!而且,这个还貌似比较厉害一些……

        那头媾蛟几乎连考虑也没有考虑,在楚御座飞身而来的一下子见面的那一刹那,就带着强烈的无可奈何和强烈的绝望,一口浓浓的粉红色雾气就迎头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