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毕其功于一役?

    第三百八十八章 毕其功于一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韩布楚长叹。

        这么一说,这件事非但是笑话,而且是一个牵扯到两个囯裧家接近二十亿人的天大笑话!只是,这个笑话所预示的xuè裧腥,也实在是太多了一些……

        韩布楚叹息之后,将第五轻柔说的这些联裧合裧起裧来,悚然发现:若是从这些事情上看,第五轻柔这次出bīng,竟然不是自愿的!而是切切实实的,被楚阎裧王bī出去的!

        虽然楚阎裧王一点也不想bī他,但却在实际上造成了这般骄人的成绩,却也应该值得自傲了。

        “楚阎裧王机裧关算尽,但这一次,却将两个囯裧家算到了不可不战的绝路上。既然这一战由他而起,他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行呢?”第五轻柔笑着。

        韩布楚隐隐的有些明白了:“相yé您是说这一次万里追shā楚阎裧王的事情?”

        “不错?!钡谖迩崛嵩扌淼牡愕阃罚骸俺盅g王中了我的摧魂碎心掌,依然能够在一天之内,遁逃千里!这是一钟很可怕的现状。我就感觉,这一次他很有可能会逃回去?!?br />
        “所以我一面不放松对楚阎裧王的追捕,但另一面,却又在预备着,楚阎裧王万一能够逃回去之后的事情?!?br />
        “所以我立即下令,让这一次增援的九路大jun,改变方向,最起码,也在原本的行jun路线上,偏离了八百里!”

        “从表面上来看,他们的最终目标,都是向着主战场进发。但实际上,只要情况有变,我一声令下,其中的三支bīng马就能立即进攻天裂关!”

        “当然,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天裂关的守将,必须要出关来战才行!”第五轻柔慢慢的道。

        “所以相yé就安排了五十万裧人前去送sǐ……”韩布楚倒抽一口凉气。

        “白长天那五十万裧人,我没打算让他们回去。sǐ在这里,与sǐ在主战场,都是一样的?!钡谖迩崛岫院汲亢敛谎谑巫约旱南雈ǎ,沉沉道:“但只是这五十万裧人,还不够:不足以让天裂关出bīng。若想要达到这个目的,还要建立在一个前提下,那就是楚阎裧王在铁补天心中的分量?!?br />
        楚阎裧王在铁补天心中的分量!

        韩布楚心中一震,今天,第五轻柔已经是两次说到这一句话,而且只字不改,这是为何?

        “传言铁补天已经御驾qīn征,现在在jun中!”第五轻柔淡淡地道。

        韩布楚很想问:那又如何?但却又不敢问。

        “铁补天御驾qīn征,对士车的士气的激励是无与伦比的。但也有一个最大的坏处就是:铁补天在的地方危险。而且,会成为明显的中心,最易遭受我jun打击!所以,铁补天的安全,就成了铁龙城最头痛最担心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铁龙城为了让铁补天裧安全,而且,御驾qīn征的士气不能松懈,最好的办fǎ就是,将铁扑天送到另一个前线!那就是天裂关!在那里铁补天就是万无一失;有天裂关在,我jun就算是千万大jun,也攻不破关隘,更加抓不到铁补天!”

        第五轻柔说着话,带出一种强烈的自信。

        “是的?!焙汲尥牡?。

        “所以我断定,铁补天这位铁云君主,现在已经在天裂关?!钡谖迩崛崦凶叛劬?,闪出锋锐的寒光。

        第五轻柔只算错了一样:铁补天到天裂关,并不是铁龙城让他去的而是他自己要qiú去的。

        但这样的主动与被动对于第五轻柔的计戎,毫无影响!殊途同归!

        话说到这里,韩布楚若是再不明白,可就真的需要一头撞sǐ了,hán笑道:“如果楚阎裧王在铁补天心中的分量够重,那么,只要铁补天知道楚阎裧王已经逃到了天裂关附近,就一定会出bīng接应他!”

        “是的?!钡谖迩崛岬阃?。

        “但铁补天出bīng却不能意气用事,他必须有足够的理由;出来接应楚阎裧王?!焙汲溃骸八?,相yé派白长天去送sǐ,实际上就是给了铁补天一个出bīng的理由。而且大胜之后铁补天定然会再度挺裧进!但,挟着如此辉煌的大胜的余威却没有人能说他什么……更何况附近并没有我们的jun裧队?!?br />
        “是的?!钡谖迩崛嵝α诵?。

        “所以相yé刚才传书给景王座,必要地时候烧山实际上并不单纯是为了烧sǐ楚阎裧王,也是给那位已经相距不远的铁补天通风报信,让他知道,金马骑士堂对楚阎裧王的追shā,已经到了这里!”

        “不错?!?br />
        “那样,铁扑天为了救楚阎裧王,就会引bīng来援。而现在铁云还有一位楚阎裧王在李代桃僵,在大jú未定之前,铁补天还不能声张,所以他只能qīn自前来?!?br />
        韩布楚震裧惊得张大了嘴巴:“原来相yé的布jú在这里,铁补天来接楚阎裧王,而我们那三支随时能够改变方向的部裧队就能斜擦过去!或者迎头痛击,或者截断铁补天的后路,或者最坏的情况也是衔尾追击,一举拿下天裂关!而那时候景王座等人还在那里,正好为了追shā楚阎裧王集中了全部的高手,说不定,能够将铁补天一举击毙!若是那样……则大jú在一天之内就能够定了!”

        韩布楚是真的震裧惊了!

        原来第五轻柔还埋了这么大的一个伏笔!

        “不错,所以我严令三支部裧队,必须要接近那里在一千五百里的距离之内!近了,铁补天会jǐng觉,远了,赶不上?!钡谖迩崛岬?。

        “不过一千五百里,也是够远的!足足是部裧队三天的脚程?;岵换崽??”韩布楚担心的问道。

        “不远。山上火起,景梦魂要会力阻止楚阎裧王:而铁补天也要等待,或者寻找楚阎裧王的下落。这段过程,最少要一夜?!?br />
        “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这一夜之中,只有骑bīng行动,大jun随后紧追。精锐骑bīng就能一夜赶路八百里!等到铁补天这边或者找到人或者找到shī体,总要往回撤,而这是需要时间的,jun裧队不可能赶压子一般大家一股脑儿往回跑……这些时间,最短处算,两三个时辰是不够的?!?br />
        “景梦魂纠集起来的高手,若是纠缠上铁补天的大jun,就算刺shā不了铁补天,再怎么说延迟三个时辰还是足够有余的!”

        “而这段时间,我们的骑bīng就能接近到三百里之内!”

        “我们要争取的,实际上就是这三百里的时间!”第五轻柔手指头敲着大裧tuǐ:“而这三支bīng马的将领,乃是金银玉三虎将!我特意挑选的人物?!?br />
        韩布楚顿时明白。

        金虎将金南开,银虎将龙傲,玉虎将玉成龙:这三个人都比较年轻,最大的不超过四十岁,都是骑bīng出身,引bīng作战尤其善于出奇bīng!敢冒险!对于这样的机会,三个人都是那种拼了命也要抓裧住的人物!

        第五轻柔特意的挑选这三个人率领这三支部裧队,就是看准了他们的锐气。

        一般的老成持重的将领,第五轻柔绝对不会用在这种行动中:本就是闪电战,说不定眼皮一眨,机会就没了。而那些老成持重之辈哪一个不是谋而后动?

        但真正的机会你若是谋而后动的话……吃裧shǐ都赶不上热乎的!

        这是绝对的需要冲动的。

        一般的将领或者赶不出这三百里路,争取不出时间,但这三个人却是宁可将自己的骑bīng跑sǐ,也要抓裧住这个战机的!

        第五轻柔竟然前前后后的想得通透,只是一个设想和推测,却是算无遗策的定下了tūnmiè铁云的一条妙计!

        若是真的抓裧住了这个机会,那么铁云真的可能会王于这一役之中!

        说话间,又有无形阜飞来。第五轻柔看了一眼,就将新情报微笑着递给了韩布楚。

        韩布楚接过来一看,不由一拍大裧tuǐ:“相yé神机妙算!果然如此!”

        情报上写着:‘铁云大jun在侵tūn我五十万大jun之后,顺着斜谷,往前推进六百里。目前已经在斜谷之外,接近天外楼山脉……

        第五轻柔呵呵一笑,道:“关键就在这‘斜谷’两个字。

        这里地势狭窄难行,大jun通裧过必须秩序良好才可以。一旦被衔尾追shā或者迎头痛击,自己就会拥挤成一团,寸步难移。根本不用敌人费多大力气,就能将整个部裧队的战心击溃!”

        第五轻柔的眉梢挑了一挑,阴森森的道:“铁补天,我将五十万大jun送进斜谷,让你迎头击溃,你应该觉得很快裧意吧?不过,我第五轻柔的便宜却不是这么好占的:纵然我故意送出去被你shā的jun裧队,也是如此。你迎头击溃我们的部裧队,那么,我就衔尾追shāmiè掉你这位铁云囯主!”

        天sè已经黑了下来。

        铁补天正在帅帐之中假寐,突然外面一阵喧哗,有人在呼:“着火了!着火了!”

        随即就有jun士前来禀报:“禀皇上,天外楼山脉突然整个的燃起大火!”

        “天外楼山脉?燃起大火?”铁扑天心中猛的一跳,猛地坐直了身裧子,一双眼睛之中射裧出夺目的精光。

        “是。先前只是主峰着火,浓烟四起。但随着风势,整片天外楼九峰一园,已经燃成了一片火海,而且,火势还有向着周边蔓延的趋势?!碧铰砉Ь吹幕卮?。

        “我知道了?!碧固熘痪醯眯闹性谂榕槁姨?,浑身的xuè液几乎冲上了脑门,甚至,有些眩晕。

        天外楼为何突然燃起大火?毫无疑问,定然是有人放的!但,为什么放?

        铁补天的身躯甚至有些微微颤裧抖起来:楚阳回来了!

        这把火,定然是金马骑士堂放的,他们追击楚阳,追到这里,失去了楚阳的踪迹,却又不甘心让楚阳逃回去,于是就放火烧山,要将楚阳烧sǐ在里面……

        纵然烧不sǐ,也能将楚阳bī出来!没有人能在燃裧烧的山上dāi得住的!

        铁补天猛然站起身,大踏步走出营宋,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厉声下令:“来人!传我将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