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步步惊心

    第三百八十四章 步步惊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众人一声呼啸,四散而去。

        景梦魂也随即走了。走得心急火燎:再晚一步,楚阎王可就真的回去了啊?;豢墒辈辉倮?!

        所有人一哄而散,四下里瞪大了眼睛到处去寻找,甚至,几乎连老鼠洞也要翻过来看看,唯独对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近在咫尺的这几株又低又矮的灌木松没有人注意:王座在这里这么久了,这里恐怕就连老鼠都没了……若是楚阎王在这里,还不早就被王座抓了出来?

        再说了,这里一马平,的,那里藏得住人?

        人影嗖嗖,越来越多的追击看到了这里,然后呼啸一声就往四面八方散去。走的最近的甚至就从楚阳藏身之处三尺之外呼啸飞掠而过,每个人的眼睛,都如同探照灯一教……

        楚御座蜷缩在灌木松阴影下,一动不动。嗯,爱咋地咋地,发现了就把这一百多斤肉给你们,发现不了……那么你们这每个人的一百多斤肉早晚要给我、……

        阳光缓缓西斜。

        炎热的白天即将过去。密林中,正在搜索的众人也越来越是急躁:找了这么久,几乎将这座山翻了过来,楚阎王却是影踪全无,不会已经逃出去了吧?

        “绝对不会!”景梦魂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以楚阎王那么重的伤势,他能够逃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之种的惊天奇迹!绝对不可能逃得更远!

        深通医道的景梦魂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

        楚阎王,必定还在这山中无疑!

        “继续拨索!每一个山洞,每一棵衬下,衬上,每一个草丛!哪怕是一个蛇洞,也给老子翻过来找!大石头统统砸碎,本座就不相信,楚阎王还能飞上天去不成!”景梦魂竭斯底里的下了命令。

        又是一番忙碌的拨索这座山峰从上到下,轰隆隆的声音此起彼伏,这山上的大石头算是遭了殃凡是能够挡住人的那么大小的,统统被金马骑士堂砸碎!

        山上的狼虫虎豹狐狸松鼠老鼠甚至是蚂蚁都统绕倒霉。一个个无家可归的狼狈逃宰,偶尔遇到一位心情不好的金马骑士堂高手,抖手之间就葬送了性命……

        楚阳的灵力在剑灵的大力协助之下,也已经恢复了六成。但辛辛苦苦这么长时间积攒的药力,却是消耗一空,涓滴不存了。

        只刺下了两株成熟的玉雪灵参,没舍得用。现在若是真的再遇上什么性命攸关的时刻,就指着这两株玉雪灵参救命了!

        第五轻柔与金马骑士堂历年来收集的所有药物大赵皇宫内获取的海量药力,统统都在金马骑士堂强悍的孜孜不倦的追杀之中化为乌有!

        这也算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又彼在羊身上吧。

        这样说,可能很难理解那就做一个假设:若是楚阳没有贮存下这么多的药力的话,这一路一万三千里的追逐战之中,楚阳已经死了不下于五十次!

        而且这还是算的必死的时刻其他的轻重伤还是一概不算的倩况下!可见这一路的惨烈实在是已经超越了人的所有的想象的思维……

        这就更加的能解释,景梦魂如今气急败坏几乎要自杀的心情了:无论是谁,遇到一个怎么打都打不死的对手,都会如景王座现在一般除了跳脚怒骂气的肝疼,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太阳慢慢下山,山间慢慢的清凉了起来,天色已然有些昏暗,搜索的人也更加焦躁了起来

        楚阳一直没有动!

        在他的身上伤口中,现在已经不知道爬满了多少蚊虫蚂蚁:他虽然能够最大限度的掩饰血腥味,却怎么能瞒得过这些天地间的精灵?再说,往身上抹的草汁树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吸弓这些东西的源头。

        身上的痛痒的感觉翻江倒海;但楚阳的眉头都没皱一下,自从选择了这个姿势,从上午到下午到天黑,从来没有动过一下。

        因为他哪怕是眉毛动一动,就会触动松枝,就会发出响声。虽然声音很轻微,被发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依煞忍着。

        任何一点的疏忽他都不会给自己!哪怕是再难受!

        若是敌人就在这附近围着他一动不动的话,那么,楚阳宁可忍着这种比千刀万剐还要难受的酷刑一直到自己被活活的啃死,也绝不会出去落在敌人手里求一个痛快:自己无声无息的死,只要他们一天找不到自己的尸体,他们就会害怕一天,就会有顾忌。

        那么,铁云的鸟倩倩的楚阎王就能扮下去。

        天色终于黑了。

        投索声音时远时近,楚阳也从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直到现在,才开始在遍地的虫鸣蝉唱之中,慢慢的用灵力震动自己的伤口肌肉,将里面的虫子蚂蚁就这么用自己肌肉的蠕动驱赶出来!

        伤口有好多已经发黑,溃烂。

        剑灵努力的用自己的力量为他清理着,但却收效并不大。没有了灵药之力,他也无能为力。

        甚至,连剑灵都在奇怪,楚阳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就算是在剑灵的心理,楚阳能够忍住这样的折磨,也简直就是一个堪称九重天第一的奇迹!

        乌黑如墨。

        已经是二更天。

        楚阳终于轻轻动了一下手指,他的浑身保持着这一个姿势,已经麻木。他挨个的活动着十个手指,直到手指灵活自如,然后慢慢的活动手腕……依次而上……

        等到他浑身都细徽的活动了一遍,确保现在已经能够做出任何的动作而不会有任何凝滞的时候,竞然已经是三更天!

        然后他就像一条完会没有骨头的蛇一样,从矮松下面‘滑’了出来。然后他就无声无息的在地上滑动,滑近了那颗原本有黑衣人在上面监视的大松村,接近之后,他的浑身肌肉都似乎在一瞬间‘缠’了上去。

        然后就真的如同一条蛇一般无声无息地爬了上去。

        这棵村被那黑衣人选择上,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在方圆数十丈之内,这棵衬就是最高的存在。

        甚至连松针也没有触动任何一根,楚阳就上了松村枝机,然后继续攀登。这时,他的动作总算是放开了一些。

        登顶。

        楚阳极为小心的透过松针,四处打量,由近而远。远方,依稀传来某种属于人类才能发出的声音,某一个村木茂密的地方,偶尔会突然的闪出寒光,那是兵刃的折射……

        楚阳一一的记在心里。将他们的所在方位牢牢地记??!

        到了这时候,拨索的人基本也停止了,呆在原处不动,他们始终不是铁人。再说,晚上他们根本不懂才是最正确的:守株持兔,只要有动弹的,就一定是楚阎王!

        然后楚阳就慢慢的下了村,用一种极为轻灵的动作,慢慢地往里走。

        他并没有往外走,而是选择了冲进他们的包围圈里!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来,等到天亮,他们对自己包围圈里面就放松了警惕,他们只会往外围去寻找,而不会再寻找自己看守了一夜的地方。到那时候,在外围反而更加危险。再加上楚阳现在腿上受伤,根本不能使出会部实力,更是容易被追上。

        二来就儿……楚阳记得,在天外楼主峰,曾经有一个药园。乃是宗派所有,现在天外楼虽然成了空壳,但里面栽种的灵药却不能收拾得这么干净……

        总会有残留的。哪怕是最低级的草药!

        而楚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药力!迫切需要!现在的楚阳,哪怕是毒药之力,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交给剑灵,让剑灵从剧毒之中找出哪怕一分一毫的恢复药力来……

        想要过去主峰,这里,就是必经之路!

        除了这两个原因,楚阳心里还有一种想法:他还记得,当初自己获得九劫剑剑尖的时候,那种七阴寒气……

        在那下面,分明是有一眼寒泉!寒泉之中,就算没有灵药,自己让剑尖将那寒气全部吸收了,也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现在天外楼已经搬走,那里已经成了无主之物。楚阳取之,毫无心理压力!

        这一路往里走,真可说是步步惊心。每走一步都要探测数十个方位的反应,但,属于他的时间并不多。

        他必须在天亮之前进去!

        楚阳的眼睛,也变成了与黑夜一样的颜色。

        终于,绕过了两个……

        三个……

        更多的绕过去了……眼看成功就在眼前,楚阳却顿时停下了脚步,然后迅速的将身体贴在了一棵大村村身上……

        无声无息。

        就在他刚刚藏好的那一刹那,竟然有几个人从拐弯处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擦着楚阳藏身的松树,一个个两眼炯炯,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楚阳闭上眼睛,数着他们的步伐;三息之后,迅速的转出去。身子一闪一伏,已经进入了包围圈的正中心。背脊上,已经是一片冷汗!

        在包围圈中心,更加是?;姆?。楚阳努力地屏住呼吸,蛇行一段,蛰伏一段,然后又是蛇形一段……

        看着这里的情况,楚阳更加的把握不大:这里面,整个区域内的山石,尽数粉碎!甚至有些地方的草皮,也被不知用什么整个的铲了起来,能够挡住人的身体的地方,实在是寥寥可数。

        而楚阳要去的,就是正北方向,那里只有一个小小的凹坑。几片被铲起来的草皮砸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