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铁补天的等待

    第三百八十一章 铁补天的等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铁龙城怒不可遏……飞起一脚踢皮球一般将他踢得从地上飞了起来,落在地上正好肥厚的屁股朝下,又弹了两下。

        “你冤个屁!瞧你刚才得意的!他妈的,要不是你裤裆里还有俩玩意儿吊着,你龘他妈岂不是就要直接升上九重天了?!”铁龙城愤怒地道。

        武狂云欲哭无泪。这才想起来,铁龙城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而从这里来说,自己也的确是触犯了军法。

        但……我有啥法?那可是陛下亲自决定……

        武狂云冤枉极了。

        铁龙城何尝不知道他是冤枉的?有铁补天在,他武狂云敢说了算?能说了算?

        “大帅……”武狂云哭咧咧的道。

        “若是再犯,老夫抽出你一身肥油,点了天灯!”铁龙城拔出长剑,刷的一声猛地劈下。武狂云鬼哭神嚎一般的叶声中,一道剑光闪亮,骤然而落。

        绳索顿时断开。

        闪亮的剑锦擦着武狂云惊恐大睁的眼睛落了下去,居然把眼睫毛削下来了几根。冰凉的触感,让武狂云感觉自己直接就是在阎王殿前绕了一圈,忍不住又是怪叫一声。

        “滚!”铁龙城一直外面,霹雳一般一声大吼。

        武狂云利索的跳起来,抱头冲出帅帐,狼狈而逃。

        这一次送俘,非但一点奖赏也没得着,反而做了一个出气筒。真是……倒霉呀。

        铁龙城想了半晌,终于提起笔,又写了一封信,令副将找个可靠之人,送给铁补天。

        副将大感不解,道:“刚才武将军正好带回去,大帅何不……”

        “屁话!就那个一脑袋草的混账东西,怎么能带这等机密情报!”铁龙城余怒未消。

        副将缩了缩头,不说话了。

        “清楚御座过来,本帅跟他好好聊聊?!碧蕹侨绱说?。

        铁补天站在一个山峰顶上,极目远眺,衣袂临风,飘飘欲起;姿势潇洒除尘,神情却是沉重,甚至有些郁郁。

        不知道楚阳他,现在到了哪里?

        现在怎么样?他可还能支撑得???

        根本没有楚阳的消息,这让铁补天心中又是担忱,又是沉重,还有些安慰。

        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楚阳若是真的落在了第五轻柔的手里,第五轻柔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铁云士气的机会。必然会大肆宣扬!

        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就证明楚阳依然在顽强的斗争中,起码,还没有死,也没有落到第五轻柔手里!

        铁补天心急如焚,但却不能表现出来。而且,无计可施!除了在这里等,他根本不敢再有别的举动。

        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么了,总之这几天烦乱的很。吃喝都有些难以下咽;每天晚上做梦,也经常梦到楚阳浑身鲜血的站在自己床前,然后他就从梦中惊醒。

        铁补天轻轻的蹙着眉头,暗问自己:怎么了?你怎么了?

        不,不是的:楚御座对铁云劳苦功高,不可缺少。铁云不能少了楚御座,仅此而已。联只是担忱他的安危,并没有任何别的意思……

        绝对没有!是的,真的没有。

        铁补天一遍一遍的在自己心里说着。但心中却有另有一个念头冒上来:若是楚阳真的死在这一万多里的逃亡路上……该如何?

        一想起这个问题,突然心中一痛,感到一阵茫然;似乎……若是没有了楚御座,自己就没了信心?还是别的什么呢?

        不!不能!

        楚阳只是一个臣子而已!而且还是一个桀骜不驯的臣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铁补天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但却是心中越来越乱,越来越是茫然没有头绪……

        他就这么静静地负手站在山巅,竟然痴了一般,良久不动一动。山顶的云彩飘过来,又飘过去,从山下看去,铁补天的身子就如是在云雾之中神仙一般若隐若现。

        “陛下,您该下去了?!绷礁鲇白釉谒纳砗笙稚?,低声说道。

        “嗯,我再站一会,休息休息?!碧固煳⑿ψ?,道:“可有别的什么消息吗?”

        “没有。大赵自从覆灭了这五十万大军之后,其他的军队均在主战场未动,没有向这方面增兵的意思。而且,第五轻柔现在还没有到,应该还有一个月,第五轻柔才能到前线?;蛘?,他们也是在等第五轻柔的决断?!庇白拥?。

        “嗯,那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将现在的位置再推进一些?!碧固斓蜕牡?。

        “万万不可!”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阻止:“就到这里,我们已经冒了大险!若是再往前推进,一旦出事,我们退都退不回来!”

        “退也退不回来?”铁补天脑海中立即勾画出了一幅这里的战略地形图,深深地考虑了一会,才道:“不可能退不回来的!在这山谷之前一百里,就是三山回绕走廊,我们只需在中间的位置扎下营寨,那么,就算有变,我们也尽可以从容迂回。就算是千万大军,也吞不了我们!”

        “这里是绝对安全的!”铁扑天如此道:“你们放心!”

        放心……话是如此说,地形也的确是那样,但……我们能放心吗?

        “嗯,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消息吗?”铁补天静静的道。

        “没有?!庇白又┪愕牡?,他知道铁计天在等什么消息,但却实在是没有那方面的消息。金马骑士堂将消息锁得很紧,根本透露不出来。最近的消息,还是十天之前的。

        果然,铁补天犹豫了好久,张了张嘴,又闭上,然后又张张嘴才欲言又止的小声道:“那……没有楚御座的消息?”

        果然又来了。

        影子心中叹了口气。

        这几天里,每次向铁补天汇报消息,最后,铁补天总要有意无意地问一句。然后就是沉默。

        之前还能够很平常的问出来,但现在却是分明是患得患失,声音都小了很多。

        “没有?!庇白有闹性谔酒切值芏硕际峭踝呤?,在他们两人看来,就算是自己兄弟联手,想要在目标明确的情况下从大赵一路往回赶,面对金马骑士堂和整个大赵的围追堵截,也是实在是没有半点希望!

        这一路的凶险,实在走到了极处!想要平安回来,无疑是难如登天!

        楚阳很可能在某个山脚旮旯里已经尸体腐烂了吧?”……

        “哦……”铁补天悠悠的哦了一声,目光又转向那山间的重重云雾,低沉道:“你们下去吧我再在这里看看风景?!?br />
        看看风景……两人无语的对望一眼,无声无息的消失。

        “嗯,再推进一百里,也就到了极限……”铁补天看着绵延群山,出神的自言自语,声音低微,渺不可闻:“可是……这不到五百里的路,相比较起那一万三千里的步步惊心,却又是如何的微不足道啊……唉……”

        铁补天低声叹气,愁肠百折。

        从小长到这么大这一次,可说是他唯一的一次意气用事。而且还发生在战局如此紧张,动轨关系到两国兴亡的现在,连他自己对自己的决定也是感到大出意外,匪夷所思。

        但扪心自问,对自己这一次甘冒奇险却是毫不后悔!而且,恨不得再往前推进八千里……

        就算因此而亡……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我真是疯了!”铁补天喃喃的自责。

        山脚下,一小队人马正急匆匆的赶来,正是送俘的武狂云回来了这一路来回自己家的营寨,去的时候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回来时居然惶惶似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

        狼狈之极!

        铁补天忍不住笑了笑,暗道:“二叔肯定对我这一次肆意妄为非常生气,不过……我专门把武狂云送过去让他出气……看样子应该已经消了气了吧?应该是的?!?br />
        原来这却是铁补天有意的安排。

        若是武狂云大将军知道自己这一次送俘居然是被当做出气筒送过去的……估计会当场吐血三升,郁闷之极。

        “若是按照路程来算……楚阳从大赵出发逃出来……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天……铁补天看了看天色又加上:“又七个时辰。若是不受伤,以他的脚程,一路应该已经过了一万多里路了……”

        “就算他受伤,但只要不被抓也应该在距离大赵七千里之外。却是取中,就是八九千里左右那也就是说,还哼哼四千多里路。我迎出来五百里那就是还有三千多里路……”

        铁补天长长舒了一口气:“但这三千里,却是接近了战区。定然是前后夹击……更加凶险……楚阳,你可要挺得住啊……”

        铁补天在算计着,眉头紧皱。

        但他却不知道,楚阳固然是受了伤,但他的进度却还是要比铁补天的猜刻快了很多。因为这一路,楚阳几乎就是用一种直线的方式,穿插过来!

        没有任何的迂回绕路。若是从地图上标出楚阳前进的路线的话,定然会惊讶的发现,楚阳的路线,直接就是从中州到铁云笔直的一条直线!

        没有任何弯曲!

        就算是让一流的地理学家看到,也会觉得无限的匪夷所思!

        此刻,他已经挣扎着进入了接近天外楼的所在。

        但就是在这里,楚阳也遭遇到了自从从中州逃出来之后,最大的生死?;?!

        铁补天山顶站立的时候,楚阳也正在陷入最艰苦的一次突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