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悲催的白长天!

    第三百七十七章 悲催的白长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良久之后,这位本来镇定自若的一军之帅才突然暴怒的跳起来,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子,并愤怒到锥心泣血的大吼道:“武-狂-云!你这个让人忍无可忍的猪!老子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将你碎尸万段!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斥候到来的时候,已经与敌军只在两百里之内,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天半,铁定的战斗已经打响了!

        铁龙城头上气的烟雾腾腾,暴跳如雷。近乎于疯狂的将帅帐之内所有能够看得到的东西砸了一个稀巴烂。

        气喘吁吁,七窍生烟!

        铁龙城此时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再见到武狂云,自己绝对不会再理会什么‘阵前斩杀大将大不吉,之类的说法,铁定的要将那颗猪脑袋从那猪脖子上砍下来祭旗!

        “武狂云,老夫必杀你以正军法!”铁龙城咆哮一声,须髯戟张!

        众将噤若寒蝉……

        殊不知道,此时的武狂云大将军,也正在郁闷的要死要活。若是知道铁龙城此刻的状态,肯定会冤枉的一头撞死……,

        我有啥法?

        我是大将军,不假??衫献又皇敲迳系拇蠼?!

        真正的大权,早就被陛下录夺了。一切的将令,都是陛下乾纲独断,跟我有啥关系?老子为了劝谏磕头磕的前额都肿了,这个你们谁知道?

        “陛下,陛下……不行啊,不可啊……不可冒进啊?!蔽淇裨粕峋阆?,几乎要剖心以明志。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碧固炝成淙绫?,目光冷锐如剑,一意孤行。

        武狂云连番劝阻,却被铁补天狠狠心斥;最后,在私下里已经将这位大将军一路贬谪,这位名义上的大将军实际上现在已经成了火头兵……,

        铁补天也有自己的考虑。

        若是从长远战略来看,此时出兵,可以说是太仓促,太不考虑,对大局不利。

        而且舍弃了天险,主动出击,实在是有些愚蠢。一旦兵败,被敌人衔尾追击,很可能兵败如山倒,被敌人直接杀进铁云腹地!

        但,铁补天另有考虑。

        依靠天险防守,只是下策。最多只能保证不失,却永远都不会获得胜利。这一战已经事关整个铁云存亡,怎么还能保守?

        所有人都以为这里定然会凭险死守,但我偏偏要主动出击!这才是出其不意!

        白长天大军远道而来,现在还未赶到预期地点,连安营扎寨都来不及,直接一战就可以决胜负!

        虽然冒险,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不得不冒险的地步!

        更何鬼……还有一位至关重要的人物要从此路归来:楚御座。

        若是一具让白长天扎下营寨,阻断了归路,那么,楚御座在长途跋涉一万三千里之后,就会陷入到前有拦阻后有追兵的死地!百度贴吧傲世九重天吧文字首发

        无论如何都不行!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此时都只有出兵,而且,越快越好!

        “武狂云,你只需要战斗!去夺取胜利!”铁补天冷冷道:“我不管你这个大帅什么想法,但届时,你只需要服从命令!”

        “违抗将令者,斩!”

        武狂云欲哭无泪。

        他身为老军人,征战半生,岂能不知道此时出兵正走出其不意?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取胜!白长天虽然是一代名将,但却是百分之百的不会想到,天险的守军会直接出兵来战!

        毕竟,不仅仅是这几十年,大赵铁云数百年的战争,向来都是大赵想方设法的进攻,而铁云只是据险而守,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这些,在所有将军的思维之中,早已经形成了定势!

        或者,只是这一次战争,就能够击溃声名昭著的白虎将。

        仙……,哪怕是只有百分之一的战败可能,也不能让铁补天去冒险??!一旦出了事……可是整个铁云的全面溃败啊……

        正在行军之中的白虎将白长天也是满肚子纳闷。这一路,对方有天险存在,不需要多,几乎只需要不到一千人,就能够守的住这里。那怕是十万大军的进攻,同样是全无任何用处!

        相爷这一次为何要自己中途改变行程,专门往这里安插五十万大军?这不应该啊。无论是从战略上,还是从全局上,都不应该有这样的决定。

        在白长天的心里,这里最多只需要二十万大军做个样子,牵制住这里的敌人,然后主线战争取得胜利之后,接收这里就可以了。嗯要径攻,全无希望……

        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位楚阎王?

        哼,楚阎王虽然号称阎王,但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孤身一人万里奔逃,而且是被万里追杀到达这里!

        那他岂不是成了神仙了?

        “将军,再往前三百里,就是天裂关了。兄弟们一路长涂跋涉,人困马乏,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副将在他身边道。

        “嗯。马上就要到了,还休息什么?军人,怎么能没有半点韧性?那还是我的兵吗?!”白长天冷着脸斥责一句。

        “那……继续急行军?”副将脸上抽搐了一下。

        白长天缓缓点头,例行公事的道:“通知兄弟们加紧行军,只要到了指定地点,就可以安营扎寨,从此高枕无忧了??梢月址菹??!?br />
        平心而论,白长天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作为一名军人,最大的功劳莫过于攻城掠地,开疆扩土。如今,决定性的大战到来,自己却要到这里来猫着……大战的功劳什么都捞不到,实在是让人憋屈。

        白长天几乎是以为有什么人在相爷面前给自己上了眼药了。

        不过怎么说,想要在这里得到什么功劳,无疑是痴人说梦。攻打天裂关,绝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对方的地利实在是太变态,一片刀削一般的悬崖,而且是往里削的,整个关隘,在百丈之上,近乎垂直!

        走到关下,抬头绝对是什么都看不到的,活像是一个凹在里面的山洞一般。自古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通上去。而且,陡哨的让人想骂娘,等到爬上去,再好的体格几乎也就浑身没有了力气。对方只需要百十个人还是轮流防守,就能够毫不受伤的斩杀自己所有能够冲上去的将士。

        打

        怎么打?

        大

        简直是混账。大战当前,却让老子到这里来度假了……

        长

        所以这一路上,白长天虽然依然严格的要求军队,但那只是习惯而已,相比较起一向的睿智小心,此刻的他,无疑是放松了不止是一点半点。

        转过一道山弯路,前面的路总算宽敞了一些。

        白长天精神一振,正要下令加速前进;突然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由得皱眉沉思……

        随即,就感觉脚下的地皮微微的震颤起来。

        远方,无数的飞鸟被惊了起来,嘎嘎怪叫着满空乱飞,树林之中,无数的小动物受惊,四散奔逃。

        远方,正前方,条条的烟尘冲天而起,弥漫了整今天空!

        “敌袭!”先锋军尖锐的号角响起,伴随着惊恐到了极点的尖叫。

        白长天浑身一紧,立即作出反应:“大军原地停下,准备迎敌!”

        但一看现在所处的环境,顿时头皮发麻:两边都是山壁,自己的队伍就行走在这狭窄的山道之中,人困马乏,就算是后退,也没有路。只能自己相互倾轧。

        只能往前冲。

        但是现在,队伍几乎没有什么斗志锐气,对方又是明显的养精蓄锐而来,这一战可怎么打?

        号令发出,前方的队伍停下,但五十万大军同时行军,队形拉得极长;前方的虽然停下了,但后方的却还没有接到命令,好多士兵连续赶了几天的路,正是困乏到极点,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完全就凭着队列的支撑才能做到站着不倒。

        如今被后面的往前一拥,前面的顿时拥挤起来,慢慢的,在队列中间挤成了一个团。前胸贴后背,无比亲热。

        不明所以的叫骂声就响了起来。等到全军停下,已经乱成了一团。只有操着各地方言的叫骂声此起彼起……

        “***!眼瞎了吧?踩着爷爷了!”

        “草!你是谁爷爷?”

        “是你爷爷!”

        “噗!”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兄弟们上……”

        “打死这龟儿子,丢你老母!****板板!”

        一片混乱之中,白长天有些仓皇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将领,脸色煞白。从军三十年,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无力回天!

        一直以来的顺风顺水,一直以来将近数百年的惯例,让他和所有人都知道,天裂关的守军是绝对不会主动出击的……而且这一路走来,连敌人的斥候也没有发现半个,就可以知道对方依然是选择了固守。

        警惕性越来越低,却没想到就在这种要命的时候,却迎来了对方的致命一击!

        一片仓皇之中,对面的蹄声越来越近,对方非但没有放慢速度,反而更加的提升了速度,一片喊杀声震天般响起。

        对方分明就是想凭着一股锐利,如同雷霆暴怒一般,一举击溃自己的部队!

        一声爆裂的大吼,前方一杆军旗突然迎风飘扬着,猛然卷了出来!风声猎猎,吹动大旗,大旗之上,有一条金龙腾空翱翔,金龙之上,一朵白色云彩在疯狂扩张!

        “武狂云!”白长天睚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