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杀人可以,伤天害理不行!

    第三百七十二章 杀人可以,伤天害理不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再说,这一次纵然是只面对一个人,狮也是两国交战。

        但金马骑士堂本来应该是追杀主力,却在战争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才是他们最大的愤怒!

        若是他们早一些来,何至于牺牲这么多的兄弟却仍然让敌人逃走?所以他们最大的怨念,不是楚阎王,反而是金马骑士堂!

        随着景梦魂的这一句道歉,战场上的正在收集尸体的四百多名士兵突然齐声痛哭!兄弟们,你们死了,你们牺牲了,但对方也道歉了……

        虽然只是一句轻轻的对不起……

        景梦魂心情沉重,对这帮普通的士兵,感到无颜以对。匆匆带着金马骑士堂的高手们,尾随着大军远去的方向,全速追踪而去。

        金马骑士堂数百高手都觉得颜面无光,被一个小兵如此斥责,情何以堪?但……人家因为自己的事情死了这么多人,难道还不能有些怨憩?

        是咱们自己来晚了,又能怪的谁来?原本说好的就是对方扎下营寨阻挡,真正的搏杀擒拿走属于自己这些人的,现在可倒好,居煞打完了才来……

        楚阳一马当先,疯狂拍马,流星一般从地平面上掠过。但身后的大军紧追不舍,竟然越来越近。

        偏偏这条路一马平……”没有任何的岔路,更加没有路口,两边全是大山,连森林也没有。

        楚阳只觉得自己的大腿里侧也要被马鞍磨破了皮了……

        王腾龙的眼睛死死的追着前面的那一骑,不断的发布命令,这一路上,已经有接近一千人中途下马,凭着两条腿疯狂赶来。

        这并不是支持不住而是王腾龙的安排。对方只有一人一马,不能长久地跑下去。自己这边也要顾惜马力:先腾出一千匹空马,选择精锐力量追击,等到前面的一千人马力乏了,立即换上这一千匹马,不会有丝毫耽误而且,要比对方的长力多出一倍!

        这正是追击之法。

        按常理来说,数千人追杀一个人,这个人绝对没有半点侥幸。

        迟早是要被追上的。

        但看着前面的那一人一马,王腾龙却不敢说有半点有把握。谁知道这个智谋百出的楚阎王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子来?

        所以王腾龙半点也不敢大意。他只是一个劲的催促,一个劲的加快速度,务必要在这条直筒的山路上,将楚阎王擒获!

        一旦地形复杂,将会给楚阎王无穷无尽的施展手段或者隐形匿迹的空间,就不好办了。

        楚阳浑身汗出如雨身后的追兵只有不到五十丈了。他虽然脸上丝毫不动声色,但心中却也难免有些急躁。情知若是就这么追逐下去,恐怕自己还是最终难免死在这一万精锐手中。

        胯下骏马已经汗出如浆,鼻中呼呼的冒出白气,已经支撑不了多久。

        楚阳心中冷哼一声,却没有半点放弃的点念头。不过如此,不过如此而已。

        转过一个玩,楚阳突然眼前一亮,不远处,那茂密的葱翠竟然是如此的可爱!楚阳猛的在马背上抽了一鞭,身子微微前倾,随时准备着……

        这一刻,面对脱困的希望,楚阳心中如冰雪般冷静。

        随着楚阳转过来的一干人马同时大呼起来,他们都看到了面前那茂密的森林,和连绵的众山!

        “放箭!不惜一切代价!”

        王腾龙虽然还没有转过来,但听到这呼声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机立断的下令!

        这一路的追逐,速度快疾;放箭根本无效果,箭射出的同时,对方速度不减,早已经脱出射程,反而会随着自己的快速奔驰而伤到自己人。再者弓箭量并不多;只好放弃。

        但是现在却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现在放箭,并没有将这位楚阎王当场格杀的奢望!在王腾龙的设想中,只是为他添上几道伤痕就足够!为金马骑士堂后续的追捕增加几分把握。

        一声令下,万箭齐发。甚至有些军官连自己的兵器也扔了过来。

        一声长啸楚阳的身体从马背上急窜而起,在空中化作一团模糊的虚影,闪电般前冲而去。

        就在他的身子刚呀离开战马的这一刻,由于他猛然起身那强大的后座力使得骏马的速度猛然一窒,缓了一缓顿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铁刺猬,往前冲了几丈轰然倒下。

        但楚阳的身子已经借着这股力量,流星一般的进入了密林,只见茂密的树叶晃了几晃,就消失了他的身影。

        随即,轰轰轰的声音不断地响起,却是密林外围数十颗大树尽数的倾倒下来,便如泰山压顶,砸向追来的骑队。

        人喊马嘶之中,追得太急的数十匹马几乎躲闪不及,马上的骑士连滚带爬的横窜出去,在地上一连几个打滚,终于躲开,但战马却是没有这样好运,被当头压上,鲜血横飞。

        这数十颗大树每一棵都是有五六人合抱粗细,如今猛然倒下,将整个密林的入口遮的严严实实,人还是能进去的,但若是想骑着马进去,则是绝不可能了。

        楚阳终于松了一口气。就算有九劫剑的强力支撑,楚阳也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若是这片密林还不出现,自己恐怕真的难逃一劫了。

        强行撑着疲惫的身体,往密林深处一路而去。

        一边走,一边抓出来一壶生机泉水,仰头猛灌。足足灌下了一大壶水,才觉得喉头那种几乎要冒烟的感觉才有所减弱。

        王腾龙一挥手,骑队陆续停下。

        “发出消息,通知山对面的军队,让他们接手抓捕楚阎王?!蓖跆诹舻耐鲁隽艘豢诔て?。到了这种地步,自己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

        接下来就是密林之战,但自己的普通士兵若走进去了,在这等昏暗不见五指的原始密林之中,岂不是只有被屠戮的份儿?

        这些也就只有让高手来才能将这位楚阎王擒获吧……

        “将军,可不可以……”副将孙伏虎的喘息还未平息,这一路累得够呛,试探着提出了一个建议:“放火烧山,何如?”

        “放火烧山?”王腾龙眉毛一皱,抬起头感受着呼呼的风声,正是东南风,再看看这连绵的山脉几乎千万里都连按在一起,不由叹了曰气。

        这片山林松拍等满含油脂的树木太多,一旦起火,虽然是在初夏,但也恐怕是千万里火龙席卷,将这一片葱翠完会的化作灰烬!

        王腾龙犹豫了一会,慢慢道:“为一人而烧遍数十万亩山林,太过恶毒?!?br />
        他又叹了一口气,显然,心中很是矛盾。良久,才又道:“这片片山林,横亘千山万水,由此往北,三千里;由此往南,一千五百里:全是山林?!?br />
        “这些山林,都是在大赵境内啊……”王腾龙苦笑一声:“大赵,最少有三千万人,在靠着这连绵的山林吃饭。大火一起,就等于烧死了三千万大赵百姓!”

        “非不愿也,实不能也!”王腾龙有些惘怅的道。

        孙伏虎惭傀的低头。

        “大火若是真的起来,纵然楚阎王就在里面,但我们首要的,却也是救火,而不是放火!”王腾龙道:“这连绵的山持……已经有万年之久,岂能毁在我们手中?那样,你我岂不成为万古罪人?”

        “是属下鲁莽了?!北鸱⒉芽薜?。

        “不,你并不鲁莽;刚才,我也心动!”王腾龙深深吸了一口气:“放火烧山,实在是一劳永逸。但却不能,所以才接着说服你,来说服我自己?!?br />
        他深深地吸气,深深地叹气,如此反复,良久之后才无力地道:“莫要说这样的山林是在大赵,纵然是在铁云……我们也不能烧。这山林……实在是太过紧密……我们是军人,战场杀人可以,灭绝人性不行!伤天害理不行!”

        “是!末将谨遵大帅教诲?!北鸱⑿脑贸戏?。

        王腾龙率人又等了一会,景梦魂等人才终于旋风一般的来到。

        “楚阎王已经进入了这片山林?”景梦魂皱起眉头:“为何不追击?一

        这句话的口气很是生硬,让冈憋了一肚子火的王腾龙顿时皱起了眉头。

        “那是你们的事!”王腾龙不屑的回答,意味深长的看了景梦魂一眼,道:“景王座,我麾下兄弟们的伤亡,金马骑士堂要给说法的!”

        他顿了一顿,缓缓道:“这件事,就算是第五相爷,也要给个说法的?!?br />
        景梦魂一下子愣住,他能从这句话之中听出来,这位一向沉稳的王将军心中蕴藏的即将爆发的怒火,是那样的不可遏制。

        本就理亏的他,竟然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王腾龙冷哼一声,翻身上马,背脊在马背上挺直如标枪,脸色冷硬,缓缓丢下一句话,道:“我王腾龙,也不是你景王座能够质问的人物!我怎么做、追击不追击……更轮不到你过问!”

        说完了这句话,王腾龙手一挥:“撤!”

        大军跟在他身后,轰隆隆撤离,每一个经过景梦魂等人身边的将士,眼中的光芒都似乎要将景梦魂等人活活地吞下肚去。

        “你!”景梦魂身后一位武尊高手戟指怒喝,正要大骂出口,却被景梦魂一把按住,而那边已经有数百弓箭手已经同时利箭上弦,寒森森的箭头瞄准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