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来晚了的景梦魂

    第三百七十一章 来晚了的景梦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唯一杀死楚阎至的机会,实际上就是那片空阔地!

        以命搏命既然杀他不死,那么就只有借助地形才能发挥军队人多势众的威力。若是让他进入人群,自己也就丧失了这个优势。

        人是不少,足足有一万人!但,一旦混战开始,能够在同一时间发起进攻的,也就只有十几个人而已。这么点点人,如何能够奈何的了一位王级高手?

        所以,只要楚阎王进入人群,那就是龙回大?;⑷肷钌?!

        “打旗语,整肃队形!会军追杀!不计一切后果的追杀!”王腾龙迅速的调整了心态,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机会:追杀!

        一万人对一个人的追杀,能将他活生生的赶死!他再厉害,毕竟还是受了重伤,毕竟他不可能杀光一万精锐兵马!

        只要持续的消耗他,累也能累死!

        “是!”亲兵立即传令而去。

        “只留下少数人清点伤亡,其他人立即参与追杀,不得有误!”王腾龙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黯然的叹息一声,但却是毫不迟疑,斩钉截铁的立即下令。

        这时,王腾龙心中只有恨:金马骑士堂那些混蛋才是追捕楚阎王的主力,你们都死到了哪里去了?

        先前说好了我们只是辅助阻拦,但现在竟然直接让老子手下一些普通人来阻拦一位王座高手……简直混账之极!

        无疑,楚闻王的强悍在王腾龙的眼中,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王座高手!而且这位王座阶位还绝对不是很低的那一种。

        楚阳狂飙一般的足不点地的冲出去,金身上下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血人!眼前空阔处在望。

        身后的调兵遣将的声音也已经急促的响了起来。

        楚阳知道现在才是真正的到了叫劲的时刻:只要自己能逃过这一轮追击,才能说是真正的安全了。

        飞身而起,最后的一招鸟龙绞柱,将两个骑兵狠狠踹下战马,两脚一跨已经骑在战马上,猛地一提马缰,两腿一夹,健马长嘶一声,扭着脖子却是身不由主的箭矢一般奔驰而出!

        “放箭!”身后一声厉叱,楚阳冷哼一声,伏在马背全然不理!

        刷刷刷……

        身后箭矢的声音响起,楚阳猛的回身,长?;映梢煌判橛?,啪啪啪啪,箭矢标准的整齐落了一路,楚阳顺手抄过来一支箭矢,一回手猛的插在了马屁股上。

        健马吃痛,跑得更加快了!

        身后人喊马嘶,随即整齐的铁蹄声音轰隆隆的响起,铁流一般迅速形成队伍,在大路上拉成了黑色的洪流,风驰电掣的向着楚阳追来!

        楚阳在前面,一骑绝尘:在他身后不超过七八十丈的地方,就是滔涵洪流!

        整个队伍,居然拉成了数里路的飞驰队形。旌旗猎猎的发出凄厉的呼啸,在这初夏的天气里,数千人面目狰狞的疯狂打马,一阵冲天的戾气扬空而起,似乎要遮蔽了这晴朗的天空!

        但距离也终于拉开了一些,楚阳的心中,渐渐的定了定神,这才将身上的三节箭杆拔了出来,忍着疼痛,甩了出去。

        剑灵忍着肉痛,大量的药力赶紧输入,为他疗治伤口。蹄声急骤,楚阳亡命飞驰: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后怕不已。

        若非是九劫剑有了这吞噬生灵的力量,自已还真的可能闯不过来。刚才自己遭遇的这一股部队,无疑是一股精锐之军!其彪悍程度,让人匪夷所思。

        自己若非是赶得正巧,在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发动,想要撼动大军,绝对没有任何可能!就算是如此,自己也付出了惨重代价!

        在慌乱之中迎敌,竟然还能够有如此的战力,险些将自己这位九劫剑之主永远的留在这里,这股军队的可怕,可想而知。

        只是不知道,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谁?但不管是谁,都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以后战场上若是遇到,必须小心应对。

        景梦魂还在悬崖下面,四处拨寻。下到悬崖的途中,景梦魂也发现了楚阳下去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这让他信心大增:楚阎王,就在这里!

        所以下去之后的搜寻,也更加的仔细,细致。

        甚至,悬崖之下的那个小水潭,他也令人潜水下去查看了一番。一些闪动,更是概不当过!悬崖下定居的狗熊野狼之类的动物们,是倒了大霉,被赶得四处乱逃,狼狈万分。

        大家都是觉得胜利在望;一个个兴致勃勃,势要在这悬崖底下,完成诛杀楚阎王的大计!

        但,就在大家拨寻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远远的似乎有喊杀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还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数千人同时鼓噪,声音在这种空旷的山林之中传得极远。景梦魂一怔,站起身,盟起耳朵倾听着……馏:“什么动静?”

        虽然声音能传过来,但却是乱糟糟的一团,距离太远,根本听不清楚喊的是什么。

        “似乎是王腾龙的军队在哗变……”旁边一位宝马骑士皱着眉头,狐疑的道。

        这句话,让景梦魂很是无语:这附近就只有那一支军队,不是他还能是谁?至于说是哗变……景梦魂就恨不得在这说话的家伙的脑袋上猛拍一巴掌。

        王腾龙治军之严,天下闻名!任何一人的队伍都可能会哗变,景梦魂都不会觉得诧异。唯独王腾龙的军队,永远不会!更何况这是他的最精锐的亲兵?

        “既然不是哗变,那就肯定是……”景梦魂突然跳了起来:“不好!楚阎王已经冲出去了!我们快走!”

        那位宝马骑士一阵愕然,自己说的是哗变;这位景王座居然直接来了一句‘不是哗变’,居然还用了一句‘既然不是’……接着就说楚阎王逃了?

        这思维跳跃性实在是太大了。让这位宝马骑士瞪着眼睛想了一会居然没回味过来,为啥9

        但景梦魂已经发出号令,所有人经有最近的路途,攀上对面悬崖,然后风驰电掣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但,赶路到一半的时候,喊杀声已经远去。

        等来到现场,更是晚了三秋。整个峡谷,几乎成了鲜血的海洋。初夏正是万物生长最为茂盛的时候,但那蓬勃的绿色,也根本遮掩不住那片片的血腥。

        有不到五百名的军士,沉默的在尸体堆之中耐心的翻找着,找出同伴的尸休,残缺的手脚力争接回到原本的躯体上,风声呼啸,还有不少的圆滚滚的被砍落下来的头颅在风中滴溜溜的乱滚,带着长长的头发……

        景梦魂如遭雷击!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揪住一个士兵,大声吼道:“这是怎么回事?人呢?”

        被他抓住衣襟的士兵呼吸困难,却是歪着头不屑的看着他,慢慢的道:“老子就是人!”他顿了顿,道:“还有地上这些躺着的兄弟,也是人!”

        景梦魂无言,无力地松手,放下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士兵淡漠的看着他,眼中有隐隐的悲愤在逐渐的燃烧,不答反问:“你们就是金马骑士堂的人吧?”

        “”景梦魂面对着这愤怒燃烧着的双眸,竟然有些心虚,道:“是?!?br />
        “追杀楚阎王,本就是你们的事?!蹦鞘勘嗖业泥Я丝套?,似乎在笑却又实在笑不出来,道:“如今,我们与楚阎王血战一场,无数兄弟死得凄凄惨惨,你们却要来问一句……这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一下子挺直身躯,一只手猛的伸出,指着景梦魂的鼻子,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大吼道:“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景梦魂怔怔的瞪着眼睛,无言以对。

        “当我们浴血厮杀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当我们的兄弟一个个死在你们追杀的楚阎王手中的时候,你们在哪里?”那士兵怆然大笑:“大战结束……你们来了?问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景梦魂长叹一声,感觉自己无言以时。

        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不客气的说,景梦魂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十个。但现在面对着对方的责问,和愤怒的目光,这位九品王座竞然有些心虚。

        长叹一声,垂下头去,默默的问道:“伤亡如何?”

        “伤亡如何?你自己不会看嘛?”那名士兵伸手一指,暴吼一声。胸口起伏,声音也嘶哑了起来,一听‘伤亡’这两个宇,眼圈也顿时红了起来。

        “九百三十六名兄弟战死!无一伤者!”那名士兵声音低沉起来,眼泪簌簌终于流了下来,啪嗒啪嗒的滴在地上:“这个数字,你们有何感想?”

        景梦魂唯有叹息。

        然后他并起脚,向着战场上的尸骨很庄重很庄重的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兄弟们,我是景梦魂!对不起!我们晚来了一步!”

        突然间心中如同油煎。

        死了九百三十六,竟然没有任何伤者!这足以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这里所有的士兵都知道为何而来,都知道这件事的始末。王腾龙带兵,除了一些重大的战略决断,从来不会隐瞒什么。

        所以他们悲愤!

        死在楚阎王手里,士兵们并不觉得遗憾,也没有仇恨。因为他们本就是来杀楚阎王的,被对方杀了,也是理所应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