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算被坑苦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可算被坑苦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景梦魂和阴无天猛地瞪大了眼睛,使劲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如同见鬼一般的看着这堆玉屑,浑身的冷汗刷刷的小河一般冒了出来!

        这这这……这是相爷吗?

        相爷他不是不懂得武功吗?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紫玉??!坚硬程度是花岗岩的十倍以上的紫玉??!

        别的不说,就算是九品王座的景梦魂,想要一掌拍碎到第五轻柔现在做的这个程度,那也是绝对没有任何的可能的!

        而且,差的太远!

        难道相爷竟然是……绝世高手?皇级高手?

        面对第五轻柔蓬勃的怒气,景梦魂和阴无天两人都是一声也不敢吭,低着头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哼!”第五轻柔冷哼一声,长身而起,突然哈哈怒笑,咆哮道:“能将我第五轻柔当傻子耍,而且耍得这样彻底的,蔚公子!你还是开天辟地头一个!”

        他重重的喘着气,眼中神色如同紫电横空,来回扫射,锋芒锐利之极。当他的眼神扫射到景梦魂和阴无天的时候,两人甚至都有一种感觉:身上的肌肤,被这锋利的目光活生生的切割开了。

        良久,第五轻柔才收敛了身上的气势,缓缓坐了下来。

        “相爷”您…您没事吧?”景梦魂小心翼翼的道。

        “没事?!钡谖迩崛岢撩频牡?,旋即仰天长叹,道:“一个万年也遇不到一次的大好机会”就这么轻轻放过…,可惜呀!可惜呀!”

        “万年也难得遇到一次?”

        “这个君王座……那里是什么君王座…”第五轻柔手上青筋暴起,紧紧的抓住了椅子把手,冷哼道:“分明就是九劫剑剑主!”

        “???!”景梦魂和阴无天顿时如同耳朵边上响起了一个惊雷,骇然失色,连身子也摇晃了起来。

        “九”九”九劫剑主…,!”阴疟天结结巴巴的,只觉得头晕目眩。

        我滴个天哪,我居然和九劫剑主共同相处了那么长时间?而且还曾经被九劫剑主狠狠的骂了一顿……。

        一时间,阴无天突然怒气全消,甚至,内心深处隐隐的还有一些光荣:九劫剑主啊,妈妈啊,那可是九劫剑主啊…

        神秘到了极点,主宰整个九重天大陆的九劫剑主啊”呜呜”

        “什么九节莲藕!他是在寻找九劫剑!第三截!”第五轻柔的口水几乎喷在了阴无天的头上:“就在这、你这个笨蛋的眼皮底下,将九劫剑第三截拿走了!”

        第五轻柔的修养,可说是已经登峰造极;等闲不会失态,但今天,却是直接狰狞了起来。

        原因无他!

        九劫剑??!九劫剑主??!

        这可是关系到上三天九大主宰世家的命运的九劫剑主啊。

        在自己面前出现了,又消失了;而且,还带走了第三截九劫剑!

        “由此看来;那一天那位被你们带到藏宝库的所谓的夜家的公子哥儿…就是九劫剑主无疑!”第五轻柔急促的在房中踱着步子:“这件事,根本就是蔚公子与九劫剑主设的一个局!”

        景梦魂和阴无天面面相觑。

        “要不然相爷若是有门路,可以到中三天找蔚公子要一个说法……?!本懊位甏笞诺ㄗ?,小心翼翼的提议。

        “这是什么混账话?九劫剑出世,上三天本就是要改朝换代的;蔚公子巴不得上三天九大世家赶紧全都灭了,好让其他的家族比如他的家族能够上位,他怎么可能跟我说?再说…,蔚公子已经攀上了九劫剑主的大腿,只要九劫剑主不死,他早晚有一天会成功的,那蔚公子就是板上钉钉的上位了,他怎么会透露任何消息给我?你让我去问,岂不是左脸被人打了之后又将右脸凑了过去?这岂不是犯贱?!”

        第五轻柔咆哮道。

        景典魂赶紧的一缩脖子,啥也不说了。但第五轻柔这段话之中透露出的消息,也让景梦魂吃惊的心里砰砰乱跳。我的妈呀,原来相爷是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豪门的人……。

        这种认知,让景梦魂对第五轻柔更加敬畏了!

        第五轻柔又过了一会,情绪完全的平静下来。道:“过去了……罢了……?!?br />
        随即,第五轻柔抬起头,有些无力的看了景梦魂一眼,道:“你们先出去,等一会?!?br />
        景梦魂和阴无天两人赶紧诺诺连声的退了出去。

        第五轻柔闭上眼睛,努力的平复着内心的波澜,提起笔来,写了一封信,然后发了出去。

        又是沉静了一会之后,才站起身来,道:“你们进来吧?!鄙粢丫指戳艘幌虻牡糯尤?。

        九劫剑主这件事,对第五轻柔的冲击很大。但他毕竟是定力超然看,这会儿心情已经完全的恢复了平静。

        只是,第五轻柔不知道的是,有一件事他的思想走进了误区。

        别人不知道那位君王座到底是何人,但蔚公子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那就是楚阳!楚阎王!

        但蔚公子,却也不知道楚阳就是九劫剑主的!

        这件事,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唯一一个知道九劫剑主出现的就是第五轻柔,而第五轻柔却认为九劫剑主是蔚公子的朋友,又产生了如此一个美妙的误今…。

        这件事若是穷追不舍下去,楚阳的身份就要曝光了。就算不曝光,对蔚公子也已经不是秘密。

        但阴差阳错之下,重重地误会之中,这本应该已经是暴露的秘密却继续保持了下去……,而且这一次隐瞒了下去之后,第五轻柔从此视蔚公子为死仇,更加的为这桩秘密的暴露增加了一个死结……。

        景梦魂和阴无天两人急忙进入书房,第五轻柔慎重的道:“这一次大战起,你们金马骑士堂,要发挥的作用很大,你们两个必须要有所准备,这样……?!?br />
        而这时,楚阳已经在漫天大雨的遮掩之下,无声无息的接近了第五轻柔的承相府。

        瓢泼一般的雨幕之中,楚阳的身子如鬼魅一般,一身的黑衣,宛若一个有形无质的幽灵,在雨幕之中东飘西荡,全无半点重量。

        莓一片围墙,每一棵树,每一片飘落的树叶,甚至,每一滴雨水,都成了他的掩护。

        这一次秘密潜入,楚阳才真正知道了,第五轻柔的恭相府防卫有多么严密!就在距离丞相府数百丈的最外围,居然就有高手护卫,在严密的注视着每一个方向。

        每一个接近永相府的人,都是他们的监控对象!

        然后每前进十丈,都有高手护卫!而且,一圈一圈,错落有致。每一圈的外围那一圈,都是在注视着前一个防卫圈的死角之处!

        从上到下,从外到里,全方位的监控!

        若不是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楚阳想要在没有任何h察觉的情况下潜入第五轻柔的丞相府,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这场大雨一下,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就变成了可能。

        第五轻柔的永相府,那可是多少年都没有出过任何事故的绝对安全的地方!如今这场大雨一下,谁还愿意被雨淋???

        所以……。

        楚阳就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幽魂一般飘来荡去的接近了第五轻柔恭相府的围墙。自然,在他的意念之中,剑灵不断地提醒,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

        毕竟玩忽职守的人虽然不少,但恪尽职守的人却是更多的。

        “怎么上去?”楚阳看着高达五丈的围墙犯愁。

        以他的功力,自然是一跳就能跳过去了,但问题就在于……,这围墙,肯定有更多的高手在注视着这种方位。上去容易,不被人发觉确实很难。

        “只能冒险?!苯A橥楹玫?。

        “靠!”楚阳心里骂了一声,没办法了,只好铤而走险。

        身子如同一张薄纸,贴在了墙上,雨幕之中,楚阳的身子一动不动,却是直线上升,无声无息。

        啪啪的雨滴搭在地上身上,楚阳的头部已经出现在围墙上,但他随即将头贴在了围墙最顶端。

        身子随即上升,上升一点,就贴过去一点。

        此时看起来,他的浑身似乎没有半根骨头一般的柔软。就像一条蛇,蜿蜒上去,然后整个身子躺在了墙头。

        自始至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乍面悉悉索索,似乎有人正朝这边走来。

        楚阳浑身一紧,随即放松,平息静气。

        “这么下雨天,有谁敢来?闲的没事干了么?”其中一个人嘀嘀咕咕的道。

        “越是这种天气,越应该警惕。须知偷风不偷月,偷雨不偷雪;这可是夜行人的宝典!尤其是这么大的雨,正是夜行人出没的最好时机!”另一人呵斥道:“若是因为你我疏忽,导致出了大事…那咱们就算是有一万颗脑袋,也不够砍的?!?br />
        “是,是是……宁三哥,小弟受教了?!绷硪蝗嗣飨钥谄杏凶排ㄅǖ牟环?,两个人边走边说,一边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动静,浑然不觉的从楚阳躺着的围墙下面走了过去。

        楚阳一动不动,听着那两人冒着啪啪的雨滴的声音走远,才悄悄地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房屋。只要上了那边的房顶,才可说是真正的进入了丞相府。

        自己现在所在的,只是围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