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有所必为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有所必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多谢!多谢……”杜世情激动地巡等流下泪来。他一生就只有一个儿子,含辛茹苦的养大,却因为自己的原因,被第五轻柔抓了去训练成对付自己的工具……

        一个父亲,儿子却被洗脑洗的随时都会拿着刀杀了自己‘大义灭亲’……这是多么恐怖而伤心的事情?

        如今,虽然失去了记忆,但一切从头来过,有良好的身体基础在,根本就不成问题。而且这一次是连儿媳妇一起夺魂的,那就更加没有任何后顾之忱了……

        “说来也险,他们两个的修为都不错,而且,精神力都很高,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背裟艘话押顾?。

        夺魂大法的过程中,别的都很简单,就是第五轻柔的帝国主义根深蒂固,楚阳也是差点到了极限,才将他们的记忆清除成功。

        事后,是真的出了一声冷汗。

        跟杜世情商量了一会出走的路线,然后敲定了其中的一切细节,约定在什么地方会合,信号等等……

        然后楚阳就无声无息的高开了。

        只剩下最后一步!

        就是第五轻柔的军事情报!

        自重生以来,楚阳一直最顾忌的人物,就是第五轻柔,若非没有天大的必要,他实在不愿意与第五轻柔正面相对!

        就算他来到了大赵,就算已经与第五轻柔见了两次,但楚阳还是感觉到了?;?。第五轻柔那双似乎可以洞察一切的眸子,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够将自己看破!

        前世今生,楚阳都知道第五轻柔不会武功;但现在,他却是断然不信!

        第五轻柔的底子,谁都摸不透!这个人可以说一手欺骗了整今天下的人!

        若有选择,楚阳宁可独身闯皇宫,也绝不愿意去第五轻柔的承相瘁!

        但这一次,他却非去不可。

        铁云那边还没有准备好,集结地兵力,绝不超过一百万。但大赵这边却随时都能出动四百万!

        而且全都训练精良!最可怕的是,第五轻柔一直在培养第二梯队。第二梯队的人数,也要在数百万以上!更何况还有正在招募的新兵。

        一旦开战,如此巨大的悬殊比例,再加上一方准备充足,另一方仓促应战,这一战胜负不问可知。

        几乎从一开始就是一边倒的趋势!

        所以兵力配备,楚阳必须要搞到!面对百万大军,可以利用的一点,也就只有这个。

        仅有这个!

        所以这一次第五轻柔的承相府就算是龙潭虎穴,楚阳也必须要闯一闯!

        这或者就是男人的责任,固然有所不为,但一定有所必为!

        又是一天过去。

        夜晚,乌云密布,大风起。不多时,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大雨越下越大,慢慢的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瓢泼的雨幕。

        楚阳暗叫天助我也,身子从隐秘之处一跃而起,消失在茫茫雨幕之中。

        第五轻柔只睡了三个时辰就起床,独自坐在书房,并严命任何人不得打搅。

        檀木椅子就放在地图前面,第五轻柔一手支着下巴,独自看着这张地图!

        脑海中,整个地图的山川河岳,已经尽数装了进去。

        他一动不动的坐着,没有人知道,在他的脑海之中已经开始了惨烈的攻防战斗!每一城,每一地,每一山,每一河:自己每一将、每一队、每一帅……敌方兵力配备,敌方将领,甚至双方每一个将领的性格和用兵习惯,紧密的对照着……

        这一刻的第五轻柔,大脑之中就是一个极端复朵的高端计算机!

        甚至一些军方的计算机都不能计算到如此的周密!

        第五轻柔要在出征之前,将这一次的战争定论!这是属于第五轻柔的能力,普天之下,亘古至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如此的算无遗策!

        唯有,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静静的坐着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外面肆虐天地的大雨,似乎给他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灵唉……

        良久良久,他都没有任何动作。

        桌上的茶水早已经变得冰凉。

        “唉……”第五轻柔前思后想,想了一圈,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这一战,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大赵都是绝对没有失败的可能,但第五轻柔却总是觉得还不能算是尽善尽美。

        “铁补天……届时有可能会御驾亲征;对付铁补天……已经可以;铁龙城,这么多年下来,对他的习惯可说走了如指掌,虽然难对付,但顶多付出一些代价,就可以……但唯独是楚阎王……他会以什么姿态出现在战场上?”

        第五轻柔喃喃自语。

        与楚阎王暗中争斗这么久,第五轻柔对这个对手已经丝毫也不敢小觑!

        这个人,能文能武,该狠的时候狠辣到不可想象,该下手的时候也是毫不迟疑,但,到了放弃的时候却又会放弃的……点地不拖泥带水!MP

        他既擅长阴谋,也擅长诡计:这样的一个人,若是说他不懂得战阵厮杀,那是第五轻柔也不信的。

        若是楚阎王到了战场,还是带着他的补天阁,进行情报暗杀之类的活动的话,第五轻柔就一点也不担心了。

        因为这些东西虽然厉害,但却决定不了大战的整个局面。

        他担心的是……若是楚阎王也挂帅出征,那么,对自己这一边就将是巨大的压力!

        第五轻柔自信以一已之力可以压制住铁龙城和铁补天,但对付楚阎王却没有合适的人??!

        若是自己对付楚阎王,那么无形之中就放开了对铁龙城和铁补天的控制。自己这么多年的砰究就等于没有了用武之地……

        手下的几员大将虽煞也是战功赫赫,人人都是不世之才,但对上铁龙城和铁补天却还是差了一筹!

        这一场战争,虽然结局必然会很乐观,但第五轻柔知道,自己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铁龙城这位战无不胜的军神,铁补天这位运筹帷幄的帝王,楚阎王这位诡计迭出的怪才……

        这三个人的联合,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第五轻柔心中,最理想的时间是两年之后,那时候,自己必然已经会部准备完毕:自己跟草原狼的约定,以及对他们的培植才会起到最大作丹。

        但,铁云方面内线的巨大损失,让第五轻柔阵脚已乱;再加上中州城突如其来的几场大变故,导致自己与皇室完全反目:更是始料未及!

        接下来中州城的特大骚乱,更是让大赵的士气下降了不止一筹。中州,可是国都??!

        然后,最紧要的就儿……自从九劫剑第一截出世,第五轻柔就发现,天机在混淆。而且,隐隐煞有移转之像。

        昨夜,天地反复苍穹染血,更是让第五轻柔感觉到:刻不容缓!

        天像,在大多数人眼中,只是虚无飘渺。但第五轻柔知道,这里面,有着浩淼如海的知识。也的确是预示着什么……

        所以第五轻柔知道,若是自己不赶紧动手的话,很可能就会被翻盘!

        这种有九劫剑带来的天地变化,很难说不会影响大陆局势。

        但真到了制定战略计划的时候,第五轻柔却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成了变数:楚阎王!

        楚阎王的存在,就像一颗钉在心脏之内的钉子,不管怎么设计,他还是如同骨鲸在喉。让人难受的很!

        看看时间,天色已经擦黑了,不知不觉的坐了一下午。第五轻柔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这一下午,几乎想得脑袋疼,揉着太阳穴,走了出来。

        “相爷,景大人已经等候您多时了?!笔檀淤鞅?。

        “哦?让他进来?!钡谖迩崛岬?。

        “君王座消失了?”第五轻柔皱着眉头,道:“他不寻找九节莲藉了?”

        阴无天和景梦魂面面相觑。

        第五轻柔沉思着,他明明是来寻找九节莲藕的,为什么突然间走了?难道他找到了?不会啊……据阴无天的禀报,他应该没有找到才对……

        “你是说……你驾船被水蓦煞的冲了起来?在什么时候?哪一个时辰?”第五轻柔问道。

        “应该在……”阴无天沉恩着,谨慎回答:“不过,过了一会儿,就突然间天地异象了,晴空万里,电闪雷鸣……”

        第五轻柔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接着又变成了惨白,两眼直勾勾的,喃喃道:“你被冲了起来……接着天地异象,晴空万里,电闪雷鸣……然后君王座就消失了,也不找九节莲藕了……”

        “九节莲藕?!九节?九……”第五轻柔突然猛的身子一震,从椅子上直接跳了起来,额头上猛地冒出来一大片黄豆大小的汗珠,一张脸色,直接发了绿!

        “相爷,您怎么了?”景梦魂和阴无天被猛地吓了一跳。

        第五轻柔直着眼,直挺挺的坐回到了椅子上,脸色无比难看,深深的大口大口的吸着气,突然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几句话:“九节莲藕……九节莲藕……好一个九节莲藕!蔚公子呀蔚公子,你坑的我好!你坑的我好啊……”

        第五轻柔重重的一掌拍在身边的紫玉茶几上,啪的一声,整个紫玉茶几无声无息的突然塌了,散作了一堆晶亮的、粉碎的、玉屑!

        纯猝的玉屑,甚至,比粉尘还要细小细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