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谈昙的情缘

    第三百四十六章 谈昙的情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而孟超然和谈昙,还有那位谢丹凤附蜘,就在这样的时候,来到了沧澜战区。

        这一路走得颇为不容易,有谈昙和谢丹凤这两个人在,孟超然如此高超的定力,被他们闹的自杀的念头起来了好几次。

        谢丹凤也不知何故,她对这沧澜战区算是轻车熟路了,最起码外围是很熟的。一路上充当向导是没有半点问题。

        可这小丫头不知道咋想的,这一路上带着这师徒两人,似乎不往人多的地方走??嫉氖焙蚧鼓芘黾父鋈?,走到后来直接风沙莽莽了……

        对这种变化,孟超然乃是何等的人精?自然是多少有些了然的。

        这位谢小姐并非跟家里闹了很大的矛盾,只是小女孩的脾气上来了撒娇蛮横而已:本来出来之后三两天也就自己回去了。

        但……出来却碰见了谈昙!

        遇到这一位怪胎,谢丹凤大小姐有些黔驴技穷了。

        一开始打打闹闹,到后来两人并肩对敌,然后呢谈昙小盆友还是一位极度的大男子主义者。在谈昙心里:跟女孩子斗斗气,互不服输,这个是可以的!但一旦到了危险时刻,危及性命的关头,谈昙就会大吼一声:“女人!别添乱!滚一边去!”

        谈昙理所当然的认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男人若是不死绝了,女人就该躲在后面!

        谈昙的方式无疑是粗暴的,也是很没有礼貌的。但……母暴龙似地谢丹凤小姐,却偏偏就喜欢这一口。

        从小到大,谢丹凤小姐一向彪悍;司龄的小男孩,一个个无不被她打的鼻青脸肿,人仰马翻。从小到大一就是一位大姐大的存在。

        从来没有人将她当一个女孩子。甚至,就连她的父母,也只好哀叹:就只当养活了俩儿子吧。

        于是谢丹凤就一直这么风风火火的长大了。

        但不可否认的儿……女孩子都是需要被呵护的,需要被照顾的。纵然再彪悍的女子,也需要温情。

        但这份别的女孩子轻易就一生拥有的温柔呵护,谢大小姐却是从来没有享受过。

        虽然这事儿也怪她自己,毕竟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一脸温柔的去照顾一个女孩子换来的却是一顿嘎呀怪笑然后一顿拳打脚踢吧……

        但随着年龄大了,谢大小姐有时候也羡慕别的女孩子。但这时候的她,性格却已径成型了,在别人印象之中的形象也已经成型了。

        打个比方说吧:谢丹凤和一个相同年龄的男孩子一起受了伤,若是有人上前安慰的话,只会安慰那个男孩子。若是有人想要来安慰谢丹凤的话,旁边一定就会有人拦?。和鄄?,你干嘛?那可是谢丹凤啊……

        于是乎,这个人也走了。

        没有人知道,谢丹凤这个时候,其实是很需要人来安慰一下的……

        就在这时候,却突然遇到了谈昙这样的一个怪胎!忍不住就有些奇货可居了。

        谈昙喜欢自己,这一点,谢丹凤看得出来。但谈昙却决不会为了满足自己而委屈他自己!更加不会投其所好。但谢丹凤却也不放在心上。

        毕竟……女孩子是需要这种被人追求的感觉的。

        一般的女孩子长到了十六七岁,基本都已经为人母了;再那啥也定亲了……但谢丹凤却是至今无人敢于问津!

        非是不漂亮,而是不敢!

        基本那些适龄少年们听到谢丹凤的名字,一个个就会连腿都软了。

        据说曾经有一位世家公子,他父母说要去谢家求亲,结果这丫捏了根绳子绑到了房梁上,打了两个结,然后郑重其事的要求:谢家别的女孩哪个都行,其他世家的女孩子也都可以,哪怕丑一点也没关系,但若是谢丹凤的话……您儿子我今天就吊死在这里!

        可见谢丹凤威名是如何的昭著!

        但现在谢丹凤享受到了谈昙的追求:这让她很有些小满足,沾沾自喜。忍不住就想多享受一会,虽说这家伙根本不会追求女人,而且长得也难看了些……但毕意……蚊子腿也是肉啊。

        再怎么说姑奶奶也是有人追求了不是?

        到后来一路上与谈昙打赌赌斗,谢丹凤早已经囊空如洗。而谈昙却是衣衫鼓鼓,趾高气扬。

        当然谢丹凤也不服气啊,自然是想着赢回来的。

        再到后来,灵兽的战斗力强了,谈昙奋不顾身的死战,也不会让自己动手;这么连续数十次的挣扎在死亡边缘,连孟超然都有些胆战心惊了,谢丹凤心中岂能没有感触?

        所以谢大小姐现在心里就在想:虽然这家伙不懂风情,但以老娘这脾气,是再也不需要男人懂什么风情……

        虽然长得丑了些,但……他震惊的样子还是很有些看头的,嗯,震惊的时候起码也是翩翩美少年。

        所以谢丹凤的心,就有些活动了。

        有时候,竟然也能脸红红了。这种现象若是被她哥哥谢丹琼看见,定然会震赞的七荤八素!

        但谢丹凤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也知道了,谈昙和孟超然根本不属于任何家族就是两个散人。这样的人……家族怎么会同意?

        说句不好听的,实在嫁不出去的话,就算是嫁给大家族的猪狗,也不会同意谢丹凤嫁给谈昙!

        这一点,谢大小姐还是心里有数的。

        所以她就有意识的引领着两人,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僻。说什么也不能跟谢氏家族的人碰头!

        对于这个女孩儿的心思,孟超然当然是一清二楚。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反正是来历练的,到那里不是历练?若是能不耽误历练还能给徒弟找个媳妇……这是两会其美的美事啊。

        所以孟超然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住其自然。

        现在,这两人正在开始最新一次的比拼!而赌注,就是谢丹凤刚刚获得的一颗四级灵兽内核。

        但局面还是一边倒。谈昙这段时间来的进步几乎就是一日千里!不管是身法步法刀法剑法灵力,谢丹凤都落入了全面的下风。

        打了没有半刻钟,谢丹凤就被谈昙掀翻在地,拧住两条胳膊骑在了背上,兴高采烈的吆喝:“服不服?!、。

        不知为什么,这一次被他坐在自己屁股上谢丹凤忽然全身都软了,噗的一声支起抗争的上身就砸在了地面上,浑身软绵绵的叫:“你先放开我?!?br />
        谈昙没有察觉这小妞的口气变化,依然在凶神恶煞一般的喘着气,横眉怒目:“说!服不服?”

        “先放我起来!”谢丹凤有些急了,被人骑在身下,身子越来越软,而且,心里似乎也泛起了春潮,下腹处似乎也不大得孙……

        “不行!”谈昙怒道:“你想耍赖?!你先说明白这次这个内核,是你输了吧?”

        谢丹凤挣了挣,感受着那强烈的摩擦,和那强烈的男性气息,天知道不知为啥今天这么敏感,谢丹凤几乎连眼波也朦胧了,呻吟一般的道:“你说是你悔……就是你的呗,你……你这坏人,快放我起来啊……”

        说话的声音,甚至有些撒娇的味道了。

        这种声音一出来连谢丹凤自己也是有些不可想象:这过……这是我说的话么?真真是肉麻死了……

        但谈昙啥也没听出来,依然是任你妾意如绵,哥自郎心似铁:“不行!你得先认输!不认输想耍赖?哼哼……”

        他的眉毛一立,腾出一只手在身后那圆圆的翘屁股上啪啪的打了两下,只打的臀波一阵波浪起伏的荡漾,得意洋洋的道:“别以为我不敢打你哼……”说着又轻轻地打了一下,以此证明,自己是‘敢’的,而且是非常敢!

        咳咳,众所周知,有时候女孩子的身体是比较敏感的……额咳咳,这一次谢丹凤大小姐也是劫数啊,偏偏就遇见了那啥敏感的时候又遇到了谈昙这个命中魔星……

        这两下屁股一打,反应更是剧烈。

        谢丹凤突然涌上来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自己身体里有什么神秘的东西突然势不可挡的涌出来,涌出来……身子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剧烈的颤抖了几下,然后又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突然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少顷,又羞又气又是没脸见人居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谈昙顿时慌了。

        急忙放开她的手,从她身上下来:两手连搓呐呐的道:“你你你……你怎么哭了……你你……你别哭啊……、……你你……哎哎吧……真是哎啊……”

        谢丹凤更加觉得自己羞不可抑,索性趴在地上放声大哭。

        “这是咋了?这咋了……”谈昙手足无措,实在不知道这位大小姐是怎么了?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前两天才刚打一架来着,怎么今天就……

        见这愣头鸟居然还不上来安慰一下,谢丹凤继续讲结的大哭。

        谈昙终于慢腾腾的走上前来,俯下身来……

        谢丹凤终于心中有点安慰:这混蛋,总算过来了哼。

        却听到谈昙正要扶自己起来的时候,却神来之笔的抽了抽鼻子,然后又耸动了一下鼻子,大头乱摇,这里闻闻那里嗅嗅,狐疑的抓着头皮,道:“什么味儿呵……很奇怪的说,有些像是……”

        谢丹凤一愣,突然间红晕满脸,大羞!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儿,眼看谈昙嗅来嗅去就要嗅到了紧要位置,突然猛的跳了起来,狠狠地在这家伙肚子上蹬了一脚。

        这一脚力量大极!

        话昙猝不及防之下,怪叫一声,登时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