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剑刃归位!

    第三百四十三章 剑刃归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丹田之中,剑尖与剑锦同时鼓噪起来!一个鬼头鬼脑的不断钻出来窥探,一个就在楚阳的丹田里面翻跟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楚阳轻轻走过去,向着那一截断剑伸出了手。

        手刚刚伸出去,这截断剑就自动的跳了起来,落在了他的手心中。光芒闪了两闪,似乎是在向楚阳问好,又似乎在快活的眨了眨眼。

        然后就消失不见!

        就在楚阳的手掌心,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如雪花遇到高温融化。

        而楚阻的丹田之中,已经是翻江倒海。

        新来的这一节与剑尖和剑锋一副久别重逢的样子,那种欢欣之意,楚阳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

        竟然足足的折腾了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的融进丹田,与剑安、剑锋连成一体!

        楚阳的丹田中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然后慢慢减弱。等到完会消失的时候,已经变得三节一体,毫无缝隙!

        九劫剑之剑刃!

        单论剑体,一前一后,君臣佐使。

        前半部分,为锋;后半部分,为刃!

        剑尖、剑锋、剑刃,都是主杀伐之用!这三样凑在一起,杀伤力最大的三个部分,就已经凑齐!

        “剑刃,剑身组成部分后半段。是剑身上相对来说最脆弱的部位,也是最容易折断的部位。常用来攻击的方式是削、撩、提、封、持……技巧为主,力量为辅……”

        楚阳的意识之中,剑灵悠悠长吟。

        楚阳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不明白,头脑之中突然感觉一阵迷惘:下一刻,突然头重脚轻,脑海中发出一阵尖锐的刺痛,久久不息;楚阳的整个头颅,就如同要裂开一般!忍不住双手抱头,仰天狂嘶!

        一道气流从他口中发出,将头上水流激的翻翻荡漾。

        “痛……要忍??!这是九劫剑认主最困难的时刻,也是最艰难的时候。因为你收起来的这前三段,主杀伐!从今天起,整个九重天,将杀伐不断!”

        剑灵悠悠的道:“而九劫剑也将从今日起,遍历人间腥风血雨,剑下亡魂将永不超生,剑平也不会再流出一滴血!”

        “换句话说,九劫剑从今日起,将增加一个功能,也算是九劫剑修补自身的手段,也算是对剑主的福利!那就是……吞噬生灵之力!”

        “这是恶魔的力量!也是世间轮回的尽头……”

        剑灵的声音嘎然而止;但楚阳却也终于知道了这阵疼痛的来历!他紧紧的咬住牙,冷冷哼了一声,从牙缝里道:“难道这世间,还有什么苦楚是我楚阳受不了的?真正笑话!”

        说着,他狰狞的仰天大吼一声:“来吧!看看是你疼死我,还是我征服你!哈哈哈……”

        脑海之中的疼痛一波接着一波,犹如大海浪潮,无止无休,一浪更比一浪高:浑身的血肉似乎在同一时间被人割下,浑身的经脉似乎也在同时间破碎;偏偏那痛感神经却如是被人为的放大了百倍!

        这样的痛苦,比世上任何的刑罚都要残酷!都要难熬!

        但楚阳自从吼出那一句之后,竟然就再也没有出过半点声音!他死死的忍??;额头上太阳穴几乎跳跃的要飞出来,两只眼睛,也似乎要瞪了出来!连眼角处,皮肤也是慢慢撕裂,流出点点鲜血……

        楚阳紧紧攥成拳头的手,指甲已经深深地掐进了肉里。他浑身颤抖,但却是死活也再也不叫一声。

        就算是活活的疼死!我楚阳,也不屑于叫出声!

        死……老子不是没经历过!九劫剑,你算什么!你再牛逼,你也只是一柄剑!你也只能认老子为主!老子能输给了你?!笑话!

        楚阳心中在狂吼着。

        疼痛越来越激烈。但楚阳却是强忍着,晕过去可以没有知觉;或者说减轻一些。这一点并没有规定!但楚阳却是发了狠:老子就是要清醒着熬过去!

        死都要清醒着死!

        无数次,到了崩溃的边缘,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楚阳就在心里大吼一声:楚阳!挺??!轻舞在等你!

        轻舞说过,她比剑好看!

        她比任何剑都好看!比九劫剑更好看!

        想起前世那个红衣飘飘一脸幽怨的曼妙身影,楚阳心中刹那间就痛得翻江倒海!这种心灵的痛苦,竟然一时间压过了九劫剑的附体考验。

        想起今生那个幼小纤弱的红衣人影,不知此刻她正在遭受什么样的折磨,楚阳就心中酸涩难耐!

        我只要挺过去!我就能救她!我必须要救她!

        轻舞……等我!

        这种剧烈的疼痛竟然持续了将近一刻钟,楚阳浑身的疼出的汗水,到了后来竟然带着丝丝艳红的鲜血之色!

        煞后,这剧烈的疼痛骤然而止!

        来的时候如山崩地裂,但去的时候也是干脆无比!前一刻山呼海啸,下一刻整个海面已经凝结成冰!

        冰冻海底!

        楚阳甚至还未回过神来,便觉得如同有一道雪亮的闪电,直直的楔进了自己的脑海!一片浓郁的白雾,就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蓦然出现,呼啸盘旋,随即……二十八个浑身血红的大字,带着无边的戾气和无穷无尽的杀机,如闪电骤然击破云雾,从浓郁的白雾之中一闪而出!

        二十八个字,在自己脑海之中慢慢的展现,回旋。血红耀眼,每一个字,都如是一片幽冥血海,如恶魔的眼睛,一闪一闪!

        “一刃横天万世秋。

        此路黄泉通九幽:

        斩断红尘多情客。

        锋芒到处一切休!”

        这四句剑诀,也是同样的杀气冲天!楚阳闭上眼睛,感觉着自身的损耗,长长吐出口气。

        剑灵已经开始忙碌运用海量的灵药之力,为楚阳修补身上的伤患!一边修计,也是一边心中暗叹!

        多少年了,在经历这一关的时候;有的九劫剑主痛晕了过去,有的痛苦翻滚:有的嘶声大吼,有的甚至痛的失去理智将自己的手指头都咬断了一根。

        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这样的面对的!一直清醒着,一声不吭,就这么瞪着眼睛硬熬过来?

        更何况,这一次的痛苦强度可是比前八次要强出了几倍??!

        这个家伙可真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良久之后,楚阳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五指缓缓合拢,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双目之中隐含着深邃的冰冷杀机,喝道:“出来!”

        一声令下,一柄长剑自发的出现在他的手中剑柄等部分虚幻:但剑尖剑锋剑刃却是实实在在!

        森森杀气,就这么张扬狂放毫无顾忌的肆虐而出!

        这股杀气一出来,原本四周还存在一些没干净的小鱼小虾小蛇的,都顿时作鸟兽散,狼狈而逃!

        这股杀气,竟然宛若实质!对生灵充满了实质的威慑!

        九劫剑,剑身银白,透露着肃杀之气。轻轻一挥,银白色的光芒闪过,楚阳清晰的看到面前的水流被一分为二!

        竟然隔了一下才又回复了过来!

        楚阳不由心头大震,这一挥,自己并没有用力!但却清清楚楚的,就如同是戈破了一张纸一般,将和……切断!切开!

        这太不可思议了!

        抽刀断水……这一向是一个传说,用以形容刀剑之利!

        用上功力,直接一刀将水分成两半,任何一位高手都能够做得到!但一点都不用力,却让水流出现断裂的情况则只有传说之中才能有这样的情况!

        起码,九重天大陆文字记载之中只是记载的传说,并没有记载实物!

        但现在这样的神物,却分明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

        九劫剑!

        看着现在九劫剑的神妙之处,楚阳怅然叹了一口气。这才是九劫剑!那么,自己前世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前世的自己,究竟是九劫剑主?还是九劫剑奴?或者,连剑奴都算不上的……不入流?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楚阳的目光凝注在九劫剑身。

        剑身依然银亮,肃杀;但却在楚阳的目光凝注上来之后,这种银亮的光芒渐渐的变得柔和。那种不可一世的杀气,似乎也在渐渐的收敛。

        就如是一个盖世魔王遇到了自己的天命之主!那种从灵魂到肉体都是彻底的服从。

        楚阳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终于,他感到九劫剑似乎在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剑身在微微的颤鸣,似乎一个小家伙在可怜兮兮的向自己的主人露出讨好的表情动作。

        然后,剑尖小心翼翼的滑出来,轻轻在楚阳手上抚摸了一下,又急忙收回去。继续小心翼翼的讨好。

        楚阳冷眼不动。

        剑尖就弯曲了几下,清晰地露出委屈的样子……

        剑锋也滑落下来,同样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接着缩回去。

        楚阳依然不动。

        随即,就是剑刃,良久之后,才慢腾腾的过来,在楚阳手上抚摸了一下。

        楚阳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是冷锐,隐隐露出一股戾气,淡淡地在意念之中道:“你若不服从我,我宁可不要剑刃!”

        “没什么大不了的!”楚阳一年之中传出的消息很淡,但却很坚决。

        只要你说一声不,立即舍弃!

        纵然是亘古之宝,但我说舍弃,就舍弃!如弃敝履!

        剑尖和剑锋都愤怒的叫了起来,似乎在向着剑刃愤怒地叫喊,催促,指责!终于,剑刃,完全展开,柔柔的在楚阳手上贴了贴,讨好的翘了起来。

        楚阳神色略见和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