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战云密布

    第三百三十八章 战云密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咬着牙,阴无天死死的看着君王座肚皮上那一道狰狞的刀疤,心中疯狂咒骂:麻痹的当年你这个对手怎么就不能多使那么一点点劲开了你的膛??;留下你这么一个祸害现在气死我……

        “请便!,,咬着牙憋出来俩字,阴无天转过头去。

        “自然是要请便的,难道你还命令我不成?”君清扬大笑一声,纵身跃起,就如一条大白鱼,落进了水里。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阴无天仰天怒吼。总算将憋的快要爆炸的胸膛平息了少许。

        “走!”阴无天怒声下令。

        “这位……官人……这,天已经黑了,这荷花湖的水下淤泥可是凶险得紧,那位官人自己下去……咱们还是等等吧?!币桓鲇婷袂由慕ㄒ榈?。

        “管他去死!”阴无天狂怒的道:“淹死了正好!走走走!都走都走!”塞出来几锭银子,撵鸭子一般将人群都轰走了。

        然后他就自己气冲冲地回到帐篷里,端起酒坛子自己咕都嘟喝了半坛,吼道:“谁也不准往水边去!听到了什么动静就当没听见!明白吗!”

        四周的属下人人都是一头雾水,但王座大人正在气头上,谁敢去触这个霉头?明智的选择了不问,湖边的暗哨也撤了出来。

        反正这荷花湖还在控制中,出不了什么大乱子。其实太多人对于监视这荷花湖心中很有些不解……

        果然,过了一会,湖边水面上,君清扬王座哗啦一声冒了出来,嘶哑的吼道:“来几个人哪!”

        阴无天听到了,冷笑一声低低的说了一声:“去***!”不理。

        君王座又叫:“他妈的,人都死光了吗?”

        还是没有动静。

        “人哪?草!人哪?”君王座大怒了扯起嗓子叫了起来。阴无天只是不理。

        哗啦一声,君王座再次没进水里。

        阴无天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再次下令:再躲远一点。

        又过了一会,君王座又是哗啦一声冒了出来:“来几个人啊,你们这些王八蛋!草!都死到哪里去啦?!”

        他又叫嚣了一会根本没人理他。愤怒的大骂一阵,然后哗啦一声,又沉进了湖里。

        楚阳沉下荷花湖的时候,第五轻柔正在召开了他的生平之中最重要的一次军事会议!

        相府之中,jing卫森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中间,一座大厅之中。

        猛将如云,谋士如雨。济济一堂!

        整个大赵帝国,所有的灵魂人物都集中在这里!

        这段时间里大赵事情不断,除了压制无极国的几大军团之外,其他的高级将领,都被第五轻柔召了回来。

        人人心中都有一种清晰的预感:这是相爷再将所有的力量收拢,形成一个拳头!但当这个拳头再次打出去的时候,就是决定天下的时刻!

        所以这一次第五轻柔征召,大家几乎就如是闻到了腥味的猫一般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来得早的已经在相府大门口来回的踱步一个多时辰了……

        最远的一位,接到消息之后立即快马加鞭连夜往回赶,一路累死了两匹马,到了之后发现还早了一个时辰。

        一进来,第五轻柔沉肃的脸色,就给大家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今日召集大家说点儿事情?!钡谖迩崛崆昧饲米烂妫骸岸甲掳?。别都傻站着!”

        大家一阵讪笑,纷纷坐了下来。

        韩布楚坐在最前面墙跟前,手一拉众人正对面,刷的一声落下一张硕大的地图!正中间那铁云两个字,让这些久经战阵的将军们一个个双眼顿时一亮浑身发冷!

        第五轻柔青袍飘飘,走到地图前面。深邃的眼神挨个的看过去,淡淡地道:“今日召集诸君前来……乃是要让你们去拼命!”

        众人呼吸一窒眼神不由自主的炽热起来。

        “诸位!我们翘首以盼的日子,就要来到了!”第五轻柔猛然侧身回头,用手一指这地图上,铁云国的千万河山,喝道:“诸君之中,谁能够第一个杀进铁云腹地?!”

        轰的一声,整个大厅的气氛完全点燃了!

        虽然没有一个人有所动作,但此刻大厅之中的沸腾战意,已经足以焚烧整今天下!

        “诸君,谁能够第一个,将我大赵的王旗,插在铁云城的城头?!”第五轻柔沉声道。

        “谁能够为我取下铁龙城的首级?!”

        “谁能够为我斩杀楚阎王?!”

        “谁能够将铁补天五花大绑的押解到我面前?!”

        第五轻柔上来一连串的问话,几乎将这些军中骁将的战意催生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人人都紧紧的攥着拳头,呼哧呼哧沉重喘气!

        眼中发出野兽一般凶狠兴垩奋嗜血的光芒!

        “这一战,将决定整个九重天大陆的命运!”第五轻柔声音庄严肃穆:“这一战,将会永远载进九重天的历史,虽万年而不朽!”

        “这一战,诸位的名字,与诸位的丰功伟绩,会永远的流传于九重天大陆,成为传奇!”

        “这一战,便是问鼎天下!”

        “这一战,就是决定这苍穹世道,谁主沉??!”

        第五轻柔淡淡的声音,却如同是有着直达人内心深处的一种深层次的蛊惑,彻底的激起了男人好战的热血!

        “相爷!请下令吧!”一个虬髯将军忍不住高声吼道。

        “相爷,请下令吧!”群情激沸,大家都鼓噪起来。

        “好!”第五轻柔眼神睥睨,环顾一周,沉沉的宣布:“这一战,老夫将亲临战场,主掌三军!”

        轰!

        大家都是振奋的叫了起来。相爷亲自出战?

        刹那间,跟随着第五轻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情景历历划过眼前。这位一代传奇军师,一位盖世名将,终于,要亲自出手!

        “下官在!”一个四五十岁的官员站起身来。

        “即日起,抽调各州各府已经囤积起来的粮草,立即运往西北!越多越好,不得有误!”

        “是!”

        “战马草料,不需要我说了吧?”

        “是!一切皆已准备妥当?!?br />
        “好!”第五轻柔森然道:“这一战,至关紧要,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那整个大赵就是万劫不复!不管是谁,只要有一点疏漏,立斩不饶!”

        “是!”

        “大赵九大马场所有已经驯服的战马,连同其骑兵,即日起,往北进发!记住,我说的是……所有!”

        “是!”

        “金大人!”第五轻柔看向另一人。

        “下官在!”

        “兵器储备,尽数拿出来!竭尽全力,优先用最好兵器充实西北战区!”

        “是!”

        “叶大人!”

        “下官在!”

        “即日起,征召整个大赵帝国所有的医者,军中效命!抗令不从者,杀无赦!灭九族!”

        “是!”这位叶大人脸上顿时冒出了冷汗。

        “有问题?”第五轻柔森严的看着他的脸色。

        “不!没有问题!”叶大人一个激灵,感受着周围如狼似虎的眼睛看在自己身上,差点吓出小便来。

        “吴大人!”

        “下官在!”

        “户部钱粮,包括国家金库,银库,各地储备库,同时开放!”

        “是!”

        “这一战,不可能一蹴而就!很有可能,旷日持久;传我命令,从即日起,整个大赵帝国赋税,即时上调一倍!以作此战之用!此战之后,可免赋税三年!”

        “是!”

        “新丁抓紧时间训练,作为后续部队,随时准备开拔!”

        接下来,第五轻柔又连续不断的发布着命令,所有的战前准备工作,一条条从他口中说出来,事无巨细,详尽至极。

        只是根据第五轻柔的命令去做,甚至根本不用全部做到位,就能将这一场大战所需要的东西全部准备妥当!

        ‘打仗,就是打钱!”第五轻柔轻轻道:“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是钱!没有钱,就打不了仗!所以……银子,一定要准备充足到极点!景王座,金马骑士堂的库存,也要全部拿出来!”

        景梦魂急忙答应:“是!”

        “后方统筹工作,统统交给韩布楚,和程云鹤!”第五轻柔掏出一块玉牌,举在手中:“此玉,乃是我贴身信物!玉在如我在!若是有任何人敢于阳奉阴违,不尽心竭力的办事,你们两个可随时杀之!事后,不需要禀报!”

        “是!”韩布楚和程云鹤两个人站起身来,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接过这代表着目前来说大赵最高权力的玉牌。

        “不楚,云鹤;须知,“后方的安定,才是前方战胜敌人的根本条件!”第五轻柔慎重的、严肃的道:“所以……,后方绝不可有任何混乱!明白么?”

        “相爷放心!我二人肝脑涂地,也断不敢辜负相爷的信任!,,

        “很好。不楚和军方诸将留下,其他人现在就可以出去筹备了!”第五轻柔挥了挥手。

        “是?!敝谌艘捕贾?,接下来谈论的,才是真正的秘密!哪怕是泄露一点,也足以影响着战争胜负。

        对于这样的事,谁都没有多余的好奇心。

        知道的越少越好!

        “景梦魂!”

        “在!”

        “通知天外楼李劲松,立即开始行动!”

        “是!”

        景梦魂立即答应。

        “现在李劲松虽然起不了什么大作用,但从某一种程度上,也能搅乱一下铁补天的视线?!钡谖迩崛岬溃骸盎褂?,立即发书,就以我的名义,召集大赵护国门派参战!”

        “是!”

        “另外,杜世情的家人,该起到的作用,也到时候了?!钡谖迩崛岬牡?。

        “???!”景梦魂一直在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顿时一张脸变成了苦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