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三十七章 第五在行动

    第三百三十七章 第五在行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想了好久了?!币跷尢旌吡艘簧?,神色越见萧瑟:“这件事……我想要做!”

        “闭嘴!”景梦魂严厉地道:“你不要命了!你知道程云鹤是谁吗?杀他?你怎么说得出。!”

        “我哥哥的腿,跟程云鹤这老贼脱不了关系!,,阴无天狠狠的咬牙。

        “你疯了!那个夜公子分明是奸细!”景梦魂怒道:“他说的话你也信?,,

        “夜公子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却不代表,他的见识也是假的?!币跷尢旌吡艘簧溃骸案绺绲纳?,我们曾经研究过多次,最后一致认定,这是一种奇特的功夫,直接损伤经脉。而且,尖锐?!?br />
        “但夜公子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无形剑气!”阴无天道:“这绝对不假!”

        “就算不假,那跟程云鹤有什么关系。他就是一个文弱书生!”景梦魂真的慌了。若是不能打消阴无天现在这念头,若是真的被他将程云鹤杀了……

        那可就完蛋了!

        以第五轻柔对程云鹤的看重,岂能容阴无天杀死程云鹤?

        “只有他有机会!,,阴无天无动于衷:“纵然不是他干的,他也必然是知情的?!彼难壑新冻龀鸷薜墓饷ⅲ骸拔腋绺绲耐?,难道就白白残废了不成!,,

        “老四!”景梦魂严厉低沉的喝了一声,随即低沉的道:“将这件事烂在心里……”

        这句话一说,阴无天登时知道,景梦魂恐怕心中也是有怀疑的。

        “烂在心里……”阴无天嘿嘿一声冷笑,目中冷光闪动,低不可闻的道:“可……,那是我的亲哥哥啊……我一奶同胞的亲哥哥啊……我们血脉相过……”

        景梦魂一时无言。愣愣的看着阴无天,两人怔怔的对视,却都不说话了。帐篷里登时一片死寂。

        第五轻柔回到相府,在第一时间里就写了一封信,然后拍了拍手,从他身后的墙壁上一阵扭曲,蠕动,似乎是有活物一教……

        半晌,一个诡异的苏子从里面分离了开来,却是一个类似于飞鸟的影子,虚幻之极。

        第五轻柔将那封信卷了起来,双手一搓,变成了一个小圆球,塞进了那虚幻的鸟儿的口中。

        那只虚幻的鸟儿随即就开始往后退,接触到那面墙壁的时候,突然空间又起了一阵扭曲的涟漪,然后慢慢的回复。

        刹那间,那只奇特舟鸟儿就消失不见。

        第五轻柔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眼中锋锐的光芒闪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之后,他一拍手,道:“召韩布楚,程云鹤,以及八大战区的将军,和军部户部吏部大员等等,所有人员,在明日下午之前,必须全部赶到我这里!”

        第五轻柔声音之中,有一种决定一切的决断之意!森冷酷寒!

        “是?!笔榉客庖簧鹩?。

        第五轻柔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缓缓踱步;良久,才在窗前站定,自言自语的道:“那就先覆了这天下也罢!”

        然后他就转过身,手指一弹,对面墙上刷的一声,落下一张大大的地图!

        这张地图上下宽有三丈,但左右长却有接近十丈!

        上面的地势鲜明,详尽至极。

        在中间的地方,有两个字,被第五轻柔用红颜色标了一下:铁云!

        这竟是铁云全国的地图。

        “阴谋诡计只是小道;就算有用,但也用处不大。真正的决定性的力量,还是在战场之上!”第五轻柔喃喃道:“若是九路出击……”

        他的目光,落在了铁云与大赵的边境,双方战斗厮杀已经有数百年的地方!那一块地域!

        在地图上,只是手指头粗细,横亘面不超过一个胳膊长的一块;但这里,这数百年来已经埋葬了数千万优秀军人的性命!

        两个国家你打过来,我打过去,奋战不休!

        这里,就是一片战场。其中包括数十座高山,数百城池,峡谷,大型的战??!而且也是幅员辽阔,跨度很长。这边打得喊杀震天,相邻的大山那边都不一定能够听得见。

        至于隔得更远的地方,当然更加听不到。

        历年战争,都是相同的战法:在这一面故布疑兵,然后从另一面出击,然后对方迎战,兵力胶着,大家互相调兵遣将增得……

        这片地域是不小,而且,远远超出一般的战场的范畴,若是大型会战的话,足可以摆出十几个能够容纳百万人厮杀的大战场。但,不客气的说,历代名将几乎都已经将这里的地形都装进了脑子里面!

        有些细致的,甚至每一座山头有什么特异之处,都记得明明白白。

        但纵然如此,还是不断有人中埋伏,不断有人丧命,不断有人被害……

        这里,被铁云和大赵两个国家成为:战魂之地!

        数千万将士埋骨之处,不叫做战魂,还真的没有别的特殊称谓可以命名了。

        “楚阎王,阴谋心机只是小道,战场争雄,才见真功夫!”第五轻柔深邃的目光看着这里,喃喃道:“楚阎王,铁补天,铁龙城!且让我们就在这里,决定天下谁属吧!”

        楚阳现在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剑尊五品的进化!他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势,躺在草丛里,看着星空。

        现在已经快要天亮了。若是自己下水的话,恐怕到折腾出动静来的时候,会是青天白日的上午。

        那样动静可就太大了。

        所以他想要将这个时间留到晚上。那就需要下午下水,等找到,基本接近晚上。战斗,从那么深的水下反映到水面,也需要一段时间……

        正好晚上!

        自己会有整整一天的空闲时间。

        楚阳漫无意识的想着,师父和谈昙,不知道现在在中三天怎么样?轻舞收到了自己送的那些礼物,会不会很开心?会笑么?

        自己的那几个兄弟,回去之后现在又在干什么?顾独行走否已经将那东西送给了顾妙龄?自己为他杀了两个人会不会有烦扰?

        纪墨和罗克敌应该已经在沧澜战区了吧……,会不会有危险?

        想来想去,突然脑海中升起一个清晰的人影:乌倩倩!一双幽怨的眼神正看着自己。楚阳吓了一跳;急忙摇了摇头;却又有一个人盯着自己:铁补天!

        这位铁云的皇帝陛下,正在看着自己,目光柔和,但却存着深深的期望。

        然后第五轻柔的脸就出现了。

        楚阳闭上眼睛,无奈的苦笑一声。自己重生以来,经过的事情可真的算是多姿多彩。这么长的时间,几乎就可以说没有停止过哪怕是半天的忙碌!

        除了公事,就是私事,然后每一天还要抽大量的时间练功,每一天都要让自己的肉体达到再突破几个极嗯……

        时间一点点过去,早晨,楚阳与景梦魂和阴无天坐在一起,很是融洽的吃了一顿早餐,大家谈笑风生。

        不过景梦魂和阴无天一看就是脸色很萎靡,明显这几天都没睡好的样子。不如楚御座精神饱满。

        中午,阴无天找来了几个渔民,让他们下水去踩藕,摸上来了不少。但却连超过七节的都没有。

        楚阳一边看一边叹气。

        下羊吃完饭,喝了点酒,景梦魂就接到通知,匆匆的回相府去了。

        阴无天醉晕晕的又找了人来,换了个地方继续开工,还是一无所蕊

        楚御座又是一阵摇头叹气。

        他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阴无天看着他的样子就忍不住气的后脑勺冒烟。再说了,本来阴四王座这几天就是流年不利,再天天看着这个从骨子里冒着让人厌恶的期待洗的‘君清扬王座大人”一肚皮的不爽简直要把肚子撑破……,

        “大赵……,大赵……,号称富甲天下的大赵也不过如此!”君清扬王座又开始说怪话了;阴无天几乎要掩面而走。

        “而且这还是富甲大赵的中州啧啧……”君清扬的声音本就怪异,如今刻意的这么阴阳怪气,更是让人浑身毛骨悚然之极。

        “号称人杰地灵啧啧……”……”君清扬继续:……,居然连块藕都找不出来……”

        阴无天脸色黑的就像铁块,木然地站着不动。

        “看来这一大片荷huā湖也只能养鱼了……”君清扬王座抑扬顿挫的叹息。

        “非是我们大赵没有,实在是……这踩藕可是个技术活?!币跷尢烊套牌?,闷闷的道:“咱么会武功的都不会蜘……”

        “啧啧……难道还得让本王座亲自下去不成?,,君清扬斜着眼。

        若不是第五相爷有交代,我一脚就将这个混蛋踹下湖去!阴无天眼中冒着火huā,冷冷道:“若是君王座有这样的雅兴,在下不敢阻拦?!?br />
        “嘿嘿……看来也只好亲自下水啦?!本逖锿踝炝松焱?,活动了活动腰,就开始脱衣服。

        “下吧下吧,下去淹死你、憋死你、被水草缠住你、死在下面烂在里面得了!,,阴无天心中恶毒的祈祷着,嘴上却关切的道:“君兄,难道你真要下去?”

        “君兄?哈哈…………,君清扬光着膀子怪异的摆了个造型,露出从胸口到肚子上一道醒目的伤疤,蜿蜒在他身上,如同一条巨大的蜈蚣,怪笑道:“阴四王座,这‘君兄,这两个字,可不是你能叫的。本座虽然身份低微,可是你,嘿嘿嘎嘎,你听说过竹子么?”

        阴无天几乎一口气上不来就憋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