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又一次突破

    第三百三十六章 又一次突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蔚公子很放心的走了。他相信,有了自己这番介绍,就算是这位君清扬得罪了第五轻柔,但只要不暴露他的真正身份,第五轻柔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容忍。

        以后所有的事情,都只有楚阳自己来完成!而自己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楚御座肚子里到底是一种什么主意。

        但蔚公子心中却很笃定:一直到现在,自己和楚阳都可以说是彼此在还彼此的人情。截止到现在,基本是人情了了,各不相欠。

        若是他能活着,若是他能战胜第五轻柔,他迟早会来中三天,或者上三天,到那时,为敌为友,都要看情势变化。

        若为敌,有这样的对手,也很有趣。若为友……应该也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但若是他不能战胜第五轻柔,那肯定就被第五轻柔杀了。那么……,对于一个死人,自己更加不需要操心什么!

        所以他走得很轻松很潇洒。

        第五轻柔也回去了。他极力邀请这位君清扬去相府住下,但对方却是执意不肯。只好安排景梦魂等人留意。更找了不少的渔民,帮忙寻找九节莲藕……

        荷花湖的人群渐渐散去,笛绝的人死里逃生,更是走得飞快。

        但暗影之中,却留下了太多的人!

        金马骑士堂的高手,几乎都在这里集中了。第五轻柔严令:重点就是这荷花湖!此地曲终人散之后,务必要看紧!

        所以景梦魂和阴无天都在注意着这个方面。

        而楚御座在搬空了人家的大本营之后,就在相隔了一天的现在,与这两位仁兄再次接触。但却已经是相逢对面应不识。

        景梦魂和阴无天的情绪都不高;招呼了一下,见楚阳也是情绪不高,三个人也就各自寻思自己的了。

        景梦魂在想着:如何才能找出那位夜公子?如何才能弥补损失?还有,杜世情的妻子儿女都失踪了,自己还没敢向第五轻柔说,应该如何处理?”

        阴无天想的也是这些,只是他的心中却要多想了一层:导致我哥哥残废的,会不会是程云鹤?

        会不会?若真的是……自己该如何?

        自己该如何取证?

        而楚阳想的却是:妈的,第五轻柔的人将这荷花湖都封锁了,而我下去找九劫剑第三截,必须要与那怪**手,水面难免会有动静,怎么办?

        就算找到以后,如何脱身?

        一切目标都完成的时候,差不多自己也该暴露了。到时候从大赵前去铁云,万里迢迢,自己如何安全回去?

        第五轻柔现在应该在筹划动兵了,这一战,究竟会是如何走向?

        楚阳心中也是一团乱麻。他找了一个僻静处,两手枕在脑后,就这么躺在了草丛里。嘴里衔着一根嫩绿的芦苇管,上下翻腾,眼神却充满了思索地看着星空。

        久久不动。

        就在今天下午,他感觉到自己的瓶颈又有了松动,湖心的九劫剑的召唤,也越来越是清晰……

        一切,都只是因为一男一女的一句话!

        蔚公子,君麓麓!

        君麓麓临走之时,那抚琴一曲的傲然;让楚阳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种境界:身临绝顶,高处不胜寒!

        那就是一种另一个境界的高手寂寞!

        别人听琴音,听的是那种王者登基加冕的辉煌无限;而楚阳听到的,却是王者扫平天下之后,环顾宇内无敌手的那种寂寥!

        不得不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无奈!

        开国帝王,都是属于战争的!

        君麓麓或者这一生并不能达到武道的巍峰,但她在音律上,却已经是登峰造极。就是在她登临绝顶的那一瞬间,她发出来的那种纪墨,才是最动人!

        楚阳放飞了她的心愿。

        蔚公子解开了她的心结!

        所以她在一夜之间凤凰涅巢,冬茧化蝶!

        那就是一种突破!而且是一种极致的突破!

        而楚阳,就是在那一刻隐隐约约的把握到了一点这种突破的心境。

        还有一句话就是蔚公子最后所说的。

        “八荒六合君为尊,万水千山我是王!谁敢不服?!”

        这句话之中的豪迈霸气,让楚阳心驰神往!是的。就是这种霸气;让楚阳心里油然一动,似乎是把握到了什么。

        学武的人,一般脾气都不会太好。尤其是江湖人。

        一来,武者本来就要比一般人辛苦得多;付出也要多很多,才能取得这些成就。若是将一个武者一生的汗水累积在一起的话,绝对可以够好多人同时洗澡!

        那么,既然如此,我付出了,我是强者;你没付出,你是弱者;那我干嘛要对你容忍?就因为你的不努力吗?这算什么道理。

        再者,在九重天大陆武学心法上,基本都有这样一条:锐意而取,一往无前!

        也就是说,武者,无论面对什么困难,都不能退缩。

        这句话虽然说的是心境;但却有绝大部分人日常生活也是如此。因此,所谓的江湖,才成了一个争强斗狠之地。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身为武者,尤其是高级武者,却有一种东西绝对不能少!那就是霸气!极致的自信!

        而这一点,在蔚公子身上毕露无遗!

        这种,任天下英雄在我面前,我自一拳摧之的气魄,让楚阳震动不已!这才是强者的风范!

        楚阳的心湖突然就颤动了起来,精神境界,也随之震动;然后……不知不觉的感觉自己浑身气涌如潮,一波一波的不可遏制!

        意识空间中,剑灵一阵鼓动,庞大的药力汹涌澎湃的涌了出去。

        楚阳平躺着的身体突然慢慢地舒展。他的姿势全无改变,但此时的他,若是别人看到的话,定然会很羡慕他的舒适。

        而且,他的身子没有重量一般的浮起来。他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浓郁的生灵之气,在他身下的青草,一支一支都挺直了草叶,他的整个人似乎就漂浮在柔嫩的小草枝叶顶端,竟然没有压下去半点弯曲!

        经脉之中的药力长鲸吸水一般进入丹田,丹田的九劫剑吞吐一翻,化作精纯的力量,再次发出,带着一种奇特的螺旋的力量,长江大河一般的灵力犹如万马奔腾,向着瓶颈发起冲击。

        轰!

        轰!

        不断的冲击,让楚阳的身体一阵阵微微颤动,但他现在却已经是全无感觉。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灵台神智。

        对外来一切都是不闻不问。

        整个荷花湖上空的灵气突然在无形之中聚集,然后狂冲而下。在他的身体上空形成一个小型的小旋风,然后从他身体的毛孔口鼻之中急冲而进!

        夜色依然幽静。

        阴无天和景梦魂相对叹气,愁眉不展。两个人都有一种感觉:想要再找出那位‘夜公子”恐怕是难如登天了。

        再说了,就算找出来,又能怎么样呢?以人家能够媲美蔚公子的神功,自己两人就算是上去拼命,那又能如何?

        除非是在一个特定的不能逃走的环境,然后金马骑士堂所有高手集体不顾性命的死拼,用人多势众的优势,活活的堆死他!这样才能杀死他,而且还要付出沉重到完全无法负担的巨大代价。除此之外,以金马骑士堂的力量对付这种超级高手,直接没戏!

        毕竟,金马骑士堂是很强,但也只是一个协助王佐之路的世俗势力而已。对付一般的部队,那当然是摧枯拉朽,但对付超级高手……那就真不够看!

        两人坐拥愁城,对坐无言。突然,景梦魂眉梢一挑:“什么动静?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气???”

        阴无天耳朵扑簌簌的抖了抖,不以为然的道:“是那位君王座在练功面已。而且接近突破了?!?br />
        景梦魂侧着耳朵,停了一会,感受着上空的灵气密度和漩涡情况,良久,展颜一笑道:“所谓中三天王座,不过如此?!?br />
        “一般般而已?!币跷尢觳恍嫉暮吡艘簧?。

        他们先入为主,认定对方是高级王座;如今,对方的这种声势,却只是达到了低级王座的水平,自然觉得不怎么样。

        但他们却不知道,练功的这个人真垩实的水平只有四品剑尊而已!相比起他们所认为的低级王座,还要低了好几级!

        若是他们知道对方竟然以低级剑尊的修为练功却引出了王座的空间波动的话,恐怕就不是不屑,而是强烈的震撼了……

        一阵微弱的波动,随即空间之中似乎有无形的波纹颤动了一下,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过去。

        “突破了?!币跷尢於溆制梭亩读思赶?,很是有些百无聊赖。

        “也不知道这家伙困在这瓶颈多少年了……居然在这时候突破了,正好向我们示威?!本懊位曜旖且黄?,道:“但他却没想到,这次示威却能暴露他的真垩实的草包水平?!?br />
        “哈……”阴无天干笑一声。纯粹为了应付景梦魂这个不是笑话的笑话。

        “你这几天好像有心事?”景梦魂皱起眉头,看着自己的拜弟。从对方的神态之中,明显的感觉到不对劲。

        “没什么?!币跷尢煲醭脸恋乃伎甲攀裁?,良久,才突然低声地道:“大哥,你说……,我要是杀了程云鹤……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景梦魂骇然大惊,下意识的急忙往左右看了看,低声呵斥道:“你在说什么屁话!你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