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阴差阳错

    第三百三十三章 阴差阳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连蔚公子也认不出的身法功法剑法……是什么功夫?第五轻柔简直有些不敢想象了。但他察言观色,却分明就感觉到,蔚公子说的是真话!

        这才让第五轻柔纳闷起来。难道……这些都是真的?可是这怎么可能?

        蔚公子当然说的是真话,要骗第五轻柔,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是他想起那一天的战斗,才给了他这个灵感。

        “此人功力远逊于我,但却仗着一身奇妙的功夫,与我平分耿色。只是略处下风?!蔽倒映脸恋牡?。

        第五轻柔皱着眉头,思索着。

        “然后他就走了?!蔽倒咏崧?。

        第五轻柔被他气得直瞪眼,说了半天等于没说?

        “我问过他的身份,他只是笑,却没有说?!蔽倒拥溃骸安还?,我认为他不是中三天的人,也不是上三天的人!”

        这又是一句实话。

        第五轻柔点点头,心道这才像话;若是中三天或者上三天的人,自己和蔚公子不可能不知道。

        “我一直有一个猜测,不知道准不准?!蔽倒恿成林?,压低了声音。第五轻柔不自居的跟着紧张了起来。

        “什么?”

        “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九劫剑主呢?”蔚公子皱着眉头,看着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八九不离十!

        没有来历,功法都认不出来,功力低得多却能逼平蔚公子……

        除了九劫剑主之外,恐怕没有别人!想要找出第二个可能都很困难啊。

        但……,若真的是九劫剑主,这件事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古老相传,九劫剑主出现上三天九大豪门更换!而九劫剑主总要将老一辈的九大豪门打压下去,才能扶植起新的豪门执行新的规则。

        若是这么算的话,他偷取自己的药算,会不会就是打压自己家族的开始呢?

        第五轻柔皱着眉头,来回踱步;仰脸向天一脸的思索之色,喃喃地道:“若真的是九劫剑主……他盗取药库……嗯……这件事情……貌似有些离奇啊?!?br />
        “额?”蔚公子诧异道:“你也认为是九劫剑主?”心道,不能吧?我说什么你就信了?

        “根据你的描述……应该就是?!钡谖迩崛崛聪氲蒙盍艘徊?,道:“剑法身法功法,都让人认不出来,功力低微,却能力拼颠峰高手;而且……第一次出手的对象,就是九大豪门!,,

        第五轻柔沉重的叹了口气,默默地道:“蔚兄若真的是九劫剑主……那这一次,麻烦可就真的大了!”

        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道:“整个上三人……都要改朝换代啊。你难道想不到……这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吗?”

        蔚公子眨了眨眼睛,道:“我知道,九劫剑主是要改变现有的格局的。但你也不要忘记了;这一届的九大豪门虽然是上一届九劫剑主建立的,但万年的积累,有很大的程度就是为了对付这一届九劫剑主的颠覆!说起翻起巨浪……貌似还不能够!”

        “现在九劫剑出世天下只是震动了两次!两次而已?!钡谖迩崛嵯匀挥胨墓鄣憬厝徊煌骸拔倒怼沤俳V髯钌倩褂衅叽纬沙せ亍皇堑玫搅说诙?,就能与你平分秋色……”

        “的确不凡?!蔽倒拥溃骸安还?,我也只是猜测。

        不排除这个可能,不一定就真的是九劫剑主!若是你找错了人……可别来怪我?!?br />
        心道,***的就去找九劫剑主去吧!跟老子啥关系……你们打个两败俱亡才好呢!蔚公子心里很得意,心道,楚阳,我他妈这下可对得起你了吧?别说老子不讲义气……

        殊不知,这家伙一番云山雾罩的假话却将楚御座真正的底子给翻了出来……

        第五轻柔深深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你只是猜测,但你这个猜测却给我敲响了警钟!此事……不可不防!”

        一旦知道了可能是九劫剑主,第五轻柔心中立即就不生气了,相反的还有些惶恐,忧虑。

        第一反应就是将此事赶紧回馈。

        “蔚兄,今日多谢了?!钡谖迩崛岬?。第五轻柔感觉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自己一直以来,将楚阎王和铁补天看作最大的对手,实在是眼光太狭隘,心胸太不开阔了。

        统一下三天,焉能比得上号令整个九重天?

        自己真正的对手,应该是那万年一出的九劫剑主才是。

        这一刻,第五轻柔的思想如同凤凰在这刹那间涅巢!

        不管这下三天的王朝争霸如何,但自己下一步,就是超脱这里,与九劫剑主,一决雌雄!

        当然,下三天的千秋霸业,自己也要完成。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心愿!就当做是与九劫剑主一战之前的前哨战了。

        “嗯,不客气?!蔽倒雍芷婀?。有些不知道这家伙为啥谢自己?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好不好?

        第五轻柔微微一笑,正要离去,却又停住,问道:“蔚兄,今日白天我尚在船上聆听仙音,为何今天晚上却反而不让我上船?此事,我很疑惑啊?!?br />
        蔚公子一声冷笑道:“这只怪你来的不是时候!”说到这里,又想起了自己的悲催事件,咬牙切齿的道:“本座一直没有放开心洁,但近日终于想通了,正准备喝点酒,你就来了。打搅了我高涨的兴致,你还想上船?做梦!”

        “喝酒的高涨兴致?”第五轻柔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难道我不能与你对饮一杯?”

        “草!”蔚公子怒不可遏:“女人如酒,懂吗?”

        第五轻柔顿时明白,禁不住脸上一热,干咳两声,道:“既然如此……蔚兄你且好好的品酒……在下就告辞了……”

        心中释然,原来这家伙是在正要入港的时候被我叫了出来,打断了某事,怪不得一副吃了春药的样子……色鬼!

        蔚公子哼了一声,斜眼看天。不理不睬。

        第五轻柔转身而去。

        看着第五轻柔走远,蔚公子才哼了一声,一个翻身飞掠,大鹰一般直接上船,然后轻车熟路的、鬼鬼祟祟的来到一间房子门前,咳嗽了一声,定了定神,然后轻轻敲门。

        吱呀一声,门开了。

        蔚公子顿时喜笑颜开,迈步就往里走去。

        突然面前一张冷冰冰的俏脸拦住了他:“你来做什么?”

        蔚公子一怔,吃吃的道:“我……我这个我……喝……喝那个酒?!?br />
        “什么酒???”君麓麓怒道,气冲冲的。

        “这……”蔚公子有些晕头转向。这咋回事?以前都是温温柔柔,细声细气跟自己说话的啊麓,怎么变了样子?

        眨了眨眼,道:“那……”……我进去再说?”

        说辜就往里走。

        砰!

        门狠狠的关了过来,差点将他的鼻子撞扁了,急忙闪躲,才躲过一劫。

        里面传来君麓麓恨恨的话声:“酒?你想喝就喝?哪有那么便宜!哼!你才是酒!臭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蔚公子手足无措舟站在门前,突然楞了。

        “啊哈哈哈……”,一直在一边偷偷看着的楚阳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拍着船板,笑的肚子都痛了。

        “你笑什么?,,蔚公子被他一笑,胯下的帐篷不知不觉的平息了下去,恼羞成怒的问道。

        “我笑你……你实在是太……”楚阳笑得浑身哆嗦:“……太他妈的可爱??!”

        蔚公子哼了一声,怒道:“我来喝酒,你来做什么?”

        “我来寿你能不能喝得到……果然,你还是喝不到!”楚阳大笑:‘,真没点男子气教……连酒都喝不到?!?br />
        蔚公子怒道:“连进去也进不责,怎么喝?”

        楚阳大笑,走上几步,拍着他的肩膀,乐不可支的道:“你这样不行,来来来,我教你几招对付女人的散手……”

        蔚公子是真的做错了。

        他错就错在,将君麓麓看作了自己的囊中之物。感觉很有把握……,嗯,一般男人若是这么想,女人就算是心中再怎么情愿,也是非要给他一点苦头吃吃的!

        本姑娘就是你召之即来挥之便去的?

        君麓麓对他一往情深已经好几年,蔚公子岂能不知?之前只是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承担这责任的的准备。

        再者,蔚公子也有顾虑,自己修炼已经境界不低了,寿命怎么也能有千年;但君麓麓……,却是只比普通女子强一点点。寿命一百多年道两百年就已经到头了……

        到那时,自己怎么办?

        难道再继续独自面对剩下的漫漫长路?

        这正是他的最大顾虑。

        但正是楚阳从他的最大的顾虑点醒了他!你能活一千年,她呢?她的一生也就寥寥的时光而已,难道,你就连这寥寥时光之中的一点她最渴望的幸福也不给她?

        那你岂不是比岁月还要残忍?

        人生苦短,何必苦苦压抑自己?

        所以蔚公子悟了。所以他想弥补;所以他想要……额,喝酒。他本以为很有把握的,手到擒来,似……,现在却是……这酒不让他喝了!

        两个人到了楚阳的房间里,摸着酒杯谈了起来,不时的,两个人一起发出‘嘿嘿,的狼笑,让人毛骨悚然。

        直到最后,蔚公子很得意的说今天把第五轻柔耍了一顿,实在是很有成就感;说起用九劫剑主诓骗第五轻柔,蔚公子一脸的得意洋洋。

        楚阳顿时呆若木鸡!

        我…………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