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第三百二十九章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御座出城之后,立即变换形貌,向着君麓麓的船队方向而去,那谋划已久的乐师身份,终于要用的上了“……

        大赵之行,也终于要到了尾声”……

        荷花湖在望。

        楚阳身形如电,疾穿入岸边柳树林。突然一声轻笑传来,一个声音脆生生地道:“大鱼拉船的这位公子,您回来了?”

        楚阳一怔,转头望去,只见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倚着的那颗柳树下,俏生生的站着一个白衣少龘女,眉清目秀,两眼之间甚是灵动。

        一看就是精灵可爱的一个小丫头。

        “额?这位姑娘,我们之间好像没有见过。你找我何事?”楚阳停下龘身龘子,走到这少龘女四丈之外。

        “哼,我请你去你都不去,我只好来找你?!卑滓律冽撆亢┑闹辶酥灞亲?,道:“再说?!蔽揖褪且桓龃档炎拥?,说了你也不知道?!?br />
        “嗯,笛绝。久闻大名!”楚阳淡然点头,道:“想不到名满天下的笛绝,居然是这么一个让人看了就想打屁龘股的小丫头?!?br />
        “你敢!”少龘女娇嗔,居然还举起白生生的小拳头示龘威的晃了晃。

        “有啥事,说吧?!背艉芗?;而且也多少有些不耐烦。身为名震天下的笛绝,纵然真的是一个小丫头,却也决不会这样的天真烂漫。

        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可爱,但却有些稍稍的做作。

        或者这样的演技对付整个下三天绝大多数的人包括江湖人物都可以畅通无阻;但在楚阳这样神识强大灵感超敏捷的四品剑尊来说,这种伎俩还是多少有些幼稚了一点。

        “嘻嘻”少龘女笑了笑歪着头看着他,道:“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就想来问一问…”,你是哪一方的人?”

        “哪一方的人也不是?!背舻?。

        “哦?那你为何要捣乱箫绝的出???”少龘女偏着头,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他。似乎很好奇的样子。

        “你管的着吗?”楚阳不客气地说道:“若是你再用这些幼稚的把戏来对付我,我一句话都不会说?!闭馍冽撆?,竟然还懂得一些媚龘术?

        少龘女怔住,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神态之间的天真幼稚慢慢的一点一点消失;眼神也一点一点的变得冷静和锐利起来。

        脸还是那张脸,人还是那个人没有一点变化;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就好像一只羊突然间就扒下了羊皮,变成了一头孤独的狼那种感觉。

        “你第一次见我,怎么识破的?”少龘女问道。

        楚阳撇撇嘴,道:“现在的少龘女之中,真正的这么二十来岁的年纪居然还这么娇憨可爱的,?!币丫A?。要不然就是精神世界很不正常的疯龘子,笛绝,你是疯龘子么?”

        少龘女愣住。

        “说你的真龘实目的!”楚阳有些不耐烦。若不是自己刚回来就被她迎头碰上,连理都不会理她。

        “当然要说,不过,我要先确定你是不是琴绝的人?!鄙冽撆纳裆涞醚纤?,对刚才被龘拆穿的窘困居然在这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琴绝这次来了安十六人,每一个人,我这里都有资料?!?br />
        她定定的看着楚阳:“其中没有你。而你又是在琴绝到这里的前十天就来了。所以我考虑,你虽然搅乱龘了箫绝的出场但也不一定是琴绝的人,是么?”

        “你很聪明我不是琴绝的人!”楚阳干脆的道。

        “那就好?!闭馕簧冽撆丫裆焕?,道:“而且,你功夫很高。尤其是我派人把那条鱼抓到了,鱼嘴里的钩子和痕迹分明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在水下将鱼抓龘住,将钩子塞龘进去?!?br />
        “但鱼的鳞片却半点也没伤。这就证明,你的轻身术和敏捷性要在一般人之上。这种灵巧敏捷,我船上没有一个人及得上你?!鄙冽撆苹男α诵Φ?。

        “你想说什么?痛快些?!?br />
        “很舟单……”我给你十万两银子换取你为我做一件事?!鄙冽撆⑿ψ?,轻龘盈地走上一步,让自己完美的身材在楚阳面前展现,轻声道:“可以吗?”

        “不可以!”楚阳干脆拒绝:“我没兴趣?!?br />
        “十万两银子不少了…”,再加一柄剑,如何?”少龘女不屈不挠的道:“那可是大龘陆排名第九的神剑,一千多年前流传下来的神剑,秋水!”

        “春水也没兴趣,更何况秋水?!背粝衷谀睦锘乖诤跻槐??拿块铁精,随便用九劫剑削削,就比那些所谓的名剑要锋利的多了…”,

        “若是,?!鄙冽撆猃撚脑谒媲白烁霭嫒?,眼中秋水盈盈的看着他,轻轻龘咬着嘴唇,不胜娇羞的问道:只”…若是再加上,?!蔽夷??”

        楚阳终于警惕起来。仔细的看了她一眼,道:“姑娘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想要做什么?”

        “你答不答应?”少龘女问道。答应!”楚阳斩钉截铁:“美龘女在前,哪能不动心?”

        “君子一言?”少龘女伸出一只玉掌。

        “快马一鞭!”楚阳正气凛然的道:“身为江湖人,诺言最重要!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好!”

        “啪!”

        两人的手掌击在一起。

        少龘女放心的笑起来,江湖人最终信诺,背信弃义的人最为人所不齿,她自然不疑有他,凑到楚阳耳朵边上,低低的道:“我付出这么大代价,就是需要你……去偷一张琴来给我。怎么样?”

        “偷一张琴?”楚阳眉头一皱,顿时想了起来。前世,为了这三绝盛会天下第一绝的名头,本已经稳操胜券的君麓麓珍若性命的古琴突然丢失,惨遭落败的事情。

        而在事后,笛绝和箫绝两大家族也被暗竹的人夷为平地!全龘家老少鸡犬不留……”

        原来罪龘魁龘祸龘首居然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小丫头。更想不到的是…自己重生之后,这件偷鸡摸狗的勾当竟然会落到自己身上来!

        “琴绝的琴?”楚阳确定的问道。

        “琴绝的琴!“少龘女笛绝点点头。

        “为何?难道你就这样的没有信心?”楚阳问道,心中不免有些奇怪。这三绝会哪一个都是眼高于顶,怎么这家伙却突然出这种昏招?

        “我曾经听过琴绝的琴。在铁云?!鄙冽撆吡艘簧?,道:“我…”,不如她??!不过我虽不如她,却要比萧绝强??!”

        “那你就偷人家的琴?这样的话,就算你赢了,又有什么意思?”楚阳晒道。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你都已经答应了?!钡丫嵝?,得意的道:“我只要一个天下第一绝的名头,别的,我不去想?!?br />
        “我只是很奇怪,这种事情应该很隐秘;你为何要找我这样的一个外人?”楚阳纳闷的道。这才是他真正奇怪的地方:她就不怕泄密吗?

        “因为我这边来的人…”,琴绝那里也有资料!而且,?!痹绞嵌晕颐橇郊业娜?,也越是防卫森严。而你就不同,你破龘坏了萧绝的出场,这对琴绝来说,最为有利!所以只要你露面,琴绝的人就会自动找你,而且会对你很亲近。这样,你看似局外人,其实比谁的机会都要大得多!”

        少龘女扳着手指头,哼哼一声冷笑:“琴绝一向自命清高,但能够占便宜的时候,那个小贱婢也是很高兴的?!?br />
        “你的真龘实目的,就只是为了这样的一个虚名?”楚阳斜吊起眼睛。原来如此,我他娘抓了条鱼拉船居然能引来这种事?

        “天下第一绝!”少龘女恨恨地道:“纵然是虚名,我也要!”

        “天下第一绝?你也配??!”楚阳吐了口唾沫,鄙夷的道。若不是为了君麓麓坚持要堂堂正正战胜,此刻楚阳就能一把掐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

        “你骂我?”少龘女瞪起了眼睛,有些莫名其妙的光火:“说得好好的你骂我?”

        “骂你?不仅骂你我还要打你,他龘妈龘的,我真想杀了你!”说做就做,楚阳挥手就是一记耳光,丝毫不怜香惜玉,啪的一声,打的这少龘女一阵怔愕。

        “你!你可是承诺过的!”少龘女捂着脸。悲愤地叫道:“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江湖人,你的承诺你的誓言就这么不值钱么?”

        “承诺?誓言?”楚阳冷笑:“什么承诺誓言?”

        “你!”乒女悲愤至极,做梦也想不到会这样子:“你刚才还说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你伴么你!快马加一鞭那就是没影了懂不?”楚御座瞪眼喝道:“就算我不信守承诺了,咋地?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去告我呀!你去宣龘传呀!草!神马东西”,…”

        转过身,扬长而去,呸的一口唾沫,远远的声音传来:“原来不仅男人里面有傻龘逼,女人里面也有,不仅傻龘逼而且脑残?!?,“妈龘的,胸口就跟荷包蛋似地居然也没脑”,…这他娘真奇怪了,?!薄?br />
        少龘女气的几乎吐血,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没问他的名字!而自己为了事情隐秘特意的遣散了侍卫,眼前拿这个流氓毫无办法口

        这一气非同小可,浑身都哆嗦起来,厉声叫道:“不要让我查到你是谁!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蔽匚匚?,“…“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楚阳转了几个圈,确定身后无人跟踪,这才快速的改了装扮,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上了君麓麓的船。

        刚刚进去站定,就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接着一个声音道:“是你?你怎么这么鬼鬼祟祟的就上来了?差点把你轰下去?!闭俏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