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二十章 你是我四爷?

    第三百二十章 你是我四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从围墙上啪的一声大饼一样滑落下来,趴在地上,狠狠道:“这只怪你……,你刺龘激的太成功了!没有人能在我面前骂我师父却不付出代价,你也一样!”

        他狠狠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道:“就算你是好意,也一样!”

        蔚公子无语,良久方道:“妈龘的,你这家伙又不是龙族…,居然有逆鳞!”

        楚阳哼了一声:“蔚公子,若是你不道歉的话……就今天你所说的这几句话,足够我跟你纠缠一辈子!”

        蔚公子耸耸肩膀,道:“本公子这一生什么都做过,卑鄙无耻下龘流龌龊,就没有咱不会干的。就只有一件事没做是…那就是道歉!”

        “好!很好,你等着!”楚阳努力的盘膝坐起来,运功疗伤。

        而在这个空当里,剑灵也积极地将封龘锁起来的药力输送进他的经脉……

        刚才蔚公子这几下子可真不轻,楚阳几乎五脏移位。伤势可说是严重之极…

        但这对于剑灵来说,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九劫剑吞噬之后,楚阳的身体里残留了太多的药力无法挥散;若是长久下去,对楚阳的功法影响太大了。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竭力压制!早就盼着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将这些药力放出去了……。

        铁云、太赵,两个超级大国皇宫的数十年珍藏啊…用膝盖想一想都能知道这药力有多么庞大。

        而楚阳做事情一向谨慎,几乎没有这等受伤的时刻;此刻好容易遇到蔚公子这样的一个功力足够高而且对楚阳没有敌意和杀意的人剑灵岂能不极力撺掇?

        蔚公子也坐了下来。只用一成力,对于他来说,面对楚阳这样的变龘态,实在是太吃力!

        两人相隔十几丈,各自争分夺秒的疗伤。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蔚公子瞠目结舌的目光里,在他估计之中还需要最少半天才能恢复一半的楚阳竟然生龙活虎的站了起来!

        只不过一伸手,手中竟然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把剑,寒光闪烁!

        接着就一声怒吼跃到了空中在空中一个翻滚,刹那间一道滚龘圆的光柱就在半空形成,一声大吼:“道不道歉?!”

        “有种就来打服我这一成力!否则免谈!”蔚公子脚尖一旋,从地上跃起,不等楚阳剑势大成,就先冲了上去!

        光柱更加璀璨斑斓,如长虹射日,凌空而至!

        一上一下,两道人影如同日月相撞,猛然碰撞!

        砰地一声两人各自向后退去!

        “这里不方便,可敢跟我出城?”蔚公子气急败坏的摸着自己的屁龘股,这一剑一接触之下,他就立即飞退,却被对方晃点了一把刚要转身之际,屁龘股上猛地被刺了七八十剑!

        要不是老龘子还算是修炼有成这屁龘股今天就成了渔网了。而且…,那最重要的中心之地,也要彻底沦丧!

        蔚公子怒了!于是直接提出挑战。

        “怕你不成?”楚阳冷哼一声,这一招竟然占了上风心中大爽。

        两人一前一后,流星般出城。

        正在飞行至中突然有人喝道:“什么人?停下来受检!”

        却是一个身材瘦削的黑衣人挡在了前面,身材枯瘦,正是金马骑士堂四大王座之一的阴无天!

        他接到禀报说道是这里怀疑有高级武尊战斗!阴无天见猎心喜,心想正好来抓回去补充工下金马骑士堂的损失…。

        于是就带了俩人兴冲冲的赶来。不怪阴王座不小心,实在是。武尊交战,就算高强难道还能高强的超过王座?

        这不是无稽之谈么?

        所以阴王座兴高采烈的就来了。

        “受检?”蔚公子一愣。他走在前面,正好让阴无天把他拦住了。

        阴无天一看这个家伙,不由的满意的笑了:看这小子年纪也似乎不大的样子,而且,一身衣服被人用剑刺得跟网兜似地,纯粹一个菜鸟哇……。

        对付这样的,阴四爷最拿手了。

        “当然要受检!难道你还大惊小怪不成?”阴无天得意的道:“看你这歪眉斜眼的样子,就不是好人!速速下来受绑,四爷我饶你一条生路!”

        “四爷?!”蔚公子顿时就连肺都气炸了。

        对楚阳,我是欠了他人情,而且也算是素识;强忍着也就没事了,再说此事还是自己立意要帮他一个忙就不计较了。

        但没想到自己帮忙居然帮出来了一个大龘麻烦,而且自己说出了一成力又不好改变,正在郁闷之极,自己面前居然又蹦出来了一位四爷!

        “对!就是四爷我!”阴无天挺了挺胸,威严地道:“还不下去,更待何时?”

        “我下去你祖龘奶奶!”蔚公子一声大骂,啪的一个耳光就打了过去。

        阴无天大怒,但还未怒起来,一巴掌就到了眼前,急忙封挡,但却没挡住,啪的一声,右边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

        这一耳光重极!

        刹那间阴无天被打的脑袋里面一阵混沌,七荤八素的摔了下去,临摔下去之前,心中还在疑惑!我靠怎么一个武尊出龘售这么快?武尊打王座的耳光?我可丢死人了……。

        正在想着,只觉得身上一重,却是那家伙居然站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踩着自己狠狠地往下落。

        阴无天大怒,伸手去抓对方的脚腕;对方一抬脚,不知怎地又将他的手踩在脚下。

        刚要起脚,背脊轰的一声已经摔在地上,将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紧接着身龘体一轻,居然被对方揪住胸前衣襟拎了起来,啪的一记耳光打在脸上,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问道:“你是我四爷?!”

        阴无天大怒,道:“四爷我……?!?br />
        “啪!”

        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又中一掌,依然是那声音,平厌起伏都没有任何变化:“你是我四爷?”

        “我就是你……?!币跷尢熘痪醯米约阂撜?。气死了,气死了!自己一时大意,竟然落到了一个小角色的手里,还被如此折辱?

        “啪!”又是一记耳光,那声音还是阴恻恻的问道:“你是我四爷?”

        这一巴掌打得有点重,打的阴无天头脑中一阵轰鸣。这才隐隐约约的有些醒龘悟:不会这么倒霉的被我踢到铁板了吧?

        他心里想着没说话,但对方却不耐烦了,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连续十几个耳光摔上脸来,打一下问一句:“你是我四爷?”

        他并没有制住阴无天的行动能力,任由对方反龘抗格挡,却就这么一掌一掌的打在对方脸上。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得血肉横飞。

        阴无天只感觉自己身上如同压着一座大山,对方一只脚踩在自己胸口,却让自己下龘半龘身完全不能动弹。只用一双手,却完全防不住对方的耳光。

        对方也奇怪,好像除了打耳光就再也没有了别的手段,只是不紧不慢的一巴掌一巴掌打来,打一掌问一句:“你是我四爷?”

        阴无天只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

        丢脸??!屈辱??!

        尤其,边上还躺着自己的两个手下,不知道啥时候被对方打得就在地上跪着动弹不得,昂着头看着自己挨揍…

        自己堂堂王座,何曾受过如此欺辱?

        阴无天睚龘眦欲裂!只气的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急怒攻心之下,一片头晕了过去!

        但…,下一刻,蔚公子在阴无天身上拍了一下,一股元气传进他身龘体,一捏下巴,居然塞龘进去了一颗药呃…刹那间,阴无天悠悠醒转,只感觉身龘体居然很舒服…

        难道有人救了自己?

        睁眼一看,却见那青年依然冷冷的一张脸在自己上方,嘴角含龘着怪异的笑容,见自己醒来,突然兜头盖脸又是一记耳光,平平淡淡的问道:“你是我四爷?”

        阴无天直接气的死去活来!原来这家伙救醒了自己,生怕自己死了耽误了他的问话……,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你到底是谁?”阴无天再蠢,此刻也知道对方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更何况他还不蠢。

        回答他这句话的,依然是狠狠的一记耳光,一句轻轻地、但却冷酷的问话:“你是我四爷?”

        很明显,对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就非得逼着他自己将自己这句话吞回去!也不知道婆句话是哪里得罪他了……。

        阴无天咬着牙,狠狠地看着对方,一言不发,目光中如孕育火山。

        “啪!啪!啪!”对方改变了策略,连续的三个巴掌之后,才又问了一句:“你是我四爷?”

        “你杀了我吧!”阴无天悲愤的狂叫?;卮鹚氖潜┓缰栌暌话愕亩?。是的,耳光,除了耳光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惩罚。

        但阴无天渐渐的感到了不妙,对方的耳光越打越轻,但却慢慢的渗透进了经脉。而且,自己的经脉在随着对方的耳光,在慢慢的崩裂、崩碎……。

        “你再底要做什么?”阴无天挣扎着怒吼;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嘴,整个脑袋似乎已经麻木。

        蔚公子有些有趣的眼神冷酷的盯着他,道:“我知道你是金马骑士堂的阴无天,第五轻柔的座下得力高手;但我只问你一句””

        “什么?”阴无天艰难的道。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伴随着血肉一起飞起,蔚公子轻轻甩了甩手,轻轻道:“你是我四爷?!”

        阴无天终于崩溃!

        对方直接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的怪物!而且邪性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跟你罗嗦,不跟你用什么别的手段,就是一记耳光一句话。

        但偏偏这样的单调,却能让人神龘经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