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你的路已经不同!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你的路已经不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只感觉一股庞然大力在拉扯着自己向前移动,几乎有立不住脚的感觉;身前斩断的那些怪蛇的身体,就如是遭遇了飓风一样,向着个条大怪蛇的口中急速的涌去,眨眼消失。

        然后楚阳就感觉怀中一轻,墨钢晃悠悠的飞出,咕咚一声,也进入了那条怪蛇的口中。没有了魔钢,身子突然轻了起来,立即飘起,随着那股巨大的吸力,向着那怪蛇的口中飞去!

        楚阳大惊之下,猛然运功,九劫剑剑锋和剑尖就出现在手中的长剑之上,猛然劈落!

        噗的一声,九劫剑没入那怪蛇的头上,一股鲜血猛地涌出,顿时昏天黑地,那怪蛇吃痛,突然仰起头一声大吼,接着,楚阳就感觉自己头脑中猛的一晕,飘飘荡荡的飞了起来,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深水的区域:来到了一片碧蓝的水中;仰头看去,透过水面的天空依稀可见!

        竟然快到水面了。

        楚阳心有余悸,这条怪蛇实在是太强大了!沉下心来内视,只见九劫剑依然在自己丹田中,但手中的长剑却已经遗失在水中。

        噗的一声冒出水面,楚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若不是有九劫空间在手,自己几乎就要憋死在里面。

        但这是怎么回事呢?前世的时候,分明没有这一条怪蛇。

        为何今世就出现了?

        还有就是…,这条怪蛇似乎只是为了阻止自己得到第三截九劫剑,但对自己却并没有多少敌意……。

        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已经感觉到了九劫剑第三截的呼唤了,难道还不够得到第三截九劫剑的条件么?

        楚阳苦笑起来,若是得到第三截九劫剑的条件是必须要斩了那条大蛇的话,那么,恐怕就是剑王来到这里,也未必能做得到!

        丹田中,九劫剑剑尖在躁动起来。

        “若想要得到九劫剑第三截,时机成熟之后,就能无惊无险的得到;这条毒龙蛟也不会出现;但若是时机不成熟贸然尝试的话,就会可起毒龙蛟的注意”而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杀死毒龙蛟,才能得到九劫剑第三截!”

        意识之中,剑灵慢悠悠地说道,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草!”楚阳大怒的闯进了九劫??占?,怒道:“那你为何不早说?混蛋,现在可怎么办?这么大一条蛇,足有七品灵兽的修为……,老子现在才是尊级,如何杀得了?”

        “那就是你的事了?!苯A槲薅谥缘牡溃骸八媚阏饷葱募钡??”

        ‘……””楚阳几乎要仰天喷出一口鲜血。

        “不过,这条灵兽的出现,与你本身有着莫大的关系!”剑灵见他急了,这才慢悠悠的道:“是你令他出现的?!?br />
        “与我有关系?”楚阳纳闷。挠挠头,实在想不到,这种修为强大的怪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我想要让他出现?擦!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楚阳啐了一口唾沫。对于这种说法,直接嗤之以鼻。

        “是你的原因?!苯A榛郝牡溃骸耙蛭拥谌鼐沤俳??,你终于走上了与历届的九劫剑主,截然不同的路。而这次这条毒龙蛟的出现,就是因为你的……路不同了?!?br />
        他顿了顿,道:“所以…你必须要击败它,或者杀死它,才能得到?!?br />
        “为什么不同了?”楚阳奇怪的道:“我还是我,九劫?;故蔷沤俳!睦锊凰玖??”

        “是你前几天突如其来的感悟,超脱了九劫剑原本应该有的境界?!苯A椴恢朗翘鞠⒒故俏弈位蛘咚凳切牢康乃底牛骸八浴⒍四愕恼馓趼?,与众不同!也更加的凶险…?!?br />
        “境界……,楚阳顿时想起来自己前几天的时候那一场漫长的顿悟……。

        “这样也行?”楚御座的口张得老大。

        “应该就是如此了?!苯A榱醯牡溃骸澳愕氖盗Α?,还需要提升?!?br />
        “那你却吃饱了撑的一个劲的压制我的实力!”楚阎王直接暴怒;这混蛋,一个劲的让我提升实力但却又死命的压着我的实力不让提升……。

        这不是玩我么?

        “或者…,你找刚才那个人打一场,或者打很多场,应该会有收获……?!苯A樗低炅苏饩浠?,就赶紧缩头消失了。

        “刚才那个人?”楚阳挠着头想了一会,突然叫出声:“蔚公子?”

        “**!你这混蛋直接跟我说让我去自杀得了!”楚阳猛地跳了起来,欲哭无泪。蔚公子的实力,自己连看都看不懂得,居然还要跟他去打一场或者打……几???

        人家一伸手自己就变成灰灰了”怎么打?

        楚阳叹气,无奈,然后他从水里爬出来,上岸,继续叹气,继续无奈,然后他就垂着脑袋走了。

        等到楚阳出现在蔚公子面前的时候,蔚公子居然吓了一跳:“你这么快就找来了!”

        听说了楚阳的来意之后,蔚公子一惊一乍的道:“你要突破?所以你要挑战我?你要挑战我?哈哈…,你要挑战我?!”

        “挑战你又如何?”楚阳只觉得心头一股火气腾地一声冒了出来。蔚公子的态度,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哈哈?!蔽倒哟笮ψ?,前仰后合:“真的,我从未遇到过……你这样的挑战者!”

        “不许笑!”楚阳怒道。

        “哈哈,楚兄弟,不是我小瞧你”你现在还不具备挑战我的资格!”蔚公子笑的一双眼睛几乎消失了:“不怕你难看的说一句…就算你师父孟超然,也不配挑战我!”

        “拔剑!”楚阳一声怒吼突然感觉到一阵类似于浑身毛骨悚然那样的感觉,愤怒到了全身的汗毛孔都要炸了起来的那种暴怒!

        蔚公子这一句对孟超然的藐视,彻底的激怒了楚阳!尤其是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轻蔑和不屑,更让楚阳彻彻底底的热血沸腾!

        “对付你我还不用拔剑,甚至,我空手只用一成力量,你就受不了!”蔚公子睥睨的看着楚阳,竟然火上浇油的又加上了一句:“当然对付孟超然,也是如此!,、

        楚阳突然感觉自己的浑身血液都燃烧了起来!有他自身放任自己愤怒,又有蔚公子的强力刺激!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此来的目的!

        他的两只眼睛已经完全红了!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冲了上去;二话不说,长剑一展,就是一招‘一点寒光万丈芒,!恶狠狠的展开!

        “好剑法!”蔚公子目光一凝,闪身冲上,一手负在身后,一手信手挥出。一道强横的劲力汹涌的发了出去。

        当当当……。

        连续的击打声音如同风吹荷叶,雨打芭蕉密密不断的响起。

        在这一刻,蔚公子不闪不避的身上,已经连续中剑数百次,但他眼皮也不眨的就这么冲进剑网,一弹指楚阳的长剑就飞了出去。

        “剑法不错,可惜使用的人不行?!蔽倒拥坏?。

        但他心中却乙经是骇然大惊。

        这剑法,岂止不错而已?绝对是自己一牛之中所见过的毫无争议的第一!而且,要超过第二数千倍的第一!

        这是什么剑法?

        若是两人功力相当恐怕就在刚才这一剑之下,自己已经死了不下于十次!

        蔚公子并没有想到九劫剑身上因为……一来,在他心里,九劫剑主不会这么弱;二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九劫剑已经一万年没有出现在这个大陆上!

        九劫剑出向来没有活口!更兼一万年没有出现,若是蔚公子能够认得出来那就真的可以说:见鬼了!

        楚阳一声厉啸,纵身跃起,长剑在空中闪着光,还未落下,又被他接在了手里,接到长剑的一瞬间,楚阳的已经开始下降的身子突然再度上升,同时一股浓郁的杀机就如同凝成了实质!

        一道剑光,居高临下,如同流星猛地砸向地面!带着毁灭一切的霸道残忍!

        第二招,屠尽天下又何妨?!

        剑势浩浩荡荡,一往无回的落下!这一招的狠辣,超出了世人能够理解的最高范围!在这一歹下,天下亿万苍生……,只管去死!

        蔚公子首次感到了后悔。

        后悔自己只用一成力对敌!

        这一剑,高度浓缩了最少千百?;饕唤?,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楚阳本身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数十倍!

        自己若是不提升功力,那么,就必然会在这一剑之下受伤!

        但卉公子却是依然不改变!他说了,一成力,就是一成力!

        这是他的极端的傲气!

        煞后他就悍然迎了上去!迎着这毁灭的一招,挺身上前!只是这一次,挥手变成了击掌!

        砰!

        楚阳哇的一声在空中吐出一口鲜血,翻着跟头摔了出去,长剑从剑柄到剑身,片片碎裂!化作空中的道道流光消失。

        但剑尖却是穿透了蔚公子的左手掌,又穿透了蔚公子右手,最后,半截剑尖插进了肩头。

        本是插向心脏的,但蔚公子双手在格挡的同时上抬,避过了心脏。

        “好狠的一剑!”蔚公子嘴歪眼斜,将半截剑就在自己肌肉中震得粉碎,手掌心的伤口,也奇异的消失不再流血;然后他就气急败坏地叫起来:“我弄死你个**的叉叉!本公子只是好心好意的刺激你…你……你居然这么狠!我宣布…,本公子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