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说法?什么说法?

    第三百一十七章 说法?什么说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莫说你这个听的……就算是我这个说的,也如同是在说梦话…”蔚公子苦笑一声,道:“可这…却是九重天大陆最大的隐秘!””一切的根源,都在……,九劫剑身上!”

        “这岂不是说”所有的秘密,都在九劫剑身上?”楚阳皱眉问道。此刻,他心里想的是:他妈的,只是一柄剑而已,怎么却搞得这么……,复杂?

        “不错,九劫剑;只可惜,你不是九劫剑主!而且,这一代的九劫?!?,已经出世了;九劫剑出世,就是找到了一个能够完成这一切的人。你没机会了!”蔚公子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带着一种讥消和无奈,慢慢的说道。

        “没机会了啊…?!背粞銎鹜?,失落的道:“可惜?!?br />
        “是很可惜啊?!蔽倒映こさ奶鞠⒘艘豢谄?;他的这一声可惜,却是货真价实;让楚阳更感觉到了自己丹田中的?;?。

        若是被人知道;九劫剑就在自己丹田里”楚阳敢打赌:就算是自己的提升速度再快一百倍,就算自己有一百条命”也绝对会在很短很短的时间里,死得惨不堪言!

        蔚公子怔怔的出了一会神,才终于道:“这……也就是九重天大陆了?!?br />
        随着这句话说出来,蔚公子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然后楚阳就发现,原本凝滞在空中的茶香空气,突然就恢复了流动,慢慢的飘了出去……。

        这就表示谈话完毕了?

        外面的水流声,嘈杂声,在这一刻就如是突然间出现一般,响了起来。

        原来蔚公子刚才的封锁,竟然是江淅整个空间完全的封闭了起先

        外面的听不到里面,里面的也听不到外面。这是何等的神通”

        楚阳心中一动,道:“敢问蔚公子阁下,这个大陆的武者等级…”。

        “武者等级…就是你看到的那些吧…?!蔽倒拥拖峦?,轻轻笑了笑,道:“不过……真正精彩的地方,却不是这里啊……”

        真正精彩的地方,却不是这里?是搏不是这个下三天?还是不是九重天大陆?

        “哦?那么这个真正精彩们地方……蔚公子去过么?”楚阳大有含义的问道。

        “的确很好玩?!蔽倒友哿钡痛?,沉沉道:“充满了生死”也充满了机遇……?!?br />
        楚阳沉思着,心中突然一笑,心道,从蔚公子说的这些话来看,他所说的真正的精彩的地方,应该就是上三天了。

        “身份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蔽倒佣似鸩璞?,喝了一口,突然眼神一厉,伸手在虚空中一抓,空中飘荡的茶香雾气,就被他一手抓了起来,就像捏泥巴那样捏了捏,成了一个小球,然后手指啪啪啪弹了三下。

        从那小球之中,就飞出来三道乳白色的雾气,嗖的一声穿破船舱,飞了出去!

        噗噗噗,外面传来三声落水的声音。

        水流起伏,让这一艘小船也随之在水面上下颠簸……。

        “这世上,永远都有太多的……,不自量力的””蔚公子向着楚阳露齿一笑,低低的道:“……蝼蚁!”

        然后他就站了起来,呵呵笑道:“让我好烦哪?!闭庖豢?,他的笑容突然充满了无奈的萧杀之气,雪白的牙齿轻轻的咬了咬下唇;牙齿上反射的白光,就如同是大海中的正在吞噬食物的鲨鱼。

        外面一声怒喝这才响起:“船里是什么人?不打招呼就出手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些人应该是来找你的。你刚才骑鱼惹来的祸事……?!蔽倒硬⒉焕硗饷娴慕谢?,向楚阳笑道:“你来还是我来?”

        “我想来,可是你已经站起来了?!背艚苹男α诵Γ骸拔揖筒欢崛怂??!?br />
        异公子愣了愣,突然失笑:“狡猾!”

        然后他就负手站起,施施然的走了出去。船舱依然四面封闭,但这船舱里却已经突然没有了蔚公子的身影。

        楚阳看着他的座位,目光中神光闪烁,终于也站起来,掀开船帘,走了出去。

        手抓空气凝固成固体,弹指一挥,敌人铩羽;自始至终,轻描淡写,不带半点烟火气,这位蔚公子的功夫,虽然只是露了这么冰山一角,却已经是在楚阳见过的所有人之中,名列榜首!当之无愧!

        出来一看,才知道这艘小船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被包围。

        前后左右的停着五六艘船,船头上站满了人。在水面上,静静地漂着三具蓝衣的尸体,想必就是蔚公子刚才轻轻的三下弹指所奏之功。

        在正对面的船上,一个国字脸中年人满脸怒容,看着蔚公子和刚刚出来的楚阳,眼神凌厉!

        楚阳看着这几艘船,顿时认了出来:这正是那箫绝一方的船只。想必是对自己搅乱了箫绝先声夺人的计戈,前来报复的。

        “尔等堵住我的船,有何用意?”蔚公子负手站在船头,青衣飘飘,神色间充满了说不出的空灵傲气。

        “敢问这位公子,这三个人”是谁下的手?”那中年人在不知不觉之中为他气势所慑,口气虽然强硬,但却不知不觉的已经改成了探询的口气。

        “是本公子……?!蔽倒涌匆膊豢此?,一双眼睛似乎充满了深情,看着船下起伏自由的轻轻绿水,叹了口气,竟然愧疚的道:“对不起……”

        “既然公子道歉……,那么……?!?br />
        “对不起…让这三具丑陋的尸体落在了你这样清澈纯洁的水中,实在是我的错””蔚公子充满了歉意的道:“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会将这里清理干净的?!?br />
        那对面船上的中养人顿时气得满脸紫涨,说不出话来。

        原来蔚公子的道歉,居然是对水流说的,而不是对人说的”这让表错了情的中年人顿时气炸了肺!

        你杀了我三个人,居然还怪尸体污染了水?天下间还有这样不讲理的?

        “公子是笛绝的人?”中年人忍着气,咬着牙。太阳穴上突突乱跳。

        “你们是箫绝的人?”蔚公子这才抬头,侧目,清澈而黑白分明的眼神看着他,轻轻问道。纯净的眼神,似乎是一位常年长在金宫玉阙不知人间愁滋味的富家公子。

        但那中年人却被他这双眼睛一看,却顿时觉得心底升起一阵毛骨悚然的寒气。

        “不错!刚才这位公子哗众取宠,大鱼拉船,破坏我家主人的出场,这件事情,在下要来问问,是何用意?”国字脸中年人威严的眼睛看着楚阳:“阁下如此做法,需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才是?!?br />
        他直觉的感到眼前这位公子乃是不好惹的人物;竟然在承认自己身份之后,立即转移了目标,对着楚阳开火。

        而这也同时实在蔚公子解释:我们找的是他,不是您。您若是忙……,就该干啥干啥去吧…

        这实际已经是示弱讨饶了。

        “说法?什么说法?”楚阳还没有说话,蔚公子已经眼皮一翻,淡淡的问道。

        “三绝之会,各逞其能;这乃是惯例””中年人道。

        “惯例?什么惯例?”蔚公子眉头一皱,森然问道。

        “这位公子,就算你武功高强……,可双拳难敌四手,须知在这世间,自有其规则存在?!敝心耆擞行┥髂诿5慕械?。

        他甚至根本不知道面前这个青年是什么人,但却已经在心中害怕了。

        “双拳难敌四手?”蔚公子‘哦,了一声,缓慢的抬手一指,指着在左边的一艘船,道:“你指的是这些人吗?”

        他的声音很轻,甚至可以说很温柔。但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指着的那艘船却突然噗的一声,整艘船变得粉碎!

        船上七八个人同时飞上半空,在空中解体,落下来时,已经是一片残肢碎肉。

        没有惨叫,没有什么劲气破空,就只是这样的随手一指,一艘船就碎了,七八人就碎了。

        这简直就是妖法!

        水面上,飘着的船舶碎片,最大的不超过手掌大,一股难言的血腥气,在湖面上蔓延开来。

        蔚公子侧了侧脸,沉痛的道:“都是我的错”又污染了一片和…”然后他转过脸,纯净的眼神看着对面这位中年人,和蔼的笑了笑,道:“还有么?”

        然后他抬起手,疑问的看着中年人,手指却指向另一艘船,问道:“还是……?!?br />
        他话还没说出来,一阵惊呼声响起,扑通扑通落水之声不绝,他正要指着的那艘船上的七八个人已经尽数的跳下了水,拼命的向着四面八方游去……。

        对面的中年人目光发直,浑身颤抖,上下牙齿在激烈的互相战斗着,两条腿如同弹琵琶一般,眼看就要跪下去。

        “你还要说法么?”蔚公子和煦的看着他,很有趣的道:“我可以给你说法的,相信我,一定可以的?!?br />
        “不不…不……不要要要要了”,国字脸中年人刚才的威严气度刹那间飞到了九霄云外,连连摇手,情急之下,口吃的厉害。

        “不不不要要要?”蔚公子一副头痛的样子,道:“那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你这样说话我听着很费劲知道么……?!?br />
        “不要了不要了……不要说法了?!敝心耆思负醣凰趴蘖?,声音都变了调一般的拼命叫道。

        “嗯,乖;以后记着,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要说法的,懂么?”蔚公子亲切的笑道:“还有,回去告诉你主子,若是他还想要留着一张小嘴儿吹箫……,就给我老实点?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