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谁最会装?!

    第三百一十三章 谁最会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水之所以束缚剑身,乃是因为剑在水里却要破坏水的平衡。

        人之所以总是感到束缚,乃是身处天地间却要打破天地间的桎梏,所以天道必定为之束缚!

        往小了说,就是水流的力量与剑的对抗,但若是往大了说,这就是天道的道理!天道的规则!

        身处水底的人忍受不住的时候突出水面,就等于是突破了这水流的天道!

        但你只要身处其中,就必须要受其束缚!

        楚阳静静的感悟着,连续半个月,他几乎是不知疲倦的,在水中与岸上来回穿梭。不知疲倦的出剑,体会,收剑,领悟”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九劫空间之中,剑灵深深地叹了口气,却又欣慰的舒了一口气。他亲眼看到楚阳突然间陷入顿悟,然后却被顿悟完全束缚,险些就此心智迷失,一睡不醒。

        到最后终于突破,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剑灵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境界,只是因为,这个境界,就连剑灵在无限的生命中也是从来没有见到过,从来没有领悟过。

        这个境界不一定是高深到不可攀登的巅峰,但却绝对是前无古人!自古至今,从来没有人进入过的一种境界!

        楚阳的功力并没有提升多少,但他的精神境界,却是突破到了一种就算是?;是空?,也未必能够达到的层次!

        剑灵欣慰的笑了笑,现在的楚阳已经突破了九劫剑的范畴,他虽然还是修炼的九劫剑的功法,走的还是那条路。但他已经可以随时超脱出这条路……。

        也就是说,纵然九劫剑再神异,却已经不能控制现在这一位九劫剑主。

        九劫剑主,九劫剑在前,主在后。

        但现在的楚阳,却已经真的成了九劫剑的主人!主宰九劫剑!

        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楚阳连续的练剑,甚至有时候吃喝就在水底。随便抓住一条鱼就吃了;他在不知疲倦的熟悉这种境界,熟悉这种新奇的感受!

        别人陷入一种特异的精神境界,最多不过半天就能超脱出来。但楚阳却保留着这种奇妙的境界之中,整整一个月之久!

        等到楚阳再次从水底出来好时候,才发现,这荷花湖已经变了。

        湖面上,已经绿叶满满,岸边,也早已经有鲜花盛开。岸边游人,络绎不绝湖上画舷,来回穿梭,或有琴声悠扬,或有笛声清雅,或有胭脂香味随风飘和…

        已经是阳春四月!

        距离六月荷花三绝会只有一个半月了。

        楚阳神识一动,分明感到丹田之中的九劫剑剑尖和剑锋猛地跳动了一下!随即就在这荷花湖的深处,一缕似乎是久别重逢一般惊喜的剑意,就这么蓦然浮出清晰稳定。

        楚阳眼睛一亮!果然,你出现了。

        目前虽然有了感应但却还不是收起来的时刻!楚阳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还不到,所以他唯有立即转身远离了那个让自己饱受到无穷诱惑的地域!

        突破之后,我立即来!等着!

        荷花湖已经成了焦点。各地人等,都开始汹涌不绝地向着这边而来。这是整个九重天大陆的音乐盛会!真正的巅峰盛会!

        无数的文人雅士,骚人墨客,都在这里集中。

        楚阳伏在水中水下三尺,就似一条大鱼,无声无息的在水下游过。

        其中一艘船的谈论,引起了他的兴趣。让她远离了别的船,无声无息的伏到了这艘船下。

        “…,这一次,第五相爷可真是发了狠…这么多的人,死于非命…”船上其中一人道。

        “是啊,这对于大赵来说,简直是一场浩劫……,而且旷日持久,竟然到现在还没有结束……?!绷硪蝗颂鞠?。

        “经此变故,恐怕”三年五载之内不能恢复元气啊?!绷硪蝗擞锹堑牡?。

        “那也未必……?!?br />
        船上的几个人明显有所顾忌,声音都压得极低,唯恐让别人听到。

        楚阳顿时放下心来??蠢吹谖迩崛峄姑挥型耆阏浴?br />
        从第五轻柔动手,楚阳就在心中估计着,这样大的事件,再加上之前刀剑引起的骚乱,没有半年的时间,第五轻柔绝对平息不了,也恢复不了元气。

        甚至更久。

        也就是说,最起码半年之内,是绝对安全的!

        而现在,才过去了三个来月。

        虽然明知道不会那么快,但此刻听到了别人的证实,楚阳才彻底放下心来。一切,都还来得及!

        等我取了第三截九劫剑,还能赶得上。

        就在这时,一缕梦幻一般的箫声蓦然呜呜咽咽的响起,围着笼罩满了春愁的荷花湖,增添了几许婉约心碎的凄凉。

        有人蓦然叫道:“箫绝来了!”

        “没想到箫绝今年来的这么早!距离比拼,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呢。

        “箫绝就是箫绝!果然不同凡响!只是这箫声一起,整个荷花湖竟然没有了别的丝竹之声?!?br />
        众人都翘首望去。

        只见一艘扁平狭长的小船,从荷花湖上游慢慢的随着水流滑落,乌篷船,船体漆黑,没有半点别的颜色,衬着绿草红花青山碧水,更显得突兀!

        就在船头,一个人白衣胜雪,安坐船头。清风徐徐吹拂,他雪白的衣袍就这么在风中飞扬,飘荡!

        一缕呜咽的箫声,就这么悠悠扬扬的传出来,声音并不大,却让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

        有人神情迷醉的侧耳听,只等箫声告一段落才终于如梦初醒,长吟道:“六月荷花秀,三绝会中州,谁人登天阙,谁人占鳌头?笛仙渺渺水中来,箫圣静静坐船游;琴音潇潇天上落,一笔沧?;呵?!二十年风雨谁不倒,二十年风霜谁能留?”

        “箫绝,只是半曲悠悠却已经胜过天下丝竹!不愧为箫绝啊?!?br />
        箫声余韵袅袅之中,箫绝所乘坐的小船,就这么顺流而下,白衣飘飘中,穿过辽阔水面,却有一停不停地消失在前方浩淼烟波之中。

        众人都清晰的看到了,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人,跌坐船头,眼睛似疲倦似无情似无奈,却又似是厌倦了世情的那种悲悯一动不动,对四周的欢呼仿若不闻。

        船影远去。

        楚阳在水草之中露着头看着这一幕,不由摇头轻笑,道:“这位箫绝,可真是够装逼的。这他娘的姿势摆的那叫一个酷!”

        不过虽然装逼,却也是有必要的。音律比拼有相当程度比拼的是人气。箫绝孤身出现,白衣黑船,风神俊雅犹如一骑绝尘,飘然而来翩然而去;箫声婉转,直透人心;这一幕先声夺人,相信定会给在场的众人留下深刻印象。

        尤其他的箫音充满了悲凉,正符合目前的大赵这种动乱时期人们的心情。

        不得不说这一手当真是高明。

        箫绝消失好久,众人的议论却是越来越是热烈。在不被人注意的方向,谁也没有发现,这里多了一支船队。

        船只与别的船并无两样;但楚阳却明白的看到,这些船也是从上游而来。

        分明就是箫绝的家族船只。

        楚阳轻笑一声,神不住鬼不觉的选了一个僻静之处上岸。随即换了一身衣服,换了一个面貌,买了一艘前段时间那种小小的小船,手持鱼竿坐了上去。

        在水上飘荡。

        装逼谁不会?楚阳心中暗想。突然把鱼竿固定在船上,衣服一拔,噗的一声又入了水,在水底穿流好久,终于找到了一条数十斤重的大鱼,三下五除二抓住,将鱼钩塞进了鱼口,然后就回到了船上,穿上雪白的衣服,一脸的淡然出尘之色,手持鱼竿……。

        额,大家可以明白先前的那条鱼了呃”

        钓鱼”其实楚御座是不会滴,但他却会抓鱼。

        于是楚御座继续翩然若仙的在船上,神情淡然自若的擎着鱼竿,鱼线被拉得嗖嗖作响的……,在湖上漂泊……。

        这份写意,当真是荷花湖的一绝!

        顿时很多人发现了这个装逼到了极点的家伙;如此小船,却是不用桅杆,不用船帆,不用木浆,不用竹篙……就这么嗖嗖嗖的穿行。

        顿时大家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蓦然,小船前方,鱼竿正指的方向,突然有一条大鱼的脑袋冒了出来,噗的翻了一个硕大的水花。

        大家顿时清晰的看到,那鱼线,就在这大鱼口中……。

        这条鱼,足足有百十斤重吧?

        紧接着,大鱼在水面戈,出一道波纹,继续拉着小船东飘西荡。

        “哇!好帅??!”一个少女花痴一般的喊了起来,在船上乐的直跳脚,直拍手,眼神很企盼:“用大鱼拉船哇……,哇……”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

        尤其是一些女子,更是双目放光的看着这个装逼犯,又是羡慕又是神往。这等潇洒,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啊。

        甚至……,这种拉风程度,比刚才的箫绝,毫不逊色!

        楚御座面无表情,用一种孤傲的脸色,很是高洁出尘的在大船小船的缝隙之中钻来钻去,脸上神色丝毫不变…。

        这是一种另类的景色。

        如此的飘逸,如此的潇洒,如此的别出心裁……

        众人眼睛都看直了。刚才箫绝引起的轰动,刹那间归于无形。

        “我也要我也要!”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两眼放光,一把抓住身边一个中年人的衣襟:“我也要大鱼拉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