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百零二章 我兄弟做的事,我不承担,谁来承担?!

    第三百零二章 我兄弟做的事,我不承担,谁来承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芮不通来到莫家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前来。而是与他的两位师傅,一起前来。

        相比较于前几个人来说,芮不通的到来,最是让莫氏家族重视。

        前几个人,都属于家族。属于家族就代表着……不可能被撬墙触但芮不通的身份却是连撬墙角的顾虑也没有——他和他的两个师傅,都是自由人!

        不属于任何家族!

        这样的人,又具有这样的实力,这才是中三天各大家族梦寐以求的招揽对象。再说了,像神偷鬼盗这种人,就算不能招揽,但打好了关系…自己家族也能够避免不少的莫名其妙的损失……。

        所以对于芮不通师徒的到来,莫氏家族展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几位长老和家主亲自出迎,给足了面子,宾主合欢。

        但听到芮不通此来,竟然也是探望莫轻舞的时候,莫星辰和几位长老集体失声了。

        这是咋回事?怎么一个一个的还络绎不绝了???

        不仅是莫家诧异,连神偷鬼盗这两个芮不通的师傅也有些诧异:从来没见这个弟子对某一个女孩子上心过呀?怎么这次非得来莫氏家族看他们家的小姐?

        难道小芮看上人家姑娘了?

        于是两位老人家抱着看徒儿媳妇的心思前来。一大堆人浩浩荡荡的去了莫轻舞的小院。

        莫轻舞一出来,菌不通就眉花眼笑的跳了过去,唧唧咕咕的跟莫轻舞说起话来。

        最惊奇的不是莫氏家族的人,而是神偷鬼盗这两个让整个中三天都头痛的大盗贼!

        神偷鬼盗两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对方气歪了鼻子。

        还以为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呢,没想到却是一个连发育都还没开始发育的小萝莉……。

        看这样子,绝对不是什么男女之情啊”心急抱孙子的两个老头儿焉了。

        莫氏家族几位长老陪着神偷鬼盗坐在一边,看着诗不通跟莫轻舞说话,莫轻舞觉得不得劲,拉着芮不通进了房间。

        就在站起来的时候,莫轻舞的头上一阵颤动,红芒闪动,星光闪烁。

        莫无心顿时就是一个激民凝神看着莫轻舞头上的蝴蝶结,竟然怔住了。

        绝对不会看错,这个打造精美的蝴蝶结,绝对是彤云钢和星辰铁打造成的。与那星梦轻舞刀是一样的材料!

        彤云钢就算是斩下一块,都需要皇级高手全力施为;谁能够奢侈到将彤云钢来做成蝴蝶结这样的样子?

        薄如蝉翼,轻如无物,如此精巧,如此巧夺天工”

        就算是君级高手,恐怕也做不到吧?

        在菌不通师徒走了之后,莫无心单独将莫轻舞叫了过来:“小舞,你头上的蝴蝶结,是谁给你的?”

        “纪墨哥哥给的?!蹦嵛枵W叛劬?,声音却很冷淡。

        “胡说八道!”莫无心大怒。纪墨?纪氏家族?作为姻亲家族,纪氏家族有几斤几两谁不清楚?

        就凭着纪氏家族,能做出这样的蝴蝶结?舁什么玩笑?

        “真的是纪墨哥哥上次来看我哪来的?!蹦嵛璞缃獾?。她留了个心眼:是纪墨哥哥拿来的,至于谁给的”我才不告诉你!

        “看来你是不想跟老夫说实话了?”莫无心怒道。

        “真的真的就是……?!?br />
        “哼!”莫无心拂袖而出。对一个小女孩逼迫,以他的身份,还做不出那等事。不过这蝴蝶结绝对不是纪墨给的!

        这一点,莫氏家族每一个人都可以肯定!

        纪再家族要是真有这样的高手,恐怕早就冲上上三天了…。

        “看等了这个院子,不需小姐随意的出去!知道么?若是有任何人进来,必须在第一时间汇报家族!”莫无心留下了一道命令,扬长而去。

        莫轻舞咬着嘴唇,站在院子里,泪珠在眼中滚来滚去,却又忍住了。哼,你们这是将我当囚犯么?

        楚阳哥哥,快来接我吧!快来接我吧”我实在是一时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顾独行回到家族,迎面看到的,就是义父顾云澜悲哀的面孔,义父本是一头的黑发,但今天见到,竟然已经白了一半,剩下的那些,也有些霜白了……

        中年丧子,而且是亲生儿子两个一起死亡!着对这位顾氏家族家主来说,绝对是生命之中不可承受的打击!

        “义父!您怎么了?”顾独行惊呼一声。

        “唉……,独行,你回来了……,回来了就好?!惫嗽评匠こぬ玖艘豢谄?,挽住顾独行的手臂,道:“前些日子,你一声不响的离家出走,义父担心不下,派人出去寻找,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你这是到了那里去了?”

        “前些日子,我一直在铁云……?!惫硕佬械妥磐?,踌躇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过…?!惫嗽评轿奚竦难劬醋帕奖叩氖髂?,道:“你小妙姐的事……,乃是损害了家族利益,后果严重,对这件事,你要理解……?!?br />
        “我理解!所以我一定会尽快的冲上剑帝!救小妙姐出来!”顾独行坚定的道。

        “剑帝!”顾云澜身躯一震,回过头来看着顾独行,这才仔细的打量自己的义子,也是自己最看重的义子,这一看不要紧,不由大吃一惊:“你你……,你已经成了????”

        顾独行身上,哪一种冷峭的锋锐,如同长剑出鞘,凌然长鸣,任何人在他身前,似乎都挡不住他的锋锐!

        这正是??投烙械奶卣?。

        “是的义父!”顾独行静静的道。

        “那你现在,是剑宗几品?”顾云澜急急的问道。

        “不是剑宗了。义父?!惫硕佬谐辽溃骸昂⒍衷谑恰W鹚钠?,巅峰!在半个月之内,我又把我突破剑尊五品!”

        “嘶~~~”顾云澜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顾独行离开家,绝对不到一年!

        他离开的时候,只是剑宗五品还是六品?只是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竟然提升了十个品阶?!

        这……这怎么可能?

        “你……,你怎么做到的?还是…,吃了什么天才地宝?”顾云澜问道??峙乱簿椭挥姓庖桓鼋馐土?,机缘巧合之下,吃了什么天地灵枷…然后消化了药力之后,一下子冲上巅峰…

        只不过,这种事情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之中,难道真的会在顾独行身上发生么?

        “我没有吃什么天才地宝。只不过孩儿遇到了一位异人。在他的点拨之下,突飞猛进……”顾独行淡淡道。

        “那也是你用功才会如此……,不过,几个月提升十品,也太出乎人的预料了?!惫嗽评骄咀?,看着顾独行,突然脸上露出一股苦涩而又欣慰的笑容,道:“天可怜见,老天还是没有灭我顾家啊?!?br />
        “独行,顾家……,以后要仗着你撑起来了?!惫嗽评奖说氐溃骸扒凹柑?,刚刚办完他们两个的丧事……?!?br />
        顾独行犹豫了好久,终于坚决地道:“义父…其实……顾炎阳和顾炎月两人之呃…我是知道的?!?br />
        “顾炎阳和顾炎月两人之死……你是知道的……?!惫嗽评椒路鸩幌嘈抛约旱亩?,呢喃一般无意识的复述了一遍,猛然转过头,鹰隼一般的眼睛看着顾独行:“你是知道的?”

        “是!”顾独行沉重地道。

        “怎么说?”顾云澜的声音里,已经满是寒意。

        “他们两人被人杀死之后不久,我就得到了这个消息?!惫硕佬屑枘训牡?。

        “不是你杀的?”顾云澜吐出了一口气:“不是你杀的,就好?!?br />
        “虽然不是我杀的,但与我杀的没有两样。杀死他们的人,是我的兄弟!”顾独行一口气说了出来:“他之所以要杀死他们,也是为了我!虽然这件事,事先我并不知情,但…我也不愿意欺瞒义父?!?br />
        “你的兄弟…”顾云澜声音之中杀机凛然:“他们两人尸体归来,我就在想,谢氏家族谢丹琼一向沉稳,虽然名声不显,却绝对是一个后起之秀可造之材,怎么会贸然出手杀了炎阳他们兄弟两人?纵然是情场纠葛,却也不应该啊。原来事实竟然是如此……”。

        “你的兄弟是谁?!”顾云澜沉沉问道。

        “我不能说?!惫硕佬猩袂槊?,却坚决,道:“只要是他做的,不管什么事,都可以算在我的身上。若是义父不忿,可以杀了我。但我宁死,也不会出卖我的兄弟?!?br />
        “好!好一个义气深重?!惫嗽评嚼淅涞男α似鹄矗骸肮硕佬?,你是否觉得…你长大了,翅膀硬了,而且顾炎阳他们也已经死了,顾氏家族能继承家主之位的就只剩下了你一个,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义父明鉴,骇儿从来不敢如此想过!”顾独行本是低着头,但这一刻却抬起头来,昂然道:“孩儿一向认为,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不管前方是什么,既然做了,就不后悔!就要承担!”

        “事无不可对人言!光明磊落,是我剑道修行的方向,宁直不弯,是孩儿这一生行事的准则!若是此时我瞒着,义父可能一生都不会知道。因为现场,并没有任何凭据;就算是谢丹琼,他也绝对找不出任何可以脱罪的证据!”

        “但我依然要说出来,只因为,我不想骗您!”顾独行道:“我兄弟做下的事,我不来承担,谁来承担?”

        “所以义父你无论如何做,都是应该的!孩儿绝对没有任何抱怨!但至于出卖兄弟一事,宁死不能!”

        顾独行语声铿锵有力,目光坚决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