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舞,一定要快乐哦

    第二百九十九章 小舞,一定要快乐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作为大家族子弟,纪墨当然知道这种丧失了前途的人员的下场,不由得心中也是黯然一叹。但这,却是莫氏家族的家务事,他虽然是表亲,却不便插手。

        唯有在心中默默地决定:若真匙“那么自己必然要拼尽全力,也要为表妹找一个好的归宿!让她不至于痛苦终生。

        “你先过去吧,我陪陪小舞,等会过去?!?br />
        纪墨说道。

        而莫轻舞在一边看着,眼中泪水盈盈,小手绞来绞去,充满了不安。

        “小舞,来,看看楚阳哥哥让我给你捎来的礼物?!?br />
        纪墨强行压下心中的难受,装出欢容,拉着莫轻舞的小手,来到她房里。

        “来,看看这是什么?!?br />
        纪墨先拿出来的,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玉、瓶,这里面,乃是楚阳让他捎来的生机泉水。大大的一瓶!

        “这是什么?水?酒?”

        莫轻舞狐疑的看着那玉瓶,下一刻轻轻抚摸着,抬起脸来希冀的问道:“这个玉瓶,是楚阳哥哥的么?”

        “是啊?!?br />
        纪墨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楚阳的玉瓶?珍贵的是里面的水啊好不好?

        “楚阳哥哥“,“,莫轻舞突然紧紧的将玉瓶抱在怀里,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此刻,看到了这个玉瓶,莫轻舞就如同见到了楚阳本人一般,已经压抑了好几个月的痛苦,突然黄河泛滥一般的冲了上来。

        这一哭,竟然哭了好久。

        纪墨手足无措。完全没有想到,只是区区一个玉瓶,竟然会让莫轻舞这么激动……

        良久之后,莫轻舞才抽噎着,停了下来。

        “快喝了吧。这里面可是无价之宝,生机泉水啊?!?br />
        纪墨压低了声音,道:“你楚阳哥哥一再的叮嘱我,要亲眼看着你喝下去?!?br />
        “可是我……可是我舍不得喝,”

        莫轻舞眨着大眼睛,可恰兮兮的看着纪墨:“喝工“就没有了……”

        “傻丫头,这有什么舍不得的?”

        纪墨连忙劝道:“喝了这个,你的身体就会改善很多,而且受了伤,也不会留疤的哦……”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喝“”莫轻舞快要哭了出来:“我留着它好不好?”

        “可是你若是不喝“纪墨哥哥会生气的?!?br />
        纪墨盅惑道,但看看没效果,只好道:“你楚阳哥哥若是知道千辛万苦才为你求来的生机泉水你竟然不喝,会伤心的哦……”

        “那我喝!”

        莫轻舞急忙的使劲点头:“我这就喝!”

        看着莫轻舞仰起头,将一瓶的生机泉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纪墨愕然:楚阳的威力就能这么大?

        喝完了生机泉水,莫轻舞就将玉瓶抱在了怀里,无限珍惜。

        “楚阳哥哥还有什么让你给我带来呀?”

        莫轻舞希冀的问道。

        “嗯,还有这个,还有这个……”

        纪墨干脆解开了包袱。里面是一堆的玩具,稀奇古怪,五花八门。

        “这个好?!?br />
        莫轻舞用小手拨拉了几下,找出一个蝴蝶结。

        却是通体用彤云钢和星辰铁打就,红艳艳得,映射着星光点点,漂亮之极。

        纪墨的嘴唇抽搐了一下。

        每次见到这个蝴蝶结,他就有这反映。用彤云钢和星辰铁的精华来打造一个蝴蝶结哄小女孩儿玩,“普天之下,也就只有楚阳才会如此奢侈吧?

        “这个、肯定是楚阳哥哥给我的,至于剩下的那些,是纪墨哥哥你自己买的吧?”

        莫轻舞歪着头,爱不释手的打量着蝴蝶结,随口问道。

        “额,“你咋知道?”

        纪墨瞪目结舌。莫轻舞随口一句话,却是说中了事实。

        “哼,因为只有这个才是我喜欢的!”

        莫轻舞皱起鼻子,笑容里露出久违的快乐和慧黠,道:“也唯有楚阳哥哥才知道我喜欢什么?!?br />
        说着,她有些鄙视的看着纪墨,撅起小嘴道:“你不知道!”

        纪墨狂晕。

        “纪墨哥哥,还是要谢谢你!”

        莫轻舞将玉瓶和蝴蝶结珍惜的抱在胸前,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意:“谢谢你,给我送过来?!?br />
        “不,“不客气?!?br />
        纪墨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莫轻舞,莫氏家族的千金小姐,现在却是如此的……可恰。

        “我去找舅舅商量一下,嗯,“”纪墨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心道,若是舅舅不答应,我就留下来陪陪,“不对,我也留不下来啊,沧澜战区还等着我去战斗……唉!再说了,就算将她接去了我家,我不在大哥不在,她跟谁玩去?

        摇着头叹着气,回到大厅。

        跟莫星辰说起来将莫轻舞接过去住几天的想法,果然莫星辰在沉吟了一会之后拒绝了,他道:“若是平常时候,过去住几天也就罢了,不过现在各大家族都在应付沧澜战区的三星圣族“怎么还照看孩子?还是等此事过了之后再说吧?!?br />
        纪铸和纪墨兄弟两人刚走。莫星辰正要休息一会,却听人传报:“启禀家主,罗氏家族二公子前来探望小舞小姐?!?br />
        “罗氏家族?罗二公子?来看小舞?”

        莫星辰这下子真惊了一下。

        纪铸和纪墨来看看莫轻舞,倒也说得过去,毕竟是表亲:但这位罗二公子来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莫氏家族与罗氏家族本是仇敌么?

        两家打来打去,已经互有死伤的打了一百多年!可说是两家之间有解不开的深仇!这位罗二公子竟然在这个时候来看小舞?

        难道是别有用心?知道我们家族的天才废了故意来落井下石的羞辱的?

        不过纵然这样,也实在是胆子太大了,“须知一个闹不好,这位罗二公子就能把命丢在这里??!

        “请进来!”

        莫星辰淡淡地道,同时站起身来:“我倒要看看,这位罗二公子,此来是要做什么!”

        罗克敌一身白衣如雪,在莫氏家族所有人敌视之中走了进来。

        泰然自若,目不旁视。

        罗克敌虽然平常很搞笑,做事风格也很不着调;但却是最重感情的一个人!

        楚阳是我老大!

        老大曾经说过,让我有机会的时候就来看看小舞!

        那我就一定要做到,因为我答应过!

        罗氏家族与莫氏家族是仇敌,那又怎么样?在我答应老大的时候,就已经是仇敌!不想来的话,那时候就不会答应。

        而既然答应了,就算是仇敌,也要来!

        就算是死,也要来!

        所以他来了!

        在莫星辰诧异的目光注视下,在莫氏家族所有人防贼一般的目光中,罗克敌走进了莫氏家族,按照他的要求,见到了莫轻舞。

        接下来的事情,让莫星辰这位见多识广的莫氏世家之主,也为之大跌眼镜。

        “小舞!”

        罗克敌脸上的冰霜瞬间融化成明朗亲切的笑容,似乎见到了自己久别不见的小妹妹。

        “哇,罗哥哥!”

        莫轻舞也很意外。自己家族与罗氏家族不愉快,这一点她是知道的,怎么也不会想到,罗克敌竟然会干冒天下之大不韪来看自己。

        莫星辰霎时间瞪圆了眼睛。

        看着那一大一小就在莫轻舞的房间外面嘻嘻哈哈的玩成一团;然后罗克敌很有耐心的听着莫轻舞小嘴絮絮叨叨的诉苦,然后……做游戏?

        然后……讲故事?

        莫星辰长叹一声,悄悄地退了出去。

        小舞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快乐过了?现在,小舞看到罗克敌这位仇人之后,竟然比看到自己这个老爹还要亲热……

        难道,是我错了么?

        可是“为了家族,纵然错了……又能怎么样呢?我是家主啊。

        莫星辰静静地走了。

        而罗克敌也放心大胆的陪着莫轻舞玩了一天。

        “小舞,这次,是你的楚阳哥哥派我来陪你玩的“我只能在这里呆一天?!?br />
        罗克敌蹲在莫轻舞面前,轻声道:“明天,我就要去沧澜战区了?!?br />
        “为什么你们都要去沧澜战区?”

        莫轻舞炫然欲泣的道:“可我在这里好寂寞。没有人陪我玩,也没有人跟我说话……”

        罗克敌沉默了一会,道:“我也不想去,可还是很想去。那里很危险,可那里又很快乐;那里有仇人,那里也有朋友;还有,“身为中三天家族子弟的,责任!”

        “和,男人的责任!”

        罗克敌轻声道。

        对这个明显只是小女孩的莫轻舞,罗克敌没有任何伪装,很轻松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责任!

        对抗三星圣族,保住中三天大陆,就是自己这些人的责任!

        不容推卸。

        “来的时候,我绘你收拾了很多小礼物。不知道你喜不喜欢?!?br />
        罗克敌放下手中的大包裹。

        “对了,你楚阳哥哥让我来看你的时候,曾经让我给你带一句话?!?br />
        罗克敌道。

        “什么话?”

        莫轻舞急忙抬起头,竖起了耳朵。

        “他说“小舞,一定要快乐哦?!?br />
        罗克敌道:“楚阳哥哥会来找你的,会来接你的?!?br />
        莫轻舞呆住了,眼泪刷刷的顺着白嫩的脸颊流了下来。

        好长久的时间了,她盼望着听到这句话,盼望着有人能够带自己离开。而今天,终于等来了楚阳哥哥这句话。一时间,她小小的心灵中突然觉得酸酸的,幸福的想哭……

        罗克敌走了。

        他毕竟是莫氏家族的敌对者,不可能在这里呆太久。能够呆这么长时间,还是因为莫天云已经去了沧澜战区,若是莫天云还在这里恐怕就更难说了。

        但莫轻舞却已经心神沉静下来。

        她觉得自己长大了,而且,心灵中,也有了寄托。

        “小舞,一定要快乐哦,楚阳哥哥会来找你的,会来接你的?!?br />
        莫轻舞歪着头,抱着那破烂的剑鞘和玉瓶,头上戴着七彩星光的蝴蝶结,学着楚阳的声音,轻轻地、呢喃道。

        她的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是在做一个美好的梦,唯恐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