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兄弟离别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兄弟离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皇宫之中,皇帝赵哲陛下在瑟瑟发抖。这位生长在温室之中的皇帝陛下,他做梦也想不到,第五轻柔的手段竟然这么狠,竟然这么血腥!

        丝毫不留余地!

        皇族尊严,他根本不在乎!数万生命,更不在乎!

        文武百官,根本不在乎!所有人到他手中,就只是一个字:杀!

        一侧的嫔妃都挤在一起,俏脸发白,毫无血色,身体颤抖的如同风中落叶。

        “第五相爷到!”门口一个军士举着染血的长刀一声通报。却仿佛是拉响了丧钟。

        “第五轻柔来了!”赵哲陛下嘴唇都发了紫,颤抖着道:“他来做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一片寂静。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第五轻柔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从容不迫的一步一步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棉布袍子,就这么背着手,施施然走了进来。

        脸上神情,依然优雅,依然平淡;似乎万物都不萦于心。

        但赵哲却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地狱恶魔,两眼翻白,几乎要晕厥过去。

        “陛下安好?!钡谖迩崛嵛屎蛄艘痪?。

        “安…,好…,安好!相爷您安好…?!闭哉芘Φ目刂谱琶娌考∪?,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不要失去凤子龙孙的气度,却没有成功。

        第五轻柔负手站立,眼睛微微一撇,一个侍卫连忙搬过集一把椅子,放到他身后,第五轻柔这才微微一笑,雍容的坐了下来。

        “陛下?!?br />
        “……,嗯?”

        “你我君臣一场,也算是缘分?!钡谖迩崛嵛⑿ψ?,叹息着,道:“我原本以为,我们可以君臣相得,同心协力,一统江山,共同站到巅峰,供世人膜拜!”

        “我有一统江山的能力,也有一统江山的气魄!只可惜,陛下您对我,却是始终不加以信任?!钡谖迩崛岢ぬ疽簧?,怜悯的看着赵哲:“这是何苦来由?”

        “是”是朕的错……,、赵哲眼睛不敢看他,颤抖着说道。

        “嗯,是真的错了…?!钡谖迩崛崆嵝?。

        “当年,你不信任我,我迫不得已,在战场上找机会,握权力!却没有想到……其实那样比由你赋予我兵权要强得多了…”

        第五轻柔微微眯着眼睛,似乎想起了当年们惨烈大战。

        “一场场的交换,一场一场的厮杀,堆砌起了我第五轻柔的不世名望;也堆砌了无数的战功,让你不得不封赏…,而到了一定的地步的时候,前线的所有指挥权都在我的手中的时候,大局已定!”

        “你已经无力掌控于我!”第五轻柔的声音顿了顿,道:“接下来,南征北讨;一来,是铲除异己,二来,在世人眼中,我是无所不能的统帅。甚至,在铁龙城眼中,也是我在掌控战局,为了一次一次的巨大战功……”

        “但他错了!我所要求的不是战功,而是权力?!钡谖迩崛岬氐溃骸熬驮谀嵌问奔?,整个大赵帝国一千两百万军队,都被我在不司的时期调入了战??!我要的,是与军队的熟悉,是军队之中的将领的信服,以及,我对每一支军队的掌控权?!?br />
        “因为那些,我清楚你不会给我!所以我只能自己去争取?!?br />
        “无数舟陷阱,铁云损失固然巨大,但大赵死的人却比铁云只多不少,因为,有太多的人都是我亲手设置的陷阱,将他们可入大赵的埋伏…,而那些人,都是忠于陛下、忠于大赵的;但我却因为你的不信任,对那些人也不信任,因此我要的是忠于我第五轻柔的…?!?br />
        第五轻柔长长叹息:“终于等到战争告一段落,铁云积弱难返的时候,我停止了战斗,挟盖世军功,返回朝堂?!?br />
        “所有人都以为,乃是我故意的给铁云以喘息之机,其实不是的?!钡谖迩崛岬溃骸耙蛭歉鍪焙?,我只有军队,而没有政治。所以我必须要回来,打造一个我能够掌控的政治局面。而且那个时候,皇室对国家的掌控还是很有力的;就算我灭了铁云,你再灭我,也只是举手之劳?!?br />
        “所以我不能在那个时候开战!所以我放弃了战争的大好局面,回来着手经营后方?!钡谖迩崛嵘钌钐鞠ⅲ骸叭羰悄鞘焙蚰隳芄恍湃挝业幕?,那么我现在已经给你打下一个一统江山!可惜你没有…”

        “所以,等到现在,你想要对付我,已经迟了!”第五轻柔站了起来:“军队才是硬道理!你手中没有兵,没有将,就凭这一帮子腐儒,居然就想要对付军队的领袖?陛下,你不觉得这太可笑了么?”

        赵哲脸色惨白,眼神发直。

        “很多话想要说,而且很多话都是很多年之前就想要对你说的;但今天到了这里,却发现一切都没有必要?!钡谖迩崛岬氐溃骸耙丫槐厮盗??;蛘呤俏业男木撤⑸烁谋?,但现在,却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了?!?br />
        第五轻柔慢慢的道:“今天来找你说话,示威,本就是幼稚了?!?br />
        说完,第五轻柔就站了起集,连看也不看他,风轻云淡的走了出去。

        随即,外面就响起了第五轻柔的声音。

        “把这里封了!让皇帝陛下在里面好好的生活;从今天开始,许进不许出!直到……,此次大战结束!”

        “是!”

        “大战之后,若是我们胜了,就将皇帝陛下拉出去看一看这大好局面,然后斩首!若是我们败了,直接斩首!灭九族!”

        “是!”

        赵哲在里面听得明明白白,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不论胜败都要死?

        这事儿,整个的倒了一个个儿,向来都是皇家下令要灭别人九族,现在可倒好,第五轻柔直接下令:灭皇帝九族?

        真真是……,没法说了……。

        大赵的清洗,依然在进行。而且,看第五轻柔的架势,恐怕还要折腾一段时间。

        而这时,顾氏家族的人,也终于联系上了顾独行:回归家族!

        顾独行临走的一晚上,楚阳与他嘀嘀咕咕了半夜,最后交给他一大包的东西。这个是给纪墨的、这个是给董无伤的、这个是给”

        自然,大部分是……,给莫轻舞的……。

        晨风中,两兄弟相对而立。

        “保重!”

        “保重!”

        这两个字,几乎是从两人口中同时说出。

        随即,顾独行就默默地、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转身而去,竟然不再回头。

        好兄弟!危难时刻遇到你,你帮了我。你给了我羊望,你帮助我练功!你为我做到了你所能做到的一切!

        我不会辜负你!

        绝不会!

        这些话,都在顾独行的心里,但他一句也没有说出来。

        楚阳也同样没有说什么。

        分别似乎很平淡,但两个人都知道,下一次相见,就是在中三天!而不是在这里。

        中三天的莫氏家族突然间热闹了起来。

        这本是不应该的事情,所有的家族都在备战沧澜战区,但莫氏家族却突然间门庭若市。

        这一日,莫星辰正在书房中与大长老谈论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下人来报:“启禀家主,两位表少爷来了?!?br />
        “表少爷?”莫星辰一愣。

        “是纪铸和纪墨两位少爷来了?!?br />
        “哦,让他们在客厅暂侯,通知大公子迎客?!?br />
        “是,纪铸少爷已经在客厅喝茶,但纪二少爷却到了内宅去找小姐去了?!?br />
        “那位小姐?什么小姐?”莫星辰一愣。

        “是小舞小姐?!毕氯说妥磐?,于隐蔽处撇了撇嘴。

        “小舞?!”莫星辰惊诧了:“纪墨找小舞干什么?”

        内宅中。

        “纪墨哥哥!~~”莫轻舞一声惊喜的欢呼响彻了整个后院,几乎就是飞一般的奔了过来:“纪墨哥哥,你怎么来了?楚阳哥哥呢?他也来了么?”

        “额,你楚阳哥哥没来?!奔湍盗苏饩浠?,就看到莫轻舞的小脸顿时垮了下去。

        急忙心疼的抱在怀里!安慰道:“不过你楚阳哥哥虽然没来,但却托我给你带来了不少好东西……?!?br />
        “真的?”莫轻舞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一下子兴奋起来:“在哪里在哪里?”

        “当然是真”咦?”纪墨顿时发现不对劲:“你怎么轻了这么多?呀!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纪二少大怒:“谁欺负你了?!”

        “没…没有人欺负我?!蹦嵛柩壑械牧凉庖簧?,又黯淡了下去,仰起脸来央求道:“纪墨哥哥,我不想再住在这里……,你带我到你家去住好不好?”

        “这个…?!奔湍斐?。

        “不好!”一个声音传来:“小舞,自己的家,怎可说轻离?”

        说话的,是一个莫氏家族的旁系长老。正是奉了家主之命,来请纪墨前去大厅。

        “小舞发生了什么事?”纪墨放下莫轻舞,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这位莫氏家族王座高手。

        “纪二少爷,这个””那位高手犹豫了一会,看到纪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还是将纪墨拉到了一边,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一会。

        “三阴脉被废?”纪墨目瞪口呆。

        他到了天兵阁之后,楚阳并没有对他说过莫轻舞三阴脉被废的事情。

        所以他到此刻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