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此兄弟,一对奇葩

    第二百八十八章 如此兄弟,一对奇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皇宫宝库空了!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金库而已!

        这里面,有着大赵王国历代以来千余年收集的所有的宝具,包括大量的奇异金属,包括海量的天地灵药,包括神兵利器”还有数不清的金银!

        甚至,其中还有一些是珍藏的孤本!这其中,包括太多太多的武功秘籍!

        那么多东西,就算是派一个军团来搬,也要搬半天吧?

        居然完全空了!

        看着皇宫的地下宝库,陆人甲大总管欲哭无泪!他此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这里;但现在,看着里面空空荡荡的偌大空间,陆人甲崩溃了!

        这里面除了空气之外,什么都没有!

        甚至里面的那些铁架子也没了。

        完完舍全的一无所有!一只老鼠进去,也要含着两泡热泪出来。

        陆人甲大总管暴跳如雷!

        昨天晚上这里发生了战争是不假,昨天晚上皇宫被毁也不假!昨天晚上中三天的公子哥们在这里决战也不假!

        但”那才几个人?就那几个人能将这里完全搬空?这简直是笑话!

        能做到这一切的,能有谁?普天之下能有谁?

        “第五轻柔!你这简直是刨了皇家的祖坟??!”陆人甲用一种锥心刺血的公鸭子嗓音,喊出了这悲愤莫名已经到了一定境界的一句话!

        也只有第五轻柔,才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利用这次骚乱趁火打劫,做到这一切!

        看到这里的空旷景象,在提出‘谁干的,这个问题的时候,普天之下数百万万人都会整整齐齐的将手指指向同一个目标:第五轻柔!

        楚阎王固然厉害,可这里是大赵!

        陆人甲立即屁滚尿流的回去了,关于这娶的事情,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向皇帝陛下禀报的。

        下午,陆人甲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一队精锐骑士,携带着皇帝圣旨,一身的戾气,向丞相府进发了。

        这事儿,要有个说法!

        而现在,第五轻柔正在书房中,脸色难看得很。

        “已经证实,上三天楚家,并没有楚非楚南两位公子其人!”这样的一张小小的纸条,就捏在第五轻柔的手中。

        这个消息,也是第五轻柔在接到楚家公子到了接天楼之后,立即发出的一个调查请求!也是他这几天一直在等待的消息。

        终于到来!

        第五轻柔的手越攥越紧,眼中发出锋锐的神色。下一刻,第五轻柔大喝一声:“景梦魂!”

        “在!”

        “阴无天!”

        “异!”

        “点齐人马,调起金马骑士堂所有武尊以上高手,立即包围接天楼!将那两位楚公子,抓回来见我!”

        “是!”

        “记??!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牺牲!一定……要抓到!”

        “是!”

        门外轰隆的骚乱了一下,接着就听见刷刷的声音,随即消失,归于静寂。

        而现在,纪墨纪二公子和苗不通已经到了接天楼,纪家纪铸大公子的房间里:纪墨已经准备好,随时跟着大哥返回中三天了。

        在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自己只需回到中三天去历练。纪墨甚至已经打算好了:只要一回到中三天,就立即申请去沧澜战区去历练。

        用基老大教给自己的办法,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自己的实力最高最快的提升上去!不就是一次一次的突破极限么?

        纪墨想着楚老大教给自己兄弟几个的那种奇妙的身体锻炼方式,心中充满了信心。

        老大说过,我们是要一直杀上上三天的!

        “纪二爷,您回来啦?”纪铸的房间里,纪墨进来的时候,纪大少正在斜斜躺在椅子上,一点头一点头的打瞌睡。没法,今天早晨起床太早,打乱了生物钟了。

        见到兄弟回来,纪铸先挥挥手,将家族的几个侍卫赶了出去,然后吩咐在门边的苗不通关上门,才懒懒的抬起了下巴,看着自己的亲弟弟,用一种要死不活的姿态,阴阳怪气的说出了这句话!

        “额咳咳咳,大哥大…?!奔湍煽茸?,眼神闪避着大哥的注视,干笑道:“哥哥您真是越来越是英明神武””

        “真滴洋?”纪铸撅起嘴,用一种非?;目谛?,用一种特别假的沾沾自喜的样子接受了自己兄弟言不由衷的夸奖,平平静静的问道:“纪二爷,这一趟在外面,耍的好吧?”

        “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奔湍拖峦?,眼珠子乱转,抬起头来,已经是满脸的热切:“大哥,不出来不知道,一出来吓一跳哇……?!?br />
        “哦呵?怎么地?”纪铸有趣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腻!杯水瞎了一条?”说话口气,竟然接近唱戏的腔调。

        “大哥你是不明白我的感受哇,这次出来,我真真切切的领略了,大地的秀丽,山川的雄奇,大海的辽阔,以及那无数的鬼斧神工一般的景象,夺天地之造化的风是…??!??!??!我真是留恋往返……”纪墨用一种夸张的表情和姿势,用一种极富咏叹调的口气,两眼之中充满了神往的说道。

        “额?有着么滴嚎?”纪铸表情很怪异。

        “是滴是滴?!奔湍阃啡缂ψ拿祝骸罢娴问翘坷?!打嗝,小弟为此,还曾经作诗一首……?!?br />
        “你还会作诗?”纪铸瞪圆了眼睛,这次是真的惊诧了。

        “那是当然咧!”纪墨摇头尾巴晃的得意道:“你听好了……昨天下啦中三天,今日来到大山前,山上石头真是硬,山上流水真是甜;山上花儿真是香,山上姑娘赛天仙昨天离啦那大山,今日来到大海前;海中波浪真是高,海中鱼儿真是妙,海中还有虾和鳖;海中还有姑娘叫……?!?br />
        “停!停停!”纪铸痛苦的扭曲了脸:“纪二爷,您这能流传千古的诗篇,还是回到中三天家族之后对父亲大人去吟诵吧””

        “额……”纪墨嘿嘿一笑,谄媚道:“大哥,这下三天好好玩哇……?!?br />
        “真滴洋?”纪铸做出一个猪哥表情,突然压低了声音,嘿嘿的笑道:“那炎阳刀也嚎?”

        “嚎!的确是嚎!嘎额嗷呜…,?”纪墨乐滋滋的回答了一半,突然抓着自己大腿跳了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毛骨悚然的看着自己大哥,两个眼珠一下子凝固了。

        一边的菌不通险些惊呼出口。

        “纪二爷!”纪铸狠狠的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霹雳一般的大喝一声:“你嚎大的胆子!”

        纪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冷汗涔涔而出。

        “姥姥啊…老大……?!奔湍哙伦抛齑?。

        “你姥姥你个姥姥!”纪铸霹雳一般大吼一声:“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整个家族舟?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一旦暴露,就会为家族惹来灭顶之灾?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么的愚蠢?你知不知道…你姥姥的!你奶奶的!***的!……?!?br />
        纪墨哆嗦着低着头没有答话,一动不动的挨训,心中却在疯狂地反击:我姥姥就是你姥姥!我奶奶就是你奶奶!我妈就是你妈!你姥姥的!你奶奶的!***的……。

        “你居然还”狗大姨?”纪铸真正的爆发点终于来到了,飞起一脚,将纪墨踢了一个跟头,口沫四溅:“狗是你大姨?!”

        纪墨一声惨叫,被踢了一个溜地滚,心里恶毒的反骂:是你大姨!嘴里惨叫道:“老大我错了……,我改了,再也不敢了……?!?br />
        心中的疑惑这才终于知道,原来这货昨天晚上也去争夺了,却听到我得意忘形之下的一句‘狗大姨,才知道了我的身份……。

        妈的,老子这张嘴实在是该拿针缝起来!

        纪铸飞身而上,抓住这个家伙噼里啪啦的猛揍一顿,下手如雨点,拳打脚踢。打的纪墨的身子在空中来回乱转就是不着地。最后狠狠的一脚踢在多肉的屁股上,将自己弟弟生生踢毯子一样踢飞起来然后还没飞到最高程度就又一巴掌拍在了地上,发出轰然一声大响。

        然后纪铸才停住了手。

        “说说吧!该怎么办?”终于发泄完毕的纪铸转回去坐在椅子上,整个身子呈现出一个‘太,字形,懒洋洋地道。

        “嗷呜…,嗷呜…,啊啊亦…哎哟呃…嗯、哼、嗯、哼、嗯哼嗯哼…?!币恢痹诓医械募湍闹形尴薜靡猓赫舛问奔湟岳吹奶亍娌皇歉堑?,老大这么揍我,不过等于挠痒痒……。

        此刻听到纪铸这么说,不由得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怎么办?”

        “别裳死!也别跟老子装糊涂!”纪铸一拍桌子:“我知道没打疼你!”

        “你敢跟我称老子?”纪墨尖声叫起来,突然间义愤填膺一跳三丈高:“你他ma的,纪铸!你跟老子称老子?”

        苗不通惨不忍睹的闭上了眼睛,一脸的扭曲痉挛:这到底是一对什么样的兄弟……。

        刹那之间,纪铸刚刚平息的怒火腾地一下又冒起来,一跃而起,紧接着,苗不通就见到这同父同母的兄弟二人都是一口一个老子的怒骂着,然后在地上扭打成了一团……。

        砰砰砰!

        噗噗噗!

        咣咣咣!

        苪不通眉框狂跳,两眼发直:太…给力了!这简直就是一对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