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两国君王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两国君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发生了什么大事么?瞧您说的泣话。真是令我们诧异……这些人面面相觑。昨夜整个中州都要翻了过来,天翻地覆一般的动静,到现在整个中州的上空还在飘着血腥味……难道您在相府之中就一点也没听到?

        这个我们却是谁也不信的。

        不过三人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此刻看到第五轻柔的镇静闲适,却是不由自主的心中一安,似乎天大的事,也真的不值得放在心上……

        刚刚进来时舟浮躁,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是有大事情发生!”景梦魂道:“昨夜,足有两万余江湖人为了争夺问天剑与黄泉刀,在城中多处地方发生大规模械斗,更冲毁了刑部衙门、户部衙门、礼部衙门;连京城守备处,也成了一片废墟。人员军士死伤无数,现在正在统计?!?br />
        “哦……”第五轻柔轻轻点头:“就这些么?”

        就这些么?三人同时无语。这些还少么?

        尤其是景梦魂,心中更是郁闷,昨夜的纷乱,第五轻柔严令不让金马骑士堂参与平乱。这才导致中州城乱成了这个样子。

        若是金马骑士堂出动的话,定然不会乱到这种程度!

        “楚阎王这一计当真毒辣!”韩布楚忧心仲仲的道:“而且,看这样子,貌似已经成功了,成功的引起了中州大乱。眼下城中已经是战场一般,而外来者竟然是越来越多,眼寿着中州城就要饱和了,血腥厮杀越来越是激烈,现在每一天都有数百起厮杀,不少的江湖人甚至敢攻击军—…………,

        “普通民众更是人心惶惶,如此下去,可怎么得了?”

        “嗯……”第五轻柔仰起脸来,若有所思的道:“高升,那位纪公子如何?”

        “他认识楚阎王,而且私交不错。他对此并没有任何隐瞒?!备呱遄琶纪罚骸安还簿芫孤度魏蜗?,而且……他说过,等到纪氏家族的人来到中州,他就随着家族返回……”

        “嗯……果然是滴水不漏?!钡谖迩崛崆嵘鞠⒁簧?,点了点头,道:“这样的世家子弟,又是二公子,看来果然不同凡响。原本他这里也不会出现什么突破口;不过……我们的态度,你带到了么?”

        “带到了,不过纪墨貌似不是很在意?!备呱溃骸八姆从芷降??!?br />
        “嗯,要派一位高手,盯一盯纪墨的行踪?!钡谖迩崛岢了甲牛骸澳歉銎u不通呢?可有什么疑点么?”

        “至于那位苪不通,原来就是神偷鬼盗的传人……”高升谨慎的道:“此人身份可非同凡响,两位九品王座巅峰修为的师傅,若走动他,恐怕后患无穷。而寻他……则不在九重天规则之内……”

        “只要身份查实无误,一个小小的苪不通……,还不值得动?!钡谖迩崛崆嵝σ簧?,道:“昨天晚上,城外驻军没有出动吧?”

        “没有?!焙汲林氐氐溃骸跋嘁?,我们必须要出动城外驻军进来了,只凭着城里这些……恐怕,恐怕力量太薄弱?!?br />
        “不然!”第五轻柔一挥手,断然道:“让他闹!让他乱!闹得越大越好,越乱越好。最好将整个大赵千万里方圆之内的江湖人士都吸引过来,也无妨!”

        “???!”韩布楚万万没有想到,第五轻柔竟然会说出这句话来。

        “相爷,若是再放任闹下去……恐怕这中州城,就要……”韩布楚倒吸了一口冷气,急急说道。

        “不楚,你还是停留在陈旧的王朝争霸模式之中;将一座城池看得很重要?!钡谖迩崛岷蜕溃骸澳阋吹某ぴ兑恍┎攀??!?br />
        “长远一些?”韩布楚有些惘然,这么多年了跟在第五轻柔身边,他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思想跟不上趟了。

        中州乃是大赵的都城啊,何其重要?难道在第五轻柔眼中一点也不重要么?

        “中州,乃是大赵都城。位处大赵核心位置,四面八方,城池林立,重兵把守!就算是距离最近的敌人,也要在六千里之外!就说是固若金汤,也是毫不为过!”第五轻柔淡淡的笑了笑:“可在我眼中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一个让人无限唾弃的笑话!”

        “笑话?”韩布楚皱眉低头沉思这句话的意思,不仅是他,连高升和景梦魂也忍不住考虑起来。

        “将都城建在这种四面受?;さ奈恢?,简直就是懦夫的摇篮!”第五轻柔低沉地道:“都城,纵然不能建立在前线,却也不应该在摇篮中,应该设置一种恰当的距离,时时刻刻有?;?,然后不管是文臣武将,才会励精图治,全力护卫!而且,倾尽全力去开疆扩土,消除威胁!这才是国家强盛之道!

        “当年,大赵第一任国君虽然雄才大略,但在打下江山之后。却分明就是为了享乐,为了守成!所以将都城定在了中州!如此君王,能够开国,简直是奇迹!而之后的这些年里,他们的这种误导,足足耽误了大赵数百年!世世代代以来,就是这种无形中的守成思想,影响了历代国君,也完全的拖延了大赵的霸业!”

        “纵然是一位有为的君主,但处在这等远离战场的万里之外,眼见耳听,尽都是一片歌舞升平……又哪里还能培养出什么进取之志?”

        第五轻柔淡淡的笑着,笑容里却充满了嘲讽:“所以,大赵直到有了我第五轻柔,才开始扩张的步伐!之前,并非无力扩张,而是不想,不愿;若是没有我第五轻柔,我敢断言,终有一天,大赵整个国家,会崩溃于安逸之中!”

        “而最大的威胁,就是铁云!”第五轻柔走到窗前,举目北望,缓缓道:“你们看,铁云大雪酷寒的时候,路人身穿三层貉皮大衣,犹自寒冷不禁。而我们这里,却只穿着一件夹袄,就能过冬。经中州往南三千里之外,更是四季如春!如此强大的地域差异,难道你们看不出什么么?”

        “什么?”韩布楚下意识的问子一句。

        “酷寒之地,必出桀骜之人!地域艰苦,定然好武成风!而且,铁云遍地大草原,接近北疆;铁云男儿,一个个放眼看望,就是天地相连,那是何等浩大心胸?长此以往,怎能不尚武成风?”第五轻柔道:“数千年来,北人就是彪悍的象征,而且,边乱都是有北方起力”

        “大赵与铁云相比,人身太过孱弱?!钡谖迩崛岬溃骸八员匦胍龀龈谋?!”

        韩布楚默然不语,细细地想着第五轻柔这段话,却觉得似乎有几分道理,又似乎充满了别的意味……

        “看铁云国家,你们只看到了现在被大赵压着打;但你们却忽略了,铁云建国多少年?”第五轻柔淡淡道:“三百年前,铁云铁家,只是一个世家;但长年扩张,家族私军扩大到了足以产生野心的地步,于是,取而代之……两百多年前,铁云建国!那时候,只是一个拥有十几个城池舟卜国家?!?br />
        “到了一百三十年前,铁云已经拥有了大异的土地;将近一百座城池!”

        “八十年前,铁云的土地再次扩大,有了军队足够百万人……”第五轻柔深深叹息:“到了四十年前,铁世成横空出世,直接将已经变成庞然大物的铁云的版图,在十六年之内,又翻子一番!慢慢的,连茫茫大草原也不敢进犯铁云!”

        “而铁世成尚不知足,挥百万大军南下,与大赵决战!”第五轻柔深深吸了一口气:“到如今,虽然被我用毒计困住了铁云,但铁云的新一代国君铁补天,竟然又是一位天纵之才!”

        “两百多年来,铁云换了七八位国君,但铁云的版图,从两百多年前,扩展到现在,已经是当初建国时候的数千倍!”

        第五轻柔叹了口气:“面对这样的数据,难道你们就没感觉到压力?就没有感觉到恐惧?!”

        “这意味着什么?你们难道一点都没有想过?”第五轻柔眼中有一丝疲惫。

        “难道……,这些铁运君主,都是开创之君?”韩布楚终于听出来了什么。细细的想了想,蓦然的说出来了一个令他自己也是瞪目结舌的答垩案。

        “十几位君主,十几位绝世枭雄!”第五轻柔眼神深沉:“也是十几位野心勃勃的,霸主!”

        “而你们再想一想大赵帝国,这两百多年之中出现的二十多位君主!”第五轻柔深深叹息:“比一比铁云,如何?”

        韩布楚惭愧的低下头,不得不说,自从开国帝君之后,就只有连续几位皇帝励精图治,让大赵彻底强盛起来,但从那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动过,始终维持着祖宗基业。

        看似守成,但实际上,却是在后退。

        这些年来的历代君主,昏君倒也没出几个,但一个个却都是平平庸庸,根本没有什么气吞天下的霸气。

        跟铁云这同时期的君主们相比,大赵的君主,直接就等同于废物

        “这样的君王,已经不配为君!”第五轻柔深深的叹息。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但韩布楚等人却只是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理所当然。

        的确不配!

        第五轻柔说不配,那就必然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