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深谋远虑

    第二百五十八章 深谋远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人群如海潮,嗷嗷大叫着,一拥而进。

        城门本来不小,一下子打开,足足够十几匹高头大马同时并排前进,但城门一开,四面八方的高手们同时争先恐后的奔过去……

        下一刻——猛地撞在了一起,挤成了一个铁疙瘩!

        城门空自打开着,但数百人挤在一起,这一刻居然谁也进不去,只是叫骂声响成一团,响彻云霄。

        “你妈!挤你祖宗??!”

        “哎呀呀,挤死我了挤死我了……”

        “让开让开,快让开……”

        “**,***这么用劲想要挤死老子……”

        最离谱的是,在人群之中,有两个彪形大汉,满脸的络腮胡子,劲儿大一些,又是被挤在一起,拨弄了几下,居然被人群生生的挤了起来,高出众人一头。只见两人都是面红耳赤,络腮胡子几乎要爆炸,身子紧密无间的贴在一起,两张脸居然是鼻子碰鼻子嘴碰嘴的挤在一起……,

        一张嘴,彼此就开始吃彼此的唾沫星子。

        这种劲爆的现象,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的上空,顿时引起一阵哈哈大笑。众人虽然挤得都不能动弹,却还是一个个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可了不得,众人肚皮一阵收缩鼓荡,顿时压力夹大了……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江湖人!”楚阳看着前面的现象,却没有笑:“若是换成军队,就算是一百万在这城门外,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些人一共没有一万,居然搞出这等笑话……”

        “乌合之众!,,顾独行精确点评。

        “不错!与军队相比,江湖人就是n群乌合之众!这些人,每一个人都要比一般的士兵的修为要高得多!甚至一个人能够对付一队士兵!但若是一千这样的江湖人与一千训练有素的士兵决战的话,死的败的,却一定是江湖人!甚至,军队的一千人伤亡都不会很人……”

        楚阳深沉道:“所以,在军队之中,流传有这样一种说法:一个江湖人是强大的,十个江湖人是可怕的;一百个江湖人是无所谓的,一千个江湖人……那就直接是一堆等待挨刀的肉!”

        顾独行细细的想了想,终于赞同的点点头。

        “所以江湖人,只适合于江湖?!背粝铝私崧郏骸坝涝恫灰竿?,他们能办什么大事!”

        这时,城门前的挤压一族终于有了疏散,开始争前恐后的进去中州城。一个个满脸红光,那架势,似乎那问天剑和黄泉刀就在前面摆着,等着他们去拿了……

        人群走了一大半了,楚阳和顾独行才迈动脚步,向城里走去。

        走不了几步!只见两个人正在地上打做一团,你打我一拳,我就打你一拳,两个人都是在城外的泥地上翻滚着……

        正是刚才还在高空“接吻”的那俩人,很显然,俩人都是觉得太没有面子了……

        楚阳笑了笑,绕过两人走进城去,走出好远,还听见后面噗噗噗拳打脚踢的声音和夹杂着痛苦的嚎叫的怒骂……

        “你猜,他们几个现在在做什么?”楚阳含着微笑。

        “我猜……肯定有俩人拿着你那骗来的玉牌在第五轻柔那里做客,至于另外俩人吧,应该还在兴风作浪……”顾独行很肯定的道。

        “不错,我当时分配他们的时候就想过?!背艄恍Γ骸凹湍且桓隼恋?,能坐着绝不站着,能有个地方让他歇歇脚,他自然会去的;而且苗不通有偷窃癖;到这等高门大户家里做客,正是顺手……嘿嘿……,,

        顾独行翻了翻白眼。这位老大连偷窃癖也算上了……

        “至于董无伤吧,那就是一个武痴,有剑在手,他自然要兴风作浪,越是有人跟他战斗,他就越兴茶……所以,现在肯定还在战斗中……”楚阳扳着手指头。

        “那……罗克敌呢?”

        “嗯,罗克敌虽然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但这家伙却还有些欺软怕唉……所以,一旦敌人势大,罗克敌作用就来了:他会拉着董无伤立即逃跑!”楚阳有趣的笑了笑:“若是只有董无伤一个人,不到最后时刻是不会跑的,那样危险太大。加上罗克敌就不一样了……”

        “原来如此?!惫硕佬姓獠琶靼琢顺舭才诺恼嬲靡?;他不仅仅是考虑了性格,而且还考虑了可能发生的事情,可能遇到的危险;和应对的方法。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将刀和?;サ??”顾独行纳闷道:“你明知道纪墨善于使剑,董无伤善于使刀……却非让纪墨用刀,董无伤用剑,这岂不是本末倒置?”

        “不是本末倒置?!背舫脸恋溃骸耙焕?,纪墨有了自己的剑,就不能再让他长时间用别的剑战斗;因为这会造成他的神魂与自己的剑气的融合度出现不协调,或者不彻底……”

        顾独行眼睛一亮。

        楚阳这番话有些玄妙,但若是不是剑道的大行家,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每一柄剑,就算是凡铁所铸的剑,也有自己的灵魂!灵性!

        就是这个道理。

        “而董无伤,也是一样的道理。但对董无伤来说,他对刀过于执着,这本是好事;但其中有一点是不利的。那就是,刀道与剑道本是相通的;尤其是剑道的轻灵,是刀道达到巅峰境界之前所不能比的。我除了?;ざ奚说拇蟮读樾灾?,还想让董无伤在这一段时间的生死之战之中,领略几分剑道的轻灵?!?br />
        “越是生死之间,越能获得突破。这对于他的刀道修行,将是最大的好处!”楚阳淡淡地道:“这些事,若是提前说明,就不灵了,所以我就故意舟这样安排。只希望董无伤自己去领悟……”

        “嗯,原来如此?!惫硕佬谐了甲?,不由得越来越是佩服。楚阳的思虑之周密,已经到了一个事无巨细的地步;谁能想得到,他的简单的安排一把刀一柄剑,竟然有如此深层次用意?

        “当时你不是说,为了安排伏笔么?”顾独行道:“为何现在却又安然不用?反而让纪墨和苗不通过去?”

        “这岂不就是伏笔么?”楚阳惊讶地道:“我的伏笔不是已经用上了么?”

        “用上了?”顾独行瞪大了眼睛。

        “当时在程云鹤面前露出纪墨等人的姓名,他们自然能够查得到他们的身份吧?而当时的情况很诡异,若是说其中没有楚阎王的安排,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吧?最起码,第五轻柔这里,肯定会有人看穿的?!背粜γ忻械牡溃骸八?,纪墨他们一到了大赵,第五轻柔的人下意识的就会以为……我就在他们之间……嗯;明白了么?,,

        “于是他们就会看紧了纪墨两人?希望从他们身上找出你来……”顾独行喜

        “所以,我早就交代了纪墨和苗不通,让他们完事之后直接回中三天,而我在大赵,是绝不会跟他们联系的?!背粜ψ诺?。

        “不知道第五轻柔或者哪位程云鹤见到纪墨和苗不通会是什么表情……”顾独行摇头叹笑:“相信他们一定很郁闷?!?br />
        “哈哈……”楚阳笑了起来。

        “明明知道这俩人就是楚阎王的兄弟,但却死活的不敢动……”顾独行忍不住苦笑:“一动就招惹了两大家族,不敢放松,却又不敢过分逼近,而这俩人还是两个没脸没皮的货色……,,

        顾独行长叹一声:“我完全能够想象,第五轻柔的心情……”

        第五轻柔的心情的确很不好!

        可说是糟透了。

        突然间就冒出来一个问天剑一个黄泉刀,几乎让第五轻柔气破了肚皮!

        第五轻柔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就算是大军败退一日之间损失数十万大军,第五轻柔的眉毛都不会皱一皱,但现在这件事,却是的确让他气得七窍生烟了!

        九重天志异就在手边,上下数万年所有大事都在里面!那里有什么问天武圣?更不要提什么黄泉刀茶……

        居然突然间就冒出来这么一柄剑,这么一把刀……岂不令人郁闷之极?而且最郁闷的是……这事儿还解释不清。

        第五轻柔曾经让人将九重天志异拿出去解释,结果差点被人烧了。

        “这历史还不是你们说了算?”那看到的一位王级高手振振有词:“**你拿着一本书破书来忽悠谁呀?你真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么?这样的东西……老子甩出数十两金子,想拿出几本,就拿出几本!”

        这样的话,让第五相爷气坏了。

        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但第五轻柔从这件事上,也真切的认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一位王级高手,都轻易的相信了这样的传言,而且对澄清舟事实根本不承认,更何况其他人?

        一般的江湖汉子岂不更加是没有了理智。

        相府之中。

        “云鹤,那位纪公子如何?”第五轻柔皱着眉头:“那什么刀和剑,是不是他带来的?”

        “他们两人倒是都带着刀剑,纪墨公子是一把长剑,但那位苗公子却只是一把短刀?!背淘坪捉魃鞯牡溃骸熬菸铱蠢?,那位纪公子的剑,应该不是问天剑?!?br />
        “问天?!备呱湫σ簧骸笆裁次侍旖??不过就是一个阴谋而已!那个纪公子就是纪墨吧,明日我去会他一会?!?br />
        “问天剑纵然是一个阴谋,现在却已经成了不可逆转的事实!”第五轻柔长叹一声,道:“楚阎王这一手,的确是令我大出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