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是一次离别

    第二百五十四章 这是一次离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几天,众人的伤势恢复的都非常不错。先前两天靠着楚阳的干粮支撑,顾独行于第三天出去打来了一头鹿,五个人窝在山洞里,美美的吃了一顿。

        对于天外楼的现在情况,乌云凉这位掌门一点也不担心。

        对此,顾独行很是诧异:你们天外楼都被人端了老窝了,你这位掌门人居然老神在在安如泰山?

        对此,乌云凉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损失肯定是有的,但我对我的二师弟很有信心……。

        顾独行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明白。直到楚阳解释,才知道李劲松乃是第五轻柔的内奸,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过,这样的袭击,天外楼的普通弟子,也要损失惨重吧?”顾独行道。

        “这就是江湖?!蔽谠屏固玖艘豢谄骸跋M饧履芄蝗玫茏用羌亲?,宗门并不是他们避风的港湾,身在宗门,出了事还是要死的。宗门不在,他们就是一缕游魂?!?br />
        “苦难之中,才能成就铁骨脊梁!虽然代价沉重,却若是不付出,不承受,那就是一辈子站不起来!”乌云凉说这句话的时候,深深叹息

        顾独行若有所思。

        乌云凉这句话,让顾独行想到了自己和顾妙龄,这份属于两人生命中的苦难,难道也是一种磨练么?

        乌云凉在一次调息之后,曾经拐弯抹角的问起楚阳:“可有意中人?”

        “有!”楚阳毫不迟疑的回答,嘴角更是不禁露出一丝宠溺笑意。

        乌云凉老怀大畅捋须微笑口

        在他看来,楚阳在铁云一直跟自己女儿合作,若是有意中人”除了自己的女儿还能有谁?想不到这俩小家伙居然已经偷偷的把事儿办了……。

        于是乌云凉便不再问。

        孟超然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据他的了解,楚阳所说的意中人,恐怕绝对不会是乌倩倩。这一点,对自己的徒弟了解到了骨子里的孟超然有十足把握。

        若真的是乌倩倩,楚阳对乌云凉的态度起码还要热络上几分才对……一

        在这疗伤的几天里,最欣慰的是孟超然最快乐的,当然是谈寻。这家伙一张嘴基本就没闭上过,到得后来,顾独行也不怎么觉得难听了……。

        而且,谈昙一片赤子之心;只要相处久了,很难对他生出恶蜘…

        又是六天之后,确定了乌云凉三人伤势已经恢复的楚阳和顾独行就要动身了。

        对于徒弟的选择,孟超然根本不过问,只是满含关切的说了一句:保住自己!

        在谈昙泪眼中,楚阳和顾独行出了山洞一路远去。心中只是回绕着楚阳说的话:“我在铁云等你!”

        对于孟超然和谈昙之后的安全问题,众人在商议之后,决定让两人暂时搬出紫竹园。第五轻柔既然行动一次,难保不会行动两次,暂时避开才是长久之计。

        “楚阳的变化好大,进步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你为何一点也不惊讶?什么都不问?”楚阳二人走了之后,乌云凉问孟超然。

        “问又如何?不问又如何?”孟超然淡淡道:“那是楚阳的福缘,只要我的徒弟得到了我不会问他是怎么得到的?!?br />
        他笑了笑,转头看着乌云凉:“但若是有人想要将我的徒弟得到的抢走那我却是会跟他拼命的?!?br />
        乌云凉苦笑一声。

        “你准备到哪里躲躲?”乌云凉问道?!蔽蚁氪盘戈既ブ腥??!泵铣惶鞠⒁簧?,眼中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若是我们一直呆在下三天,那么将会成为楚阳最大的掣肘;而且,在中三天拥有吸灵圣鱼这种东西所产生的灵气凝聚,是下三天根本无法相比的,对于谈昙的提升,将是大有稗益?!?br />
        “你又要去尝试一次?”乌云凉默然半晌,问道。

        “不?!泵铣灰∫⊥?,神态萧索:“若是只有我一人,我就会去。但带着谈昙,我不会。什么时候,将谈昙交给了楚阳,或者找到了他的亲生父母……?!?br />
        乌云凉长叹一声,道:“你若离开,我又少了一个得力帮手……”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离开…,才是对你的最大帮助!”孟超然哼了一声?!焙问背龇??”

        “现在?!?br />
        师兄弟二人四眼对望,均是露出了一种深切的感情,良久之后,乌云凉背过身去,轻轻道:“既然要走,就快走吧。我就不看着你走了?!?br />
        孟超然深深吐了一口气,良久,道:“保重?!?br />
        “保重?!蔽谠屏剐闹心乃?。

        他站了良久,听到身后脚步声远去,消失,但却没有回头。

        良久之后,他才轻轻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小师弟,师兄其实希望你去圆梦。这么多年你守护着天外楼,心中有多苦,为兄知道。如今,你终于有了自己的决定,自己的路,要走好……?!?br />
        他轻松的笑了笑,眼中发出深切的祝福:“只希望将来若是有一天,你还在,我还在,我们兄弟,还能对坐,畅饮一番。想必那时……,我已经风烛残年……?!?br />
        他想回头,想看着师弟远去,但脖颈转了一半,却终于忍住,就这么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如飞一般离开了这个石洞。

        就让我一人,来面对天外楼支离破碎的世界吧!

        乌云凉默默地想,身如电闪,斜斜掠出口

        紫竹园依然紫竹潇潇,但里面的人,却已不在。

        乌云凉在茫茫紫竹之海中穿行,心中却满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紫竹园已不在了;那么,天外楼的九峰一园,也终于到了解散的时刻。明天开始,就去铁云吧…。

        师弟,安好!

        楚阳和顾独行一路安步当车,走出了紫竹园,走出了天外楼。

        山下,楚阳回首眺望,在那隐隐的山巅,似乎犹有一抹紫色,在天际摇曳。似乎有人在不舍的挥手。

        楚阳久久不动。

        他似乎有一种感觉:这一去,自己将会有太久的时间,不会回到这里!等自己再来时,此处…,还是原本的天外楼么?

        “你师父很不简单?!惫硕佬性谡饧柑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孟超然的淡然。那是一种看透了世情,万事不萦于心;但却又有一种执拗的执着的淡然。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师父将会带着谈昙离开这里。,、楚阳怅然道:“师父最喜欢的,就是紫色,就是紫竹。若是离开,恐怕心中会很不舍?!?br />
        “那你知不知道,你师父若是离开……会到哪里去?”顾独行问道。

        “我师父这个人,他的功力并不是很高。在这下三天虽然足堪自保,但若是去了中三天,也会是步步?;??!背袈耐鲁鲆豢谄骸暗乙械?,师父的突破契机,应该就在中三天?!?br />
        “他一直看护着我们,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他心上,但我们兄弟两人,却一直在师父心上挂着;只要我们在下三天过得幸福,他就会陪着我们,看护着我们,一直这样下去?!?br />
        “但现在,当我师傅发现,他的存在竟然会影响天外楼的命运,影响我的本心,这个时候,他老人家就会毅然离开!他除非不走,但只要一走,就是离开这个世界?!?br />
        楚阳轻轻叹息:“独行,从此之后,在下三天,将没有人再见到我师父!”

        “中三天?”顾独行默默地道。

        “是?!背舻溃骸笆Ω妇换崛菪淼谖迩崛崂盟从跋煳?,所以他若离开就是彻底的离开。而这个…,也是我明白了许多事情之后,最盼望、也是最不舍的事?!?br />
        “哦?”顾独行不解。

        “独行,你可知道”有什么大家族,是姓夜的?”楚阳轻声问道,眼中闪过了一道莫名的光彩。

        “姓夜””顾独行想了一会,道:“据我所知的中三天家族,并没有姓夜的。不过,这也有可能是我孤陋寡闻?!?br />
        “嗯……?!背粲行┏錾?。

        “不过在上三天,却有姓夜的?!惫硕佬醒壑猩磷潘伎嫉纳裆?。

        “上三天?”楚阳猛然转头,看着顾独行。

        “上三天夜家,乃是亘古以来,主宰九重天的九大豪门之一!”顾独行眼中闪出敬畏,那是一种高山仰止一般的敬畏。

        楚阳心中一震。以顾独行的性格脾气,依然露出这样的眼神,那么,上三天夜家的厉害,就可想而知。

        “亘古以来,主宰九重天的九大豪门之一!”楚阳轻轻的在自己嘴中念了一遍,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他想起了孟超然眼中那深沉的心痛,绝望的无奈”

        “上三天么?”楚阳喃喃地道:“上三天九大豪门?嘿嘿……”

        “你要做什么?”顾独行敏感的嗅出了什么别样的意味,不由悚然问道。

        “没什么?!背羯硇我徽?,奔向前方,话声隐隐从前方飘渺传来:“独行,你可想成为九大豪门之一的家主?”

        “楚阳,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br />
        “蜂呵……”

        远方,孟超然神态平静,带着谈昙,一步步地走进滚雷云海。

        “师父,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谈昙一步三回头。

        “去找你的生身父母?!泵铣坏溃骸耙彩侨ヒ桓錾衿娴牡胤??!?br />
        “我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谈昙声音有些哽咽:“楚阳还在铁云城等我去帮他呢……”

        “你同样可以,在那个神奇的世界,等他来帮你?!泵铣磺嵘?,他转过头,看着那天地之间一片茫茫大雪,默默地道:“大师兄,保重。楚阳,你要照顾好自己?!?br />
        然后他拉着徒弟的手,一声长啸,两道身影,如飞一般飘起,进入了这滚雷一般的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