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千钧一发!

    第二百五十一章 千钧一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上!杀了他!”三个人同时大叫一声。拔剑冲了上来。

        在刚才,时间虽然不长,但他们没有行动,导致了孟超然的气势剑势,都在一瞬间攀上了顶峰,此刻剑势已成,威力更大!

        这对他们来说,乃是完全不应该的事情。任何对敌,都要打断对方积蓄的气势,击辑中流,才有利于己方。但这一次,他们不但放任对方完成了气势剑势,心中竟然没有后悔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一剑,必然会有人受伤;但却不后悔!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态!

        对方虽然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但这样的从容,这样的冷静,这样的坚持,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敬意!

        三条人影如飞迎上!”小师弟!”远处,乌云凉披头散发,拼命赶来!在他身后,那位九品武尊和另一个围攻他的人,也是狼狈不堪,一瘸一拐。

        孟超然似乎全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嘴角含着淡然深情的笑意,御剑而下!

        剑光璀璨,轰然落下。

        四团剑光,在这一刻,猛然对上!对在一起!

        空中突然散出璀璨到极点的光芒,四个人一旦对上,就如同一个硕大的炸弹突然爆炸!无数剑芒纵横飞射!

        炽亮的光芒,折射的正赶过来的几个人都是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孟超然一声闷哼,断线风筝一般往后飞退。

        另外三个方向,同时三声惨叫发出!

        四条人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又退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到这时,汇聚的中间才有一团血雾飘飘落地,无数的血肉碎屑,落在地上。

        三个人的身上在这一刻凭空增添了数十道剑痕,落地之后,第一时间抬头注目,向孟超然看去。

        不知为何,直到现在,他们关心的居然是孟超然的表情。不知道这个人脸上那如同面具一般的淡然,在受到重大创伤之后,能不能改变!

        他们失望了。

        孟超然身躯微微颤抖,身上好几处地方血流如注,长剑斜斜垂在身侧,剑尖上鲜血热腾腾的滴落。他的脸上,竟然还是恒久的淡漠??聪蛉说难凵?,竟然也还是无动于衷的冷淡?!崩骱?!”其中一个人惨笑一声,道:“我们见过的高手,比你武功高的,多的太多;但能够这样冷静的,孟超然,你是天下第一!死在你的手里,也算不枉了。

        哈哈……”

        笑了两声,突然胸口激she出一道血箭,缓缓倒下,砰地一声,砸在雪地上,没了气息。脸上居然犹带着笑容。

        刚才的战斗,孟超然的剑,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

        孟超然淡然看着,长?;夯禾?,道:“来吧。战,不过是生与死,江湖,也本就是一条生死路。能笑着去,也是一种境界!”

        他竟然面对着剩下的两位敌人,率先发出了挑战。

        “小师弟!你怎么样?”乌云凉如飞赶至,这位天外楼的掌门,此剑气喘吁吁,披头散发,浑身伤痕,连脸上也被创了两道。

        剩下的七名敌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将两人团团围在中间;每个人都是气喘吁吁。

        “我还能喘气?!泵铣坏男α诵?,看着乌云凉的眼神少了几分淡然,多了几分关切。

        也只有面对自己的亲人,孟超然的眼神才会发生变化。对于其他任何人,他都不会动容!

        乌云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呛咳着笑道:“厉害!哼,要想向我天外楼动手,不付出点儿代价,怎么可以?哈呃…?!?br />
        “这点代价,我们还付得起!”那位紧追而来的九品武尊哼了一声,努力的压制着胸口如要爆炸一般的憋闷,冷笑道:“若是楚阎王因此而崩溃,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

        “崩溃?”孟超然有些嘲讽的自言自语,竟然很有信心的道:“我的徒弟,永远不会崩溃的!”

        “上!”那位九品武尊一挥手:“当心夜长梦多!”

        “咳咳……咳咳咳……?!钡孛嫔?,一个雪堆动了动,接着,谈昙就从里面迷迷糊糊的爬了出来,站起身来,看着四周。

        他的眼神,从迷糊到清醒,只是一瞬间。然后就是悲痛、愤怒……。

        一跃而起,也不说话,径自拔出剑来,与孟超然乌云凉三人,背靠背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型。

        面对着他的,正是那位女武尊;看着谈昙一张怪异的脸,正做出严肃的表情,不由得心中一阵打鼓,一阵恶心。

        一声呼喊,战斗再次爆发。

        楚阳和顾独行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天外楼,这一路来,在楚阳这识途老马的带领下,神不知鬼不觉。

        急速的奔驰了一会,前面白雪皑皑之中,一片紫竹,迎风摇曳。

        “这就是紫竹园!”楚阳极为小心的摸过去:“这里已经发生过了战斗?!?br />
        “追!”

        楚阳一马当先,循着痕迹追了上去。

        紫竹林中,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段打斗留下的痕迹,有些地方,还有大雪未曾覆盖的血迹。

        楚阳的脸色越来越沉。

        “这里的鲜血还未凝?!奔负跻熳芳现窳值氖焙?,顾独行伸手一摸,突然精神一振。

        在这样的天气下,鲜血未凝,那就说明战斗刚刚结束,还有希望。楚阳心头一松,加速前冲。

        突然前面传来簌簌的声音,似乎有人也正在努力的奔驰,呼呼的喘气声清晰可闻。

        “我们怎么办?也上去围攻?还是回归门派?”

        “回归门派?你开什么玩笑?事情还没结束呢?!?br />
        “太可怕了!”其中一人心有余悸:“谁想得到天外楼这两个人竟然这么强悍……”,

        “快追上去吧,要不然,那混蛋又要发怒!”

        楚阳眼中杀机一闪,悄悄地闪了过去。

        只见两个红衣人正在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跋涉,一边努力动作一边说着话。

        “神刀阁的人?!背衾浜咭簧?,右手下垂,两柄短剑出现在手中,下一刻,手一抖,已经化作了两道流星。

        噗!噗!

        两个人只发出一声惨叫,就猛地扑倒在雪地里。他们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哪里还能防备来自身后的袭击?

        楚阳身子一闪,已经过去,直接一手抓住其中一人的头发,猛地提了起来。两人,只有一个致命,另一个,只是让他重伤。想要问点东西。

        “神刀阁的人?”楚阳只问出一句话,就住了嘴。眼前这个幢孔涣散,竟然已经是出气多,入气少。

        短剑只是插在他的腰上,按说不致命;但楚阳却不知道在他的身前也有一道伤口,却是乌云凉斩了他一剑,此刻前后司时受创,剑伤贯通,竟然死了……。

        “晦气!”楚阳将尸体扔在地上。

        “那边有喊杀的声音?!惫硕佬惺鸲?,静静地听着。

        “毒!”

        两道白影闪电一般穿行出去。

        走出一段,突然一声奇怪的嚎叫远远传来。楚阳身子一颤,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顾独行脸上也露出怪异之色。

        “嗷”我说大姐,你不要打我的脸…?!币桓龉甲踊煸幼爬呛恳话愕纳羝卑芑档氐溃骸罢饷从⒖〉牧?,你打坏了就不心疼么?”

        “是谈昙的声音?!背粜朔艿牡?。

        顾独行的棺材板脸上掠过一丝抽搐,他实在是很奇怪,到底要如何强大的自恋,才能在如此生死?;滤党稣獍闱看蟮幕袄?!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只见远远的正有数人在激烈的战斗,那被围困在中间岌岌可?;肷硎巧说娜鋈?,正是乌云凉、孟超然、谈昙!

        看着那不断溅起的鲜血,楚阳的脸一下子痉挛了起来!

        孟超然三人已经落进了绝对的下风,随时都可能殒命!

        “冷静!”楚阳告诉自己,然后他向顾独行打了一个手势。

        顾独行静静点头,身子缓缓俯下。楚阳两腿一蹲,猛然一用力,身子贴着地面发出,在他刚刚划出之时,顾独行两掌蕴满了推力,狠狠拍在他的脚板上。

        若是平时,这样的措施无用。但现在,地面上却全是积雪!竟然嗖的一声,急速的滑了出去。

        白衣白袍白发白眉,就如是雪地上鼓起了一个小包,在快速移动。

        激战之中的几个人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但转头一看,却是入目一片雪白,什么也没看见。

        孟超然和乌云凉两人虽然仍在努力,但两人心中却都已经泛起了绝望的意味。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已经快要支持不下去。

        对方之所以没有加强攻势,只是为了要尽力的减少损失而已!

        反正这里地势开阔,若是有人来,一眼可见;而且自己三人已经绝对没有力量突出重围!

        谈昙怒吼着,与面前的女武尊打成一团;这位女武尊比他高出太多,但先前受了伤,又在雪地之中与乌云凉激战数次,一身功力十成之中,也已经去了七成。

        再加上这里地处高原,寒冷之极,女性身体更是不适;竟然一时间拿不下这家伙。尤其让她愤怒的是,这个丑鬼居然无比的爱惜他自己那张脸,宁可将肩膀挨一剑,也不让脸上被戈一道…

        “大姐,求您了,一会若是要杀我,别巩了我的脸…?!碧戈甲跃跻丫挥邢M?,哭丧着脸央求道:“我还没找媳妇……?!?br />
        女武尊被这句话说的几乎背过气去!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不由得脱口惊呼!

        在那位九品武尊身后,竟然有一片白雪,猛然站立起来,一柄剑如同从幽冥之中直接钻出来,如同雷神的暴怒,狠狠刺向了这位九品武尊的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