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九劫空间

    第二百三十七章 九劫空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顾独行的剑在一片粘稠的感觉之中突然感觉到楚阳的力场一下子放松,顺手就循着气机进攻了过来,剑尖在楚阳面前停住。激的楚阳的发丝在激烈的飞扬了一阵。

        顾独行有些郁闷,哪有人在激烈的打斗之中就突然的入定的?若不是自己控制力还可以,这一剑岂不是要出事?

        不过现在楚阳突然入定,却是事实。顾独行只好连忙改变,从对战者立即变成了护法者。在远远的树梢上,一个青衣人几乎气得青筋暴跳!

        “混帐小子!居然在这样与剑宗比斗之中突然失神入定!这简直是拿着自己的小命开玩笑!”青衣人几乎就要立即下去对着这个不着调的家伙的屁股猛踹一脚!

        太气人了!

        饶是自己已经是远远超过他们的境界了,但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若是顾独行收手不及的话,自己却万万是来不及相救的!

        想到这里,青衣人就一身汗。身份未明之前,你可死不得啊…。

        楚阳只觉得意念之中一阵旋转,突然间整个的精神力就蓦然的被抽取一空,突然间有一种怪异的头重脚轻的感觉,闭上眼睛,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站在一个奇特的空间之中。

        这短短一瞬间,耗费的精神力竟然已经让自己完全透支!重生以来,从未感觉到如此虚弱!

        楚阳强行控制着自己摇了摇头,睁开眼睛,回归现实,虚弱地道:“我需要休息一下。独行,你扶我进去?!?br />
        顾独行大吃一惊!

        楚阳从开始打斗到突然入定,只不过很短暂的功夫,但就在这一刻,连顾独行都感觉到了楚阳的衰弱。

        似乎突然之间整个人的精气神被抽取一空的那种感觉。

        顾独行不禁要猜测,楚阳这一刻的感悟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耗费了如此之多的精神力?

        听到楚阳说话,顾独行不敢怠慢,立即将他背在背上,火速的冲进了楚阳的房间,将他放在床上,然后立即倒了一杯水端过来,想了想,拿出家族的几枚疗伤的丹药捏碎了,融化在水中。

        楚阳咕嘟咕嘟两口,就将这碗水喝下去:感觉到精神一振。声音沙哑地道:“磊要打坐一会,不要让人进来?!彼低暾饩浠暗淖詈笠桓鲎?,楚阳就立即陷入了深沉的调息。

        顾独行本想劝他一声,但眼见这等情况,也只好轻手轻脚的先退了出去?!崩洗笤趺囱??”纪墨等人立即围了上来,一脸关切。

        “老大…可能有重大感悟!”顾独行眼中有沉思,有凝重的思索,道:“任何人不准进去打搅!”

        说着,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道:“什么样的感悟竟然如此厉害?难道竟然会是……,武之道?”

        纪墨等人相顾骇然!

        武之道?难道就是仅次于天道的武道最高境界?楚阳难道因为与顾独行战斗而领悟了这样的境界?

        三个人同时目光如同探照灯一般的亮了起来。

        纪墨兴致勃勃的率先跃起:“老二!我要跟你决斗!老五老六,你们俩帮老大护法!”罗克敌和芮不通翻了翻白眼。

        “什么老二?!”顾独行彻底不爽了:“你应该叫二哥!”

        “你就是老二!”纪墨得意洋洋的道,颇有一种占了口舌之利的便宜那种快感。

        顾独行大怒,森然道:“你再乱叫我就将你打成老二!软的那种!”

        纪墨正是求之不得,哈哈一笑,挑逗道:“嗷呜,狗大姨!狗大姨!老二,有种你就来…?!?br />
        顾独行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两占翻翻滚滚打成一团,于是,这位也想要重大感悟的纪墨大少爷的惨叫声就开始此起彼化…。

        楚阻调息了好一会,才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恢复了少许,想起刚才那种感觉,竟然心有余悸。那种感觉,就像是整个身体完全失重在无垠的宇宙中翻翻滚滚半点也不自主的那种可怕!

        定了定神,才沉下心神,再度沉浸进那种奇妙的境界之中去。果然,意念打开,一种失重的感觉立即袭来,但这次楚阳有了准备,在这种感觉刚刚到来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放松了自己的意识……。

        下一刻,感觉自己似乎脚踏实地一般,这才睁开了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或者应该说是一个空旷的大殿!

        自己先前那些拜托?;晔战吹哪切┒?,都在大殿的一个角落里杂七杂八的堆着。

        这个大殿,足足有十几丈高,方圆接近百丈一般,四周都是朦朦胧胧的粉红色雾气,上方也是粉红色的霎气,雾蒙蒙的根本看不远。

        在自己面前,一块大石碑一样的东西,发出紫盈盈的光线,竟然似乎刻着字。

        上前一看,楚阳不由的彻底石化,嘴巴大张,喃喃地道:“紫晶……?!?br />
        面前这大石碑一样的东西,正是紫晶!九重天夫陆的无价之宝!而且,看这色泽,几乎不逊色于自己的紫晶玉髓!

        拳头大的一块普通紫晶,就能够让一位武尊晋级一品!而面前这一块,看这样子足够有上万斤重!

        而紫晶的特性,在吸收完里面的能量之后,就会变成纯正的紫晶玉!而这些紫晶玉,更是权贵的象征!

        楚阳只知道,这样的紫晶,在下三天和中三天根本不可能出现!就算是在上三天,也是各大势力争抢的珍宝!

        自己面前这一块若是拿了出去,在上三天立即引起世界大战那是丝毫也不稀奇!

        摇了摇头,狠狠咬了咬舌头,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楚阳发现自己并不是做梦。瞪着眼睛上前一看,只见这巨大的紫晶上面,数行字如同龙飞凤舞,直欲破开碑面飞了出来一般!

        楚阳一看,眼神就如同被这几行字吸住一般!”九劫九重天,高处不胜寒!掌中转轮回,手心握苍寰!

        一眼风雷震,一怒沧海寒:一手破苍穹,一剑舞长天!”

        “好气魄!”楚阳喃喃的道。在度过了最初的难受之后,他已经渐渐的适应了这里;心中隐隐有所悟,这应该就是自己意念之中的九劫剑的空间,而自己现在在这里的,并不是自己的实体,应该也是一股神令…。

        就在这时,氤氲的雾气之中一阵鼓动,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出现,慢慢的清晰起来,形成一个高挑颀长的人影,从边缘的浓雾之中一步走了出来。

        “一万多年了,终于又来到了这里?!闭飧鋈丝醋潘闹艿木吧?,很是感叹的说了一句。声音中,充满了唏嘘之意””你是?;??”这个人影一开口,楚阳就从那很有特色的口音之中认了出来。

        “我是?;??”这个人影很是茫然的居然也跟着反问了一句,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那块紫晶碑,脸上,满是怅然,道:“?;?,这样高贵的称呼,我怎么担当得起!”

        “你不是?;??”

        “合二为一,才是?;?!”这道虚幻一般的人影眼丰突然发出了渴望的神光:“单独我自己,只是剑灵。剑有魂,才有灵!剑有灵,才有瑰…?!?br />
        “哦……”楚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依稀记得,这样的对话貌似在之前已经有过对答;但在这空间之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又问了一遍?!闭飧隹占涓迷趺从??”楚阳问道?!痹谀阋饽钪?,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比擞暗氐溃骸熬沤倏占?,可容万物,随心所欲,在乎一心。不过……在你得到九劫剑第七截之前,九劫空间不可容活物!”

        “原来如此?!背裟牡阃?。

        “你现在,可以去取九劫剑第二截了?!比擞熬簿驳卣咀?,叹息的道:“外面有人在监视你,功力还过得去。就是那天给你紫晶的那个小家伙…,他并没有恶意,我就不帮你了,这里,我已经有上万年没有来了,我想在这里安静呆一会?!?br />
        楚阳心中一震,道:“好?!?br />
        意念一动,已经从那奇怪的空间里退了出来。

        突然口中传来一阵剧痛,和一股粘稠的血腥味;用手一摸,满手鲜血。想了一会才明白:自己咬的那一下舌头,在里面只是感觉到了疼痛,原来却是把舌头咬破了……。

        剑灵的那句话,在楚阳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就是那个送你紫晶的人;他对你,并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那就是说”他跟我的身世,真的有关系?

        楚阳的心中升起这样的想法。心中突然觉得很惶恐。

        被抛弃了十几年,若是算上前一世,则是被抛弃了几十年!身世之谜,一直是楚阳的心结,但现在出现了一线曙光的时候,楚阳这样坚韧的心,竟然也患得患失起来。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想法。

        那是一种类似于‘近乡情怯,的微妙情绪。

        渴望得知真相!渴望的要死!却又害怕知道真相,同样害怕得要死!

        在没有得知真相之前,心中还有希望;但若是真相果然是最残酷的那一种,那么……,也就没有了转圈的余地…。

        楚阳怔了许久,才低低的叹息一声,从房间之中按了一下,密道出现,楚阳一步走了进去,密道入口缓缓关上。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将九劫剑第二节拿到手中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