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动君三问!

    第二百二十七章 动君三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这句话一出,小麓姑娘似乎震惊了一下;半晌没有出声”

        下面却顿时开了锅!

        “哪里来的土包子?如此优美的琴音,居然敢说是断曲?不全?”其中一个白衣貉裘少年嗤笑道:“你懂不懂???””不错,无论是从意境,还是曲子的长短来说,这都是一曲完整的曲子!”连凡雷嘴角翘了起来,看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土包子,意味深长的道:“这位楚兄,恐怕以前没有听过这么美妙的曲子吧?还真以为那山间牧童、以及乡村出殡的曲子,就是千古绝唱了?”

        “哈哈哈……”一伙人顿时大笑起来。

        “这家伙就是一个井底的蛤蟆,他才见过多大的天呀!”一干纨绔放肆的大笑。

        “铮!”琴音猛然响了一下,大厅中的喧嚣顿时止住。琴音激烈,断然!就连不懂音律的人也听得出,小麓姑娘这是生气了!

        这个乡巴佬,出言不逊,果然惹得美人生气了!

        大家都有些幸灾乐祸起来?!闭馐浊印痹谥谌说钠诖?,小麓姑娘慢慢开口:“…的确不全!是因为,我在创作这首琴曲的时候,做了一个梦,飘渺虚幻,似乎冥冥中,有人告诉我,这就是我的前心…”

        “小女子醒了之后,立即披衣创出这首曲子。但,梦乃是惊醒,以至于,我在谱写到后期准备转圈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无以为继;所以,导致这首曲子,只是半曲!长久以来,耿耿于怀……,但不知,楚公子是如何听得出来的?”

        这首曲子的确不全!只是半曲!

        这几个字,将一干纨绔震得头上金雷震震,头晕眼花,瞠目结舌!

        他们都想不到这个土包子说的这句话,小麓姑娘竟然承认了!

        而自己等人刚刚还在嘲笑,小麓姑娘这句话一出来,等于是狠狠地被打了一次脸!啪啪的,很响亮!

        尤其是连凡雷,这家伙也算是个博学之人,也算是妙解音律,有几分精通。此刻更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有一股子无地自容的感觉。

        “怎么听出来的…呵呵,我就是听出来了?!背舻男α诵?。

        小麓姑娘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这第一个问题过关,还清楚兄问第二个问题?!?br />
        “第二个问题,依然是这一首曲子的不足!”楚阳朗声说道。

        这个问题,顿时又弓起了一番躁动。这样的曲子在众人听来。简直就是完美!这家伙居然接二连三的指出毛病来…这家伙直接就是有毛??!

        但经历了上一次的打脸之后众人很识趣的没有在这个时候提出质疑,只是等着他说下去。

        “哦?请公子明示?!毙÷垂媚锏纳艉苁乔?,这一点却不是作伪而是真诚请教,这一点大家都听得出来。

        “嗯历来乐曲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才算是上乘。而人的一生之中不管是多么的艰难困苦,但总有悲欢离合酸甜苦辣!”

        楚阳淡淡道:“再下贱的人,再活不下去的人,他的人生,也曾经历过欢笑和幸福,哪怕只是一瞬间!再高贵的人,再强大的人,他的人生也经历过困苦和艰难!这一点,没有人可以例外!”

        帘幕后,小麓姑娘轻轻点头,凝眉思索。

        “姑娘的这一曲,动人心魄,引人入胜!但表现出的,却全是悲伤。哀而不伤,这一点是达到了。但…既然是轮回,总有喜忧幸福!姑娘的乐曲之中,却唯独就缺少了这一点!但恰恰就是没有这一点,也就没有了轮回的意义!”

        楚阳轻声道:“所以在下认为,这一曲,当改!小麓姑娘以为如何?”

        “是?!闭庖淮涡÷垂媚锊⒚挥械却?,而是直接就接口说话,赞叹道:“楚公子对音律的了解,的确是让小麓叹为观止!还清楚公子留下宝贵意见,并与小麓探讨一下改进方法,如何?”

        这句话说出来,连凡雷的眼中顿时射出了嫉妒的光芒!

        留平意见,探讨方法…这样的方法,岂是一天两天就能探讨出来的?若是探讨着探讨着……这俩人就探讨到了床上去,那本公子岂不就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嗯,这家伙还没追到人家,居然就开始盘算帽子的事情了…

        “嗯,这个探讨之事,容后再议,现在,楚某先提出第三个问题?!背舻?。

        “楚公子请讲!”小麓姑娘的声音已经变得尊敬起来。

        这今年纪轻轻的公子,提出的这两个问题,已经值得自己舌目相看!

        绝对不简单!

        “所谓,琴音从手出,手自心发;而心…,则有魂来?!背舻溃?br />
        小麓姑娘的琴音,巴经倾尽全心全意,手兰技艺,更是出类拔萃,出神入化;而案上之琴,更是千古第一琴!这些的配合,已经是登峰造极,世间再也没有更完美的搭配!”

        “唯独缺了魂音是吗?”小麓姑娘幽幽的一叹。

        “不错!”楚阳道。

        沉默良久,帘幕后发出‘仙翁仙翁,的声音,似乎这位小麓姑娘正在神游物外,手指则是在无意识的拨着琴弦……。

        “清楚公子内廷奉茶,小麓要向楚公子…,单独请教!”小麓姑娘沉思了好久,才轻声吩咐道。

        “是!”旁边一个俏丽的小婢答应了一声。

        楚阳站了起来,淡淡地道:“你们几个在这里等等我吧,不过,我估计你们应该不会寂寞?!彼底?,他的眼睛若有所指的看着那边正在义愤填膺的一伙公子哥儿,轻轻地笑了笑。

        这是不屑的笑。

        在铁云城,就连铁补天面对他这位楚阎王也只有生闷气,更何况几个小虾米一样的纨绔?楚阳根本不放在心上。若不是他们还有些利用价值,楚阳连正眼都不会看他们的!

        至于连凡雷……,连凡雷算个屁!不,在楚阳眼中,他甚至连屁都算不上,屁还能臭一阵子……但他”也就是死了的尸体能臭一阵子了……。

        “放心吧,我会很克制的?!惫硕佬欣淅涞匦α诵?,道:“不会耽误了你的计划”他知道,楚阳既然这样特意吩咐一句,就必定是有用意。而他也发现,楚阳不管做什么事,都是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一直延伸下去!

        自从见到楚阳开始,楚阳没有一件事是随便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深意!顾独行自然不会鲁莽的破坏楚阳的计女。

        所以,纵然有罗克敌和纪墨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愣头青在这里,但留下顾独行,楚阳放心得很!

        “那就好!”楚阳一步迈了出去,跟在那白衣小婢身后,不疾不徐的走了进去。

        只听见身后罗克敌兴奋的几乎要高潮一般大叫一声:“哎呀呀,好不容易弹琴完了,这么多美女们,大家一起跳个脱衣舞,唱个十八摸吧……?!?br />
        楚阳一个踉跄,几乎一头栽倒下去……。

        紧接着就听见三声喝骂:

        “猪!”

        “你这猪!”

        “你这蠢猪!”

        分别出自顾独行纪墨和菌不通嘴里,紧接着砰砰一顿响,就听见罗克敌大声惨叫,纪墨的声音很是谄媚的道:“好了,各位漂亮姐姐,大家不用生气了,我已经帮你们教咱了他,嘿嘿,这个登徒子,简直是忍无可忍!放心,他再出声我就打他;额,美女,美女,说啥我也是做了一回你们的护花使者,怎么样,每个人来个香吻吧,喏喏喏,嗯~??;嗯归啊……”

        想象着纪墨嘟起了嘴巴的样子,楚阳脚下脚步加快,刷的一声就拐了个弯,直到听不见,这才抹了一把汗。

        楚老大很后悔,带着这两个家伙出来,安全问题固然不用顾虑,但……,实在是丢人呃…

        “楚公子,请?!崩吹揭患溲派崦媲?,小婢躬身一福:“小麓姑娘正在里面等候?!?br />
        楚阳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见这间精舍位于三楼最顶层,四面各有几座绣楼,众星捧月一般拱卫,完美的护偻了这间精舍的任何一个死角!

        这是一个最高明的护卫阵势!

        “果然不凡!”楚阳轻轻敲了敲门。

        “楚公子请进?!崩锩嬉桓銎胶偷纳?。

        “多谢!”楚阳一推门,一只脚迈了进去,停了停,另一只脚也迈了进去,整个人就出现在房中,停在房门前,静静地站了一下。

        在迈进去的同时,楚阳分明感觉到,一股凌厉桀骜的气机肆无忌惮的锁定了自己,这股气机无所顾忌,无法无天!似乎只要是触犯了他,眼前就算是百万大军护卫的皇帝,他也会一击而杀!

        而不会顾忌任何的后果!

        这样的气机,让楚阳想起了前世的顾独行!自己在前世唯一一次见到顾独行的时候,这位孤独客身上就是这样凌厉而桀骜,一往无前的杀气!

        那时候的顾独行,是王级高手!九品巅峰!

        王者之剑,红尘独行!

        那次见面之后不久,就传出了顾独行冲击皇者成功的消息!

        这个人是谁?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气息?

        这一刻,楚阳想起了前世第五轻柔的金马骑士堂在绝色楼吃瘪的事情!忍不住心中雪亮,原来,是有这样强大的一个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