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曲看轮回!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一曲看轮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但请她出来,用什么请?”纪墨挠了挠头,道:“难道用银子?”

        “说的一点错也没有!就是用银子!”楚阳点点头。

        纪墨顿时瞠目结舌,他还以为是来一个什么才子佳人吟诗作赋之类的东西,说是用银子,乃是他自己认为的最不可能的一种,哪想到竟然真是如此?

        “这里固然是琴绝修炼琴音的地方,却也是一个聚敛财富的地方!”楚阳低声道:“传说,琴绝刚在这里出现的时候,出场弹一曲的费用是一万两白银!”

        “一万两?!”罗克敌瞪大眼睛:“我真是靠!这琴音听了之后能直接升上武皇吗?”

        “一万两还贵?”楚阳看了他一眼:“从那之后,低于一万两琴绝绝不出手!而铁云城的权贵们却就偏偏在这上面乐此不疲,甚至较劲……琴绝的收入也就越来越高了……,更何况,这绝色楼又何止一个琴绝而已?”

        “琴绝弹完琴之后,出价最高的人可以单独聆听她一曲!这一曲叫做‘独销魂’;这可是一个身份的象征。至于剩下的人,则是还有太多的姑娘可以选择;虽然卖艺不卖身,不过,若是让她们看对了眼了,这个也就可以商量的……?!背艉俸僖恍?。

        “……?!甭蘅说械纱笱劬Γ骸罢飧隹炊粤搜邸?,也需要银子吧?”

        “废话!”楚阳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真是高明…”四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是的,卖艺不卖身,但,你若是诚意到了,美人也会倾心的,可以奉送的”但这个奉送需要你用多少银子砸出和”那可就真的难说了。

        “这个琴办…,也是可以……奉送的?”纪墨问道。

        “这个不行!”楚阳摇摇头:“这个绝对不可能,你连想都不要想?!?br />
        “老大,看来您才是风月老手啊?!避遣煌ǔ绨莸牡?。

        楚阳苦笑;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了风月老手,自己既然打这绝色楼的主意,岂能不对这一切规则打听清楚?

        就在五个人窃窃私语的时候,已经有人举起了牌子。

        “一万两!嗯,钱老板出价一万两?!?br />
        “一万五千两,王大官人已经出价一万五!”

        “……”,

        “真有钱!”纪墨吐吐舌头,他虽然是超级世家的后人,底蕴比这些人都要浑厚,但若是他拿出一万两银子只买听一首曲子;估计回家之后绝对会被扒了皮……。

        “连公子已经出到三万两了!还有出价更高的吗?”台上在叫。

        楚阳眨眨眼睛,道:“看哥哥的豪阔!”突然举起牌子,喝道:“十万两!”

        坐在台前的一今年轻公子正在摇头轻笑,跟身边人说着什么。这三万两正是他出的,三万两价钱已经算是很高了,他也已经很有把握。哪想到居然突然蹦出来一个十万两,不由得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看着楚阳。

        “这位公子出价十万两!十万两!还有更高的么?”台上的风姿绰约的妇人也是大吃一惊,但还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

        从三万两直接跳到十万两……这真是…破天英头一次!

        “十五万两!”连公子两眼盯着楚阳,怒火熊熊。

        “三十万两!”楚阳冷笑一声。

        整个大厅一片寂静!三十万两只为了买听一首曲子……,这种行为已经不能用败家来形容了。

        连公子脸色一黑,狠狠地瞪了楚阳两眼,颜色森寒,转头坐了下去,低声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哪儿钻出来的?谁认识这小子?”

        旁边好几个少年公子都是摇了摇头,其中一人道:“看样子就是一个有了几两银子烧的不知道姓啥的暴发户,连少你捏他正是一绝!”

        连公子冷笑一声,道:“没人认识么?”

        一起摇头。

        连公子阴冷的笑了起来。

        他追求这位琴绝已经半年了,半年来,不知道扔进去了多少银子,今年大雪封城,他知道琴绝酷喜下雪,心情定然很好,本想前几天就来的,但皇帝陛下逝世,新皇登基,正是风声紧,他那里敢在这时候出风头?所以事情一旦稍微放松,他就立即兴冲冲急不可待的跑了来。

        却没想到来到这里,居然突然间钻出来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乡巴佬暴发户,直接抢了自己的风头!

        “在这铁云城里,居然有人敢跟我争风吃醋!嘿嘿,本公子倒要看看,这是何方神圣!”连公子冷笑一声,转头道:“盯着这小子。完事后打断腿,拎到我那里去!”

        他身后的一个黑衣人阴冷的看了楚阳一眼,嘴角露出一个冷酷的笑,低声道:“公子放心?!?br />
        楚阳怎能不知这位琴绝才是这个绝色楼的真正的主事者。这一次见面,关系到楚阳以后的大计!楚阳对这次见面志在必得;他才不在乎出多少两银子。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自己只是先垫付而已。这位连公子家里这么有钱,楚御座绝不介意晚上去他家里转转的。

        他自然更加不会在乎自己为了这个得罪了谁…

        铁云城姓连的富家公子,这样的家庭只有一个:户部尚书连成贵的家庭。这个少年,看来就应该是连成贵的儿子了。

        一个户部尚书…,儿子居然能够砸出十五万两银子只为听一首曲子,那么家里的豪阔已经是可想而知了”但,哪来的钱?户部尚书的俸禄也就是每年数百两银子而已……。

        楚御座已经好久没有行动了,在这样大雪封城的天气里,为铁云城的官员百姓们找点乐子,顺便提醒一下众人:“就算改朝换代了,补天阁依然是补天阁!楚阎王也依然是楚阎王!”

        而且,楚阳也需要用一次大的行动告诉第五轻柔:楚阎王依然在铁云大动干戈之中……。

        这位连公子这个时候撞枪口,楚阳乐意得很!

        “这位公子出价三十万两!还有哪一位……?!碧ㄉ系陌肜闲炷锖傲艘话?,自己就住了口。三十万两买一曲……除了这位二杆子大爷,估计再也没有这么傻的了。

        微笑道:“公子贵姓?”

        楚阳微笑:“我姓楚?!彼底?,拿出厚厚的一叠银票,在手里拍了拍,最上面的一张,赫然写着‘一万两,三个字!

        “本少爷此来,乃是对绝色楼有一番心意;就算小麓姑娘不弹琴,这些银子,也是绝色楼的!”楚阳淡淡的笑道,随手将厚厚的一叠银票递给了身边的白衣少女,道:“不用数了,这些三十万两只多不少,请小麓姑娘出来吧?!?br />
        那白衣少女接银票的手居然一颤。平生第一次接到这么大笔的银票,难免有些激动。接过来送了进去。

        那位连公子目光阴冷的看着,嘴角勾起一丝笑,喃喃道:“真是有钱人,本公子最喜欢的……,就是有钱人?!?br />
        身边的几个少年公子都是有些惋惜:这么好的一头肥羊,怎么就惹止了连凡雷?他为何就不能惹上自己?若是那样的话”那些银子岂不是金是自己的?

        随手就拿出数十万两银子的银票,这只肥羊该有多肥呀……真是可惜了!

        半晌之后,突然大厅的台子边上噗的一声,从六个角落同时升起一阵淡淡的白烟,顿时烟雾升腾,笼罩了台子。

        接着,一层薄薄的纱幕从上缓缓降下,将那平台轻轻笼罩。

        环佩叮咚,一个高挑窈窕婀娜多姿的身影,飘渺虚幻的出现在平台中央,款款落座。朦朦胧胧之中,似乎见到这位琴绝似乎抬眼向着楚阳这边看了一眼。

        纱幕轻拢,烟雾缭绕之下,什么面貌根本看不清楚,只见到一双眼神清冷清亮,如同秋水寒潭,一眼看不到底。

        随即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慢慢的弥漫而出……。

        大厅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静静地看着那似乎虚幻的身影;琴台前,一个无限美好的身影端正的坐着……。

        ,“?!薄钡囊簧?,琴弦缓缓拨动,一声悠远的琴音悄然响起。

        这一声琴音便如是天外传来,细微,但却圣洁高贵;似乎只是琴音这么轻轻一拨,必头的烦嚣,世间的沧桑,天下的事情,尽都是变成了过眼云烟,一切都飘渺了起来。

        琴音细细的响起,慢慢的弥漫,便如轻烟,缓缓飘出,却逐渐的弥漫了整个大厅。

        楚阳微微合起眼睛,心神不由自主的沉浸进了这美妙的琴音之中。在来此之前,楚阳从未想过,一首音乐,居然会有这样大的魔力,但现在他信了。

        只是一个前奏,竟然如同带有无穷的魔力一般,让他的心,随之飘摇。

        轻轻地,一个声音从台上传出来,飘渺无定,淡淡地道:“这首曲子,名曰《轮回》!”

        淡淡的琴音蓦然消失,但冥冥中却似乎依然在回绕,顷刻,琴声更加细微的响起,慢慢的再次扩散,这一次,却是与前一次截然不同的感觉!

        楚阳似乎看到了自己从无到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一个温柔的手,将自己抱着;然后下一刻,又到了冰天雪地里……,前世的一幕幕,就这么从心头事无巨细的一一闪过……

        无边的思潮漫卷而来,刹那间席卷了楚阳的身心。

        轮回!这首曲子,竟然似乎带着楚阳,又轮回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