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不介意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不介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青衣人一字一字的问道,一双眼睛,突然变得锋锐之极,让人不敢直视!

        八个字,居然如同在楚阳的耳朵里面连续地响了八声惊雷!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震荡感觉,似乎整个天地在这一刻突然崩塌!

        “你很在乎我的名字?”楚阳强忍着强烈的震荡了起的不适,突然强烈的升起来一种逆反的感觉:你是谁呀?你算老几???你问我的名字我就告诉你?

        “说?!鼻嘁氯说纳艉芷交?,似乎意识到了刚才的声音震荡对楚阳造成的伤害。

        “凭什么?你想知道我就要说?”楚阳冷笑道。竟然有一种赌气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已经好久没有了。

        “你不说,我立即杀了他们?!鼻嘁氯似骄驳氐?,伸手一指远处正拼命往这边跑的顾独行等人。

        这家伙第一个为兄弟挺身而出,绝对是个重情义的人。

        “好,我说!”楚阳立即屈服;青衣人这一招,的确是打中了他的死!

        “我叫楚阳!”楚阳很不爽的道:“你是否要给我说个媳妇?”

        “哼哼…?!鼻嘁氯搜壑新冻鲆凰啃σ猓骸俺簟?,给你找个媳妇……,又有何难?”

        突然一手蓦然伸出,掌心发出强烈的吸力,竟然将楚阳的身体嗖的一声吸了过去,楚阳只感觉浑身如同被一万道绳索捆成了粽子,一动也不能动不由大怒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青衣人笑了笑,突然抓住他的一双脚腕,将楚阳倒提起来,晃了几下。顿时楚阳身上装着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啧啧啧……小兔崽子,身上的东西还真不少?!鼻嘁氯丝醋诺厣弦欢讯?,突然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头:“妈的,怎么全是阴人的东西?,、

        楚阳被倒提着,身子晃来晃去,忍无可忍的道:“草!我实力不行不阴人难道等着被阴???!”

        青衣人侧过头想了想,居然很赞同的道:“这话说得有理?!?br />
        说着用脚将楚阳身上掉下来的异西拨来拨去,突然脸色越来越难看,喃喃自语的道:“怎地没有?”

        突然嗤嗤几声,将楚阳身上的衣服录了下来,顿时,楚老大马上遭遇了罗克敌的待遇,从上到下一丝不挂。

        青衣人居然瞪着眼睛看着,居然还专门瞧了瞧楚老大的,啧啧连声:“家伙头真不小妈的,看这样子能生能养的…,不过,咋会没有呢?”

        楚阳几乎吐血!

        “混账!快放我下来!我我我…,我要杀了你!”楚阳只觉得血冲头顶,一时间暴怒起来。

        噗的一声,楚御座光着被扔在雪地里顾不得风度,赶紧手忙脚乱的先穿衣服。这个过程中青衣人倒是没有打搅,只是用手挠了挠头,一脸的懊丧和迷惑不断的喃喃自语:“这么像…,怎会没有?”

        “楚阳小兔崽子,你父亲是谁?”青衣人冥思苦想的想了良久突然抬头问道。

        “我父亲?早死了!”楚阳愤愤的道。青衣人一说没有,楚阳立即就意识到,恐怕这家伙实在找代表着自己身份的那块紫晶玉髓!

        那块紫晶玉髓楚阳早已经拜托?;?,收进了九劫??占淅?。眼前这家伙敌友未分怎么肯轻易地拿出束?

        “放肆!”青衣人大怒,一声怒喝,啪的一巴掌打在楚阳脸上,怒冲冲的道:“这是你说你自己父亲的话么?”

        “王八蛋!住手!”数丈之外传来整齐的一声怒吼,顾独行等人披头散发的赶了回来。见到这青衣人殴打楚阳,顿时一个个眼中喷火,愤怒的叫了起来。

        青衣人的脸色明显的沉了下来,喝道:“闭住你们的嘴!然后安静的站在三十丈之外!有发出一点声音…,我就捏碎他的骨头!”

        顾独行等人个个气的几乎吐血,但楚阳在人家手中,无可奈何,愤愤的看了这家伙一眼,站在原地不动。

        “嘿嘿…?!背粲檬直郴夯翰寥プ旖橇鞒龅南恃?,冰冷的笑了起来,道:“你紧张什么?我爱怎么说…,你管的着么?”

        青衣人气的胸膛起伏,狠狠的盯着他;楚阳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

        过了一会,青衣人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平静,颓然道:“好了,我不和你斗气!我问你,你可曾见过这么大小一块,这种形状,通体都是紫晶的玉佩?”

        说着,他用手在雪地里画出来一个玉佩的形状。

        “没有见过。这是什么?”楚阳神色不动,眼色不动,淡淡的说道。

        这青衣人画出来的,正是自己的紫晶玉髓的形状!

        “没有见过…”青衣人的眼神变得苍凉而迷惘,喃喃地道:“怎地会没有见过。

        “你父亲是谁?你母亲叫什么名字?你祖父叫什么名字?你是哪一个家族?祖籍是哪里?”青衣人的眼中带着一股希冀,一连串的问出了好几个问题。

        “我父亲叫楚大壮,猎户;母亲杨氏;所以我叫楚阳。我祖父叫楚英俊,所以我长得很英??;我家籍贯,铁云国大青州帽儿山依波湖靠山屯。我没有什么家族,猎户出身?!背粞劬σ膊徽R幌?,很流利地报出了自己的‘籍贯”看他的流利样子,似乎让他完整地背下族谱也不是什么难事。

        “楚大壮…楚英俊”楚杨氏…,铁云国大青州帽儿山依波湖靠山屯…?!鼻嘁氯肆成洗排ㄅǖ囊苫?,仔细的看着楚阳的脸,喃喃地道:“不应该呀……,不应该呀……”

        “哦?难道我…,长的跟你认识的人很像?”楚阳不动声色地问道。

        “的确很像!”青衣人似乎情绪甚是低落,轻轻的叹息一声,皱起眉头,道:“为何会这么像却不是?”

        “哦?那个人与你关系很深?”楚阳晒笑着。

        “果然不浅!”青衣人意兴阑珊,道:“也姓是…妈的!”

        看得出来,青衣人现在已经有些失望,而且不想说话了。

        但他不想说话却并不代表楚阳也不想说话,这个问题对于楚阳重要之极!他岂能不问?

        楚阳敏感的知道,这个人定然与自己的身世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楚阳现在却不敢说什么。

        自己的身世绝不简单,这一点毫无疑问。这个人是仇人?还是家人?单凭一两句话,楚阳如何敢信任他?

        而且,楚阳心中,不知怎地竟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情绪,这种情绪,类似于近乡情怯。

        我到底是被主动抛弃的还是被被动抛弃的?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毫无疑问,若是答案是主动抛弃的…,那么,终此一生,楚阳都不会回到这个家族!报复这样的事楚阳自问自己还没冷血到报复亲生父母的地步,但却不会让他们找到,也不会承认自己身份这是肯定的!

        这些事情没有确定之前,楚阻是不会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的。

        他的顾虑很多。

        楚阳活了两世,早已经不是那种见到亲人就开始痛哭流涕的孤儿心态;有你们,我是我;但你们不要我,抛弃我,我还是我!

        我照样能长大,我照样能成才!我依旧能得到我想要的!

        但这些,都不能掩盖楚阳心中的痛。

        正在想着,突然身上一紧,又被青衣人抓了过去,嗤嗤几声,浑身衣服又是精光…,青衣人瞪着眼睛,将他的全身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楚阳这一次连咒骂的心情也没了。

        实力远不如人,咒骂有用?

        “没有胎记…,妈的,怎么生得这么干净?”青衣人居然咒骂一声。接着楚阳就感觉恢复了自由;干脆不穿衣服了,光着坐在雪地里,姿势很豪放的对着这个家伙。

        “穿上衣服!”青衣人脸色发黑?!被故撬懔?,万一啥时候您要是再想看看,我还得脱?!背袈渎浯蠓降牡溃骸懊皇?,我不介意。莫说你是男的,就算你是个女的,我也不介意?!?br />
        青衣人一阵瞠目结舌,恨恨的偏过头,吐了口唾沫,脸上黑线越来越浓密,咬牙切齿的道:“小子,你该庆幸你不是!你若是…就凭你这张嘴,老子一天也打你八百遍!”

        “谢谢了?!背袈跛估淼目即┮路?,一件一件有条不紊,呵呵笑道:“看见了我,你是不是特自卑?”

        “自卑?”青衣人不解。

        “很大吧?”楚阳骄傲的前后挺了挺腰,扭了扭。

        “滚!”青衣人顿时七窍生烟,道:“小子,莫要以为你跟我…长得很像我就不敢杀你!”

        楚阳冷冷道:“我并没有指望你什么,不管如何全在你的一念之间,…?!背粞銎鹜?,淡淡道:“你爱咋地,就咋地!那是你的事,跟我毫无关系!”

        “若是我要杀你呢?””那……也是你的事!,、楚阳淡淡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

        “有种!”青衣人沉默了一下,神态萧索的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天空出神。良久之后,才长叹一声,低声地道:“还要找到什么时候……?!?br />
        突然向楚阳道:“小子,今天一见,也算有缘。我打了你一巴掌,你也骂了我一顿,我这就要走了。、,

        楚阳平静的点点头,道:“不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