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七章 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

    第二百零七章 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两边人马依依不舍的告别,然后楚阳就带着纪墨等人,迎着风雪疾驰而去,刹那间就消失在茫茫的风雪之中。

        看着楚阳等人离去,程云圌鹤抓了几把雪,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手,才也上了马车,一声令下,车队缓缓前行。

        “大人,为何要给他玉牌?这几个人明显是不怀好意!“一位武尊坐在他的对面,不解地问道。

        “我何尝不知他们不怀好意?不过这些人一看就是雄姿英发,而且个今年少,精华内蕴,分明都是不俗的高手!所以,这些人绝不是补天阁的人,这一点可以确定?!俺淘茋妆丈涎劬?,沉沉的道。

        “这一点倒是不错,这几个人虽然跋扈,但一看就知道养尊处优,而且个个都是高傲的人物,凭着楚阎圌王的补天阁,恐怕还收拢不到这样的人物?!蹦俏晃渥鸶呤种遄琶纪返溃骸耙涝谙驴蠢?,这些人更像是世家之后,而且一般的世家,也不会培养出这样的人才。,,

        “不错!“程云圌鹤道:“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但,第一,他们并没有打算赶尽杀绝,也没有向楚阎圌王汇报的意思,这说明他们的立场在两可之间。第二,这些人隐隐透露了要去大赵的意思,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曾经在无意中说起一句话。就是这句话,让我给了他玉佩?!?br />
        “那一句话?,,

        ……本就是试炼而出,去那里不是去?,就是这句话?!背淘茋椎氐溃骸笆粤抖觥苯裉煜?,有谁在试炼?有那几个家族在试炼?”

        “大人的意思是……这几个人,可能都是中三天的家族后人?“那位武尊高手的两眼顿时瞪得浑圌圆。

        “不错!“程云圌鹤沉思着道:“在打斗之中,他们几个人表现的也并不是很和睦,而且,他们并不同姓。有可能是来自好几个家族……嗯,记得先出来的那个白衣少年他们叫他“罗克敌,?是不是?”

        “对,就是这个名字?!?br />
        “嗯,另外一个调侃他最厉害的,貌似叫做“寂寞,?或者是“纪墨,?因该是这两个字的读音?!背淘茋椎溃骸岸詈笊侠此饕跬踝脑蜃猿菩展?!,,程云圌鹤道:“这就说明,这些人最少是来自三个超级的中三天世家!,,

        “只等回去,问问……就能知道,这几个人是什么人了“……程云圌鹤悠然道:“这样的人,宁可为友,不可为敌。若是来到了大起……呵呵,就算是相爷,也要好好招待的;但他们何时来,却是谁也说不准的;所以我就给他们留了一块玉佩,只要他们留着这块玉佩那么,他们只要到了大赵就会想到我,而想到我,就有一定的几率前来找我……那总比我们大海捞针来的好吧?”

        “不错!大人果然心思慎密,深谋远虑?!蹦俏晃渥鸶呤峙宸梦逄逋兜?。读书人就是读书人啊,瞧人家这脑袋瓜子,咋长的……

        “是啊,这样的家族若是为友,则是一大助力;若是为敌,后果更加不堪设想!”程云圌鹤道:“他们若是万一到了大起……依你看,以他们的性子,会不会惹出事来?丶,

        那位武尊想起刚才那四五个人张扬跋扈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道:“这样的人不论是走到哪里,若是不惹是生非,才是最大怪事……”

        “是啊,但若是在大赵有人惹到了他们……”程云圌鹤若有所指的道:“大赵那些纨绔子弟,可是不少“……

        这位武尊悚然动容道:“是,是极!“

        “我这也算是未雨绸缪……”程云圌鹤叹了。气,道:“不管有用无用总之今日这一个伏笔是埋下了?!?br />
        大雪飞扬之中,一串车队终于缓缓消失。

        与此同时,楚阳在奔出一段距离之后,也是回头看着苍茫茫的苍天大地,喃喃地道:“不管有用无用,总之此刻一个伏笔是埋下了……,,

        顾独行问道:“什么伏笔?”

        楚阳哈哈笑了笑,道:“去大赵的伏笔!”

        马鞭一扬,迎空啪的一声,道:“我们回去!回天兵阁!,,

        顾独行等人一声答应,呼啸一声,六匹健马同时举步!

        就在这对,楚阳突然大叫一声,扑通一声从马上摔了下来,顾独行等人大吃一惊,急忙跳下马来关切的凑过来,只见楚阳浑身通红,头上呼的一声冒起一团白蒙蒙的热气,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在接触到这股子热气之后,竟然纷纷融化。

        热气越来越浓……

        顾独行等人都是大惑不解:如此天寒地冻的天气,楚阳怎么居然像是热得不得了的样子?

        现在楚阳也是苦不堪言,就在刚才,突然间一股庞大的药力从丹田之中猛的冲了上来,刹那间,楚阳的整个头颅几乎被冲爆!浑身的经脉也如同开了锅一教……

        难受到了无可形容的地步。

        勉强控制着自己唯一的神智清明,摆了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也顾不得什么,就这么在荒郊野外运起功来。他感觉到,若是自己不及时运功疏散的话,恐怕自己在下一刻就能被这股庞哭惭药力冲的爆体身亡!,懈搁

        楚阳只是很奇怪:他圌妈圌的,哪里来的这么猛烈的药力?这段时间,我不是早已经将皇宫宝库之中的收获吸收完了么?怎么还有?

        他却是不知道,这却是九劫剑刚才盗窃的成果!

        第五轻柔的两片灵玉参一直在程云圌鹤胸前一个精致的玉盒子里面放着,而九劫刮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天才地宝的力量,当然感应灵敏,在第一时间发觉,然后就趁着楚阳与程云圌鹤两手接触的空当钻了过去,行使盗窃之事。

        九劫剑来做这件事,那是绝对的神不知鬼不觉,只走过去片刻,已经将灵玉参完会吸收完毕,心满意足的潜了回来……

        在自己吸收了里面最精华的部分之后,剩余的药力,自然就变成了楚阳这位九劫剑主的福利!

        但这股药力却走过于庞大了……导致了楚阳几乎承受不??!

        此事也是真悬,一片灵玉参,就能够让一位重伤濒死的王级高手恢复生命力,而且恢复三成实力!那么,同时服下两片呢?

        王级的三分实力有多少?

        这个没有比较,但总要比楚阳现在武者八品的阶位要高得多了……楚阳在毫无准备之下,突然接受这样海量的药力,他没有当场被冲成白圌痴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楚阳竭力的保持着神志清醒,努力的催动这股力量,在自己的经脉之中穿行;但始终还是感觉这股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而自己的经脉,却是实在太过于狭窄,根本来不及通行,就像是千丈瀑布要强行通过一个水捅粗的山洞圌洞口宣泄一般,而且还没有别的途径,只能死死地往里面挤过去……

        楚阳这一刻所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

        经脉几乎已经堵塞、停滞;但丹田之中的热力还是不断地涌圌出来,涌进经教……

        顾独行等人心急如焚的看着楚阳,就弄到他身体突然变得通红,而且身上的经脉血脉慢慢的鼓了起来,似乎要冲破皮肤的拦阻,暴露在这冰天雪地之中一般。

        楚阳身上散发的热量越来越是庞大,慢慢的,他身下的雪地开始融化;纪墨等人在他身边,居然热的头上冒汗……

        顾独行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掌贴在楚阳背心,就要运功助他一臂之力。楚阳现在的情况,似乎是经脉被完全堵塞,必须有人替他疏通的样子……

        顾独行眼力是有的,而且他判断的完会正确。但他却决不会想到,楚阳之所以经脉堵塞,就是因为体垩内的元气太多了,容纳不下才会堵塞,而不是别的原因。

        现在楚阳需要的是将力量排出去,而不是再进来一股新的力量来帮助自己疏通,再加进新的力量,绝对是雪上加霜“…………,

        顾独行刚刚把手贴上去,一运功,突然噗的一声,生生的被弹了出去;感觉就像是一个皮球狠狠砸在了迎面而来舟山洪暴发上面……

        一下子被弹出三丈,一头栽在雪地里,随即雪地呼呼的冒出热气,纪墨等人大惊,急忙跑过去,顾独行已经摇摇晃晃的从雪地里自己爬了起来,头晕脑胀的摇了摇头,一脸苍白地道:“好雄浑的力量“……

        顾独行现在是八品武宗,比楚阳的修为要高出很多,却依然被楚阳体垩内的元气反震,险些受伤,而且是在楚阳无意识之中……

        顾独行被这个事实完全惊呆了……

        “怎么回事?“纪墨也很是有一种躁动的感觉,自从今日与那位武尊高手打完之后,他就觉得自己貌似要有什么变化,但却是不确定,总之有些心神不宁。

        “被反震了……”顾独行这一句话,让其他四人瞬间石化!反震?一个武者八品反震一个武宗八品?这是说笑话吧?

        “是真的!“顾独行面对四人怀疑的脸色,无奈地道。

        “我靠!“纪墨与罗克敌同时惊呼出声。一起扭过头看着正在打坐的楚阳,用力过大,两人几乎同时将脖颈扭伤了……

        “难道老大一直在扮猪吃虎?逗着我们玩?”罗克敌哭兮兮的道:“那我这段时间还欺负他来着……惨了惨了“……

        “这倒不至于?!肮硕佬械溃骸拔乙膊恢浪窃趺椿厥?,应该是一次意外……,,

        芮不通、董无伤、纪墨、罗克敌四个人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天啊……也给我来一次这样的意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