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五章 致命要挟!

    第二百零五章 致命要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罗克敌心中气苦,这才拿出了自己的鞭子,哪想到这把鞭子一出来,却招来如此评论。

        一时间罗二少爷气的几乎连鞭子也不会用了……。

        “噗!”

        那位武尊一拳打在罗克敌胸膛,罗克敌大吼一声,退后一步,接着又是“砰砰”几声,屁股上接连中脚,顿时被踢倒在地,滚起了雪球。

        “嗷呜”你们这帮混账!”罗二少爷快要气死了,一边在地上翻滚一边大叫:“还不快来帮我的忙!””住手!”纪墨飞身而出,拦住了那位武尊,大怒道:“你太过分了!”

        过分了?

        那位武尊高手很是有些纳闷,他本想将这小子直接废掉,但人家那边还有五位高手虎视眈眈,自己这些人本就是身份敏感,不敢太过分,对付罗克敌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没想到居然钻出来这么一个家伙说自己过分了?

        “你打他我不反对!你就算杀了他也是他学艺不精、没有人会说什么!,纪墨怒气冲冲,戟指喝道:“可你为何要踢他的屁股?”

        “屁股?”那位武尊高手茫然的看了看罗克敌的臀部,一头雾水的问道:“咋了?”

        “咋了?你说咋了?!”纪墨愤怒地、悲愤欲绝的叫道:“我们兄弟们实在没银子吃饭的时候就靠着他去卖屁股了!你你你,你竟然踢他屁股”你这简直是绝人生路,实在是欺人太甚!”

        “纪墨”老子跟你拼了!”罗克敌悲愤的尖叫一声不要命的向着纪墨扑上和…

        “哈哈哈?!倍奚诵Φ拇勇肀成纤ち讼吕?,瘫软在地上,顿足捶胸的大笑起来。

        楚阳猛的呛了一口,顿时有不少雪花被他从鼻子里吸了进去。

        那位武尊高手脸色有些痉挛,嘴角抽柚着,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深深点头,道:“原来如此……?!?br />
        “所以!我要跟你决斗!”纪墨悲愤的抽出了长外:“罗克敌的屁股在铁云城很多人都喜欢…,你居然如此侮辱……而且还不给银子……”

        罗克敌崩溃的扑了上来,一把揪住纪墨脸色狰狞,呲牙咧嘴:“纪墨你这个王八和…老子要活活的撕了你……”

        “大敌当前!你居然还敢与我内斗?你你…,你真是不可救药!”纪墨正气凛然地看着他,大喝一声:“给我滚到一边去!”

        说完,纪墨一脚踢在罗克敌的屁股上,对这个自己‘极力?;?、别人碰一下也要拼命,的屁股给予了高度的蹂躏之后,挺剑冲了上去。

        罗克敌元宝一般被踢飞的同时,纪墨已经狂呼乱叫着与那位武尊高手打成一团,一边打一边狠狠的追问:“你为何要打他的屁股?】,

        打一会又问:“你为何要破坏他的屁股?”

        纪墨的身手要比罗克敌灵活的多,那位武尊高手郁闷之极,一边手忙脚乱的招架一边招架,一边听着对方喋喋不休的追问,终于忍无可忍的暴吼一声:“我哪里知道他那屁股这么值钱…?!?br />
        这句话一出,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罗克敌啪嗒一声又摔倒在地上,两手死命地锤着雪地锥心泣血的大叫道:“纪墨”我要杀了你!我要我要与你不共戴天…”。

        菌不通和董无伤笑的浑身都软了……

        站得稍远一些的顾独行和楚阳也是浑身颤动,笑的****…。

        程云鹤看着面前这一档子事嘴角不住的抽搐,想笑实在又笑不出来,这…这幕闹剧要闹到啥时候?

        弄这几个人,也似乎并没有恶意的样子啊…

        这井只听蹄声得得,两骑白马缓缓走近,前面的白马上一个少年平静地问道:“这个马队,谁是主事者?”

        “这位小兄弟有何见教?”程云鹤疑惑的打量着楚阳,急忙堆起一脸笑容。

        “嗯,大雪天气,赶路当真是辛苦,您说是不是?”楚阳和蔼可亲的笑道。

        “是啊,不过为了生计,也不得不如此;生存本就艰难,想要在生存之中活得好一些,就更是难上加难啊?!背淘坪壮ぬ疽簧?,沧桑的道。

        “是啊…难啊…”楚阳深有同感的点点头,道:“尤其是这些东西,又这么重!从此前往大赵,万里迢迢,其中的辛苦,又是难以言说啊?!?br />
        “小兄弟说的不错?!背淘坪走裥甑溃骸把液?,百般艰难……?!?br />
        “既然如此,在下愿意帮助先生一个大忙?!背粑⑿Φ溃骸跋壬?,带着这么多的金银财宝上路,着实太沉重。在下虽然也很害怕辛苦,但一向慈悲为怀,助人为乐;也只好帮助先生解决一大难题…?!彼烈鞯溃骸跋壬鹨任锞∈怀隼?,只带着货物上路,想必是能够轻松不少的?!?br />
        程云鹤怔住。

        这个少年温文儒雅的说了这么一堆,居然来了一个更狠的,居然想要全部打包…

        把金银全交给你……,我们只带着这货物上路?这货物有屁用?恐怕到不了大赵,就都烂了……。

        程云鹤强笑一声,道:“阁下,这…太过了吧?”

        “过了么?”楚阳淡淡的笑了笑,道:“咱们只是讨生活的,而且也只是玩玩,不当真的。只是想要找个乐子而已;不过,若是我们不高兴了,诸位的消息,我们也可以通知一下楚阎王,让他来问问诸位,相信比我们现在谈话将要愉快得多!”

        楚阳淡淡地道:“而楚阎王耍的价钱,恐怕诸位更加不愿意付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程云鹤心中重重的一震,目光一闪,疑惑地问道:“阁下这句话,在下很不懂!”

        “真的么?”楚阳脸色渐渐冷了下来,道:“老二,你马上快马回去,去补天阁禀报一下,就说是发现了金马骑士堂的人的行踪……?!?br />
        “好!”顾独行一拨马头,两腿一夹:“驾!”

        一个武尊飞身而出,喝道:“留下!”

        顾独行冷冷一笑,突然从马背上飞身射出,长剑与对方的剑啪的一声接触,身子飞鹰一般掠了出去,这一掠七丈,身法轻巧灵活,速度快极!

        那位武尊高手胸口如被雷击,脸色一阵苍白。

        程云鹤一方的人同时色变!

        只是看这身法,他们就知道,就算是自己的人全部一起动手,也留不下这个人!

        “且慢!”程云鹤心头一阵苦笑,怪不得对方如此的有恃无恐,原来是识破了自己这些人的身份前来要挟!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把柄!而且,对方算准了,自己不能不接受池的要挟!因为这六个人个个都是高手,自己绝对没有把握将他们全部留下杀死!

        一旦冲突起来,自己这些人,将一个也回不去大赵!只要对方握有这样的把柄,那么,对方对自己就是予取予求!

        更何况,这边的消息,第五轻柔还不知道。自己身负重任,必须要将消息带回大赵!

        “你想要什么?”程云鹤问道。既然话已经说开,也不再遮遮掩掩。

        楚阳得意的笑了笑,道:“不过是想与各位交个朋友而已?!彼丫芯醯?,丹田中的九劫剑剑尖,靠的这个中年人越近,躁动就越大。

        这个人身上,定然有着什么天才地宝或者是奇异金属!要不然,九劫剑剑尖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程某人也很想交阁下这个朋友!”程云鹤冷哼一声,道:“说出你的企图?!?br />
        “在下只是想要,从这车队之中,自己随便寻找一些东西?!背衾淅涞溃?,恍如……,一个人!”

        “一个人?”程云鹤心头大大舟一松。

        对方知道自己这些人的身份,却并没有想要斩尽杀绝。只是想要寻找一个人,那么,他们想要的人不外乎就是阴无法。

        但现在的阴无法就算是让他们见到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既然小兄弟想要自己寻找,那么尽管寻找便是!”程云鹤含笑道:“不管看上了什么,程某都拱手相送,绝不会有半点留难!”

        楚阳心中一紧,凝目看着程云鹤,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

        逃走每那位王座肯定就在这个马队之中,但这个人为何一点也不慌张?这是什么缘故?楚阳相信,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程云鹤一挥手,命令道:“所有人让开大车周围!”转头对楚阳道:“请!”

        这时,纪墨和那位高手也早已经停止了打斗,围绕了过来。

        在那家伙身上,清晰的几道血痕,眼眶也变成了黑的。纪墨的身上却只是多了些尘土雪末,显然,这次较量纪墨获胜。

        程云鹤和几位金马骑士堂的武尊看着楚阳等人的站位,忍不住都是皱了一下眉头。这几个人除了楚阳和他身边的那个少年之外,其他人都是呈长线型分开;这样的阵型不是自我?;?,但却能够保证最外围的哪一个无论遇到什么攻击,都能够迅速逃走,没人拦得??!

        而一旦动手得罪了对方,那么,对方逃出去一个,自己这些人就是灭顶之灾!

        程云鹤皱眉不已,对方这几个人年纪虽轻,却是配合默契,而且对自己这一边的顾忌拿捏得准准的,让自己根本无处下手。

        楚阳和顾独行两人当先,一辆马车一辆马车的搜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