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三章 蛮横的罗二少爷!

    第二百零三章 蛮横的罗二少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包括车队和楚阳等人,都是一起愕然!

        你从人家屁卝股后面赶过去,居然接着就开始此路是你开了?你啥时候开的?

        马蹄声响起的时候,程云卝鹤就感觉有些不妙,果然,一个两个眼圈黑卝黑卝的家伙嗖的一声窜了过去。程云卝鹤松了口气,心道说不定是过路的。

        哪想到这家伙越过之后居然接着停下,然后一张嘴就是拦路打劫!

        程云卝鹤险些厥过去。

        强盗大家都见过,不稀奇??烧饷创雍竺娓仙侠丛倮孤非绤j劫的,貌似还是第一次见。至于以一个人的力量就拦截这么大的车队的强盗,貌似也很少见。

        更离谱的是,原本是应该被抢卝劫的一脸悲愤和委屈才是正理;但眼前这位抢卝劫者居然抢先摆出了一副无限委屈加上苦大仇深的样子,目中如遇喷火,如同刚被轮爆了一般的哀怨……。

        这种无限嚣张无限不讲卝理却又无限委屈的强盗,还真是没治了”

        “这小子不是有病吧?”车队里一个中年马夫张口结舌的看着罗克敌,居然是一脸兴卝奋。程云卝鹤等人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气从铁云城出来的,人人都是没处发卝泄,凄凄惶惶的走在这雪道上,更加的有些不情愿。

        现在居然出来了一个出气的。一时间大家都是有些喜出望外!

        这位扮成马夫的武宗高手迎着寒风吃着暴雪,心情糟糕透顶,此刻却是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你才有??!你卝全卝家都有??!”罗克敌破口大骂:“你祖卝宗八代都有??!”

        “混账!”中年马夫霎时间一张脸气得通紫,气冲牛斗,一个闪身就跳了下来,狞笑道:“小子,不管你是谁,敢挡住大卝爷的路,就准备投胎去吧!”

        话音未落,对面的罗克敌的态度比他的态度还要冲动,他只是跳下了马,但对方居然直接跳下马又冲了过来。

        “王卝八蛋!混蛋!你个猪锣养的杂卝种!竟然敢骂我!”罗二少爷怒气冲冲的污卝言卝秽卝语层出不穷,一边滔滔不绝的大骂,一边就挽起袖子动了手:“少爷抢卝劫你们是看得起你们!怎么地,他卝妈卝的一个个的还不服气咋地?奶奶滴,少爷我拿着你们当人你们自己非得往驴棚里钻!给你脸了是吧?混账东西!”

        一边打一边骂,那位武宗根本还没来得及出手,对方的攻击居然先一步的临身,一时间左边挡了右边挡,右边挡了左边挡,居然直接没有还手的机会。

        刹那间被对方快速的动作绕的头晕目眩,连喝骂的时间也没了。

        罗克敌一轮强攻之后,突然停了手,抱着手臂站在他面前看着。而这家伙居然犹自在左边挡了右边挡,右边挡了左边挡,不断地抬手挥臂……还未从下意识的反应之中回过神来。

        挥舞了一会,才终于意识到敌人已经不再进攻,大汗淋漓的停了手,才发现那个一脸委屈的家伙就在自己身前不远。

        “你有羊癫疯?”罗克敌好奇的问道,说完不等他回答,一拳直直的冲出,狠狠砸在鼻梁上,接着抖手两个又响又热的大巴掌。

        这家伙被一拳打的脑袋往后一扬,然后头颅被一巴掌拍得狠狠往左偏,随即又被一巴掌扇了回来,严重往右偏,好不容易摆正头,鼻孔中两道鲜血喷泉这时才噗的一声冲了出来。

        大吼一声,却咔咔咔吐出了十几颗折断的牙齿。

        鲜血刷刷地落在银白的雪面上,鲜红鲜红的,甚是耀眼。

        这一手,让队伍之中正要蠢卝蠢卝欲卝动的几位武尊高手都是乖些瞳孔收缩。

        罗克敌的动作干脆利落,而且出手法卝度严谨,隐隐有大家之风,却又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诡异!

        这个独身一人的少年,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就在这时,罗克敌突然又出了状况。

        他蓦然的“嗷呜”一声,兴卝奋地又叫又跳,口卝中一叠连声地说道:“他卝妈卝的!他卝妈卝的!原来如此!他卝妈卝的!他卝妈卝的的的的的!……?!?br />
        原来罗二少这一次出手,突然发现自己的出手,同样的招数要比半月之前要流畅了太多!而且,毫不费力。

        整具里跟顾独行等人在一起受卝虐,罗克敌从来都是处于弱势,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进步是如何的巨大!

        此刻对外人出手,才终于领略到了这股子惊喜!这股子行云流水一般的快卝意……,罗二少爷刹那之间就高卝潮了,兴卝奋的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刚刚掠出队伍的几位武尊,刹那间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浑然不能明白眼前这家伙刚才还是愁眉苦脸一脸的苦大仇深,活像是被人当做驴鞭摔了八百遍的样子,这一刻居然接着就龙精虎猛,龙腾虎跃起来……。

        一脸的兴卝奋而且是超级的兴卝奋……

        难道这货是个疯卝子?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郁闷:在铁云城别子一般的被围剿被追杀被搜卝捕,好不容易丧家之犬一般逃了出来,却又在半路上遇到这么一个神卝经不正常的疯卝子!

        马车厚厚的棉布帘子一下子掀起来,程云卝鹤面带微笑,迈出车门,深深地一礼,道:“这位壮士,在下等人只是行脚的商人,常年奔波,也为求一口饭吃;不过,既然途经宝地,壮士出面,在下当然要孝敬一二?!?br />
        说完,转头道:“来人啊,去取白银五百两,给这位壮士壮行?!?br />
        说完转向罗克敌,道:“些许心意,不成敬意;还请壮士收下;不管如何,相逢总是缘卝分,大家就此分手,交个朋友如何?”

        程云卝鹤的意思自然是不愿意节外生枝;哪怕是一个小股的山贼,在这等敏感的地方,他也是宁可破财,也要保证安全。

        他这番话,若是对一般的山贼劫匪来说,无疑是大大的面子。

        不用动手,就能赚五百两白花花的银子,何乐而不为?

        这可是普通人家数年也得不到的收八!

        但程云卝鹤很不幸,他遇到的是罗克敌罗二少爷!

        嗯,若是平常,罗二少爷也不是不讲卝理的人,人家都腆着脸赔笑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怎么这也就挥挥手放行了。

        但现在罗二少爷却是从极度郁闷到超极度惊喜,神卝经亢卝奋已经到一定地步。这个时候,他正是迫切的需要找几个对手来验证一下自己的进步!

        而最让他惊喜的是,这个队伍里居然还有几位高手!而且还是武尊!

        罗少爷的灵魂之火顿时熊熊燃卝烧,好战之心顿时猎猎生腾,一时间只觉得嘴唇发干,身卝体发卝抖,脸庞发红,拳头发卝痒”

        不打一架,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进步?

        现在的罗二少,已经将楚老大的目的扔到了九阜云外,满心里都是找到对手的亢卝奋和打家劫舍的快卝感!

        “交个朋友?嗷呜…、,罗克敌罗二少爷仰天长笑,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道:“哇哈哈哈嗷呜……五百两银子就想交我这个朋友?”突然间脸色一下子拉下来,变得比这凛冽的寒风大雪天气还要寒冷,大怒道:“本少爷的朋友就值五百两银子?嗷呜……”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解释一下了,因为上次顾独行在找到他的时候,纪墨去做一件什么事,离着很远,但事情办完之后,顾独行仰天一声‘嗷……呜……,

        顿时震动山林!罗克敌看得清清楚楚的是:山林里面一大家子成群结对的花豹,居然被顾独行这一嗓子吓得屁滚尿流,夹卝着尾巴携家带口的逃走了……。

        而这一声之后,纪墨居然远远地就听见了,接着就赶了过来。

        罗二少爷觉得顾独行这一声“嗷…呜…?!笔翟谑翘缌?,太煞气了!简直就是装卝逼作秀的首??!

        所以从那以后罗卝干少爷就染上了这个毛??;尤其是需要开声吐气大吼一声的时候,他以前都是喊“呔!?!钡窍衷诰醯谩斑尽笔翟谑翘黄肺读?,一律都换成了“嗷呜……?!?br />
        而这个原因,也成了他在天兵阁饱受打击的源泉谁愿意有事没事的就听狼嚎的?高兴的时候你嚎,愤怒的时候你也嚎;这也就罢了,可啥事也没有的时候,居然也嚎……,是可忍孰不可忍!

        自然,罗二少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他将所有的原因都归总为自己长得求帅了,他们都嫉妒…。

        “嗷呜……,五百两银子,本少爷怎么丢得起这个人?混账!”罗二少白牙森森,眼神狰狞,嘴角流涎:“嗷呜”还不快些将你们最值钱的东西交出来?难道还等着本少爷动手不成?嗷呜……?!?br />
        程云卝鹤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几个武尊的眼中,同时露卝出了震怒的神色!这个家伙,简直是不知好歹!

        “敬酒不吃吃罚酒!”程云卝鹤一张热脸贴在了人家冷屁卝股上,不由的也是一阵恼怒。

        “混蛋!你也配让本少爷吃罚酒?”罗二少一声长啸:“嗷呜……太好笑了!来来来,让本少爷教教你们,什么才是罚酒!”

        众位武尊终于忍耐不住,一个人疾风一般的撞开雪花扑了上去,大怒喝道:“老卝子现在就让你尝尝,什么才叫做罚酒!”

        拳卝打卝脚卝踢,疾风骤雨一般向着罗克敌进攻了过去。

        罗二少爷兴卝奋地一声长嚎:“嗷呜”来滴嚎!”拉开架势旋风似地冲了上去,刹那间两人卝拳来脚往打成一团。

        又是一阵马蹄声响,楚老大带着顾老卝二,以及纪二少爷、董二少爷这两位二少爷,还有未来的独脚大盗茵不通茵大人,同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