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章 第一红颜,巅峰权势、举国富贵,劝君留下!

    第二百章 第一红颜,巅峰权势、举国富贵,劝君留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个内侍轻手轻脚的走过来,轻轻分开了流苏,等楚阳进去后,又轻轻放下,然后静悄悄的离开。自始至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楚阳进去,就愣住。

        在他的正对面,一张软椅,上面,斜斜靠着一午人。说是人,实在是有些太勉勉强,不如直接说是一具骷髅好些。

        这个人浑身上下,除去骨头之外的分量,据对不会超过半斤重!可以说,完全就是一层皱皱巴巴的人皮,贴在一副骷髅上面。

        在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唯一有点光芒的,就是一双浑浊的眸子,依然还在闪烁着,生命的光彩。也唯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会让人感觉到,这,原来还是一个活人。

        有一股属于死人的阴暗气息,从这个还活着的人的身上,淡淡的散发出来。

        他的身上,穿着明黄色的袍子,这种尊贵的服色,却并不能掩盖这个人的垂暮气息。

        此刻,他的眼睛正在努力地向着楚阳看过来。

        楚阳完企无法想象,一个身体已经到了这种程度的人,是怎么才能够坐起来的!虽然他只是躺坐着。

        “你……就是楚阳?,这个人说话的声音极低,若是不小心,就不会听见。但唯一可堪庆幸的是,吐字虽然含混,却还能让人听得懂。

        铁补天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只手搭在这个人的肩膀上,眼中泪水涌动,似乎随时都要滴落下来。

        这个人,正是铁云国之主,铁世成!铁补天的亲生父亲。

        他本已经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与暂醒,每次昏迷十几个时辰,但醒来的时候,却不超过一刻钟。最悲剧的是,每次醒来,他的神智都会保持绝对的清醒!

        这对于一个身体到了这种地步的人,才是最大的折磨!还不如神智完全混乱来得轻松!但,这次醒来,听说杜世情失踪,这位国主立即强烈要求铁补天为自己服下龙魂香!

        龙魂香,又叫回魂香;它能够让垂死的人在一段时间内呈现出一段极端亢奋的回光返照状态!支撑着一个濒死的人,说完想要说的话,做完最想做的事!

        但这段时间,却很短暂,一旦这段时间过去之后,灵魂之火便会完全熄灭!整个人彻底死亡!

        “是?!背羟崆峄卮?。他实在不敢用力说话,这位国主再样子,让人感觉空气震荡一大了他就会立即承受不住的样子。

        “嗯,无须多礼?!碧莱裳壑槲⑽⒍硕骸袄?,近些,让我看看。你站的那么远,我看不清你的样子?!?br />
        楚阳答应了一声;上前几步。

        他刚才距离铁世成也就是五六步的样子,居然看不清楚…,这位国主的眼神,可说已经差不多了。

        “不错,果然一表人才?!碧莱晌⑽⑿α诵?。他不笑还好些,这一笑,更是如厉鬼钻了出来一般的可怖。

        “陛下过奖?!?br />
        “补天经常在我面前说起你,呵呵,他以为我听不见。其实我都听见了?!碧莱傻男θ堇?,竟然有些得意的意思,叹了口气道:“今天,是十年来我感觉最轻松的一天?!?br />
        他的身后,铁补天的脸上明显的红了一下,接着又变得苍白。

        “这段时间里,你做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碧莱傻难凵裰鸾サ拿髁疗鹄?,慢慢的,竟然变得锐利,一股王者的气息,慢慢地从他的身体灵魂里面往外挥发。

        这是龙魂香逐渐的在他的身体里发生作用的结果。

        “你做的很好!”铁世成眼神锐利的打量着楚阳,缓缓道:“我曾经多次这样告诉补天,身为王者,必须要心狠手辣!该杀的时候,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子女,也要杀!没有什么是不可付出的,这就是王者之路!王者之路,必然是一路孤独,一路沧桑!但他在这一点,却始终是有些优柔寡断?!?br />
        “做一个王者,要比做一个普通人累的多。有些人明知不该杀,也要杀:有些人分明舍不得,还要杀!有些事纵然明知道不对,但还是要做!因为你身为王者,就要担负这一切,自己承受!”

        铁世成虽然看着楚阳,但这话却不像是在对楚阳说,而是对铁补天说一般。

        “王者…所想的必然是天下,而不是自己,更加不是家庭!这是王者的悲哀。世人谁没有感情?王者也有,但却不能有。所以,每一个王者心中,都是孤独的,也都是可怜可悲的。每一个王者的心中,都有数不清的良心债!日日夜夜折磨自己,所以,历代历朝以来,王者的寿命都不是…”

        铁世成叹息一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中闪现出极度的后悔和哀痛。

        楚阳不知道该对这位垂死的帝王说什么,只好沉默着,一言不发。

        “朕十八岁登基为帝,数年内,厉兵秣马,兵强马壮!放眼天下群雄,莫有能及也!是以南征北讨,铁蹄所致,望风披靡;兵锋所指,瓦解冰消!不过五年,就将铁云的版图扩大了三分之一!那时候,朕野心勃勃,总感觉,这个天下就在朕的手中,而这个天下,也终将为朕所统一!”

        “铁云安定,大赵意识到了铁云的威胁,出兵进攻!朕当时正值壮年,雄心勃勃,御驾亲征!铁云兵甲之锐,天下无双!连战皆捷;大赵纵有第五轻柔坐镇,却也难挡朕之兵甲之坚!”

        “当时,铁云五十万大军,连营四百里!与大赵第五轻柔四十万大军,对峙于双龙山!朕跨马雄持,有绝对的信心,将第五轻柔的军队一举击溃,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入大赵腹地!灭亡大赵,随后挟雷霆之威,一举吞灭无极国!完成下三天霸业!”

        铁世成的声音从嘶哑慢慢地变得激昂,脸上,也逐渐的露出了潮红色,眼神也突然变得霸气十足,凛然有威,似乎是回想起了当年那率领百万大军席卷天下的时光!

        “但就在决战刚刚开始的时候,突然遭遇死士攻击!三十位武尊潜入大营,亡命进攻,企图刺杀朕。但这些还不够,更有一位神奇的箭手,在一百丈外射了我一箭!”铁世成眼中露出无力的愤恨:“就是那一箭,让我的一生从最巅峰的时刻,一下子拉进了地狱!”

        “箭上剧毒,无药可解;那一战,群龙无首之下,大军大败;龟缩回铁云城,芶延残喘,直到如今?!彼档秸饫?,铁世成的声音逐渐的低沉下来。

        “十年前,我就该死了,一直到现在才死,实在是让她们…,等得太久!”铁世成叹息着,微微闭上眼睛,两串泪水,从他的脸上静静的滚落。

        楚阳静静的道:“陛下可还有什么未了之事?”现在,说什么‘陛下定然龙体安康、且放宽心怀,之类的话,非但不合时宜,反而是有些愚蠢。楚阳知道,铁世成既然要见自己,那么就绝对不是要发几句感慨而已。

        他要发感慨,那么多的臣子可以发,何必非要对着自己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发什么感慨?

        “未了之事…,太多!太多了啊…”铁世成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声音中露出极度的怅惘,和壮志未酬的遗憾。

        “未了之事,就是铁云啊…?!碧莱蛇裥曜?,突然问道:“楚御座,朕以一个垂死之人的身份,要求你留在铁云,可否?”

        楚阳一怔,抬起头看着他。

        “补天这孩子,心胸气度皆可做一位王者,然谋略有余,狠辣不足!”铁世成骷髅一般的眼睛深深地看着楚阳:“而楚御座杀伐决断,干净利落,却可以完美的弥补补天这一方面的不足!”

        “你们两个在一起,简直就是上天造就的一对…搭档!”铁世成的声音有些怪异。

        “很抱歉,我不能留下?!背舫聊艘换?,歉意的答道。

        “你若是留下,朕……朕现在可以做主,将朕唯一的女儿许配给你!”铁世成盯着楚阳,道:“你先别忙着拒办…你娶了朕的女儿,从此就是铁云国的摄政王!大权独握,处身在权力巅峰,笑看风云!”

        身后的铁补天深深的垂下头,牙齿轻轻咬着嘴唇,出声道:“父皇……?!?br />
        “楚御座,膜的女儿,可是这铁云国第一绝色!”铁世成并不理铁补天;只是看着楚阳:“更有巅峰权势、举国富贵做嫁妆!你可愿意留下来?”

        “第一绝色、巅峰权势、举国富贵””楚阳苦笑起来:“这的确是很令人难以抵挡的诱惑,不小…,楚某却是心有所属,而且”这一生的志愿,也并非是在这下三天?!?br />
        楚阳微笑:“陛下的好意,楚某只有心领了?!?br />
        铁世成深陷的眼窝之中,突然射出来两道锐利的光线,良久,才微弱的道:“好!好!不愧是楚阎王!”

        他疲倦的咳嗽两声,淡淡地道:“楚御座,朕问你一事,你要如实回答?!?br />
        楚阳道:“陛下请讲?!薄倍攀狼橥蝗皇ё?,这件事不知道与楚御座有什么关系?”铁世成沉沉的问道。他身后的铁补天猛然抬起了头。锐利的眼神,看着楚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