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皇帝召见!

    第一百九十九章 皇帝召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不是我!你无法知道我的感觉!”铁补天咬着牙道,虽然痛苦,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有希望!虽然希望很渺茫,甚至很可笑,但希望就存在!我就觉得,每一天都还是充满了希望的!”

        “一万七千年前,当时还是茹毛饮血的时候,第一代帝国第一个皇帝,神谕帝国皇帝陛下生命垂危,所有神医都说没救了,但最后时刻,却来了一位异人,一颗九重丹,就令那位皇帝陛下即刻恢复!那位陛下的伤,可要比我父皇现在还要严重得多!”铁补天一伸手抓住楚阳的衣襟,嘶声道:“他是皇帝,我父皇也是皇帝!但我父皇为何就没有人来送九重丹?为什么?”

        “九重丹!”楚阳只觉得自己心中被大铁锤重重的击打了一下!

        “不错!就是九重丹!这件事,一直被掩埋真相,一直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只有历代皇家典籍之中,才记载有一鳞半爪,但正是因为皇家记载,才决不会有错误!”铁补天仰天怒啸:“为何到了我父皇,就没有?”

        楚阳无言!

        他万万不知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九重丹,竟然在一万七千年前出现过!那也就是说,在一万七千年前,曾经有一位九劫剑主!唯有九劫剑之主,才能拿得出九重丹!

        “所有人都知道,父皇现在活着还不如死去;但就算不从亲情说话,从政局说话的话,若是我放任父皇死了…,那我还是人么?有谁还会为了铁云战斗?因为铁云有这么一个天性凉薄的太子,谁愿意为他战斗?连自己父亲都不管的人,还有什么良心?他有什么资格,让别人为他出生入死?”

        “我不想想这个,这样太残酷,可我不能不想!你以为我铁补天愿意做这个太子之位?你以为我真的这么稀罕这个皇位?你以为……,我就真的不顾天下不顾将士们死活?”铁补天愤怒的瞪着楚阳:“你出身草莽,你义懂得多少这种政治上的猫腻?”

        “你只知道什么应该,什么不应该!但你可知道,应该与不应该之间,那里有什么明确的界限?”铁补天大吼一声:“所有你们看起来金科玉律的东西,但换我来做,就是大错特错!身为帝王,六万万民众都在看着我,我哪里有什么应该不应该?”

        “我也想什么都不管,埋头大睡,可我不行!我也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你知道么,那样的平民生活是我做梦都想得到的??晌矣涝抖嫉貌坏?!就算铁云国灭了,我也得不到!你明白么?”

        铁补天重重的道:“我很累!我天天都累得要死!但我一想起,我的父皇就躺在那里,我的父皇还在!还在看着我,看着他的…,儿子,在为了铁云国而努力!我就不觉得累!这样的感觉,你懂么?”

        “父皇的生呃…从小了说,是我失去了父亲……,但从大了说,却是关系到整个铁云方圆一千三百万里之内的六万万民众的死活!”

        铁补天的声音慢慢的低沉下来:“而今,杜神医的失踪,让我父皇彻底失去了希望!”

        “我也不希望杜神医失踪,也不希望皇上出事?!背袈?、自斟自酌的道:“可是,有一件事,你作为太子,实际的国君,纵然残酷,你也要看清楚…这件事,对于铁云,有益无害!”

        “这话说得不错?!碧固斓纳艉芾洌骸疤瞥て谝岳?,我这个太子行使国君的权利,始终是名不正害不顺,一国二君,也是大忌讳!父皇仙去,对于铁云朝堂,不管军方政方,不管是原本反对我的还是赞同我的,都必须更进一步以我为中心!这对于铁云,的确是有益无害!”

        “尤其是在目前这种错综复杂,动辄就能亡国的情况下,这种情况,的确是好事!”铁补天冰冷的笑了笑:“可谁想是”我的感觉?””你想过吗?”铁补天直直的问到楚阳脸上:“你想过吗?”

        楚阳黯然无语。

        “我不是那种权力欲望大过天的枭雄!”铁补天静静的道,他转过身去,瘦削的肩膀簌簌的颤抖着,在这一刻,这位一向是智珠在握,一向是平静雍容的补天太子,竟然显得是这样的楚楚可怜…。

        “我去皇宫了;这段时间里,就麻烦楚御座了?!碧固焐钌畹匚艘豢谄?,道:“不管是对军队战死军士的抚恤,还是搜寻奸细,或者说,找寻杜神医的下落,我相信楚御座都会做的很好?!?br />
        铁补天背转着身子,轻轻地道:“我父亲,就只有这几天了,无论如何,我要为他老人家……养老送终??!就算因此亡国,我也…,在所不惜!”

        说完,他就快速的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却停住,轻轻地道:“楚阳,若是杜世情找不回来…,稿会恨你!恨你一辈子!”

        铁补天毕竟不是傻子,杜世情从楚阳这里走出去就接着消失,他岂能不怀疑?但他说的却是“恨你?!倍皇恰吧绷四?!”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说完这句话,铁补天的身影,就从门口消失了。

        楚阳怔怔的站在门口,看着外面;若有人能看到他面具后的脸色,就可以看到,他的脸上神情,在剧烈的挣扎!

        铁世成现在已经是生不如死,早一点死,对铁世成来说,也是一种解脱。而且,是一种恩惠!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强行拖着不让他死,对这个曾经威猛的国君来说,实在是太残酷的一件事!这一点,也是众所周知!

        而这午时候,让铁世成死去,对铁云整个国家来说,并不是悲伤,而是一种解脱。而且铁云的政权会更加的稳固,铁补天的地位也终于明正言顺!这对于两国战争来说,没有了这种隐忧,乃是莫大的好事!

        而且,楚阳选择在这个时候让杜世情失踪,也是一举三得。第一,保全了杜世情;第二,现在正是铁云城乱成一团,手机看金马骑士堂还有余孽在,这样也可以加大搜寻的力度;尤其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时候,金马骑士堂力量大损!

        两位王座,一个死亡,一个重伤濒死;三位宝马骑士,统统阵亡!金马骑士堂在铁云的力量,被削弱到了历史上的冰点!而且,唐心圣等奸细的揪出来,还没有过去多久,金马骑士堂还来不及重新布置。

        这时候铁世成死了,绝对是出乎第五轻柔的预料之外!在楚阳的猜测中,甚至第五轻柔来不来得及反应过来还在两可之间。

        因为现在身在铁云城的金马骑士堂的人绝对不敢与大赵通联系,这样,无形之中就将第五轻柔的眼目闭塞!只要他不知道,或者知道晚了;那么,就能无惊无险的顺利度过前世铁世成死的时候那一场巨大的骚乱!

        无声无息的消弭那一场仅次于铁补天被刺身亡的铁云巨大?;?!

        对当事人铁世成是好事,对铁云国是好事,对六万万民众,也是大大的好事!这么多的好事,这么多的好处,但楚阳却唯独没有想到铁补天!

        没有站在铁补天的角度上去考虑这个问题。

        或者他想过了,但却忽略了。

        但现在铁补天的反应,却让楚阳感到了内疚。让他开始考虑,对与错的问题。

        自己的决定是没错的。

        但,出发点却要反思。

        不管如何,这对铁补天是造成了一定的伤害的。不管自己的出发点是大仁大义还是私欲,起码自己若是说有负疚的话,那就是对不起铁补天!

        从这里延伸出去,楚阳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想要改变命运改变世界,是否有些过于从自私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想到这里,楚阳有些警醒。

        他不后悔今天的决定,但却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原则:今后,在作出某一个决定的时候,要尽可能的多考虑。

        为的,是怕以后自己会后悔!或者,在某一个时刻想起某一件事情的时候,良心不安。

        楚阳深亥的知道,唯有这种心灵中对自己的折磨,才是人世间第一大酷刑!那种良心的亏欠,完全能将一个人折磨的生死两难!

        楚阳不希望,自己这一生之中欠下这样的良心债!

        下午,搜索阴无法等人没有消息,楚阳正要回去天兵阁的时候,突然一个影子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皇上要见你!”

        “皇上要见我?”楚阳愣了一下:“那个皇上?”

        “是当今皇上!”影子很是呆板的解释了一句,道:“走吧?!?br />
        楚阳还未来得及回话,影子就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紧接着楚阳感觉自己就飘飘忽忽的出了门,然后飘飘忽忽的出了大门,飘忽忽的……,来到了皇宫……。

        楚阳一阵无语。

        就算你要带着我走也要先说声吧?尤其是你带着我走,你自己还不现身的,满大街的人就看见我像个鬼一样的在飘着”

        这种感觉真郁闷!

        “你体内的元气很奇怪!”影子放下他的时候,竟然很奇怪的说了一声,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从来没见过?!?br />
        然后不等楚阳回答,就消失了。

        楚阳定神一看,已经到了皇宫里,一间大殿外面,空中充满了浓浓的药味。透过流苏,依稀可以看到,铁补天正在极为小心地站在里面,似乎在弯腰说着什么,声音却是极低。

        停了一会,铁补天转头向着门外看来,低声道:“外面可是楚御座来了?”

        楚阳道:“正是楚阳?!?br />
        “请进?!碧固斓纳糁谐渎税荩骸案富屎茉缇拖爰懔?。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