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七章意外的劫与杀!

    第一百九十七章意外的劫与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金马骑士堂此次前来三十六位高手,到现在为止,已经死了二十六个!三位宝马骑士,全部阵亡,两位王座,战死一员,另外一位若是送不出去……也坏了……

        这是金马骑士堂建立以来,十几年了最重大的损失!王座死在外面,更加是破天荒的头一遭!程云鹤可以想象,金马骑士堂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将会如何的疯狂……

        想到自己的处境,程云鹤有一种无力问苍天的感觉。自己来到铁云城,肩负重任,但来到这里,居然啥事也没干,立即就陷入了这种尴尬境地!

        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孔伤心的擅自行动带进了泥潭,到现在泥足深陷,拔不出来。

        他沉默的皱着眉头踱着步子,喃喃的道:“难道真的要……铤而走险?”

        …………

        到了下午,杜世情姗姗来迟,现在铁云城兵荒马乱,杜世情前来,自然随行护卫是都要跟着的。

        烈火刀宗高未成和四位骑士到了补天阁御座门前,就被挡了驾。被客客气气的引领到大厅喝茶。

        对此,高未成愤愤不平,说道:“我们与你们楚御座也算是素识,怎地现在借助我们来到铁云攀上高位之后,就开始反脸无情啦?真是小人行径!”

        高未成这句话,激起了一侧的补天阁众位成员一致的怒目而视,尤其是几个肩膀上缠着绷带的,更是眼中喷火,恨不得上前一刀将这个满嘴喷粪的瘦削老头砍成肉酱。

        “阁下,不管你是什么人;在这里若是再说一句御座的坏话,我不敢保证你能够活着走出去?!背掠晖┏磷帕?,阴沉沉的说道。

        高未成哼了一声,满脸不屑,却是不再说话了。

        此刻房中,楚阳与杜世情相对而坐。

        “杜先生,我想要知道,你有什么把柄落在第五轻柔手里?”良久,看着杜世情为自己固定好了断骨,楚阳慢慢地问道。

        “把柄……”杜世情手一颤。

        “不错,我很奇怪,以杜先生的品行,怎么会受第五轻柔的胁迫……”楚阳淡淡道:“尤其是昨夜,国主发病如此凑巧,这就更让我心中不是滋味了……”

        “唉……”杜世情仰天一声长叹,沉默了良久,终于道:“我的父母、妻子、一个儿子,都在金马骑士堂……我父母,都已经年近八旬……最可恨的是,我的儿子,今年二十三岁,竟然被洗脑,加入了金马骑士堂,身为银马骑士!而我的儿媳……居然也是金马骑士堂的银马骑士……”

        “我一动,我的家人,便是灭顶之灾……”杜世情唏嘘一声,充满了无奈,苦笑道:“我又能如何?人活一世,有谁是真正为了苍生天下?那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父母亲人在活着……别人或者可以不在乎,但我杜世情……却不能?!?br />
        楚阳默然,也是叹了口气。

        杜世情的这里,绝对是一个死结!若是单纯亲人被挟持,这件事还好解决,出动几个高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接出来,这事儿虽然难,却也并不是做不到。

        但问题就是儿子和儿媳对金马骑士堂忠心耿耿……这才成了顽固的根源。就算是接出来,也不过是接出来了两个奸细……

        “若先生不是背叛,而是失踪……则会如何?”楚阳试探着问道。

        “若是如此,或者他们可保无恙吧……”杜世情苦笑一声:“但如何失踪,却是值得思量……想要骗过第五轻柔,哪有这么容易?”

        “也不是没有办法?!背羟崆嵊檬种盖米糯惭?,淡淡的道:“烈火刀宗高未成,在金马骑士堂是什么角色?”

        楚阳这句话说的很笃定!

        杜世情苦笑起来,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高未成乃是黑马骑士;不过此人性喜独往独来,而且武功虽然不算出色,但其控火力却是让人不敢小看。而且,高未成好像是来自一个神秘的地方,身后有庞大的力量……我也只知道这一点?!?br />
        “未必!神秘的地方?……”楚阳冷笑一声,道:“高未成纵然是真的从那里出来的,其身份也不过是卑贱之人,那里出来的人,哪里会有这么弱?而且那里一旦出来,就是很多人互相呼应,又岂能只有他自己?”

        “你知道那个地方?”杜世情问道。

        “嗯?!背舫了甲?,点点头。问道:“金马骑士堂的行动,是由高未成再通知你吧?另外四名卫士……”

        “没把握?!倍攀狼榭嘈ψ?,道:“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不过,这件事还需慎重。万一……高未成背后的力量,不是你现在能对付得了的?!?br />
        “若是凡事都谨小慎微,那么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楚阳轻轻地道:“既然是做了,那么就算因为此事天塌了下来,也要顶回去!”

        “没什么大不了的!”楚阳如此道。

        杜世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杜世情回去了;路上,他坐在马车里,愁眉不展。想起楚阳说的话,他更是有些忧心忡忡。

        不为自己担心,却是为楚阳担心。若是成,则万事无忧,但问题是他的计划……能不能成?会不会……牵连到他自己?

        尤其楚阳说的一句话,让杜世情有些毛骨悚然。

        “杜先生,国主的病情,杜先生若是撒手不管……还能撑得住几天?”

        “这个……没把握,若是放任,恐怕也就只有十来天的时间?!?br />
        “十天么?”当时楚阳若有所思的说道:“……应该足够了吧?”

        楚阳到底想要怎么做?

        “杜先生,这个楚阳也太拿着他自己当个人物了,简直不可容忍!”高未成赶着马车,愤愤不平地道:“当初,他如此落魄,却来找杜先生,名义上说是报恩,但实际上却是借着杜先生的名望,到铁云来寻找晋身之机?!?br />
        “亏他当时还正气凛然的说绝不会入官场,哼!现在想起来,简直令人作呕!”高未成口沫四溅。

        “不要说了?!倍攀狼槲⑽⒈兆叛劬?,淡淡的道。

        “哼,这个混蛋,迟早会……”迟早会什么,高未成并没有说出来,赶着马车不再说话。

        皇城已经近在咫尺!

        通天的大路,宽敞平整,四周全是巡逻的士兵;按说,这里乃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杜先生,请移尊驾,跟我去看个病,多谢了?!币桓銎斓纳舻氐?。声音清雅,甚是彬彬有礼。

        “谁?”高未成伸着脖子问道。这几天里,只要偶尔出来,拦住杜世情看病的人太多,久而久之,高未成早已习惯。

        “是我?!蹦瞧斓纳舻氐溃骸岸畔壬刮此祷?,你一个马夫叫唤什么?”

        高未成大怒,道:“请人看病,须得客客气气,你这是什么态度?”说着从马车上站了起来,游目四顾,一脸怒色。

        那声音道:“客客气气?我还没学会。但对于不听话的人来说……杀人我倒是早学会了!”

        话音未落,一道乌黑的刀光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化作了闪电雷霆,疾劈高未成!刀光闪现之后,一道淡淡的黑影才突然出现!

        而又有一道黑影,长剑光华闪亮,竟然从马车底下钻了出来,刷的一声,四位侍卫咽喉中剑,同时往四个方向摔了出去,随即这个人已经进入马车车厢,隐隐听得这个人说道:“杜先生,救病如救火,跟我走一趟吧!”

        然后轰的一声,马车车顶被冲破一个大洞,一个黑衣蒙面人单手拎着杜世情从这破洞之中飞射出来,一闪上了马车车顶,然后两脚一蹬,大鸟一般飞了出去,在路边的房顶一个借力,嗖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这时,高未成已经被那一柄黑夜似地刀逼得喘不过气来,若不是疯狂的洒出烈火,恐怕这时脑袋早已经落到了地上……

        此刻,见到杜世情竟然被掳走,高未成大惊失色,飞身就要冲上去拦截,但与他动手的黑衣人刀法灵活之极,身子始终没有落地,却是已经逼得高未成狼狈之极,竟然根本抽不出手来,眼睁睁的看着杜世情被人抓走了。

        “快来人啊……杜先生被抓走了!”高未成情急之下,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扯着嗓子大叫起来!

        “这就是刀宗?”那黑衣人冷冷的嗤笑一声:“真是丢了刀宗的脸!”很显然,这位黑衣人也是一位刀宗。

        高未成的叫喊声远远地传了出去,顿时四周的军队开始往这边聚集。

        “本想跟你好好玩玩的,没想到你连脸也不要了,那干脆连命也别要了吧!”那黑衣人突然一声大喝,长刀猛地往回一收,刹那间,似乎整个空间的空气随着他这一收刀全部被抽空,变成了真空地带!

        然后黑如深夜的刀光唰的一声当头直劈!

        这一刀没有任何花俏,但却是气势凛然,让人觉得,哪怕面前乃是一座山,这一刀也能劈开!而且,这一刀全不留手,似乎不管面前有什么,劈开了之后也不会停止,能一直往下劈,将这大地也劈作两段!

        高未成只觉得对方的刀势狠狠锁定自己,一时间连出刀也难;不由亡魂皆冒,百忙中突然一声大吼,手上刀身和脸上五官七窍突然尽数的喷出了熊熊烈火!

        这一刻,高未成突然变成了一个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