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错与对!

    第一百九十五章 错与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座!”老萨已经遍体鳞伤,到了最后的阶段,此测,突然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吼,猛然跳了起来,但身在半空,就被数百杆长枪几乎在同一时间刺穿……。

        战场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

        看着狼藉一片的整个区域,看着在这一战之中崩塌的所有建筑,所有人都有些如梦初醒的感觉。

        唯有地上的鲜血,还在静静地流淌,竟然发出轻微的哗啦啦的响声……。

        “终于结束了!”楚阳疲倦的站着,喃喃道:“围剿两位王座,付出的代价,居然是如此的沉重……?!?br />
        身子一晃,几乎一叉栽倒在地!孔伤心最后的一击,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却依然让楚阳差点一命呜呼!

        那一掌,若是拍在纪墨身上,便是正中胸口!楚阳突然挺身而出,那一掌就打在了楚阳的右胸!五脏猛的一阵震动,肋骨瞬间断了好几根!

        万幸的是,孔伤心那最后的力量也就到此为止!否则,若是九劫?;瓴恢鞫龌鞯幕?,还真保不住楚阳的命!

        “清点伤亡,全力追剁另一名逃走的王座!”楚阳下达了这个命令,喉头一甜,又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

        现在楚阳很奇怪的是,铁补天在搞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来?而且……,两位影子护卫也是一个也没见?

        若是来一个,这一场战斗也不会惨烈到如此地步”

        终于告一段落,铁云城也陷入了相对的平静之中。

        对金马骑士堂余孽的追捕依然没有任何放松铁云城内的搜查也依然在继续;而整个铁云国通往大赵的地区,也开始了排查……。

        但楚阳知道,这些恐怕没什么作用了。已经逃走的那位王座,再被发现并且抓回来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

        现在,楚阳正在软榻上躺着,全力疗伤。

        纪墨的伤比他要轻得多,在这里待了一会就觉得不自在,楚阳只好派人将他送回了天兵阁。

        走的时候纪墨什么也没有说,似乎今夜跟随楚阳出来玩,只是一次普通的游玩而已,至于受伤,对江湖儿女来说,也不过是家常便饭。

        但他的眼中,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凝重和思考,看着楚阳的眼神,也比从前多了几分敬重,不再那么玩世不恭了。

        这些世家后人每个人都有极深的城府。并不是说,楚阳这一次救了他的命,他就从此对楚阳忠心耿耿生死不离…这是不可能的!

        再说,楚阳之所以替他受伤,也是因为纪墨先为楚阳出了手!

        但,楚阳这一次却在他的心中,牢牢地种下了一个关于“兄弟”这两个字的种子!

        什么是兄弟?

        那浴血奋战身陷绝境却犹自互相呼应,为了自己的兄弟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孔伤心与阴无法就完美的诠释了兄弟这两个字。

        孔伤心是臭名昭彰的独脚大盗,而阴无法是凶名远播的杀手头子;还有一点:他们都是敌人!而且对自己的军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但臭名和敌对的地位却完全不能掩盖,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生死相托的兄弟感情!

        虽然对他们两个恨之入骨,但对他们之间的这份兄弟感情世间男儿却没有一个人不羡慕!

        这才是兄弟!

        纪墨沉思着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楚阳静静地躺在补天阁脑海之中也是一遍遍的在回放着,孔伤心最后的举动。那灿烂璀璨的刀光烈日,那凌空爆裂的王者金冠…,最后,看着自己兄弟逃走的方向的目光,是那样的隽永而真挚……。

        想着想着,楚阳就叹一口气;这样的兄弟,不愧为兄弟!

        阴无法此生能有过这样的一位兄弟,不论生死,此生皆无憾了!

        楚阳的肋骨断了三根,每次叹气,都会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但这份疼痛,却让他更清晰地想起当时的孔伤心的神态,于是就又叹一口气……。

        最后的孔伤心,可说是死在楚阳手中,九劫剑剑尖一击,直达心脏,当时就已经将他杀死!

        对于杀死孔伤心,楚阳并不后悔。见证了敌人的这段感情,楚阳也觉得很感动。但…,敌人就是敌人啊……,楚御座忍不住又是长叹一声。

        楚阳的长吁短叹,让在一边照顾他的乌倩倩心痛不已。不由轻声劝道:“本就受了重伤,你还这么唉声叹息的感慨什么,好好的养伤吧,天大的事,也等伤好了再说?!?br />
        一听她这句话,楚阳却又轻叹了一口气,问道:“最近,有门派的消息吗?”

        “没有?!蔽谫毁簧裆行鋈?,低着头道:“爹爹好长时间没有传消息过来了?!?br />
        “嗯”楚阳低低的舒了一口气,眼神有些迷惘的看着窗外,轻轻地道:“每次受了伤,我都很想念师知…”

        乌倩倩手一颤,怔忡的怔了一会,看着楚阳的眼神,突然变得无很温柔,柔声道:“我也是”每次受了伤或者生病,我就想赖在母亲怀里,尽情撒娇……,这也是人之常情吧?!?br />
        乌倩倩突然觉得,楚阳在这一刻,才真的像一个符合他的年龄的小师弟,受了伤,总会脆弱,总会感慨…。

        现在她分明感觉到,现在的楚阳很孤单,就像一个受了伤痛却找不到亲人的孩子,需要自己照顾,需要自己呵护”

        她却不知道,楚阳所说的受伤,是指的前世;前世的时候,独身一人的楚阳,每次受伤之后孤独的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自己疗伤的时候,总会想起少年时自己受伤或者生病的时候,孟超然对自己的照顾……。

        每次一想起来,总是会感觉心中无限的酸涩和伤心……。

        “呵呵””楚阳轻笑起来,道:“可我却不会撒娇?!?br />
        乌倩倩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道:“你是男人嘛,撒娇就成了笑话了?!彼底哦似鹗种懈崭沼行├涞囊┨?,用汤匙舀了一下,自己尝了尝,款款坐在床边,温柔道:“来,吃药了,张嘴,乖”,

        乌倩倩的声音就像哄小孩,楚阳有一种啼笑皆非的冲动。

        “杜先生还要过一会才能来吧”好像皇宫里忙得很?!蔽谫毁坏?。

        “这点伤,还麻烦杜先生做什么?!背粞壑幸幸凰抗饷⑸了?。

        就在这时。

        “御座,太子殿下来了?!背掠晖┙促鞅?。

        话音未落,铁补天已经走了进来,脸上依然是平和淡然,但眼底深处,却是充满了疲倦的血丝。

        “楚御座,对不起,孤来晚了!”铁补天站在楚阳床前,第一句话就是道歉。

        这让乌倩倩大出意料之外。一国的储君,竟然第一句话就是道歉…

        “没啥可对不起的?!背舻氐溃骸疤拥钕驴芍?,这一战我们死了多少人?”

        “对不起,实在是孤心急如焚,昨夜宫中突然来报,说父皇病情突然恶化,杜先生说,或者就在这一夜之间……孤匆匆而去,两位影子叔叔也是竭尽了全力,才将父皇的元气稳住…,直到今晨,才知道,城中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楚御座也已经完成了一次重大行动……?!?br />
        铁补天的口气中,有淡淡的愧疚。

        他也明白,若是自己能够在第一时间与楚阳配合的话,那么,大战的损失将会减少一倍以上,甚至更多!

        但关心且乱之下,铁补天虽然明知到楚阳今天晚上会有大的行动,却还是先去了皇宫。

        “哎…”楚阳叹了口气。铁补天认错态度很诚恳,楚阳也不好说什么。再说,这件事也不能就说是铁补天错了;人家的亲生父亲病重,总不能让他置之不理吧?……

        而且,铁补天前去皇宫,又是在楚阳布置行动之前,这就更加难以厚非了。

        “御座”伤亡数字统计出来了。、,陈雨桐再次进来,脸色却是沉重了很多。

        “嗯,如何?”楚阳问道。

        “阵亡将士三千三百七十人!伤者,九百六十三?!背掠晖┑溃骸罢馐蔷铀鹗?,而补天阁之中,阵亡七十七人,伤五十六人!太子府客卿,阵亡十八人,伤三十五人。刑部所属,阵亡一百六十人整,伤九十四人……?!?br />
        “补天阁成堂主重伤,御座大人重伤?!背掠晖┧低?,低低的叹了口气。

        铁补天在一边,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八个人!一共仅仅八个敌人!其中四人,死在乱箭之下!而这些伤亡,基本都是死在另外四人手中,而另外四人之中,其中三人更是凶悍!每个人的手下,都收走我们一千以上的人命!”楚阳淡淡地道:“这,就是高手的力量?!?br />
        铁补天蓦然间面红耳赤。

        自己这一方也有高手的力量,却被自己带去了王宫!若是两位影子参战,那么,这些伤亡数字绝对可以改写!

        甚至,可以完全没有!

        但却没有!

        楚阳并没有说什么,但铁补天听得出来楚阳话中的意思:你的父亲是父亲,那么,这四千多人有多少个父亲?有多少人是父亲?

        铁补天愣了一会,脸上露出愧疚之色,缓缓道:“孤……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