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莫要让我死不瞑目!

    第一百九十四章 莫要让我死不瞑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紧接着,半空中那属于孔伤心的王座金光突然金光大放!

        地上的孔伤心已经猛然跃起,身子猛然一个旋转,整个人与刀已经合二为一,变成一团灿烂璀璨的光球,随即就是凌空长射!

        “呜……”的一声怪响,璀璨的刀芒在空丰闪烁出梦幻一般的光彩,直直的向着人群冲来!

        楚阳大急,暴吼道:“散开!这是生命刀术!”生命刀术,便是一位王者用自己的生命开始搏杀!

        这不司于人刀合一;但威力却是一样。

        人刀合一,还有回复的机会;但生命刀术,却是会燃烧尽自己的生命力,再也没有回复的机会!

        所以生命刀术又被称作“生命倒数”!因为一旦施展,这个人的生命,就进入了倒计时!

        伤心刀王孔伤心终于开始拼命了!

        这一招发出,就算没有人去进攻孔伤心,只等他这一招的余韵散去,他也是必死无疑!

        这一刻,楚阳已经等了好久!他怎么肯让自己的属下为了一个必死的伤心刀王陪葬?

        成子昂闻声大吼一声:“散开!”急速的一个翻滚,翻了出去,但背上依然被刀芒哉了一下,一大块皮肉扑棱棱的飞了出去,成大堂主疼的浑身都剧烈的哆嗦起来…。

        在孔伤心的拼命之下,阴无法与老萨三人终于会合!

        “二哥!”阴无法狂叫一声,几乎流下泪来!

        “阴无法!”孔伤心厉烈的仰天狂叫,长发激扬而起:“莫要让我死不瞑目!”

        “二哥啊…”阴无法大吼,浑身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走!”孔伤心大吼一声,突然浑身发出金灿灿的金光,猛地一把抓住阴无法,喝道:“老萨!这九幽黄泉路,可愿意陪我一同去闯一闯?!”

        老萨哈哈大笑,大吼道:“正要陪妻座去见识见识这所谓的九幽黄泉!”

        “好!今日是我孔伤心对你不起!九幽黄泉路上,让我为你赔罪!”孔伤心大吼一声,突然深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浑身金芒在这一刻突然耀眼之极!

        然后他就突然跃起,却只跃起一丈,然后双脚猛然下跺!

        老萨怒吼一声,身子一闪,蹿到孔伤心脚下,双掌凝聚了全身功力,猛然往上推出!

        轰!

        孔伤心的双脚猛然落在老萨的手掌之上,强烈的反冲力,一位王座一位九品武尊合力推送之下,孔伤心的手中抓着阴无法,突然斜斜的变做了一道惊天长虹!

        凌空直上三十丈,斜掠数十丈,向着楚阳的位置,凌空飞来!

        在他的身后,空气之中的音爆啪啪的响起!一缕白烟,猛然扩散!

        “?;び?!”成子昂狂叫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不顾背上血肉淋漓,一边大叫着,一边向着楚阳这边没命的猛冲!

        嗖!

        空中的孔伤心的身子已经是到达了最高峰,再往前飞,就只能下落了!

        在这个时刻,孔伤心温情的看了一眼手中的阴无法,眼神中射出深刻的感情……。

        阴无法狂叫一声:“二哥!不要!”

        孔伤心充耳不闻,猛然厉啸一声,仰天大吼!

        空中,幻影金光形成的王座突然太阳一般的旋转起来,随即轰然一声暴裂,散做漫天的金星,随即融进虚无的夜空。

        孔伤心的身子在这一刻突然奇异的停在了半空,然后他就猛的再度往上升起,升起七八丈,突然怒吼一声:“兄弟!”

        双臂风车一般一轮,将阴无法的身子猛的掷了出去,刚刚出手,孔伤心却又身子猛地一闪,口中鲜血疯狂喷涌的同时,赶了上去,双手双脚急速的追着阴无法的流光一般的身影,疯狂了一般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追着高速飞行的阴无法,数百掌连续不断击打在阴无法的脚底。然后狂啸一声:“莫要让我死不瞑目!”

        突然一个旋身,狠狠地一脚踹在阴无法的脚底板!

        “咻……?!钡囊簧?,阴无法的身后,拖出一连串的音爆,竟然就这么高速的飞了出去,流星一般在夜空中一闪,竟然就飞出了百丈之外的距离……,再也看不见了……。

        “这是王座的最后一招!幻影化金光,此刻我为王!乃是将自己的灵魂震碎,一位王座不管受伤多重,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他的力量都能借助灵魂的爆炸,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巅峰的一倍以上!”

        纪墨脸色沉重,道:“这一招出来,就是无敌的!而这位王座,竟然将这一招用在了送自己的兄弟逃生上面!”

        楚阳叹息一声,道:“纵然是敌人,但这份兄弟感情,却也着实让人感动,羡慕!”

        纪墨嗯了一声。

        便在这时,空中金光闪烁,一声暴吼:“楚阎王!拿命来!”

        孔伤心借助最后的余威,猛然从四十丈的高空一闪而落,猛的向着楚阳的位置冲来!

        “楚阎王!拿命来!”老萨在地面,却也是奋起了最后的力量,向着楚阳这边不顾性命的狂冲!

        阴无法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唯有在这里再制造更大的骚乱,阴无法才有可能逃出生天!

        所以现在,老萨和孔伤心都是在拼命了!

        无数的人影司时跃起,黑乎乎的箭雨长矛也在这一刻如同流星爆射,射向空中!

        孔伤心哈哈木笑,金然不闪不避,两眼闪着狰狞的色彩,向着楚阳的位置,一往无前!

        现在的他,全身生命力已经化作一击,灵魂震碎,王座金冠已经消失,但他却依然就这么冲来!

        漫天箭矢,便如百川汇海,向着孔伤心的身上聚集!

        起初还能震飞,但后来的却已经扎了进去,扎进了皮肉!

        一根长矛从纪墨的手中掷出,咻的一声,从孔伤心的小腹对穿而过;孔伤心却是速度不减,冲了上来!

        距离楚阳已经不过三丈!

        此刻,他的眼中,没有天,没有地,没有一切敌人,没有数万大军!

        只有一个人:楚阎王!

        这一个,才是真正的楚阎王!

        对于别人加诸在他身上的所有伤痕,孔伤心不闻不问,似乎没有感觉,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杀了楚阎王!

        近了!

        孔伤心的身子带着密密麻麻的箭矢,终于冲到楚阳面前!

        纪墨大吼一声,一剑猛的刺出!

        孔伤心七窍流血,手中刀猛然飞射,当的一声;一剑一刀在空中相撞,纪墨大吼一声,喷血翻滚后退。

        无影刀与长剑这两柄神兵同时在空中爆裂!

        孔伤心冲势不减,直取楚阳!楚阳眼神冷静如冰雪。已经蓄势以待!他不能躲,他一躲,反而丧失了地利;气机牵引之下,孔伤心纵然垂死,也能杀了他!

        只能迎上!

        孔伤心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自己挡一挡,他就完了!

        但就在这时,纪墨突然狂叫一声,再次冲了上来,身子一横,已经挡在楚阳身前,双掌交错,轰然出击!

        他知道楚阳只有武者修为,就算孔伤心削弱到了这种地步,也不是楚阳可以抵挡的,在这一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头一热,就冲了上来!

        孔伤心猛地冲上,四掌相对,砰地一声,咔嚓一声响,纪墨双掌腕骨折断,紧接着,孔伤心的另一只手就向着纪墨胸膛闪电般插进来!

        ‘、该死!”孔伤心眼中满是暴怒,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却横空出来了一个少年武宗!这一刻,孔伤心对纪墨的恨意甚至超过了一切!

        纪墨狂叫,一脚狠狠蹬了出去!心中一片冰凉:孔伤心这一掌,他已经无力闪避!孔伤心这一掌若是击实,纪墨必死无疑!

        人影六闪,楚阳淡漠的黑袍身影出现在纪墨身前,砰地一声,本应击在纪墨前胸的孔伤心的手掌,狠狠地击在了楚阳的前胸!

        与此同时,楚阳左掌击在孔伤心的胸膛,右掌凝聚了九劫剑,猛然插进孔伤心的心脏!猛然一绞!

        咔嚓咔嚓几声响,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孔伤心与楚阳司时肋骨折断,两人同时仰天喷出鲜血,无力的向着后方倒飞!

        “老大!”纪墨大叫一声,两眼顿时红了!不顾一切的往后一倒扑,将自己的身体化作肉垫,接住了楚阳。

        楚阳嘴角喷出一口鲜血,强忍着胸口的剧痛,淡淡道:“你能为我舍生,我……,岂能让你死?!”

        纪墨呆??!

        这话,楚阳说得含混,但他却听出了其中的意思。

        你当我是兄弟,你能为我舍生,我就能为你忘死!

        孔伤心的身子倒翻出去,在刀锋丛中溅血落地,突然一动不动!

        他就这么傲然站着,眼神如同利剑一般,看着楚阳的方向!楚阳挣扎着,扶在纪墨的肩膀上,站了起来,眼神遥遥与孔伤心相对。

        孔伤心的眼中露出一丝失落,然后他就这么站着,似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将自己的目光缓缓移开,看向夜空。

        那是阴无法离去的方向。

        孔伤心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眷恋,他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突然静止,不动了!

        “别动他!”楚阳喝止了几个抡刀就要扑上去的士兵,轻叹道:“他已经死了!”

        是的,这位一代王座,曾经纵横中三天,威震下三天的绝顶高手,已经没有了呼吸!虽然他的眼睛依然大睁着,虽然他的身躯依然站立!

        但在这挺拔的身躯之中,却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