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山穷水尽,不惜一战!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山穷水尽,不惜一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火把,将这里尽数照明!弓箭手不可懈怠,另外,挺枪手做好准备,十重封锁预备?!背艚恿铝睿骸敖饫?、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堵住,不要让水流走?!?br />
        “老大,就算里面有人,也可以等天妾了再抓吧?现在…,岂不是太急了?”纪墨皱眉问道。

        “里面若是有人,就是王座高手!”楚阳淡淡道:“而且,他们已经受了伤。王座的恢复是很快的,这一点你知道;过这一夜,王座就算多恢复一点点战力,我这边也要多损失几个战士!这样的损失,哪怕多一个人死去,也是指挥官的失职!”

        楚阳道:“绝不能有任何让敌人喘息的机会!任何一点喘息之机,都有可能酿成无法弥补的大祸事!”

        纪墨哦了一声,深深地看了楚阳一眼,道:“原来如此?!?br />
        心中却是想道:他对素不相识的普通的士兵也能着想到这种地步,对自己的兄弟又怎会错的了?

        正在想着,已经有速度快的提了一大桶水泼在了地上。然后就是不少人端着脸盆拎着水桶的呼呼的往这边跑……

        纵然人多,但毕竟工具不够多,看样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才能达到目的。

        正在这时,却见四五十人飞快的堆土,在路上直接筑起一道壕沟,然后一道水流就从那边潺潺流来;注入院子,原来那边有一眼水井,还有个辘驴。

        于是,近的就这么不断往这边流,远的就提水过来,人喊马嘶,热闹之极。逐渐的有不少人手中有了工具,居然还有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那种军队之中喂马喝水的薄铁皮大铁桶,用一辆独轮马车赶了过来,这玩意更是过瘾,一家伙足足够五六十桶水…。

        几个指挥官上蹿下跳,虎着脸大声叫嚣:“快!再快些!再快些!”

        时间慢慢的推移,逐渐的这今日日官员府第就变成了一片水泽。

        至于那原本的几个地窖,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注满了…。

        人多力量大,有拎水的,有奋力摇着辘驴的,还有尽心尽力的到处补漏的;更远的则是数人接力那样往这边运。

        附近的二十几眼水井,都在司一时间被大军占据。

        水,就在这院子里,慢慢的越积越多,吝地数十亩的院子,居然整个儿水没齐脚…

        无数大军就这么在静静的看着,弓箭手,倒枪手,掷矛手,飞刀手……都在严阵以待!战士们手中紧紧攥着自己的兵器,眼中都是闪闪发光!

        底下的孔伤心和阴无法等人,共是八个人在密室里,几乎急得跳脚。

        先前听的外面没有了什么动静,还以为大军已经撤走,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外面人喊马嘶的更加骚乱了起来…

        由于距离上面很远,听不到在说什么具体的,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人在大喊快快快,一种不妙的感觉,同时从众人心中升起。

        敌人在搞什么?

        过不多时,密室之中的空气,竟然慢慢的变得潮湿,似乎气温也下降了,孔伤心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越来越是阴寒…

        又过了一会,密室的顶部,居然慢慢地渗进水来…

        “水!有水渗进来了!”阴无法在刚看到的时候,两眼发直!众人同时色变,终于认识到了楚阎王现在的计策一一水淹!这对于现在舟他们来说,乃是绝顶的坏消息!

        虽然这里并没有出入口,但毕竟身在地下,而且这么大的空间,只要上面有水,迟早会渗到这里!或者,整个的塌陷!

        就算不淹死,也会被憋死!

        看着头顶上水珠一滴滴的滴落,慢慢地连成线,慢慢的…,泥土开始一块一块的往下掉,两位王座呆若木鸡!

        现在的情况,可说已经是糟糕到了极致!

        出去就要面对大军围攻,虽然不知道多少人,但听着上面隐约传来的声音就知道,人数绝对不会少!两人重伤之身,实在没什么突围出去的把握;但守在这里不动…,那就无声无息的变成了尸体!

        进也难,退也难!

        头顶上又掉下一大块泥土,脚下的水,也已经漫过了鞋子。

        两位王座欲哭无泪。

        楚阎王,你也太狠了吧?

        这样的绝户计,你咋想出来的?

        “王座,必须立即下决定了!这里…,马上就要塌了!”一位武尊急切的道。几乎话音未落,头顶上就开始大块大块的往下掉…。

        孔伤心悲愤的低吼一声,两眼通红,喝道:“冲出去!”

        三个字一出口,三位武尊两位武宗和一位武师铁马骑士同时脸上露出悲壮的神色!

        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冲出去意味着什么!尤其是两位王座还未恢复,更加是一点希望也没有!

        对方完全用人海战术,甚至不用出动高手,只是普通士兵就能直接将人堆死!出去只能战死,但留在这里却只能被淹死!战死还能捞点本,淹死…那就太冤了。

        “弟兄们,在冲出去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笨咨诵慕吡Φ耐χ绷松砬?,眼神在水线激流之下闪烁出凛然的光彩。

        其他几人都是站得笔直,静静地听着。

        “此次形势险恶,就连孔某,也没有脱身的把握!所以,这一战…,可能是我们兄弟,最后在一起并肩作战!”孔伤心凶戾的眸子,在这一刻闪现出莫名的温情,一个个从众位属下脸上看过去,声音低沉。

        “这一次,是我孔伤心连累了大家!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我擅自行动,才导致这不可估量的严重后果!也连累的众位兄弟,身陷绝境!”

        “王座,何须如此说?大家齐心合力,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家都是江湖人,对于生死早已经看得开了,不过就是这么回事而已?!?br />
        “多谢众位兄弟谅解,若有来生,我孔伤心,还希望与众位兄弟一起,纵横江湖,威凌天下;用尽全部力量,来让这天下一统!”

        孔伤心声音沉重,这位伤心刀王,似乎预感到了生命的最后归宿,每一个字,都用尽了全部的感情,似乎是从心肺里,深深地掏出来一般。

        “二哥!我们不一定没有机会!你何必这样说的悲观?”阴无法只觉得自己的胸膛也要憋闷的炸开,圆瞪双眼,怒道。

        “听我说!”孔伤心微笑着,走到阴无法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三弟,此番若是能回去大赵,不要轻言复仇?!?br />
        说完,他转过头,向着六位属下深深弯下腰去。

        “王座!您这是做什么?”唯一幸存的那位宝马骑士噗通跪下,泪如雨下:“最多我们兄弟死在一起就是!王座何必……,何必……?!彼档秸饫?,声音哽咽,竟然说不下去。

        “不!你们三个,希望很大,你们没有伤;完全可以冲的出去?!笨咨诵难纤嗟氐溃骸拔抑话萃心忝?,若是可能……,请将我三弟救出去!”

        阴无法大怒,叫道:“二哥,你若是不走,小弟怎么会走?当初我们结义,可是说的宁可死在一起,绝不芶且偷生!难道你要兄弟我做一个无情无意之人?事到临头,大家死在一起也就是了!”

        “那是自然!若是真的要死,我们兄弟,也要死在一起!”孔伤心充满感情的看着阴无法,心中默默的道:三弟,当初你们救我一命,今日,哪怕二哥粉身碎骨,也要让你安全离去!

        他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自己仅剩下的几个兄弟,良久,道:“记??!我说的话!”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定定的看着那位宝马骑士,郑重地道:“老萨!兄弟多年相聚,这是我的最后一道命令!也是我今生最后的请求!”

        那位宝马骑士跪在地上,浑身颤抖,泪如雨下,连连点头。

        孔伤心眼神留恋的看了阴无法一眼,轻声道:“弟兄们,我多想与你们…,再一起策马江湖…?!闭饩浠暗纳?,几乎微不可闻。

        说完,他就转过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头。

        “冲出去!”阴无法一声怒吼,却在后面不着痕迹的拉了那位宝马骑士一下,低声急促的道:“老萨,若是我不行了……,你千万要将二王座拉出去!拜托了!”

        说完,不等老萨回答,挺直着身躯跟在孔伤心身后,一步步的迈了出去。

        老萨顿时愣住,在这生死关头,一向以冷酷无情出名的两位王座,各自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兄弟”这两个字!

        牺牲我可以,但我的兄弟要活着!

        地上泥水四溅,孔伤心和阴无法两个人同样瘦削的身躯,走在黑暗的密室中,但宽宽的双肩,却似乎是将这整个大地,都为对方扛了起来!一股子厉烈的气息,就从这两人身上,缓缓地散发了出来,慢慢的,便如山呼海啸一般,在这狭窄的密室通道之中激荡!

        上方泥土纷落如雨,地面,水已经漫过了膝盖。

        孔伤心走到正中间,挺身站立,闭上眼睛,并不回头,轻轻道:“诸位兄弟,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