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行动开始!

    第一百八十九章 行动开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御座自从莫轻舞走了以后,就全身心的投入进了工作和练功中,现在正是关键时刻”索性也住在了补天阁。

        这段时间纪墨闲的很是蛋疼,而且,天兵阁五个人之中,董无伤绝对中立,芮不通与顾独行绝对死党,而罗克敌成了绝对被欺压的一个……

        于是罗克敌缠着纪墨,非得组成攻守同盟不可。但纪墨却不是顾独行的对手,帮着罗克敌打了两架,被顾独行打的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又被罗克敌缠得没法,索性跟着楚阳到补天阁来长见识,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

        纪墨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妈的,我惹不起,难道我还躲不起?

        补天阁之中灯火通明,武尊武宗高手们来来去去,急急忙忙,武师武者们都成了跑腿的,每一个都是加速小跑着,半刻不停。

        突然门口一阵喧哗,忙的焦头烂额刚刚回来正要立即出去的成子昂大怒道:“怎么回事?”

        “有一个家伙,说发现了奸细的行踪?!泵趴谑涛榔谄诎牡?,他是真的不信眼前这个蓬头垢面,浑身邋遢到了极点,而且还带着一身酒气和尿驿味的混合气体的家伙会知道金马骑士堂那些人的下落,而且这家伙居然大言不惭要见楚御座……正在没好气的呵斥,可这家伙却是指天发誓说肯定是,一时间心头火起,就要踽他一脚……在这关键时刻,却正好成大堂主赶上了。

        “让他进来!”成子昂恼火的道:“发现了线索还不赶紧把人送进来,你们在搞什么!”

        侍卫撤撤嘴,一挥手,另一人将一个浑身湿哒哒的家伙拎了进来……

        成子昂顿时感到一股子尿骚味扑鼻而来,顿时捏住鼻子大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尿裤子了……”,侍卫梧着鼻子,想笑又不敢笑。

        “妈的……这么年轻就不行了?”成子昂诧异的一看,烦躁道:“扔出去!他妈什么东西!”

        “慢着,让他说说也浪费不了多大工大?!?br />
        一个冷森森的声音道,却是楚阎王带着面具正好从里屋里出来;自从昨天开始,补天阁的人都是清晰的感觉到,御座大人身上的气息”比起前一段时间,要冷厉了很多……

        威权更重!

        “你您……您可是楚御座……楚大人?”游运着急的大叫起来:“我真的有机密情教……,……”

        楚阳耐着性子听完,不由眼前一亮,问道:“你确定不是你喝醉了眼花?”

        “小人是个孤儿,没啥可担保的,就用我老婆和丈母娘的全家性命担保!绝对没有眼花!”游运急了,举起手来对天发誓,口沫四溅:“若是我说谎了,老天保佑我老婆跟着别人跑了……”

        “那地方,可还能找到?”楚阳目光一闪。心中对这货有些啼笑皆非。真丫的会发誓……

        “很好找的位置!貌似就是前段时间处决的哪一位大人的府邸……”游运大喜”知道对方既然这么一问,必然就是要去看看了。

        “哦?”楚阳与成子昂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懊悔!这些被抄家的官员的府邸,刚刚被抄家,还未来得及策封出去,而且那些宅子里刚死了那么多人,大家都有些害怕,卖也卖不出去,现在反而正是最隐秘的地方……

        “点齐人马!现在立即就去!”楚御座当机立断!

        “所有武师以上高手全员**”另外通知京城守备队伍,将内城那个方向严密封锁!告诉他们,就算是一只臭虫”也不能钻出去!若有突围者,不管何人,杀无赦!”

        “等他们的外围包围圈完成”高手立即行动!万万不要打苹惊蛇!”

        “派人前去太子那边,借调高手过来?!?br />
        “即刻行动!”

        顿时整个补天阁轰然爆炸一般一阵忙乱,两百多人瞬间在楚阎王面前**。

        楚阳真的没有想到,堂堂王座藏身的地方,居然让这么一个猥琐家伙用一泡尿溅了出来。但现在他已经来不及感叹;甚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至于打革惊呃……,……其实是多余的担心了。现在兵荒马乱,那蛇早已经惊得不能再惊了,再惊”也就这样了……

        而且楚阳一听就感觉到:这消息绝对不会有假!

        过不多时,城内中心地带一道烟花火箭直冲上高空爆裂。

        楚阳凝神看着烟花在高空爆裂,眼神一寒,卉手用力一挥:“出发!”

        这一道烟花,就证明那里已经牢牢的被包围成了铁捅!

        “楚老大,我也去?!奔湍顺隼?。

        “你?”楚阳有些踌躇,纪墨去了,没事还好,若是一旦出了事,纪氏家族的怒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心吧!”纪墨嘿嘿一笑”挤眉弄眼:“我就给你当今小车子孕圃凹口圃惯

        “好!走!”

        半个时辰之后,楚阳一行人已经到了那扇大门前,远远的潜伏下来:“你确定就是这里?”

        游运脸色苍白,紧张的呼吸急促,用力的咽了。唾沫:“我对天发誓!就是这里!”然后央求道:“御座大人,若是真的抓住了奸细,能不能让我加入补天阁?”,

        “你叫啥名字?”,楚阳问道。现在楚阳早已经将狰狞面具换成了蒙面巾。若是还带着面具,就等于是给敌人提供靶子和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机会了……

        “我……我叫游逊……,丶”游运不时的用手指头拉拉扯扯他自己的裤子,现在天气寒冷,尿在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

        “游起……嗯”的确运气不错?!背艏负跏?,这家伙也的确是有运,一泡尿居然溅出来两位王座,道:“今日行动若是成功,你就去天机堂去找陈堂主报道吧?!?br />
        “多谢御座!”游运兴垩奋地跪下磕了个头。

        “嗯,希望你能够一直如此有运,那也是我们补天阁的运气?!背粑⑿?。

        一侧,成子昂低声问道:“御座,可以了么?”

        “再等等?!?,楚阳隔着三十来丈看着这扇大门,心中也是很紧张;铁补天那里增援的高手到现在没有到位,楚阳有些等不及了。

        万一被对方发现了,那可就失去了先机。

        楚阳有些奇怪,铁补天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掉链子啊,这是怎么回事?

        再等了一平,楚阳终于牙一咬:“现在弓箭手几层覆盖?”

        “三层覆盖!都是铁胎硬弓,纯钢铁羽箭?!?,

        “四面八方,再加设六层覆盖!,”楚阳狠狠道:“高空覆盖,增加到十八重!务必不能有任何漏网之鱼!”

        “是!”

        “架设完成,就立即展开行动!”

        “是!”

        无声无息之中,军队之中足足三千名弓箭手再度重新部署,在原本已经一千名弓箭手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一层保险。

        “我总觉得不对劲,老大;你就只凭着这个小子的一面之词,就确定这里面有敌人?,”纪墨有些不理解,道:“有些轻信吧?,”

        “直觉?!背舻氐溃骸罢鎏瞥?,没有搜过的地方已经很少!也只有这里”才能够一次性隐藏下那么多人,而不被发现?!?,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确定。我过去看看……”纪墨话音刚落,就嗖的一声从隐蔽处蹿了出来,楚阳一把没拉住,他已经出去了五六丈。

        夜色下,纪墨的身子似乎化作了幻影,飘过十几丈空间,然后稍稍一停,又拉出一串残影,整个人已经到了大门前。

        纪墨那里是怀疑,不过是要在楚阳面前展露一下自己的本事罢了,这段时间闲的够呛,而且又感觉自己经过了很大的提升,再说少年心性……

        下一刻,就要翻墙而上……

        就在这时”大门却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黑衣人顿时出现在纪墨面前。霎时间两人四目相对”都是愣住了。

        三十丈外的楚阳顿时心中大叫槽糕。

        “什么人?”黑衣人退后一步,警惕问道。

        “飒打咦?沟意泥?迷哒迷哒狗狗腻?”纪墨顿时张口结舌,这可是绝对意外,谁能想到自己刚要翻墙的时候,居然这家伙开门出来了,急中生智,突然间张口就是一段奇怪的话。

        “什么?,”黑衣人顿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有嘎有嘎骚唔系?泪够累萨?氓意咣济咣济?敌武?,”纪墨眼珠乱转,舌头在口腔中急速翻滚。

        “敌卸第五?”黑衣人可怜的眨着眼,就听懂了最后这两个字。

        “敌武!敌武!”,纪墨连连点头:“,请肉呕?飒打咦?沟意泥?,”

        “敌武?请肉呕?敌武请肉?第五轻柔?,”黑衣人苦恼的看着这个“异族人”急得脸上冒汗:“你到底是谁?”,

        “喂蜜喂蜜?噜噜达?腻步嘶腻嘛嘛剩迪咦?”纪墨脸上很着急,不住的张牙舞爪做手势。

        “腻说甚懂?”可怜的黑衣人居然被绕进了沟里,说话的腔调也不知不觉的随着变了。

        “狗大姨!狗大姨!”纪墨很怒的样子,转身就走。嘴里嘟囔:“狗大姨飒打咦,狗大姨沟意泥!哼!”

        黑影人迷迷糊糊的站着,想着这些奇怪的话的意思,突然醒过神,喝道:“斩猪?。ㄕ咀。?,“可怜的家伙,被纪墨带的不会说话了。

        “****!快放箭那……”纪墨撤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