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怕的楚阎王!

    第一百八十七章 可怕的楚阎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他留的余地,你要注意的是,他任由抓获的将领与杜世情的人冲突,但无论如何冲突,他总能保住他。这样一来,所有的人情,都在楚阳一个人身上!最后,那将领脱身而走,但楚阳却也留下了一个极好的军方的伏笔!若是楚阎王日后要用兵上阵的话,他的首选,必然是这支部队!要知道,这个将领,就是大陆十大名将排名的武狂云!这一点,要尤其注意。

        “让人搜集武狂云的用兵习惯;日夜兼程用心分析;若是将来有一天两军对垒,突然用兵习惯大变,变得诡异的话,那就调动大军,不惜一切代价歼灭!因为,那时必然会是楚阎王带兵!”

        “是!”韩布楚擦了擦汗。

        “然后入城,第三步,开办天兵阁!铁龙城竟然亲自前去了。为何?难道真的是为了天兵这两个字?”第五轻柔目光深沉:“铁龙城之去,就是楚阳对那队劫杀杜世情的人留的余地。铁龙城要见见能够不动声色单枪匹马击败武狂云的人才,如此而已?!?br />
        “其后,第四步入主补天阁;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但突然入主补天阁,铁龙城与杜世情功不可没!铁龙城是爱才,也是投桃报李,因为若是劫杀事情爆发出来,以铁补天的脾气,铁云必然会损失一名将!而杜世情,则是因为欣赏,所以定然在铁补天面前不遗余力的为楚阳说好话?!?br />
        ‘这就是楚阳的最开始的四步!四步登天,玩转人性!”第五轻柔深沉道:“至此,楚阎王的第一个目标告一段落?!?br />
        “那他的第二个目标,就是补天阁?”

        “不是;他的第二个目标,就是整肃?!钡谖迩崛岬溃骸八仁怯美做侄?,将我们安插在补天阁的内线尽数揪了出来?!?br />
        “他的思想方式,就是靠的细心,与反向推演。凡事从结果往前推,然后找出那些绝大多数人都会认可的事情,推翻!就找出了奸细!”第五轻柔轻笑:“这一点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何其难?!?br />
        “不错,当初金马骑士堂在普天之下洒出细作,所采用的办法,就是采取一种让绝大委数人都会认可的办法,才能保证细作的安如…楚阎王这么做,正是打中了弱点?!焙汲钏甲?,慢慢道。

        “不错,所以他整肃了补天阁之后,接着就对处理出来的奸细顺幕摸瓜,用我们的人的鲜血,初步建立他的权威!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开始故作神秘,黑袍面具,谣言满天飞起来……?!?br />
        “而这些谣言,就是预防了现如今孔王座阴王座他们的行动,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这个楚阎王,已经看到了铁云的弱点,并且很清醒的做出了布置,一切,都为了他自己将来位高权重之后做好了伏光…”

        “而那个时候,你们的推算之中,却只看到了笑话。因为我们都知道,楚阳就是楚阎王,他再怎么故布疑阵,也是改变不了的。但你们却忽略了,在一切特定的环境下,这种原本一点也不真实的故布疑阵,却能够让整个事情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两位王座这两次的行动,都是被这种传言所误!不楚,两位王座临出发的时候,难道就真的不知道楚阎王的身份?但事到临头为何怀疑?这些,都是楚阎王提前就安排好了的圈套和心理战!”

        “不怕你不怀疑,但就算再高的智慧,身入局中之后,也是会疑窦满腹;但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怀疑,楚阎王也能凭借着手头资源,生生给你变成十分的怀疑,进而自己推翻自己原本的定论!”

        “这个人的心机,对人性的把握,对心理看得透彻,实在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第五轻柔一点一点,抽茧录丝的将楚阳的安排一点点的指出来,越说越是觉得楚阳威胁之大,实在是生平仅见,声音也是越来越沉重。

        韩本楚不自觉地挺直了身躯,全神贯注的听着第五轻柔分析。

        “在这些同时,他也开始整顿铁云朝堂,从一些小官开始,揪出来一个之后,确定方法无误,在第二天就开始了大刀阔斧,屠刀频频挥起;却留着一号没有动?!?br />
        “就是让我们与一号通报消息,(呼延傲博是风凌的小狗)在已经确定了我们已经通过消息之后,楚阎王出手,一举抓获一号;并且立即利用一号的身份,布置陷阱!这些事,又是一环扣一环!”

        “他甚至算准了一号的自信和侥幸心理,以及我们的反应!”第五轻柔深深叹气:“若不是情报确凿,连我也会怀疑,就在万里之外与我为敌的,究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还是一个几百岁的老狐狸!这样的精准把握……,这样的步步为营……?!?br />
        “不错,我们虽然知道一号出了事,但却信任一号不会说什么;而且楚阎王对于一号的网络一动未动,这更加确定了我们的想法……,所以这个圈套,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栽进去?!焙汲蔡玖丝谄骸熬退愠滞醪恢酪缓庞胂嘁墓叵?,但他所做的这些布置,却也已经足够!

        “然后他掌握了一号之后,就感觉到了捉襟见肘。因为他的实力,并不足以对付我们后续的计戈。这件事,本来就是楚阎王在冒险;本来以他的胃口,还吃不下阴无法这条大鱼。但这个时候,却正好是运气使然,(bengehahaha大好人)有一个中三天的世家到了那里,这才让楚阎王绝处逢生!他不遗余力的利用这个家族,接二连三的栽赃嫁祸!利用一个完全蒙在鼓中的超级世家,完全不动用他自己的力量,却让我们两位擎天之柱的王座重伤!”

        “直到现在,楚阎王第二部计创也已经全部完成!他这第二步计创,才是芶安!”第妾轻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下一步,他定然会启动全部力量,对孔、阴二位王座全力围剁!希望云鹤能撑下去吧?!?br />
        “芶安?”韩布楚不解。

        “不错,金马骑士堂一共四位王座,如今等于被废了两位!剩下的两位,需要维持整个金马骑士堂;绝对不能再出去!这样一来,楚阎王就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发展补天阁,打造铁云,争取时间!”

        “楚阎王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只是为了争取这段时间而已!”第五轻柔叹息道:“而他之所以要争取这段时间,是因为,最多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铁世成就撑不住了!到那时,铁云国必然乱象纷呈;而楚阎王在这时候接连不断的对金马骑士堂重击;到铁世成死的时候,我们已经不能组织最强大的暗杀和刺杀人手去破坏或者搞什么其他行动””

        “纵然我们那时候的力量削弱一分,对铁云国也是莫大好事!更何况是如此重大的损失?”第五轻柔冷凛凛的道:“虽然本座不想承认,但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楚阎王已经争取到了?!?br />
        韩布楚心中一阵震惊。

        他已经将楚阎王拔升到了极高的地位,没想到还是低估了他。

        这一步步走过来,楚阎王每一步都是在为了下一步做准备,步步为营,环环相扣,却又是随机应变,步步推进之下,竟然使得整个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呃…

        “不过,只是这些,还不够!远远不能动摇我们金马骑士堂的根本!所以接下来,楚阎王必定还会有后手!”第五轻柔苦苦思索着,道:“下一步,楚阎王的手,应该就能伸到我大赵境内来了。在他出手之前,根本无法预测他要做什么!”

        “相爷,难道这位楚司王,就没有一点弱点么?”韩布楚问道。

        “弱点”这叮,楚阎王虽然智慧不错,但弱点却也不少!”第五轻柔道:“他的弱点,就是爱丹奇兵,令人出乎意外。这样的性格,嗜喜冒险!这样的人,崛起会很快,但一旦败一次,那就是万劫不复!”

        “奇兵突出,只有两种后果!一种就是大获全胜,另一种就是全军覆没!”第五轻柔慢慢的道:“对付这样的人,要耐心,只需要抓住一次机会,就足够!”

        “还有,楚阎王虽然有阎王之称,但他却不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枭雄!正相反,铁补天是一位英雄,这位楚阎王,居然也是!若不是,那么楚阎王位在铁补天之下,定然有冲突!英雄可以在枭雄之下,但枭雄却决不会甘于在英雄之下!”

        “所谓英雄,是一种可笑的称谓!而所谓英雄,大多数重情义!”第五轻柔缓缓道:“枭雄怕失势,英雄怕伤心!将来对付铁补天和楚阎王,要在情义二字上下手!这样的人,心一伤,必败!”

        “只需要一次机会…就足够!”韩布楚喃喃自语:“从情意上下手……?!彼舾械母芯醯搅耸裁?,苦苦思索。

        经过第五轻柔这么层层分析,韩布楚才真正的意识到了,楚阎王的可怕!那么多平常人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毫无意义的事情,居然一切都是楚阎王在很久之前就开始的未雨绸缪!

        这样的控制力,这样的心机,韩布楚虽然智计超群,却也为之触目惊心!想着楚阎王一步步走过的这些历程,韩布楚不知不觉的冷汗沁湿了衣衫……。